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着傅北峻陷入沉思中,顯然,他開始想很多事情了。

宋冉冉再接再厲:「北峻,喬絨她討好你,不過是因為你將來會變得很厲害,她也知道,她如果繼續欺負你,你未來會弄死她,所以她才那樣討好你。」

這種怪力亂神的東西,傅北峻原先一點都不相信,但是發生在喬絨身上,解釋起來卻意外的合理。

是啊,宋冉冉說的這些奇怪的東西,恰恰好解釋了喬絨身上那些不合理的地方。

最後,宋冉冉乾脆放出殺手鐧:「北峻,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自己去問問她,我相信,她肯定會慌亂到不知道怎麼回答你了。因為這就是她最深的秘密啊。」

聽到宋冉冉的話,傅北峻抬眼看她:「所以,你為什麼知道這些?」

。 始祖小鳥身上出現進化才有的光芒,方寧看到了它進化成了始祖大鳥。

「噠嘶!」

冥冥之中看到了希望,立馬指揮始祖大鳥發動了攻擊:「始祖大鳥,對著沙漠蜻蜓使用絕招神鳥特工。」

「沙漠蜻蜓,音爆!」

「超級衝擊!」

沙漠蜻蜓收到攻擊后直接到倒在地上,接著那人身後的兩個人也把精靈都放了出來,方寧看到他們反應過來:「始祖大鳥,神鳥特攻!」

「噴射火焰!」

「水波動!」

那兩個精靈收到始祖大鳥的攻擊使精靈們受到不輕的損傷,方寧連忙繼續讓始祖小鳥,來發動攻擊。

雖然進化了,但是一打三吃虧的還是自己,從身上掏出另一個精靈球準備放出拉魯拉絲,用瞬間移動離開。

方寧看到帶頭的沙漠蜻馬上恢復過來,立馬從拿出精靈球把拉魯拉絲放了出來,對著它大聲喊道:「拉魯拉絲,快!用瞬間移動。」

就在拉魯拉絲髮動絕招后,方寧看著眼前的三個人不忘給他們做出挑釁,屁股對著他們拍了拍屁股,還放了一個個聲音很響的方放屁聲。

「拜拜了你嘞。」

拉魯拉絲髮動絕招后,方寧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帶頭的看著方寧消失后,火冒三丈的把精靈收了回來,看著身後的兩個收下:「給我狠狠地記住人,如果還遇到了他,你們知道怎麼辦。」

