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她一眼,挑釁的樣子說:「我就樂意打他怎麼樣,你能把我怎麼樣,有本事把我扔下去哀牢山還是有本事殺了我,應龍帝君,想要為你叔叔討公道,小爺我偏不鳥你。」

羽舞被氣得不行,手上化出兵器就要對哪吒動手,青龍過來阻止道:「羽舞,放開他,三太子就是要你生氣,然後將他扔下去哀牢山,這樣他就可以避開那個誰,哦,南蠻的公主。」

剛剛他給青龍一拳,現在青龍故意拿南蠻巫師的歲女來刺激他,也算是報仇了。

青龍這麼一說,羽舞也覺得這就是哪吒的目的,怎麼能這麼輕易就成全他呢,他想要避開,羽舞偏偏就不成全,鬆開哪吒,給他整理衣服,對青龍和橫渡說:「兩位將軍,南蠻巫師是大功臣,他孫女看上的東西,本尊應該成群,與李天王結個親家,你們以為如何。」

這個提議,顯然是好主意,青龍點點頭:「嗯,可行,天宮人手不足,南蠻巫師若能歸順,於我天宮而言可謂如虎添翼,三太子,你若是沒有意見,我就做個保媒,向令尊大人開口了。」

咬牙切齒,惡狠狠的推開青龍橫渡,縱身一躍架雲離開兜率宮,徑直回去元帥府。

回到元帥府中,怒吼一聲,他的法器就悉數飛來。

哪吒在南天門的事情以及他飛出天外天找若木麻煩的事情楊戩三人均已知曉,這下有見到他這副模樣,不由得擔憂,上前問他:「哪吒兄弟,你此次下界可是遇到了什麼事?」

火尖槍乾坤圈混天綾斬妖劍等都一同扔了出去,元帥府內乒乒乓乓的亂響,怒嚎一聲又將法器都收回來,氣呼呼的進去回去房間。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從哪吒的反應可以肯定這事不小,楊戩三人也坐不住了,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可若木的禁咒不是他們能沖開的,只能對著外面的守衛叫道:「幾個兄弟,煩請通報應龍帝君,楊戩求見。」

這些守衛雖然是應龍的屬臣,卻是接到命令,天王府的一切都必須第一時間報告給羽舞的,對於楊戩要見應龍帝君這事自然不敢耽擱,立即就報了上去。

這邊的消息才傳出去,羽舞一行四人就到了元帥府。

見到羽舞等人,楊戩雖然不願意附和,但奈何人在屋檐下,何況現在哪吒的狀況,他想不低頭都不行。

迎接上來,行禮后問道:「楊戩斗膽敢問陛下,我兄弟哪吒此次下界,究竟遇到了什麼事?」

雖然他的態度很不好,但是羽舞今天特別的高興,也就懶得跟他計較。

剛想張嘴,又覺得這這事還是囚焰來說比較有說服力,畢竟她是跟著哪吒一起見證的,目睹事情的整個經過:「囚焰,你來告訴清源妙道仙君哪吒在人間遇到了什麼。」

囚焰張了嘴又閉上,再張嘴告訴楊戩說:「這事我說了你未必信,我去把那個讓哪吒失控的原因帶來,你一看便知。」說完又看向羽舞,徵詢道:「陛下,可否讓南蠻公主登臨九天。」

對於這事,羽舞是非常樂意的,凌霄殿的生活太乏味,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歡樂,立即同意:「快去,以本尊名義請她上天來。」

「是,我這就去。」

囚焰剛剛轉身,就被哪吒攔住,惡狠狠的說:「不準去,此事到此作罷,誰都不準再提起。」

他這麼做,讓楊戩幾人更加不解,雖然哪吒現在狀態非常不好,但也不能放任他胡來,還是追問道:「哪吒,你在人間到底見到了什麼?咱們兄弟同享福共患難,有什麼事情不妨說出來。」

羽舞立即應和,催促哪吒說:「清源妙道仙君說得甚是,哪吒,快說吧,把你在人間的經歷告訴你的哥哥和師兄,這裡都是你的老熟人,不用害羞。」

犀利的目光看一眼羽舞,冷冷的聲音說道:「元帥府今日不待客,幾位請吧。」

他要趕人,羽舞就偏偏不成全,抱起雙手,高傲的告訴他說:「本尊既是三界之主,三界中又有什麼地方是本尊不能在的。」

哪吒也不理她,轉身就走。

思來想去,這件事必須讓這幾個人知道,必須讓李天王知道,那老頭把自己關在玲瓏塔裡面不肯出來,這遭有南蠻公主做中介,或許就能服軟,畢竟那可是他兒媳婦,不論他承不承認,這個難題都是他李家必須要解開的,除非他連兒子都不要了,而這種可能微乎其微。

