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到進來的米婭,田靜掙扎着,對着她嗚嗚的叫着,想要說話。

米婭見狀,快步來到田靜身邊,歉意道:“靜兒,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不過請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

“嗯……?”

田靜瞪着烏黑的大眼,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這個與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無話不談的閨蜜。她無論如何都沒有料到,米婭會突然對自己下手。

這一刻,她看着自認爲很瞭解的米婭,是那麼的陌生。她心裏都恨死自己了,要不是因爲自己,小流氓也不會被他們抓住。

“靜兒,你放心,我會幫你懲處這個可惡的傢伙的。”米婭指着地上躺着的龍浩宇,略顯愧疚道。

田靜瞪着她,拼命的搖頭,美目中幾乎要噴出火來,不過米婭卻是視若無睹,臉上掛着淡漠的表情。

正說着,又進來三人,其中包括被龍浩宇打的落荒而逃的那個魁梧老外。

“二姐好。”

“嗯!”米婭點點頭。


“哼,這個龍浩宇還真難對付,剛纔就吃虧了,不過現在還不是落在了我們手中。”

魁梧男子,來到龍浩宇身邊,恨恨道,說着伸手對着龍浩宇脖子抓去。

“傑威,住手。”

米婭喊住魁梧男子,道:“聖主要活口。”

傑威擡頭皺眉道:“二姐,他太危險了,如果讓他走脫,就是猛虎歸山,不如殺了痛快。”英語。

“你在質疑我?”米婭看向傑威,眼中射出一道寒芒。

“不敢。”

傑威見狀惶恐的低下了頭,雖然他心裏極度不甘,但是論地位,米婭是聖堂四大殺手團,聖姬的二首領,備受聖主青睞,在聖堂裏的地位比他高出一截。

傑威本來還想殺了龍浩宇,趁機上位,現在看來又沒戲了。

“好霸道的二姐啊!聖姬果然名不虛傳,真是令人防不勝防啊!”


突然,一聲不和諧的聲音響起,令得衆人吃了一驚,全都看向說話之人。

只見原本躺在地上無動於衷的龍浩宇,不知何時已經坐起,正滿臉戲虐的看着米婭。

而右手則死死的掐着傑威的喉嚨,令他動彈不得,因爲他能感覺到,只要自己一動,龍浩宇會毫不猶豫的掐斷自己的喉骨。

米婭驚訝的看着龍浩宇,失聲道:“你……怎麼可能沒事?”

“哈哈,論用毒,你差遠了。”

龍浩宇諷刺的看着米婭,然後攤開左手,掌心裏靜靜的躺着一個核桃大小的紅色心形香囊。

“這是?” 米婭面露疑惑之色。

“呵呵。”龍浩宇嘴角劃出一抹微笑,不答反問道:“紫露凝香,令人浮想聯翩的名字。”

“你怎麼知道的?”米婭死死的盯着龍浩宇,再次問道。

“唉!”龍浩宇憐憫的看眼米婭,道:“難道三姐沒有告訴過你,我是怎麼破解了她的**的嗎?”

米婭聽罷,不由陷入了沉思,她確實沒聽三姐說過,並不是三姐故意不告訴她的,而是她並沒有機會,因爲聖姬不養閒人。

“啊!——”

米婭眼睛瞬間睜大,因爲她想到了三姐失敗後的後果,她也聽說了龍浩宇的難纏,所以才設下此計,沒想到還是失敗了。

“不,我不能失敗。”

米婭心中怒火升騰,轉頭看向田靜,眼中閃過一絲狠色,只能對不起靜兒了。

想到這裏,米婭反手一把掐住田靜的脖子,威脅道:“龍浩宇,你要不想田靜有什麼閃失的話,最好束手就擒。”

“卑鄙。” 龍浩宇心裏暗罵一聲,道:“虧得靜兒還把你當成閨蜜,你竟然這麼對她,真是該死。”


“少廢話,趕緊放了傑威。”米婭憤怒的說着,掐着田靜脖子的手不由加大了力度,田靜的臉色瞬間憋漲成紅色。

“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放。”龍浩宇道。

“你在挑戰我的忍耐力嗎?我告訴你,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快點。”米婭說着手上力度再次加大,田靜憋的快喘不過氣來了。

“住手,我放。”龍浩宇趕緊喝止住米婭,他真怕喪失理智的米婭會對田靜不利。

“唔~”

田靜拼命的搖頭,她能夠想象得到,龍浩宇放手的結果。

龍浩宇看眼房間裏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六人,還是不甘的放開了傑威。

“砰——”

