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目前就是這麼個情況。

我這個念頭剛想起,血屍竟然慢慢站了起來。

它的身上也散發出淡淡的屍氣。

之前我可從來沒有看過這傢伙身上有屍氣,反而一直是依靠自己動作敏捷來殺人的。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媽的,又得拼命了。

血屍站起來後,白濛濛的雙眼看向了我和羅方二人。

血屍突然裂開嘴,對我倆笑了起來,並且笑得很難看。

隨後,他就衝我跑了過來。

“找死!”我大吼一聲,當做是給自己壯膽了,拿出應元雷府運敕符貼在了金錢劍上,念:“無上應元尊,統天三十六,九天普化中,化形十方界,神兵火急如律,敕!



待金錢劍上閃起噼裏啪啦的電光後,我就衝上去,拿着金錢劍往血屍的心臟捅去。

劍還沒碰到它的胸口,血屍右手竟然死死的抓住了金錢劍。

金錢劍可不是那麼好抓的,上面此時有不少的雷電呢。

血屍僅僅是輕微的叫了一聲,可卻沒看出應元雷府運敕符對它造成什麼傷害。

我可謂是被驚得不行,要知道,應元雷府運敕符是當時燕北尋專門教給我保命的本事。

是特別厲害的道術之一,可現在竟然對血屍沒有作用。

不過我很快便釋然了,這傢伙現在嗑藥了,我壓根不是它對手。

金錢劍被它捏住,我只能鬆開手,放棄這柄金錢劍後退。

目前我主要是拖住這傢伙的時間,這就夠了,拼命的事情,還得等另外一個嗑藥的傢伙來和它玩。

血屍看我的金錢劍對他效果遠不如之前,顯得很高興,用力的把金錢劍丟在地上,然後就衝我跑來。

我忍不住罵道:“草,以爲你嗑藥我就怕你?你再過來我真不客氣了哦。”

我說的這些自然是廢話,真要不怕它,早就削它丫的了,關鍵是最拿手的應元雷府運敕符對這傢伙沒用啊。

血屍低吼一聲,跳起來,衝我撲了過來,我連忙往旁邊一滾,可依然感覺後背被這傢伙的手給抓出五道血痕。

背後傳來劇痛,可我不敢大意,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這傢伙又把我撲倒,坐在我的身上,衝着我的脖子就咬來。

這情景,如果換做電視劇,估計就閉上眼睛,然後哪個高人出手相救了。

我倒是想閉上眼睛等人救我呢,可看着依然躺在地上不動彈的羅方,我要不拼命,哪來什麼高人啊。

由不得猶豫,我一口咬在舌尖,瞬間我嘴裏便灌滿了舌尖血。

人舌尖的血是至陽之物,用來對付邪祟方法奇好。

我一口就衝這丫的臉上吐了上去。

噗的一聲。

血屍還沒咬到我呢,被我舌尖血一噴,頓時臉上跟被灑了硫酸一樣,冒起青煙,血屍的嘴裏也傳來讓我心悸的慘叫。

這個聲音聽起來有些像野獸的嚎叫,而且很刺耳。

它捂住自己的臉嚎叫呢,我一腳把他踹開:“去你麻痹的,想咬爺爺我?”

血屍被我踹倒在旁邊後,我趕忙爬起來,心裏也明白,光憑這點舌尖血,要是能幹掉血屍纔有鬼了。

我急忙的用右手沾了沾嘴角的血漬,然後在左手開始畫掌心雷。

一氣呵成,沒一會就畫好掌心雷,隨後我衝着地上還在嚎叫的血屍就一掌拍了出去:“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砰!

血屍被我打了一下,但看起來好像又沒有什麼大事。

隨後血屍移開捂住臉的雙手,衝我看來。

這傢伙!

血屍之前雖然渾身鮮血,但五官還是很清晰的,可現在,出了白濛濛的雙眼外,鼻子,嘴巴已經全部被舌尖血腐蝕掉,看起來比恐怖片還恐怖片。

我心裏也暗罵自己一聲,草,沒事打這傢伙幹啥,讓它自己抱着臉在地上慘叫,等羅方不就行了,非得打他一下,顯示一下存在感?