從戒魔關的情況來看,這老頭是非常在意他這三個兒子的,絕不會讓哪吒獨自面臨這劫難。

既然他不願說,那就由羽舞這個三界之主親自替他說好了:「李天王,有朋自遠方來,不見尚可,然貴公子哪吒三太子今朝良緣當前,你不出來主持大局嗎?」

羽舞還未說完,哪吒殺人的目光就已經落在她身上,手裡的火尖槍緊緊握住,那眼神,隨時有可能一下挑了她。

擔心哪吒真的失控,青龍橫渡囚焰三人也虎視眈眈的看著哪吒,就連楊戩跟金吒木吒,也隨時準備攔住哪吒。

正堂之內,玲瓏塔中李天王聽得糊裡糊塗,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哪吒遇到難題了,而這個難題他可能跨不過,如果他不出來,哪吒很危險。

沒有選擇,輕輕嘆口氣從玲瓏塔中現身,出來正堂拱手道:「應龍帝君,老夫失禮了,請上座。」

這件事弄到驚擾父親,哪吒知道如果繼續堅持不說,只會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而這絕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怨恨的眼神看了四人,再次下逐客令:「你們的目的達到了,這裡不歡迎你們,應龍帝君,舍下貧寒恕不招待了。」

既然他已經準備把事情告訴其餘的人,那麼羽舞幾個人也就沒有必要繼續逼他,這時候離開是好的,讓他們兄弟幾個自己來商議對策。

對著李天王拱手還禮,笑嘻嘻的說:「李天王客氣了,本尊在此,三太子恐不適應,就此告辭。」

羽舞四人離開后,楊戩三人立即湊過來問:「哪吒,究竟怎麼回事,應龍說的良緣,莫不是?」

楊戩跟哪吒是四百年的兄弟,他知道哪吒最怕什麼,這遭讓哪吒失控,又聽到羽舞說良緣當前,立即就想到了情劫。

這不僅是哪吒最怕的東西,也是他最擔心的,哪吒在成仙了道之前首先就將自己的七情六慾埋葬,就是為了防止這一天,可這一天真的來了,哪吒竟然失控,那麼這份緣,就不是緣,而是劫難了。至少對哪吒來說是個劫難。

得到肯定的回答,證實了他的猜想,大呼一口氣,問哪吒說:「那姑娘何許人也,你把她怎麼了?」

楊戩這麼問,是因為以哪吒的性格,如果遇上自己的緣分,他很可能將這緣分泯滅,或者給對方灌下去一碗孟婆湯,一了百了。

可這樣做,實則是有違天道的,天道給各路神仙安排劫難,就是要他們直面自己內心的陰暗恐懼一面,而這些陰暗恐懼的東西,只有被自身正視之後才能消除,殺了她或者讓他忘了,都是斷絕的做法,能助他們度過劫難,卻也留下抹不去的遺憾,甚至是要以修為填補漏洞的。

哪吒收斂一些,看一眼李天王,回答楊戩道:「南蠻第一巫師的孫女,就是那個打敗彌勒佛的巫師,殺不得,也傷不得,故而才有無可奈何之覺,我本想讓若木將我押在哀牢山去,但那廝早有準備,天外天設了結界,我的法力不足以破除結界,見不到若木,羽舞又有心讓我應劫,這一遭,怕是逃不了了。」

聽見哪吒說對方是南蠻第一巫師的孫女,楊戩也是倒吸一口涼氣,真怕哪吒不顧一切將她殺了,那樣的話李家跟南蠻巫師就算結下不共戴天之仇,南蠻巫師有仇必報,他們未必有本事擋住。

不過經過若木攻天,哪吒穩重不少,沒有殺了南蠻公主,事情就還有迴旋餘地,劫難嘛,就是要渡才能過去。

當然,這件事還取決於哪吒的態度,楊戩看一眼李天王,他雙手背在背上,眉頭微微皺起,不知道在想什麼。

李天王不開口,楊戩還是自己開口問哪吒說:「那你準備怎麼辦?」這件事他們幫不上,如何抉擇還是要哪吒自己來決定。 時間又太緊迫,不走人,那水月和鏡花隨時會有性命之憂。

