• 未分類
  • 0

看着面前十分狗腿模樣的陳秋,鄒小北不由笑着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老傢伙,這麼能屈能伸的狗腿,這年頭不多見了。

只見鄒小北對他咧嘴一笑。

“滾一邊去。”

一班男生一陣鬨笑着看熱鬧。

陳秋笑則嘻嘻的說道。

“好嘞。”

“……”

徐長青看的都有些咂舌。

“這沙雕,臉皮可真他媽厚啊。”

“老鄒帶着咱班男生槓贏了陳小龍,那傻批靠山沒了,肯定得服軟。”

柳園倒是看的透徹。

“你看他賤不嗖嗖那叼樣,大家都知道他什麼德行,所以反而沒人真跟他計較,要不然這比早他媽被幹了。”

這麼一想,還真是。

笑着和衆人又聊了幾句後,鄒小北這纔來到了徐長青的身旁。

問起輔導員的下落,徐長青這才拍腦袋說道。

“輔導員讓你軍訓結束了去他辦公室找她。”

聽到徐長青的話,鄒小北只是點了點頭。

下一刻,他就回到了華來士,一直等到軍訓結束纔去王平哪裏。

來到王平的辦公室,鄒小北笑着跟王平打起了招呼。

“王老師,你找我?”

“嗯, 是有點事要和你說。

昨天那事兒,我聽莊筆說了,你做的不錯。”

王平臉上帶着輕鬆的笑意。

“不過也別太過火,院裏的學生會主席今年估計會退,團委那邊的意思是讓陳小龍頂上去,所以後面沒必要再跟他起衝突。”

怪不得陳小龍敢這麼豪橫,原來後臺關係還挺硬。

鄒小北點了點頭:“行,我心裏有數。”

“今天找你呢,是爲了晚上的新生髮言代表選拔會。

咱們廣告系今年拿到了新生代表發言的名額,院裏挺重視的,因爲到時候可能會有重要領導要來。


不過……發言的內容卻和我們廣告沒有太多的關係,小北你懂計算機或者互聯網嗎?”

聽到王平的話,鄒小北微微一愣。

不講廣告啊?

而王平,則解釋說道。

“這年頭計算機還是很新穎的,所以校領導決定就將這個。我知道這對你競選可能有些不利。不過仲裁參與嘛。

除了你之外,大概還有七八個候選人,今晚院裏統一把你們聚起來見見,確定最後的發言人選。”

這裏面的門道還挺深,知道情況後,鄒小北也只好點了點頭。

對着王平敬了一禮,鄒小北這才笑道。

“行!保證完成任務!”

說完,鄒小北就笑呵呵地離開了王平辦公室,開始着手準備起今天要用的演講稿。

其實說是準備演講稿,鄒小北則回宿舍睡覺了。

他這可是“奉旨休息”,怎麼還會待在華來士?當然是明目張膽地會宿舍睡覺了。

在徐長青三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鄒小北……睡過過了?!

等他匆匆趕到學校大會議室的時候,裏面已經來了不少的人!

此刻,大家都已經坐下。

前面有一名老師正在說着本次競選所要說的話題。

見沒人注意到自己,鄒小北也不由貓着腰緩緩來到了最後面的一排。

這纔剛剛坐下,他就聞到了一陣幽香。

轉過頭去,只見一名身穿看上去很“哇塞”的女孩,此時正笑眯眯地看着鄒小北不停地眨着眼睛。

這個女孩,鄒小北認識!

正是當初204宿舍被鐵子哥罰去跑操場的時候,最後衆人休息時看到的四名女孩中的一位!

當時徐長青還說過,這個女孩貌似叫……夏天無來着?

只見,夏天無笑呵呵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一臉萌萌地問道。

“同學,你膽兒也忒大了吧?這麼重要的會議你也敢遲到?”

聽到夏天無的話,鄒小北是絲毫不慫。

只見他面色不變,看着夏天無不由笑道。

“其實並不是你想的這樣,早在一個小時前我就提前到了。

只不過當時這裏沒人,我就尋思着來學校好久了也沒仔細看過學校。

所以我就決定用腳丈量下我們學校的每一寸土地,這不,學校實在是太大了,我都遲到了這才勉強趕回來。”

聽到鄒小北的話,面前的夏天無立馬無聲地笑得花枝招展了起來。

對着鄒小北豎了豎她的大拇指,臉皮這麼厚的男生,她還真沒見過。

不由的,夏天無又眨巴眨巴了眼睛。

眼中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說道。

“是嗎?若是我記得不錯的話,我們學校佔地至少有500畝,差不多500個足球場的大小。

你就算一圈跑下來也要你至少2個小時的時間,你是飛奔着看學校的嗎?”

鄒小北:“……” 就在西裝男握住手槍的一瞬間,顧藏鋒就出手了!

這可是顧藏鋒辛苦等待的時機,顧藏鋒自然不會錯過,而且一旦出手必定是下死手!

顧藏鋒果斷的握緊右拳一拳砸向駕駛位的車窗,堅固的車窗竟然被顧藏鋒一拳擊碎,顧藏鋒拳勢不減,右臂繼續探前一把掐住了西裝男的脖子。

西裝男纔剛剛拔出手槍脖子就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西裝男怎麼都沒想到竟然能夠有人如此輕易地徒手擊碎車窗,很不巧的是,顧藏鋒恰恰是這種人!