心裏雖然後悔得不行,但沒有退路了。

血屍也紅這眼,站起來,好像很怨恨我一樣。

其實這不能怪它,人家呆在地下好好的,墳被張天顯得沒事挖開,出來找自己的血丹,還讓我們收拾一頓。

站在他的角度想,的確想殺掉我們。

血屍做好動作,想要向我衝過來呢,忽然,他看向了羅方的方向,我眉頭一挑,順着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此時羅方已經站了起來。

羅方渾身帶着黑色煞氣。

我還想說話打聲招呼,可羅方卻直接衝了過來,掐住血屍的脖子。

雖然血屍的雙眼白濛濛的一片,但卻能感覺到它很懼怕羅方。 天龍神主 羅方有些不對勁。

我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說不上爲什麼,總感覺羅方的身上帶着一股很強的殺氣。

轟!

羅方直接把血屍給砸到地上,然後騎在了血屍身上,張開口,衝着血屍的脖子就咬了上去。

不只是咬,羅方此時雙眼通紅,渾身帶着黑色煞氣,一口咬下血屍身上的肉後,竟一口吞了下去。

血屍被羅方壓在身下,驚慌失措的掙扎,卻根本不敢還手,羅方一口又一口,血屍脖子,臉,胸口的肉都少了一大堆。

侯門嬌,神醫庶妃 它也終於是真正的停止了動作,這傢伙想不死都難啊!

我站在羅方背後,看到他一點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依然在瘋狂的啃食血屍身上的肉。

媽的,羅方吃的那枚丹到底是什麼玩意,竟然能把羅方變成這麼一個模樣。

平時雖然羅方不太愛搭理人,對任何傢伙都冷冰冰的,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瘋狂。

如果說用嘴咬血屍的肉是爲了殺它,但現在,它已經死了,還繼續咬?並且還把那噁心無比的肉吞下去。

這個畫面別提多噁心人了,關鍵是,再噁心人,我也不敢上前阻攔羅方。

主要是被羅方此時的模樣給震撼到了,生怕上前說一句話,羅方又把老子給吃了。

羅方越吃,臉上的表情越瘋狂,這模樣,就跟魔頭一樣。

血屍直接被羅方吃了一大半後,羅方估計感覺這傢伙身上沒什麼好定西吃了,站起來,扭頭看向了我。

“喂喂,羅方,你小子不是吧,嫉妒老子長得比你帥就直說,用這種眼神看我幹啥。”我感覺到羅方不善的眼神,心裏懷揣不安,緩緩後退說:“你想清楚,要是出事了,老大第一個可不放過你,你真要變成這幅德行,到時候找到小丫頭,小丫頭也不會認你的。”

原本看着我還面露兇光的羅方,一聽到小丫頭幾個字,竟然站在了原地,隨後,他眼神慢慢的變得緩和起來。

接着,羅方臉色漲紅,張開口就吐了起來。

他彎腰吐了足足十分鐘,血肉混雜着鮮血,無比噁心的從他嘴裏吐出來,還有很多鮮血從他鼻子裏面鑽出來。

這小子變成剛纔那個模樣,還能記得小丫頭,我心裏暗歎。

羅方吐了十分鐘後,臉色蒼白,地上一大堆的污穢物,周圍也全是惡臭味。

羅方吐得差不多後,就要倒在地上,我趕忙跑上去,扶着他,開口問:“沒事吧你小子。”

羅方臉色燦白,白了我一眼:“不死也快脫層皮了。”

也對,這傢伙吃了血屍身上的腐肉,光是想想都噁心得渾身雞皮疙瘩,更別提他這個親口吃的人了。

我咳嗽了一聲安慰道:“沒事,就當換個口味,吃點一成熟的牛肉吧。”

“全是生肉,還一成熟?”羅方虛弱的苦笑說。

“沒啊,剛纔我用應元雷府運敕符把它給電了一下,好歹有點熟肉吧。”我乾笑了一下說。

一聽到我這樣說,羅方張開口,繼續吐了起來。

“送我去醫院。”羅方吐完後緩緩說道。

我一看他胸口,他之前胸口那麼大一個血窟窿,竟然完全恢復了,我驚歎的說:“你這小子屬小強的啊?這都掛不掉,不過你傷都好了,還去醫院做什麼?”

