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來剛纔的海水還沒有給你灌醒!”狐面宛如鐵鉗一般的手,再次將磲嬰摁進了海水當中。磲嬰 剛剛想 要反抗,卻是發現狐面的力量大的嚇人。

原本按照狐面現在的年紀是斷然使不出如此大的力量,而磲嬰在長期的訓練下,力量更是非常的大,是斷然不可能被狐面所 壓制 。

但是此刻磲嬰卻是一點反抗的資本都沒有, 被狐面摁倒在了海水當中。

一股海水再次進入到了他的口鼻當中,讓磲嬰好不容易舒緩過來的肺部再次陷入到了 高壓 。

“我恨不得你死!” 等到磲嬰瀕臨窒息的前一瞬,他又將磲嬰拉了出來,磲嬰剛剛呼吸了一會,結果又再次被摁進了海水裏。

“磲嬰!”

一來二次的,磲嬰已經是有些神志不清了。而在此時,耳邊傳來了一聲叫聲,是讓磲嬰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聽。

一張絕美的的臉龐出現在了磲嬰的面前,這是磲嬰第一次看到鮫人生前的樣子,遠遠要比在孤島見到的鮫人要美麗的多。

可以說,這是天下所有男人中所夢幻的女人。白皙光滑的臉如同精雕細琢的 美玉 般,看不到任何的雜質,精緻的五官,一顰一笑間帶着無盡的魅意!

這種女人簡直完美到了一個極點!她的身材,更是完美的黃金比例,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盈盈一握的腰間看不到半點的贅肉。

最爲重要的是鮫人的身上,並沒有穿戴任何的衣物!只要朝着下面一看,便是能夠看到那殷虹的一點,哪怕是意志力堅定的磲嬰都有一種血脈賁張的感覺!

纖纖素手貼在了磲嬰的口前,隨後只覺得嘴中一甜,卻不知道到底吃下的是什麼東西。而在這之後,磲嬰 便詭異的 發現,自己竟然是能夠在水中自由的呼吸了!

這在他看來,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一點!而在能夠呼吸 後 ,第一反應便是弄死狐面,他在海水當中掙扎了一會後,旋即熟悉了力量和運動,握緊了拳頭,照着狐面的肚子便 打了 過去。

狐面怎麼也沒有想到,幾乎是無法呼吸的磲嬰竟然還有力量來反抗他, 如果不是他的身體得到了很明顯的強化,在加上這又是在海水當中,卸掉了一大部分的力量,這一拳怕是將人打死都有可能。 狐面吃痛之下,那兩隻緊緊束縛着磲嬰的胳膊,也被迫鬆了開來。但轉瞬之後,狐面就發動了他獲得的新能力,海水開始狂亂的動盪而起。

“給我靜!”

憑藉着海水的親和力,鮫人女王很快的穩定住了肆意的海流,讓海流停止了竄動。狐面的手猛的掐在了磲嬰的脖子上,他能感覺到周圍越來越多的鮫人朝着他這裏涌來。

面對如此多的鮫人,哪怕是他也不會有任何的勝算。既然是無法將磲嬰帶走,索性 便在這裏殺了磲嬰了事 。

“女王,他要殺了磲嬰。”

周圍的鮫人 都朝着磲嬰涌動了過去,而狐面手上的力量也越來越大,磲嬰的脖頸幾乎都要被這股怪力所掐斷。

而至於在女王后面的鮫人 ,此刻肯定是無法及時趕到磲嬰的身邊。在這危急之刻,女王也顧不及自己的安危 ,朝着狐面衝了過去。狐面看着衝過來的女王,嘴角 勾起了 一抹不屑的笑意。

狐面手中的力量猛然加大,而在此刻一道海浪直接沖天而起,朝着狐面的手腕直接沖刷了過去,這股海浪的力量相當巨大,狐面的手一下 就鬆了開來,隨即劫後餘生的磲嬰順着暗流飄離了狐面的身旁。而其他趕到的鮫人 迅速托起了磲嬰朝着遠處的海水遁去。

