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着旁邊的巫支祁,青辰忽然有種自己是《仙劍》裏的拜月教主既視感,好嘛,如來你是正派人物,你不得不解決掉這隻妖怪的對不對?更何況你們還是老對手了。

“是你,”巫支祁死死盯着如來,“沒想到剛被放出來,面對的就是你啊,我的老朋友。”

“讓我送你去死吧!”

如來下意識地又要後退幾步,但是他忘了現在已經是端坐在蓮花座上的佛祖了,他,無可後退。

巫支祁沒有感謝青辰把他放出來,不過青辰也不在意,只要他肯跟自己解決掉如來就行了。要是再拖延一會兒,讓三清或者鴻鈞那邊注意到有上古妖獸出現,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坐得住呢。

不過這一點,還真是青辰過於謹慎了。

即使是無天后來把整個天庭全都囚禁在阿修羅界和地府,三清和紫霄宮也沒有吱一聲,更何況只是個妖王而已。

終於,在和巫支祁的聯手之下,青辰再度,憑着真正的實力,打死了如來,這一次,也是亮閃閃的舍利子。

在拿到舍利子之後,青辰立馬丟下了還陷在佛界衆聖以及天庭趕來的支援人馬圍攻之下的巫支祁,穿越走了,來到了下一個時空。

五百年前,魔羅和如來鬥法,失敗後被關在了黑暗之淵。

還是那句話,高手之間的決鬥,本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一個魔羅,加上青辰這個準聖級別的高手,就算有燃燈在旁邊,還有孔雀大明王菩薩……

青辰他們還真就打不過。

於是青辰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十二品功德金蓮”,以此物的先天至寶靈力,再吸收了剛剛獲得的如來舍利子中的法力,青辰與無天合作,才終於將如來制服。

至於無天爲什麼會願意跟突然出現的青辰合作,當然是因爲狗急跳牆,他再有所猶疑,就要真的被徹底關押在黑暗之淵了。

青辰把無天放了出來,即使是燃燈古佛和孔雀大明王在旁邊,此刻也不是他倆的對手。

於是又一次,青辰獲得了一顆舍利。

時間一點點地往前推移,青辰身上的舍利數量不斷增多,他的實力,也漸漸邁向了一種深不可測的恐怖水準。

“第362次,非定向穿越,請做好準備。”

青辰眯眼:“準備好了,走吧。”

彈指一揮間,青辰身上已經有了361顆舍利子,從360顆之後,穿越的範圍就放得更大了,上一次,他很幸運的,又穿越到了有如來的世界。

這一次,不知道會到什麼地方了,但是,不如賭一次吧……

“轟隆隆——”

青辰睜開眼,滿世界都是硝煙和火海。

我去!這是穿越到什麼時空來了?不會是末日吧?

但是,接下來很快他就確定了這裏不是什麼末日時空,而是洪荒,因爲他看到了滿天在飛在噴火的龍族。

他終究,還是穿越回了龍漢初劫的時候。

得,也許是修煉的時間太長的緣故,一回到洪荒,青辰就有一種想要開始找個地方坐下來修煉的衝動。

但是,這漫天飛翔的龍族……神獸三族不是應該已經都滅亡了嗎?難道他又穿越回了龍漢初劫前期?

可是不對啊,如果穿越回了那個時候,那這個洪荒世界裏就有兩個他了,豈不是亂套了?

爲了驗證自己的想法,青辰決定親自前去須彌山一趟。


如果是龍漢前期,那麼自己一定在那個蜂巢裏面修煉,但是如果不在的話,那麼這個時間點就值得商榷了。

唉,洪荒一個不好的地方就是人少,這麼大的天地,想找個有見識的傢伙問下情況都沒有,不是牲口就是妖怪。

青辰站在了淮水邊。

他一路走一路歇息着,倒也不急,畢竟須彌山在西方,離他落地的這裏遠着呢。從去的這一路,看看洪荒世界的風土人情……好吧,這時候還沒有人類呢。

總之,走馬觀花也是極好的。也是恰好剛和巫支祁合作,巫支祁是淮水妖王,這讓青辰有種親切感,前世他老家也是在淮水邊的。


然而這種緬懷的情緒並沒能維持多久,就被打鬥聲打斷了。

青辰循聲望去,一個灰袍男子,正在和幾個長相十分怪異的生靈打鬥,其中一個看起來還非常熟悉。

奢比屍?他怎麼會在這兒?

