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白微霜低下頭眼眶有些發濕。

就在這時,電話忽然響起。

她擦了擦眼淚,看見來電顯示,頓時沒有了接通的慾望。等到電話第二次響起來,她才不得不慢吞吞地接通了電話。

「寶貝。現在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連我的電話都敢不接了?」

「有什麼事嗎?我很忙。」

「我要吃飯,你過來跟我一起吃晚飯。」

「不行,我沒時間,我還有很多工作沒做。」

「工作沒做完就帶過來一起做。你要是不過來的話,我就不確定我們兩個的照片明天會不會引起轟動。」男人性感的聲音邪魅至極。白微霜手指緊握手機,雖然心裡是一片罵聲,嘴上卻不得不道:「我馬上過去。」

高檔的西餐廳,白微霜走進去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還好她不用出錢。

宮少黎穿的人模狗樣,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修長的手指優雅地端著紅酒杯。

愛默如山深似河 「寶貝。你來晚了。」

白微霜這幾天被他壓榨的厲害,此刻也沒有了哄他的精力,大大方方的承認了,「是的。」

而宮少黎只是看著她,似笑非笑。

「點餐吧!」

反正不用自己出錢,她就點了最貴的。

白微霜望著對面的男人,忽然想到一件事。 夏琳聽到這個聲音,嚇的身子都在顫抖。

她趕緊推了推墨馨,低聲道:「你趕緊走。」

墨馨轉頭,就看到夏梨挽著一個女生的胳膊走了過來。

那女生顯得十分高傲,彷彿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一般。

她本來是看夏琳的,可當目光掃了一眼墨馨時,立刻多看了墨馨一眼。

這個女生好像是被趕出a班的女學生,之前沒有注意,現在再看,她簡直就長了一張妖精臉。

南宮小晴看向墨馨問道:「你叫什麼?」

不等墨馨回答,夏梨就道:「墨馨,他爸爸是做生意的,不知道走了什麼後門能來這裡上學。」

南宮小晴臉色變得鄙夷:「不過是個走後門進來的,你們家為了你還挺破費,花了多少錢?」

夏琳趕緊道:「夏梨,你有什麼事直接沖我來,不要找馨馨的麻煩。」

夏梨冷笑一聲:「你算個什麼東西,你爺爺不過是個小媽養的,如果不是我爺爺念舊情,你們一家早就不知道去哪個犄角旮旯要飯去了。」

夏琳只覺得感到羞辱:「夏梨,你不要太過分。」

夏梨走過去,沖著夏琳的臉就是一巴掌:「我就過分,你能怎麼樣。」

夏琳紅著眼睛,隱忍著一句話都不敢說。

墨馨蹙眉走過去道:「無緣無故打人,你這種學生就不怕被處分?」

夏梨哈哈一笑,看白.痴一樣看著墨馨:「你以為這裡是精英學校,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這裡是皇家學院。」

南宮小晴道:「這皇家學院看的不是學習,而是身份,只要有身份什麼成績拿不到?你覺得那些校長,主任敢管我們的事?」

夏梨趕緊奉承:「一般的名門他們可以管,可像南宮家族他們是萬萬不敢管的。」

這時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有些看到有南宮家的人在,誰也不敢站出來多管閑事。

南宮小晴雙手環胸看向墨馨道:「打就打了,有本事你去告,我倒要看看最後受到處分的人是誰。」

墨馨被這兩個跋扈的望族小姐給氣的不輕,當時就拉著夏琳道:「走,我們去教導主任。」

夏琳趕緊低聲道:「算了,教導主任是夏琳的親大姑,她是不會幫助我們的。」

墨馨道:「難道你就不想要一個公道?」

「這裡只有權利,哪裡有公道可言。」

南宮小晴擋在墨馨的面前:「怎麼,我還沒有找你的麻煩,你卻站出來挑事是吧?」

墨馨一雙看看的眸子瞪著南宮小晴:「今天你們打的是她,她不讓告我也沒有辦法。」

「這麼說,打你你就敢告了是不是?」

墨馨皺眉:「你敢碰我一下試試。」

夏梨知道墨馨是有武功底子的,如果讓墨馨打了南宮小晴。

她就不信,學校還敢留著她,南宮小晴也不會放過她。

於是低聲挑唆道:「小晴,你看她都沒有把你放在眼裡。」

南宮小晴從小到大都被人奉承慣了,那裡容得下別人不將自己放在眼裡。

她伸手,就去打墨馨的臉。

誰知道,還沒有碰到墨馨,就被墨馨的手抓住自己的胳膊。

然後墨馨往後一扯,南宮小晴一個沒有站穩,瞬間摔倒。 「……聽說你爸的身體不是很好?」

「嗯。」宮少黎漫不經心嗯了一聲。

「你爸是什麼病?很嚴重嗎?」

換做是旁人,宮少黎絕對不會回答這麼隱私的問題。他默了默,淡淡回答:「很嚴重。」

白微霜手指緊抓著桌面,「如果做手術的話,你爸能夠存活下來嗎?」

「幾率很低。」

「那你……想讓他做手術嗎?雖然做手術很痛苦。可是還是有活下來的可能。」白微霜看著他問道,沒注意到自己暴露出來的渴望,那是一種渴望認同的眼神。

萌寶來襲:爸比九塊九 宮少黎狹長的眸望著她。

白微霜耐心等待著他的回復。

「……我不希望。」

宮少黎終於輕啟薄唇,回答道:「他做手術幾乎已經不可能存活下來。而且手術的過程是很痛苦的,他年齡也大了,承受不住那種痛苦了。我更希望他能夠安穩離去。」

一個字一個字敲在她的心上,她手指緊握下一秒幾乎就要哭出來。

讓她快樂的死去,其實也很好,不是嗎?