方寧被絕招移動到了森林裡,在安全后安心拍了拍胸脯,看著拉魯拉絲笑著說:「還好,有你的瞬間移動。」好險,真的是好險,差點狗帶了。

方寧把拉魯拉絲收回精靈球,從電腦取出了變速單車,調整了速度,立馬向著騎著車向著隨意遺迹所在的鎮子。

騎著車子進過幾天後,方寧回到了隨意鎮,進到遺迹裡面看到面前一大群的位置圖騰,拿出黃色正方形。

「看,我給你們拿回來了。」方寧拿出黃色正方形,放回了原來的位置,未知圖騰看到了后對了方寧笑了笑。

在走出隨意遺迹后,電腦響了起來:「任務完成,訓練家獲得抽獎一次,有概率獲得稀有獎勵,請把握。」

一個圓形轉盤出現在了方寧,看到上面獎勵的有七種,用著和彩虹一樣七彩顏色,在轉盤上標註著。

「精靈球,進化石……,算了抽到什麼就是什麼啊。方寧按動使抽獎轉盤轉動起來,而抽動什麼獎勵純靠運氣。

有點好奇,之前獎勵就是完成任務發布固定的獎勵,而這次是轉盤,對抽到什麼方寧但是很期待的。

轉盤轉動停止了,看到了轉盤的指針停在了一個藍色的格子里,而格子里是獎勵是,是一個叫做奇異甜食。

道具:奇異甜食

作用:「使精靈使用升一級。」

得到獎勵后,方寧立馬就把奇異甜食給了拉魯拉絲使用,在它吃了后,不但升了一級,而且還發出了新的絕招。

「這是幻象波,拉魯拉絲你學會幻象波了!」方寧看到后很是驚喜,原先只是讓它升級,居然還有還學會新絕招的這個意外的驚喜,太高興了。

沒過一會電腦的聲音又又響了起來,告訴方寧是始祖大鳥的那個支線任務:支線任務想飛的夢想完成,獲得任務獎勵:六十六積分。。」

受到積分後方寧有了一個想法,看了看自己的變速單車撓頭想了想,又看了看給單車升級需要的積分:「不急,還差234積分就可以升級了。」

騎著變速單車來到了精靈傳輸中心,裡面的服務人員看著他,露出了服務式微笑:「你好,請問有什麼幫你的。」

方寧從背包里拿出了精靈圖鑑遞給了服務人員,在服務人員弄好傳輸的地方后,看到方寧把一大堆得精靈,就直接都擺在了她的面前。

方寧看著服務人員麻煩你了的表情,服務人員看著這些精靈蛋驚呆了,看著方寧尷尬的說了一句:「好……好的。」伸出手接過方寧的精靈蛋。

一個個精靈蛋在全傳送過後,機器直接冒煙了,就直接全部壞掉了,方寧看著她陪笑道:「不好意思,因為我讓你的傳送機器壞掉了。」

服務人員苦笑道:「沒事,沒事。」

聽到後方寧心安理得的放下心來,走出傳輸中心后他現在不知道,服務人員看著他臉上的是多麼精彩。

方寧想了想,博士看到后應該高興壞了吧,點了點頭確定了這個想法。。 一想到小姑子那不靠譜的屬性,章大嫂確實覺得這事不能耽擱,火也不燒了,立馬讓章成去地里喊人,就說小姑不舒,到時候章奶奶肯定會帶人回來。

而她呢,則在家裏準備傢伙,人一來,立馬上山。

果然,章成去地里一喊,章奶奶(即章媽)頓時緊張了,讓章爺爺(即章父)幾個繼續幹活,自己則喊了二兒媳婦、三兒媳婦往家裏趕,生怕章薇出什麼意外。

待到了家裏,章奶奶方知,哪裏是章薇出事了啊,而是大兒媳婦把她們哄回去,趕緊上山撿板栗呢。

雖然有點責怪大兒媳婦不懂事,就算再想撿板栗,也不能拿自己寶貝女兒的身體開玩笑啊,章奶奶有些不高興,說了大兒媳婦幾句。

章大嫂才不管,反正她現在有板栗撿,隨便婆婆怎麼說。

趁著章成回家通知人,章薇撿了幾粒石子,打了一隻野雞在那裏等著。因此,當章奶奶等人到的時候,不僅發現了一堆板栗,還有一隻據說據死在樹上的野雞。

「這野雞怎麼會撞死在樹上?」

章奶奶撿到的時候,還有點懵。

章薇表情無辜:「這我怎麼知道?反正,她就是自己撞死在我面前的,也許……是有什麼東西在追它,把它給嚇著了吧。」

其他人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釋,只能估且相信。

收穫了一挑板栗不說,還撿到了一隻自殺的野雞,章奶奶一行人開心得不得了,現在還不到秋收的季節,青黃不接的,所有人都勒緊了褲腰帶,沒想到家裏還能多那麼多吃食。

這板栗雖然不比糧食,但要是用好了,也是能夠填飽肚子的玩意兒,就著大米或其他粗糧混合著一起煮,能夠不知道多吃多少餐。

一時間,章家人的臉上都有了些喜色。

「奶奶,今天晚上我們吃雞嗎?」

幾個小孩子知道家裏多了一隻雞,喜得跟什麼似的,還不到飯點,一個個都想往灶上跑,就想聞聞那雞肉香。

嗚嗚……

他們已經很久沒吃肉了。

不過孩子們想多了,現在家家戶戶都缺吃的,章奶奶哪敢燉出雞肉香啊,早捂得死死的,就怕跑掉一點味道。

因此,他們跑廚房,別說聞到味了,就是剛踏進廚房,就被趕了出現來,還被大人警告,不準到處亂說,否則就不給他們肉吃。

孩子們瑟瑟發抖:……不,我們肯定不說,我們就想吃肉。

一直接到了晚上,大家才終於看到了肉。

章奶奶就跟封建家族的大家長一般,端著那盆已經有些涼掉的雞肉給大家分了起來。章家人多,除開章奶奶夫妻二人,就是兒子就有五個,除了小兒子章五還沒結婚,其他四個都結了,各房還都有了孩子。