“洗胃。”

羅方低聲的說。

財閥小嬌妻:謝少寵上癮! 開玩笑歸開玩笑,看羅方稍微好一些了,我揹着他,往他車子那裏走的時候就問:“喂,我說你小子到底怎麼回事,剛纔怎麼會變成那樣?”

“我吃的應該是一顆魔丹。”羅方說:“之前我想催動魔丹,結果被裏面的煞氣纏繞,渾身跟不受我控制一樣,如果剛纔你不提到小丫頭,我或許已經變成魔了。”

“這麼嚴重?我們馬上回去找老大,請他把你肚子裏的魔丹取出來吧。” 領主變國王 我開口說。

“沒用的,那顆魔丹已經消化,哪有那麼好取。”羅方嘆息說:“況且我也需要這顆魔丹的力量,不過以後我要儘量少出手,如果再次入魔,就麻煩了。”

聽了羅方的話,我疑惑的說:“那這件事情,需不需要告訴老大。”

羅方也沉默了一會。

他顯然也是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不過他依然還是嘆息說:“算了,倒不是我自己逞強,如果可以,我也想讓老大取走這東西。”

“憑老大的本事和關係網,想取出這個東西也不是問題,但需要付出的代價應該不小。”羅方說:“老大收留我們,已經是很大的恩情了,平時一些小事,麻煩他一下就算了,這樣的大事,我不想讓他操心。”

一路上又和羅方聊了一會這顆魔丹的事情。

結果自然是不能說出來,上車之後,羅方目前的狀態也不能開車,他直接把車鑰匙丟給了我,然後簡單的告訴了我一下怎麼開後。

我便慢慢的開車往醫院開去。

一路上開得很慢,羅方也不着急,他看着車外面,好像在思索什麼一樣。

等到了醫院,我把他背進了醫院,就告訴醫生這傢伙吃壞肚子,要洗胃,然後從羅方那裏拿了錢,繳費之後,終於是把他送進了手術室。

看着羅方進入手術室後,我纔算是真正鬆口氣。

之前羅方的模樣,我現在都記憶猶新,太嚇人了,一路上我都有些擔心這傢伙忽然又發瘋,要吃我怎麼辦。

看羅方進了手術室,我拿出電話,給王副局長打了電話,告訴他血屍已經解決,在城邊那個足球場後,王副局長也說這件事有點嚴重。

主要是當時在高速路口的監控把一切都錄了下來,而有人發現後,已經上傳到了網上,好在王副局長他們發現得早,直接刪除,不然引發社會的輿論,那才麻煩。

可網絡上是封住了,但合川鬧鬼的事情,倒在合川傳開。

這種事情也沒辦法,畢竟無緣無故的死人。

死掉的保安還好,大晚上,學校的保密工作做得好,但高速路那裏可不一樣,在我和羅方離開高速路出口後,有不少的車開下高速路,看到了高速路出口收費站裏面,血淋淋的一幕,這件事情自然會被傳開。 我一直等羅方洗完胃,在醫院看了他一夜,第二天大早,他才和我告別,回了重慶,離開的時候還一再的叮囑我,讓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雖然擔心他這小子,但我也答應了給他保守這個祕密。

等他走後,我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了,學校的大門已經讓警察封鎖,在昨天死掉那個保安的位置,站着很多警察在勘察現場,至於屍體,這大白天的早就被拉走了。

許多學生也是聽說學校有保安死掉,一大堆人站在周圍看熱鬧。

“張老師,張老師。”