可是……

「那麼如果你家裡就只剩下你父親了呢?除了他,你再也沒有其他親人了。」

「就算如此,我依然會這麼做。」宮少黎淡淡道,「他不想做手術,我不會強迫他。更何況……在整個宮家,除了我的父親,剩下的都是一些被利益熏了心的叔叔表哥們。表面上是親人,實際上不如是敵人。」

白微霜被他這句話一說,才微微回過神來。

對,她差點忘記了大家族的親情,不是那麼實在的。

白微霜低下頭,眼眶有晶瑩的淚水閃過。

吃完飯,她準備打車回公司,男人先她一步攬著她的胳膊,將人帶進了車裡。

「去公司還是回家?」

「去公司吧,還有一些文件沒完成。」

為了滿足這個男人,白微霜這幾天都沒休息好。

「帶著文件去我家做,明天早上我送你。」溫熱的手指撫摸過她的面容。

白微霜想到上次發生的事,立刻就拒絕了。

宮少黎似笑非笑,「你還害怕我吃了你?」

「我是怕我吃了你。」

「……」

男人嘴角的笑容更燦爛,邪魅的臉龐湊得越來越近,「沒關係,我不介意,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不是嗎?」

「才不是這樣呢,你到底開不開車?不開車我就去坐計程車了!」

「怎麼,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了,這段時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回想我的滋味?」

白微霜白皙的臉龐一陣通紅,被他這麼說,腦海里居然下意識地浮現起,他赤裸著上身的模樣,男人的肌肉精壯,肌理分明,是完全超過超模的身材。

「在想什麼呢?」男性低沉磁性的聲音拉回她的思緒。

「沒想什麼,也就只有你會想那些不堪入目東西,我要去打車了!」白微霜嘴上說著,臉紅的彷彿是剛剛成熟的果子。

宮少黎嘴角的笑容越發的邪魅,關上車便走到那一邊開車,「乖,別急。」

到了公司,白微霜走進了辦公室里卻發現他一路尾隨著自己走進來。

「你跟過來幹什麼?」

「這麼晚了,辦公室里就只有你一個人多無聊,帶著文件去我家吧。」

「我是來工作的,又不是來玩的。」

「但是等你工作完回家恐怕已經很晚了,女孩子晚上回家多不安全。」

「用不著你操心。」

「我當然要操心,現在你是我的僕人,萬一你出什麼事了,我豈不是少了一個免費僕人。」男人的聲音邪魅磁性,「帶著文件去我家吧,嗯?」

「不去不去!」白微霜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拿起文件男人的手卻率先一步把文件搶過來,「你要是不去,那我就不還你了。」

「宮少黎,你講不講道理?」

「你跟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還不了解我?」

「……」好吧,這個男人從來都不講道理。

白微霜無可奈何,於是跟他約法三章:「那你不能強迫我。」

「你放心好了,我對飛機場沒興趣。」他的目光有意無意的掃過她的那裡。白微霜立刻捂住自己的胸口,臉上一陣緋紅。

車子開入了豪宅里。白微霜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漂亮的豪宅,哥特式的風格格外的漂亮,在黑夜裡透出一絲壓抑。

房間內部裝潢和傢具都非常的奢華浮誇,地板乾淨的幾乎能夠照出人的影子,她走路的步伐都不由得輕了很多。

「你在這個房間工作。我先去洗澡。」

推開門房間是黑白色的硬朗風格,讓人情不自禁一陣壓抑。

既然那麼有錢,就不能夠換個好點的風格嗎?

白微霜心裡這麼想著,卻不敢浪費時間,立刻走到書桌前面,放下文件開始工作。她聽見後面傳來窸窸窣窣解皮帶的聲音,轉過頭去,就看見男人幾乎渾身赤裸站在她的身後。

「你幹什麼?」

「你洗澡不脫衣服?」

「你就不能去浴室脫?」

「還沒有脫完呢,用得著這麼緊張嗎?」

白微霜咬牙,算了,反正也只不過是一塊肉。

白微霜立刻轉過頭專心投入到工作中。

半個小時后,浴室的水聲停了,男人裹著浴巾走出來,白微霜一抬頭就看見他赤裸著的上身,還有水珠順著人魚線滑落下去。

「你有暴露癖嗎?」

「怎麼了?做完了沒有,這麼慢?」

「馬上。」

「去洗澡,我不喜歡有臟女人在我房間里。」

「……」

白微霜只好去洗了澡,洗完后才發現一個重要的問題,她……好像沒帶衣服過來。剛才的衣服也被水弄濕了。白微霜只好走到門口,輕輕敲了敲門。

「宮少黎。」

「幹嘛?」

「我沒帶衣服。」

「……」

沒一會兒男人就拉開了浴室,手上提著一個袋子,「衣服。」

白微霜在門口耐心地等待著,沒想到門忽然就被這麼拉開,頓時走了光,她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該捂上面還是下面,忽然想到從前的一個笑話,這個時候應該捂住臉……

「宮少黎,你……你!」

「我什麼都沒看到。」他放下衣服立刻關上門。

靠著浴室,彷彿能夠聽到女孩兒拿起衣服的聲音。 「哎呦。」南宮小晴的鼻子擦在地上,掉了一層皮,有些血滲了出來。

「小晴,你沒有事吧?」夏梨趕緊過去將南宮小晴給扶起來。

眾同學看到這裡都被嚇了一跳,然後紛紛搖頭,這墨馨同學要受罪嘍。

「墨馨,你,你給我等著。」南宮小晴直接跑到校長辦公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