而在看到這一幕的女王也是徹底放鬆了下來, 終於成功地救下了磲嬰 。狐面 憤怒的看着被鮫人救走的磲嬰,卻沒有任何的辦法,他所有的憤怒都只好發泄到了女王的身上。

在 與 冥王做了交易後的狐面已經擁有了相當強大的力量。

在他腳底下的海流 ,突然變得狂暴了起來 ,幾股無比怪異的海流竟然是在狐面的控制下,宛如鋒利的刀子般堅硬,瞬間劃破了兩個鮫人的皮膚。

然後下方的海浪又瞬間凝結 成了無比鋒利的利劍,在一瞬間貫穿了鮫人女王柔軟的身體,一個鮮血淋漓的大洞出現在了鮫人女王的小腹上。


“女王!”

見狀,周圍的鮫人神色大變,瘋狂的朝着狐面攻擊。而在十來個鮫人不要命的攻擊下,狐面不得不放棄對鮫人女王的攻擊。

所有的鮫人在一瞬間內的瘋狂攻擊,狐面根本無法招架 ,分心抵抗鮫人的攻擊之下,讓鮫人女王成功逃脫了出去。 剛纔一瞬間的攻擊 ,讓鮫人女王的五臟六腑都發生了位移 ,此刻平緩下來的鮫人女王只覺得異常的難受,幾乎要暈死了過去。

兩個鮫人扶住了鮫人女王, 神情充滿了 關切,正是想要說話的時候,卻是被鮫人女王打斷了,她痛苦的捂着肚子,在她小腹的位置上微微隆起,顯然已經是六月懷胎。

但是此刻她的小腹處卻有一個驚人的坑洞,鮮血不斷的流淌而出。

“不用擔心,我沒事。立刻撤退。”

兩個鮫人對視一眼,都是閉上了嘴巴。這裏遠離了他們鮫人的地盤,很是危險。更何況鮫人對於人來說是一筆巨大的財富,這些回過神來的人類勢必會不要命的來攻擊他們。

成羣結隊的鮫人迅速散去,潛入到海底當中,她們的身形都是靈活無比,非常的迅速,不到一會,大片大片的鮫人迅速的散去,很快消失在了海底當中。

而剩餘的海軍對於迅速撤退的鮫人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在海水當中他們的靈活性遠遠不如鮫人。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越來越多的鮫人消失。

“給我追!”

在劉天死後,狐面迅速替代了劉天的位置。這點是因爲狐面在之前投靠劉天的時候,便是被 任命爲監軍的職務之故 。

比起劉天,狐面要遠遠果斷, 心狠手辣 。且不說磲嬰,單單是這些鮫人他就斷然不會放過,衝着身邊一個還在發愣的海軍大聲吼道。

而這海軍也是很快的反應了過來,雖然說依靠人力是沒有辦法 奈何住這些鮫人 ,但是憑藉着船支便完全的不一樣了。船支的速度,要比鮫人要快的多。

命令迅速的下達, 五艘停在遠處的天皇級戰艦全速前進,瘋狂的衝擊着尚未潛入海底的鮫人 。

“回凌海。”

一路上鮫人女王越發的虛弱,她那張無比紅潤美麗的臉龐此刻顯得異常的蒼白,小腹處流淌的血液根本止不下來。讓在她身邊的兩個鮫人着急的手足無措,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艱難的吐出了三個字,鮫人女王在衆多鮫人的簇擁下朝着她們所在的海域前進。這片海域是一片極有靈性的海,在這片海域生活的生物大多都是通了慧根。

而人類想要找到這片海域卻是尤爲的困難,因爲想要達到這片海域必須要穿越一片海上的迷霧,這片海上迷霧足夠讓人類迷失其中。

蔚藍色的海面上,波光粼粼,淡淡的迷霧在在海面上飄散,這絲淡淡的迷霧一點點的擴散開來,宛如蜘蛛網一般迅速的蔓延了開來,很快整個大海上被迷霧所覆蓋。

灰色的迷霧 讓陽光 都難以傾灑而進,使得整片大海有種死氣沉沉的感覺。猛然之間,一道兩三米長的海浪翻卷了起來,旋即一隻遮天蔽日, 足有幾十米龐大身軀的虎鯨出現在了海面上 ,無數的浪花 在海面上翻滾沸騰。