張天這小子不知道從哪個地方鑽出來的,跑到我邊上問:“你沒事吧。”

“你看我這樣子,像有事嗎?”我笑了下。

張天尷尬的說:“張老師,原本昨天我跑後,準備搬救兵來找你呢……”

“行了,那個傢伙已經被我們滅了,別提這件事了。”周圍很多人,也不是說話的地方,我領着張天回了宿舍。

把包放進櫃子後,張天在後面說:“張老師,你什麼時候教我道術啊。”

“我有說過要教你嗎?”我回頭奇怪的問。

殺手媽咪:天才寶貝腹黑爹 “別這樣啊。”張天可憐巴巴的說:“好歹昨天晚上我們也共患難。”

“記住,是你患難,我不過是在救你。”我不由好氣的提醒一句:“而且練道術是需要天賦的……”

“張老師,瞧你,我啥都沒有,但絕對是萬中無一的抓鬼奇才。”張天吹牛逼道。

“滾犢子,回去讀書,期末考試考到全年級前十,我就考慮教你。”我說道。

張天一聽我的話,臉就白了起來:“你開玩笑的吧,全年級前十?”

“你不是說你有天賦嗎?考不到就不要提這件事了。”我說:“我還有事情,你趕緊滾回去讀書。”

“好吧。”張天垂頭喪氣的走出了我宿舍。

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好奇起來,也不知道這小子會不會真的考個全年級前十出來,如果真的考進去,我豈不是真得教他?

倒不是我藏私不想教,而是我自己身親經歷過這些東西,知道抓鬼的兇險,搞不好就會丟掉小命。

算了,想這些幹啥,這小子考進前十,難度估計真不小。

隨後還有警察敲門,來查平時那個保安有沒有得罪人之類的事情。

等警察問完,我想了想就往自己班級走去,這兩天沒有關心班級上的事情,也不知道那羣傢伙有沒有搗亂。

回到班級上的時候,張天竟然坐到最前面來了。

“你小子跑這裏來坐幹啥?”我皺眉看着坐在前面的張天問。

張天咧嘴一笑:“我要考全年級第一啊。”

除了張天外,其他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覺,玩手機,只有張天一個人拿着書在看。

我一拍桌子說道:“都給我精神點。”

那羣傢伙依然是愛答不理的模樣,忽然張天就站起來罵道:“幹啥玩意呢,張老師說話聽不懂還是咋地,給老子精神點坐好。”

讓我沒想到的是,張天的話可比我這個老師管用多了,絕大多數的學生聽了張天的話都坐好,奇怪的看着張天。

只有少數幾個人依然是不咋搭理張天。

張天一下子就火了,衝最後一排走去。

張天的目標我也認識,是徐志。

徐志此時趴在桌子上,歪着脖子看着張天。

張天走過去就說:“咋了,徐志,我的話聽不懂?”

“天哥,平時我也沒得罪你,你想幹啥?”徐志笑呵呵的問。

張天一腳就踹在他肚子上,直接把他踢翻,徐志被踢倒在地上後,爬起來就罵:“張天,給臉不要臉是不是,真以爲你小子是我們七班的扛把子?老子平時不想收拾罷了,還蹬鼻子上臉了?”

“喂……”我忍不住想開口說話,丫的,我只是想讓這羣學生別坐得太懶散,沒想到搞得張天要和徐志打起來。

“張老師,你別管,我收拾他。”張天衝我擺擺手,然後拿着椅子就衝徐志腦袋上砸了上去。

徐志也不是捱打的樣子,倆人直接抱作一團,在地上滾打起來,你一拳,我一腳,你咬我一下,我扇你耳光,打得不亦樂乎。

張天這小子轉變也太大了吧,就因爲想跟着我學道術?

仔細一想,也對,道術這種東西,對他們這樣的學生,吸引力可比課本上的知識大得多。

倆人打了一分鐘,我掏出根菸點上,也懶得管。

“張天,咬他耳朵啊,臥槽,抓他命根子,對……”我在講臺上看得也是津津有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