一張桌子上十多個人,一隻雞看着多,但真的分起來,其實沒有多少。

不過就算是這樣,疼愛女兒的章奶奶還是分了一隻雞腿給章薇:「這雞是你發現的,要不是你,大家想吃都沒得吃,這隻雞腿應該你吃。」

章薇雖然不是很愛吃雞腿,但是沒有猶豫,畢竟在一隻雞身上,肉最多的地方就是雞腿。

章奶奶二話不說,就把雞腿給了她,完全是「真愛」。

另一隻雞腿,章奶奶給了章爺爺,理由是他是一家之主,平時幹活太辛苦了,應該好好補補。

然後是給幾個兒子分,分完兒子分兒媳婦、分孫子孫女,最後才是她自己。

別看章奶奶偏心,但是她最苛刻的卻是她自己——所有人都分完了,她自己只分到了一些雞雜和雞屁股。

可以說,好東西全部分到了別人碗裏,即使竟然章大嫂幾個心有不滿,但看到章奶奶碗裏的東西,再看她們自己碗裏的,也不好意思鬧騰。

肉不多,但沾了肉汗的板栗格外香甜,再加上大家好久沒見吃飽飯了,章奶奶知道大家饞,這次多煮了一些,到是讓大夥兒狠狠飽餐了一頓。

當然了,章奶奶多煮的是板栗。

誰讓板栗也能飽肚子呢,她正大光明的縮減了大米,多抓了一把板栗。

「媽,我想吃雞雜,我們換一下。」章薇直接從雞腿下去下了一大塊肉夾到章奶奶碗裏,她雖然才來幾天,已經摸清楚了章奶奶的脾性,若是把整個雞蛋給章奶奶,章奶奶肯定不吃。

但要是拆些肉給章奶奶換她碗裏的雞雜,那章奶奶就會吃了。

「你這孩子,連吃都不會吃,那雞雜哪個大腿肉好吃啊?」章奶奶一臉責怪,手上的動作卻不慢,將碗裏的雞雜挑了出來,一一夾進了章薇的碗裏。

不只如此,甚至還想將章薇夾給她的肉,再夾一些給章薇。

幸好章薇反應迅速,把碗給端到了一邊,這才沒讓章奶奶得逞。

「媽,都說了換,你還夾給我幹嘛?我又不愛吃雞腿肉……」

「你這孩子,不愛吃就不愛吃,我還能害你不成?」章奶奶嘴上說着責怪的話,嘴裏卻儘是笑意。

自家姑娘愛不愛吃肉,難道她這個當娘的不清楚?

說白了,就是做姑娘的心疼她這個老娘,想將好肉讓給她吃呢。

明明不多的肉,吃在章奶奶嘴裏,卻跟吃了龍肝以肉似的,特別暖心。

吃的時候,還不忘記數落那幾個吃肉吃得正香的兒子,說他們一個個沒良心,不像章薇,吃口肉的時候還知道惦記着她這個當爹的。

正在吃肉的章大、章二、章三、章四、章五等人:「……」

他們做什麼了?

他們就是吃一個肉而已,至於嗎?

然而望着章奶奶一臉嫌棄的樣子,他們心虛了。

對於他們母子間的事情,章薇沒有插手,老實地吃完飯,就學着原主的樣子,把碗一丟,自己回房間了。

第二天,章薇照例請了病假,帶着大侄子章成上了山。

只不過這一回,她不僅把章成帶上了,還把其人幾個小的也帶上了。

章大嫂們雖然有點不滿小姑子老偷懶,但想到她下了地也幹不了什麼活,反而老圍着人家知青轉,到巴不得小姑子請假呆在家裏,免得出門丟人現眼。

「小姑,我們去哪兒?」

「小姑,奶奶說了,不能進山的太裏面,裏面有大灰狼,會吃人。」

……

「小姑,昨天的雞真好吃,今天還能抓到嗎?」

「噓……小聲點,奶奶不是說了嗎,不能讓人知道我們吃肉的事,要不然以後就不給我們肉吃了。」

章成一提醒,幾個小傢伙趕緊捂住了嘴巴,做賊心虛地望向了四周,一副生怕被人給抓到的樣子。

章薇見了,一陣輕笑。

這群小傢伙,實在是太可愛了!

讓她想起了上輩子的養娃經驗,不過可惜,那個孩子天生沒有靈根,就算她想給他謀一條長生路,也沒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慢慢變老,然後……

。 「我不要走在前面!」

漆黑地下城內,阿庫婭踩在潮濕長有青苔的石梯,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

而她背後,千尋小心翼翼冒出腦袋:「我這是最佳策略,你的聖光克制不死族,有沒什麼好抱怨的。」

「我怕!」

「窮鬼更可怕!」

剎那間,阿庫婭默默閉上嘴,一下子老實了許多。

對這種狀態後者很滿意,用錢來威脅對這位女神,效果意外的不錯。

陰暗走廊里,密密麻麻的亡靈漫無目的遊盪,乾癟屍體顫顫巍巍行走在四周。

整座地下城被死氣覆蓋!

而下一刻,它們似乎嗅到生人氣味,集中瘋狂朝某方向跑去。

數量成百上千,宛如一條黑色汪洋!

「亡靈凈化!」

聖潔蔚藍光芒,猛地照亮洞窟,那些不死族燃燒起火焰,隨即化為烏有徹底消散!

眨眼間功夫,上千名不死族被凈化乾淨,千尋的卡片等級也唰唰飛速飆升。

組隊所帶來的經驗,讓他瞬間升到了17級!

力氣再次暴漲上千斤,而洪門心法也水到渠成,正式突破第五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