此刻, 虎鯊緊緊盯住了不遠處的鮫人,巨大的魚眼裏閃爍着兇殘的紅光。 。

很快,這隻龐大無比的虎鯊飛快的衝了過去。無比迅捷的速度,如同閃電一般劃過,他張開血盆大口,一股濃郁的殺氣爆發而出。

遠處的兩三個鮫人在龐大的虎鯊面前,顯得脆弱不堪, 一個瞬間就 被虎鯊衝散而開,但是這些鮫人的臉上卻是沒有看到任何的恐懼。

而在虎鯊即將衝擊到鮫人的時候,猛的停了下來,周圍的海浪因爲虎鯊的衝擊力,而朝着兩邊沖刷了過去,一時之間竟然是讓鮫人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片真空的地帶。

“吼!”

虎鯊發出了一聲極高頻率的尖叫,隨後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這隻虎鯊猛的停頓了下來,而鮫人女王在鮫人的攙扶下一點點的靠在了虎鯊的身體上。

虎鯊眼見鮫人女王虛弱不堪的樣子,兇惡的面部上露出了極爲人性化的憂傷。

隨後,它就飛速的 潛入到了海底,爆射了出去。在幾分鐘後,大片大片的鮫人出現在了海域當中,緊接着原本死氣沉沉的大海隨着無數鮫人的出現,而多出了幾分生機。

潛入在海底當中的魚類爭先恐後的露出了海面,連帶着彌散開來的霧氣都是消散了幾分。很快,這些出現的鮫人隨同虎鯊一起朝着更前方遊動,而在這些鮫人消失後,這片海域又再度變換成原先的模樣。

那隻虎鯊迅速的穿過大海的深處,他下降的速度迅猛無比,但是令人詭異的是這片海域並沒有強大的海壓,甚至在虎鯊潛入到兩百米左右的時候都沒有任何的壓力。

緊接着在潛入到海底五百米左右的位置,虎鯊停止了下來,而在前方逐漸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建築物,建築物是由海底的珊瑚以及海石所打造而成,規模相當的巨大和宏偉。

很難想象,鮫人能夠在海底五百米的位置下建造出如此恢弘的建築物。而在虎鯊停下來 之時,以陷入昏迷的磲嬰和鮫人女王,就被衆鮫人小心翼翼的擡下了虎鯊的身軀。

天空之上,烏雲籠罩,遮天蔽日。細小的如同靈蛇般的紫色閃電在烏雲中上下躥騰,即將匯聚成無比粗壯的閃電。

在海底深處,上千個鮫人**着身軀,雙手合十,神情虔誠,似乎是在祈禱着什麼。隨着上千個鮫人無比虔誠的祈禱 ,在遠處的高臺上,無比曼妙美麗的軀體被海水包裹在了裏頭 。 在海水的包裹下,鮫人女王身上的傷口以着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但是,絕美的容顏,白皙的皮膚正在以着肉眼可見的速度蒼老了下去。

她是以生命力的代價維持着身體不會徹底崩潰下去。直到鮫人女王的身體完全恢復,包裹在她身上的海水才 一點點散去。

“海王磲嬰呢?”鮫人女王的聲音說不出的虛弱。

“已經無礙了。”回答她問題的鮫人,神色哀傷。

“帶他過來。”

耗費鮫人一族的祕術強行維持住生命力,所爲的便是腹中的孩子。只是,現在距離月圓之日還有十日,她的生命力卻遠遠支撐不了這麼久。磲嬰的傷勢僅僅是看着嚴重,實際都是外傷。並沒有傷及到根本。在鮫人族的祕術下,恢復的很快。

此刻,已經是沒有什麼大礙了。

“海王。”鮫人女王微微欠下身子,很是尊敬 道。 對於磲嬰出手援救的事情,鮫人女王心中極爲的感激,此刻這份感激便是化爲了濃濃的尊敬。


“鮫王,客氣了。”在海水深處五百米的位置,能夠正常呼吸說話的磲嬰不免感到了幾分新奇。但在新奇之後便是濃濃的愧疚。

眼前的鮫人女王,正是以着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了下去,她的皮膚不再光滑細嫩,而是逐漸老化。