見問,羅陽說道:「你們先躲到我老家,怎樣?」

水月和鏡花面面相覷。

「你家裡那些人會不會接受我們?」水月問。

張靜和祖孫二人多半也收到了消息,得知水月和鏡花都是骷髏堡的人。

如此看來,帶水月和鏡花回宏運大隊,也不容易。

除非羅陽回去,不然水月和鏡花還是有可能遇到大麻煩。

「我跟你們一起回去。」羅陽說道。

末世之妖孽法則 二女聽了,不勝歡喜。

羅陽原本還想留下來打探消息,現今看來,只能改變一下主意。

先做好一件事,再做別的。

想一次得到太多,那可能會連一件事都做不好。

好不容易救出了水月和鏡花,若一不小心讓她們丟了性命,那就白乾了。

「老公,那現在就走吧!」水月迫不急待道。

「好,你們收拾東西,我去找車。」羅陽說道。

便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來一看,原來是十三姨打來的。

當時跟十三姨約好,等她想好了就打電話給他。

羅陽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才接電話。

接通了,羅陽問道:「十三姨小妹妹,什麼事?」

結果十三姨說的一番話,嚇的羅陽出冷汗。

「小子,你救出你兩個朋友了?」語氣充滿了揶揄。

羅陽曾說水月和鏡花被堡主捉住了。

從十三姨的話語里,可以猜出一個結論:十生宮的人已發現水月和鏡花回來了。

「十三姨小妹妹,說正經事吧。」羅陽訕道。

「小子,姑奶奶現在跟你說的就是正經事!」十三姨冷道。

還想偷偷的回宏運大隊,結果行動還沒實施,就遇到了麻煩。

若十生宮的人阻撓羅陽回去,那確實不易走人。

羅陽只得說道:「十三姨小妹妹,說來話長,你過來吧,我們談一談。」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子,十三姨說道:「小子,別玩花樣!」

意思是她願意過來走一趟。

掛了電話,羅陽與兩位美人面面相覷。

現今想回家都不容易,水月擔憂道:「老公,那現在怎麼辦?」

她倆還擔心骷髏堡的人找上門來,堡主隨時有可能改變主意。

「別怕,水來土擋,兵來將擋。」

一面說,兩手分別握了握她們的手,示意她們鎮定。

面對死亡,換了誰都難以完全淡定。

水月和鏡花已嗅到空氣里的死亡氣息,隨時有生命之憂。

「老公,你剛才是不是跟十生宮的人講電話?」水月問道。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賣力 「是。十三姨就要來了。你們不用怕的。她還需要我幫忙找血煞子,還不會做很過激的事情。」羅陽叮囑道。

十生宮,九陽殿和八仙堂等大勢力的消息是共享的,十生宮發現水月和鏡花又出現了,那其他勢力的人也應該知道了。

這麼一想,羅陽覺得還是打個電話給花襲伊比較好。

於是撥通了花襲伊的手機,說道:「花姐,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有話就說!」

即使她此時還不獲悉消息,不用多久就知道了。

「花姐,我救了兩個人出來,不知怎樣才能把她們送出天江市,你有辦法么?」羅陽問。

「呵呵!寶寶又不是專門幫你送人的,問寶寶怎麼的?」花襲伊輕哼道。

由此可知,花襲伊多半也已聽到了風聲。

羅陽說道:「花姐,那等見了面,我再跟你詳談。」

花襲伊卻不願意結束通話,冷道:「呵呵!你出去那麼久了,還不回來?!」

當時羅陽說只是去找十三姨商量合作的事兒,結果後來又去找堡主,時間花的有點多了。

「花姐,我就去你那,見了面再聊。」羅陽說道。

「呵呵!別騙寶寶!」花襲伊叮囑道。

結束了通話,羅陽感到腦袋都大了一圈。

現今要面對不是骷髏堡的使絆,而是九陽殿十生宮。

水月和鏡花更怕了,身子微微哆嗦。

「別怕,有我在,天塌下來我都會幫你們頂著。」羅陽說道。

兩位美人分別將腦袋枕在羅陽的肩膀上,輕輕嗯了一聲。

「老公,那我們還能回去嗎?」水月又問。

這個問題,羅陽難以回答。

但不能再嚇兩位美人,只能往好的說。

「沒事的。肯定能回。你們別怕。有我呢。」羅陽安慰道。

閑聊間,便聽見有腳步聲走到房間門口停了下來。

隨後羅陽的手機鈴聲又響了,是十三姨打來的。

可知十三姨已來到門外了,也不知她是來殺人還是來交談的。

人都來了,羅陽只得出去開門。

見門外只有十三姨一人,羅陽微微一笑,說道:「進來吧。」

可是十三姨的臉色很臭,就像羅陽欠了她一千萬不還。

走進來后,十三姨掃視一眼房間。

水月和鏡花顯得更局促了,她們捏著兩把汗。

「坐吧。」羅陽指了指床。

於是水月和鏡花起身,讓十三姨坐。

十三姨便在床沿坐下,冷道:「叫姑奶奶來談什麼?」

若十生宮要殺水月和鏡花,恐怕在酒店附近已埋伏不少殺手。

「她們已不是骷髏堡的人,你不用忌憚什麼。」羅陽說道。

「小子!姑奶奶不用你教做人!」十三姨冷道。

聽她的語氣,倒像是來殺人的。

羅陽又說道:「十三姨小……呃,呵呵,別瞪。我真的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骷髏堡的堡主要我在這兩日內帶你去見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