青辰有些糊塗了,在這個世界奢比屍還沒死,之前從十萬年修行醒過來的時候,羅睺拿着一顆舍利要送給他,可是那顆舍利分明是奢比屍從青辰手裏搶過去的。

算了,不管了,先救人再說,怎麼着也是老熟人了,奢比屍旁邊那幾個肯定是巫族,居然幾個打一個,也太無恥了。

青辰即刻身形閃現,沒多久便出現在了那個灰袍男子和幾個巫族面前。

巫族們面面相覷,不知道從哪兒出來這麼個不速之客,奢比屍臉色陰沉地說:“閣下是誰?這是我們巫族和這小子之間的事情,請不要插手。”

“奢兄這話,我可就聽不懂了,咱們可是老熟人了,”青辰看着奢比屍,“你好好看看我的臉,是不是覺得很熟悉,這種讓你不舒服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插手呢?”

奢比屍盯着他的臉看了許久,冥思苦想,卻仍然想不出來在哪兒見過這個人。也難怪,多少萬年過去,他堂堂一個毒之祖巫,又怎麼會記得區區一個被搶了舍利的天仙呢?

“不記得的話,”青辰打了個哈欠,“就去死吧!”


“大威天龍!”

青辰的周身都迸發出澎湃的氣息,這時候天上風雲驟變,整片天空都彷彿變成了沉重的鉛塊,風雷乍起。彈指之間,從雲端傳來龍的怒吼聲,一條紅色的天龍從雲端探出了腦袋!

奢比屍大驚,連忙使出祖巫的神通抵擋,但是根本就不是天龍的對手,逃避不及,兩個巫族便被天龍吞入口中。

“靈悼真雷!”

剎那間,烏雲幾乎變成了沉重的黑色,從雲端間降下了深淵一般粗壯而且長遠的巨雷!

待烏雲散去,淮水旁太平,青辰再去看時,地上只留下了幾句焦屍。原本應該躺着奢比屍的地方,卻留下了一句空殼。

嗬,還真是溜得快。

就在青辰想要收工離開的時候,有人拉住了他的胳膊,並且在他的身後跪下。

“前輩如此神通,眼下洪荒生靈塗炭,請收我鴻鈞爲徒,傳授我大道之法,以解救洪荒受苦受難之諸般生靈於水火之間!” 自稱鴻鈞的男子跪在了青辰面前,讓青辰傻眼了。

什麼鬼?這貨是鴻鈞?爲什麼會被巫族圍攻?還有,爲什麼會拜他爲師?

“你……”青辰艱難地說,“你真的是鴻鈞?”

鴻鈞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仍然畢恭畢敬地說:“啓稟前輩,在下的確是叫鴻鈞,中期大羅金仙,乃是……”

“你等等!”青辰打斷他,“你說你叫鴻鈞,但是你居然只是個大羅金仙?”

鴻鈞有些尷尬地摸摸鼻子,“在下的確天賦不夠,說實話從混沌之初,吾便有感於宇宙萬物,後見盤古開天闢地,遂應承天地之靈氣修煉,奈何迄今爲止,仍然無法到達準聖的境界。”

青辰開始認真思考了,不應該啊,按說龍漢初劫都快開始了,鴻鈞可是跟東皇太一一起打過羅睺的傢伙,還有什麼揚眉道人之類的先天四大聖人,最後可是隻有鴻鈞一個人活下來了,可見實力非同一般。

可是你跟我說他只有大羅金仙的水準?被毒之祖巫奢比屍欺負?還這麼卑微地乞求一個救了他的年輕人收他爲徒?

怎麼想都不對勁,他到底是穿越到什麼時候來了?

青辰咳嗽了幾聲,“咳咳,那個,現在龍漢初劫開始了嗎?”

鴻鈞滿臉迷惑地問:“前輩,什麼是龍漢初劫?”

完犢子,自己不知不覺又劇透了。

青辰尷尬得簡直想敲死自己,於是只好換了種說法:“現在龍鳳麒麟三族,還在紛爭不斷嗎?魔族出來了沒有?”

“前輩,你怎麼——哦,”鴻鈞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前輩想必也是混沌之初便有的生靈,只不過和揚眉道人一樣,不願意現世,所以在閉關多年,剛到洪荒是吧?”

揚眉道人,嗯,這個傢伙的確很厲害,一棵空心楊柳樹,竟然能自成混沌洞天,修爲大道,其以力證道,比起鴻鈞的斬三尸證道還要勝一籌。

青辰也是受到他的影響,才學了“大羅洞天”,自己一個人躲在蟻穴裏面敲鍵盤修煉的。

他點點頭,“我的確是有數百萬年不曾出關,但是剛纔來的路上看見還有龍族,加上追殺你的巫族,現在洪荒的情形究竟如何,是何人稱雄,何人稱霸?”