“抱歉了。”仔細想來,這件事情的起因還是因爲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將海軍引到了雙峯海域,鮫人一族根本不會 參戰 。

“海王說這些就嚴重了。你救下我的子民,我救下你的性命。兩者之間正好拉平。”鮫人女王擺了擺手,雖然她的皮膚不再光滑耀眼,但是一顰一笑,一舉一動所透露的風情依舊 擁有昔日的風采。

“我….”磲嬰面露慚愧之色,卻是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了。

“我想拜託海王您一件事情。”鮫人女王幾乎完全彎下了身子。

“女王,此事全部都因磲嬰而起。爲何還要對他如此客氣?”鮫人女王身邊的心腹,俏臉通紅,瞪直了眼睛,怒視着磲嬰。

“女王,若不是他將海軍 引到 雙峯海域,哪裏會有這些事情?”

“人面獸心的畜生,哪怕他救了我們,也是他應該做的!”

“如果不是他,女王你何必如此!?”

無數的指責和謾罵席捲而來 。每一句話語都彷彿刀割一般刺入到磲嬰的心臟,讓他的呼吸微微急促。

“此時此刻,纔是明白,一句對不起是何等的無力和蒼白。

“都給我閉嘴!”

鮫人女王嬌軀顫抖,宛如發怒的雄獅一般,尖銳的聲音咆哮而出,所有的鮫人都是閉上了嘴巴,呆滯的看着鮫人女王。

“此事怪不得海王,這一切都是命中定數。假設沒有這一遭,我們遲早也會被海軍盯上,一切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鮫人女王顫抖的身子緩緩的平靜了下來,緩慢的說道。此刻的她,已經哀莫大於心死,兩千鮫人成功逃亡回來的不過半數,望着剩下不到一半的鮫人,她嘴角的苦澀似乎更爲濃郁。

“海王,我腹中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可是我恐怕撐不到那天。而目前只有玄天草可以救我那可憐的孩子,希望你能護送我去尋找玄天草。。作爲答謝,我會將鮫贈送於你。” 方纔所爆發而出的氣勢全部消散,此刻的鮫人女王只是一個母親,一個爲懷中女兒操碎了心的母親。

“好!”


幾乎是想也沒有想,磲嬰 便應承了下來。哪怕是沒有什麼鮫綃,他照樣不會拒絕 鮫人女王的請求,這件事情本身就因她而起。

“那便動身吧。”

鮫人女王自知時日無多,哪裏還敢客道停留,當下是立刻說道。

“女王!”

上千個鮫人,神色哀傷,她們都是清楚這一次鮫人 女王怕是一去不復返了 。

“你們對待新的女王,必定要向對待我一樣。”鮫人女王囑咐一番後,便是重新踏上龐大的虎鯊。

“抱歉了!”

磲嬰 不知道 用什麼辦法去彌補這些鮫人,當下 極爲 真摯的表示了歉意, 便隨着鮫人女王一同離去了 。

重新踏上虎鯊,這一次意識完全清醒過來的磲嬰,有一種別樣的感覺。周圍的海景 風馳電掣 的朝着後面迅速倒退。

“去龍島。”鮫人女王操控着周圍的海流,儘可能的驅動着胯下的海鯊更爲迅速的前進着,在海鯊跨上的磲嬰被海水所包裹,倒是沒有遭受到海流的影響,雙手緊緊的抓着海鯊的後背。

此處距離龍島的距離 尚有 一段距離,但是在虎鯊這般的速度下,普通的船支 需要行駛幾天的路程,正被 急速的縮短着。

而磲嬰心中 也多少擔憂着海魁和風輿 ,畢竟在最後關頭,狼牙海盜團全體成員還是再度折返了回來,掩護了鮫人撤退,保護了自己。

此刻磲嬰的心也和風馳電掣的虎鯊一樣躁動着。


“磲嬰王。”


正是在用心操控着海流的鮫人女王回過頭,輕聲呼喚了一下磲嬰。

磲嬰有些詫異的擡起頭來看向了鮫人女王,卻是不知道他所謂何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