顧藏鋒掐住西裝男的脖子之後十分暴力的往車窗外面拽了一把,在將西裝男的頭部拽出車窗外面後,顧藏鋒彎曲着自己的左臂,高高的揚起左手手肘重重的砸在了西裝男的腦袋上。

“咔嚓”

隨着一陣毛骨悚然的骨裂聲,西裝男當場斃命。


就在顧藏鋒解決掉西裝男之後,附近的房間裏開始傳來槍聲,顧藏鋒毫不在意,只是嘴角微微一揚,左手從自己口袋的煙盒裏摸出一根香菸點上,右手從西裝男的身上掏出手槍開始朝對方開槍還擊。

顧藏鋒僅僅通過這些槍聲就已經判斷出對方所在的位置。

顧藏鋒深深地抽了一口香菸,幾乎是閉着眼睛朝黑暗中的房子裏連續開了六槍。

“砰砰……”

槍聲落下之後,四周開始歸於沉寂,顧藏鋒彈無虛發,看似隨意的六槍竟然將埋伏在附近的六人通通射殺!

倒在車子二排的蘇傾城此刻依然有點懵,蘇傾城可是全程目睹了這一切,蘇傾城怎麼都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夠徒手一拳擊碎車窗,更是沒想到有人能夠僅僅憑藉槍聲就彈無虛發的將黑夜中藏在掩體後面的人精準的射殺!

如果不是抽完一根菸後把車門打開的顧藏鋒就這樣笑着站在自己眼前,蘇傾城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顧藏鋒笑着看着沒有任何反應處於呆滯狀態下的蘇傾城,再次點上一根香菸:“怎麼?壞了你的好事,不樂意了?”

“唔唔!”蘇傾城再次開始掙扎起來,惱怒的瞪着顧藏鋒。

顧藏鋒彎下腰十分溫柔的將蘇傾城嘴裏塞的布團取了出來,隨後又十分暴力的將綁住蘇傾城的繩子扯斷。

蘇傾城恢復自由後終於站了起來,不過蘇傾城卻一點都沒有感謝顧藏鋒的意思,只是用一種殺人的眼神瞪着顧藏鋒:“你剛剛說什麼?”

“我?”顧藏鋒微微一怔,“我剛剛……說了很多話……不知道你問的是哪一句?”

“你剛剛說我是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哪樣的人?”

“你別跟我裝糊塗!”蘇傾城沒有罷休的意思。

“你這個人真的是!一點良心都沒有!我可是才把你救了出來耶!你不感謝我就算了!居然還怪我?講道理,我剛剛要不是發揮我的演技,我還沒有走到那個人身邊,那個人就朝你開槍了!”

蘇傾城也知道顧藏鋒剛剛是無奈之舉,但是蘇傾城不覺得即便是這樣自己就可以原諒顧藏鋒剛剛那樣說自己!

蘇傾城瞥了一眼破碎的車窗,又聯想起顧藏鋒剛剛精湛的槍法和暴力的扯斷繩子,蘇傾城瞬間想起來什麼,難道黑虎說的那個人就是顧藏鋒?難道就是上次在傾城酒店外面顧藏鋒看上自己了,所以才向黑虎提出這個要求?如果顧藏鋒真的就是那個人,以顧藏鋒剛剛展現出來的恐怖身手,自己真的就成了待宰羔羊了!

想到這裏蘇傾城的臉上露出一陣驚恐,不住地往後退着:“是你!難道是你?”

“我?”顧藏鋒看到蘇傾城這個樣子不由得一頭霧水,“你怕是被嚇傻了吧?不是我救你難道是天神下凡救了你?喂!講道理,我不就是剛剛說了一下能不能坐你的順風車回家嗎?你拒絕就拒絕嘛,至於裝出一副被嚇傻的樣子嗎?你們這些有錢人,真的,不僅摳門,還很能裝傻,而且還忘恩負義!算了,不坐你的順風車了,老子走路回去,再見!”

蘇傾城秀眉微皺,疑惑地看着顧藏鋒:“嗯?難道不是你?”

“嘶……我發現……你這孩子該不會被嚇傻了吧?可憐的孩子,讓哥看看你是不是被嚇傻了?”

顧藏鋒一臉嫌棄的走到蘇傾城身邊,用手輕輕地在蘇傾城的額頭上探了一下,嘴裏不住的自言自語:“咦?奇怪……不燙啊……脈象也很平穩,不像是被嚇傻了呀……”

“幹嘛啊你!”蘇傾城一臉不爽的用手打開顧藏鋒的右手,不過此時蘇傾城確定了一件事,顧藏鋒並不是黑虎說的那個人,蘇傾城不由得稍稍鬆了口氣。


顧藏鋒面對古怪的蘇傾城,無奈的搖了搖頭,順手將菸頭掐滅扔在了地上。


“既然不是你……那就是另有其人?”蘇傾城再次意識到一件恐怖的事情。

蘇傾城知道黑虎不說誇張那個人的實力,如果那個人出現了,自己不但沒得跑了,而且還會連累顧藏鋒,蘇傾城並不認爲顧藏鋒會是那種被黑虎稱爲神仙的人的對手!


蘇傾城慌張的朝車子駕駛位跑了過去:“快,上車!”

“嗯?”顧藏鋒歪着頭看着蘇傾城,“不是說不載我嗎?怎麼又……你在玩蛇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