這句話讓青辰有種曹操的感覺。

“從數十萬年之前起,神獸三族便憑藉着先天優勢,恃強而鬥,都想成爲洪荒最強盛的主宰,但是在十萬年前,麒麟族因一名族人被毒之祖巫奢比屍害死,卻毅然宣佈向巫族開戰,龍鳳二族宣佈幫助麒麟族戰勝巫族。”

青辰微微釋然,這跟他知道的已經有吻合了,十萬年前,那看來現在的時間和他離開洪荒的差不多。

“就在所有人都懸了一顆心,以爲十二祖巫會被逼急了使出毀天滅地的神魔大陣時,龍族和鳳族卻突然倒戈相向,將利刃指向了麒麟族,麒麟由此遭遇滅頂之災,上下幾乎滅族了。”

“什麼?”

青辰震驚了,他是萬萬沒有想到,龍族和鳳族會做出這種事情,他想起當初的一龍一鳳,龍崎和鳳棲,但不知他們現在如何了。

“這也確實讓天地之間其他的生靈無比震撼,而此時,又發生了一件讓人意外的事情,神界東皇太一自獲得開天斧之後,就一直穩坐天帝之位,可是在龍鳳二族倒戈之後,他卻將十二祖巫邀至神界,用開天斧,殺死了七大祖巫。”

懵了,青辰徹底懵了,東皇太一殺死了祖巫……這是怕他們力量太強毀天滅地嗎?可是這事兒您也不是現在才知道啊,爲什麼等到今天才擺了個鴻門宴要搞死人家呢?

不過,也可能是因爲巫族和妖族之間的鬥爭,東皇太一是妖族天帝,巫妖之間有一場大戰,也許東皇太一早就在做準備了。

“活下來的是哪幾個祖巫?”青辰故作鎮定地問,“有共工和祝融嗎?”

鴻鈞愣了一下,“前輩怎麼知道?活下來的五個祖巫,分別是共工,祝融,后土,燭九陰,奢比屍。”

青辰擺擺手,“最後一個不算,那就是四個。”

鴻鈞不解:“爲何不算?”

“我跟他有仇,下次見到一定弄死他,死人所以不算。”

鴻鈞:“……”

“那再之後呢?”青辰問道。

“再之後,剩下的幾個祖巫,除了后土性情溫順不喜鬥爭以外,四個祖巫聯手了龍族,將鳳族消滅,現如今洪荒之內,神獸三族只剩下了少數一部分龍族了。”

出問題了,青辰知道肯定是因爲自己,現在洪荒的歷史變得不一樣了。

在原本的故事裏,龍漢初劫初期三族鬥爭,生靈十不存一,尤其是先天靈獸,幾乎都死絕了,三族是沒有一個贏家的。

在這種情況下,魔族才由羅睺從黑暗之淵帶領崛起,誓要成爲洪荒的主宰而發起以殺證道的大戰,與東皇太一等人展開殊死決戰。

而現在,其他二族都消亡的差不多了,但是龍族,不知道爲什麼,很狡猾地活下來了,保存了實力。

也就是說,現在的洪荒,是殘存的龍族、巫族、妖族和魔族的天下。

這種情況要是打起來,想想都頭痛,而且沒有人能兜得住收拾場子,撕破了皮,也就是回到混沌的事情而已。

青辰看了眼旁邊仍然憂慮萬千的鴻鈞,唉,也難怪這傢伙會卑微成這樣,原本的那個證道任務只要打一個boss羅睺就好了,現在好嘛,一個個全都是大佬,聖人準聖滿天飛。

想到這裏,青辰站起來,興趣缺缺地走了。

關他屁事,他纔不想攪這趟渾水呢,更何況,要說起來,他還是跟魔族一夥的,要是讓鴻鈞知道,估計更崩潰。

“前輩!”鴻鈞絕望地叫他,“前輩身負如此修爲,即便是先天聖人也未必是前輩的對手,卻不思爲天下計,爲衆生謀取福祉,難道不覺得可惜了嗎?”

青辰站住了,他回過頭,眯着眼睛,很是仔細地打量了一會兒鴻鈞。

鴻鈞大喜:“前輩回心轉意了?我就知道前輩……”

他拍拍鴻鈞的肩膀,打斷了他的話:“道祖大人,你要學會接受現實,時代變了。” “道祖大人,時代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