龍浩宇剛剛鬆手,傑威便一拳砸到了龍浩宇的小腹上,巨大的疼痛令的龍浩宇身形佝僂起來。傑威還不解氣,對着龍浩宇一陣拳打腳踢。

“讓你偷襲我,讓你偷襲我。”英語。

“住手。”米婭呵斥住傑威。

這時在看,龍浩宇半跪在地上,嘴角掛着血跡,好不狼狽。

“唔~”

田靜見狀瘋狂的掙扎着,眼淚像是斷線的珍珠一般落了下來。

“閉嘴。”米婭對着田靜呵斥一聲,結果卻換來田靜那幾欲噴火的目光。

不過米婭卻是毫不在乎,她現在想的就是,只要能拿下龍浩宇就成,犧牲一點小小的感情又算得了什麼。

“哈哈,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果然不假,想不到連你龍大門主都是如此。”

米婭得意的大笑着,然後對旁邊衆人使個眼色,衆人會意,對着龍浩宇圍了上來,手中不知道從哪兒找了一根粗鐵鏈。

龍浩宇見狀腦中心思急轉,同時打量着周圍的環境,要是真的被他們用那鐵鏈給綁了,那他可就真成了案板上的魚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嘿嘿,束手就擒吧!”傑威大笑着,伸手抓向龍浩宇。

就在這時,龍浩宇突然衝着門口大吼一聲。

“還不動手。”

“唰!——”

所有人都是下意識的轉頭看眼門口,於此同時,龍浩宇猶如蓄勢待發的獵豹一般瞬間衝出。 騎着剛剛租來的三輪車。

除了留下幾人負責看管帳篷外,其他所有人都或騎或坐的上了三輪車上。

昨天鄒小北和衆人商量了一個晚上。

感覺光是擺地攤那也太過浪費了一些。

於是大家感覺集中點子,又想了許多種進貨渠道。

除了購買年貨外,衆人還決定買些保暖內衣、襪子、頭飾啥的。

衆人還會買些各式各樣的玩具。

因爲在鄒小北又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過年的時候,人家除了擺地攤的人多外,還有幹什麼人很多?

答案自然是玩遊戲的了!

像扔沙包、打氣槍、套圈,有着大把大把的人過來玩。

最重要的是,這玩意不需要帳篷,還沒什麼難度,是個人都會做!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騎着車開去了縣城郊區的批發市場。

還別說,此刻這裏的人還真不少。

不少還算“聰明”的老百姓們,只要住的離郊區不是太遠的。

大家一般都會來這裏買些東西或者置辦些年貨。

不過想到去擺地攤的人卻不是很多。

畢竟……嚴格來說,這些批發市場的老闆們其實就是些擺地攤的。

不過人家是二手販子,鄒小北他們是三手販子罷了。

看到鄒小北一干人騎着三輪車來到了批發市場。

不少攤主們都是眼前一亮!

能起三輪裝東西的,自然是大買主了!

不由得,不少人都熱情地拉着鄒小北等人邀請他們去自己攤位看看。

而鄒小北,也是來者不拒。

見到不管對方是賣什麼的,他都會過去看上兩眼。

而這個批發市場,也果然沒有讓鄒小北失望!

“小哥!你來看看我家的對聯!絕對這出自大師之手!一對賣你三毛錢!你三塊錢賣出去也有人收!”

“別聽他的靚仔,看看我們家的!絕對是最新的激光打印技術打印的春聯!同樣三毛,比他家的好看多了!”

“小哥你看看我家的燈籠,這刺繡,絕對是大師手筆!3元一個,買多了還有優惠!”

“紅褲衩、紅襪子紅內衣!只要是個本命年的人都會買!

買我的東西保證你不會虧本!多買多優惠!保證讓你賺得盆滿鉢滿!”

“小哥!新鮮的小兔子!自家產的兔子!拿去燉了或者當寵物兔賣,保證你不會吃虧!5元一隻送籠子!”

“特備項目瞭解一下!飛鏢戳氣球!賣飛鏢賣氣球!買我飛鏢送你氣球!”

聽着周圍人七嘴八舌的吆喝聲以及琳琅滿目的商品。

鄒小北一行人是挑花了眼。

就算是上一輩子,他也沒有看過這麼熱鬧的場景。

還別說,管不得人家喜歡過年的時候擺地攤。

這種講價、買賣的過程就讓人十分的流連忘返!

而這個時候,也終於輪到鄒林上場了。

作爲在場衆人中唯一的一個大人,光是氣勢一塊就比鄒小北這幫“小孩”有可信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