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陳天離開之後,華夏的那些武者再次爆發出了一聲歡呼。

畢竟今天的這一場大戰對於華夏的那些武者來說實在是太有意義了,他們全部都是這場大戰的見證者。

而R國的那些武者臉上的表情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他們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絕望,他們心中最後的意思一絲希望此時也被陳天給泯滅掉了。

今天陳天跟上泉斬的這場大戰,本身就有非常多的人關注。

而此時如果要是把陳天戰勝上泉斬的這個消息傳出去的話,那肯定會讓全世界的武道都為之震動。

畢竟連R國大名鼎鼎的第一武道宗師上泉斬都已經死在了陳天的手中,那全世界還有幾個人能是陳天的對手呢?

「沒想到最後還是讓這個陳天贏了……」

「是啊,陳天這麼年輕便已經有了這麼強悍的實力,我覺得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就會成為世界武道第一人了!」

很多的R國武者輕聲感嘆,一邊轉身離開了聖山。

關寒之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絕望,她覺得R國武道的末日馬上就要開始了。

親愛的產科男神 而R國的那些財團掌門人還有高官們,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難看,因為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想到最後事情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他們要是早知道上泉斬會輸的話,他們說什麼都不會這麼賣力的宣傳這場大戰。

此時他們明顯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然了,這些人當中表情最難看的還是本田龍一,畢竟本田財團這次損失也是最慘重的。

消息傳播的速度明顯要比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大戰結束才剛剛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陳天擊敗上泉斬的消息便已經全部傳遍了整個世界。

華夏武道因為這個消息而徹底陷入到了震驚當中,誰都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最後真的贏了,要知道上泉斬是R國武道第一人,而且還有劍聖的封號,面對這樣強大的對手,陳天最後依舊沒有讓華夏武者失望!

彷彿一瞬間,華夏所有的武者都陷入了震驚跟興奮當中,畢竟華夏這麼多年一直都被R國壓制著,華夏人對於R國人自然也存在著一種莫名的仇恨,所以兩國的武者之間的矛盾也是非常大的,都是互相都瞧不起對方的狀態。

所以陳天的這一戰收到了華夏武道界高度的關注。

最後這場大戰的結果出來了,陳天贏了。

陳天代表華夏武者贏了,此時的陳天就像是華夏的英雄一般,簡直就是為國爭光。

現在是現代社會,所以很多國家比拼的都是經濟體育文化還有就是軍事一類的東西,但這隻不過就是普通人的了解,其實很多的國家也會進行武道的比拼。

哪個國家的武道宗師多,哪個國家的話語權就更大。

一個煉虛境的強者甚至可以跟核武器相提並論,畢竟煉虛境的武者的戰鬥力確實也可以跟核武器相比較。

所以當陳天跟上泉斬的這場大戰的結果出來以後,也在國際上面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很多的國家的武者也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因為他們都擔心陳天在離開R國之後,很有可能對他們國家的武者動手。

江南省,江州市。

韓曉汐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臉上的表情十分緊張。

此時的韓曉汐身穿一件黑色的OL職業套裙,烏黑的秀髮高高盤起,精緻的俏臉,傲人的身材,彷彿每一個地方都散發出讓男人慾罷不能的味道。

現在的韓曉汐已經是整個江南省的商業女皇了,身份跟地位絕對不是尋常人能夠想象的。

陳天跟韓曉汐已經將近一年多時間沒有見過面了,此時的韓曉汐似乎要比之前更加有女人的魅力了。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韓曉汐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機響了起來。

韓曉汐聽到手機鈴聲之後,連忙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然後語氣緊張的問道:「陳公子怎麼樣了?」

「韓總,陳公子贏了!」

對方連忙回答道。

韓曉汐聽到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驚喜,然後淡淡說道:「我就說過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打敗陳公子!」

說完這句話,韓曉汐便放下了自己的手機,然後扭頭看向了窗戶外面的風景,淡淡說道:「看來無論我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配的上你了……」 老教師推了推鼻樑上的老花鏡,似乎還帶著朦朧睡意的眸子看著風玫,一本精裝地道:「這位同學,對老師動手是不對的。」

風玫笑看著他:「我說找老師有事,老師不願意跟我走,我就只能自己動手請了。」

舊愛,請自重! 「我這一把老骨頭可經不起你這麼個請法。」老教師笑了一下,慈眉善目的模樣,「走吧,你們季主任不在,我這把老骨頭還是要把責任負起來的。」

老教師率先往教室外走:「我們去辦公室談。」

風玫跟上去,將一教師錯愕的目光摔在了身後。

樓梯口處百葉與季斌還站在那裡,老教師就如沒有看見他們般越過他們下樓。

風玫叫上百葉與季斌跟著,老教師聽到了卻沒有任何的表示。

老教師有自己單獨的小辦公室,就在高三教學樓旁邊的教師樓一樓。

老教師走進去,坐在桌子後面,看著進來的三人:「麻煩將門帶上。」

關好了門,老教師看著風玫:「可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是老師對學生的慈愛,是長者對晚輩的關懷。

「是。」風玫點頭,「我原本是要找季老師的,但是季老師不在,只能找您了。」

「說說什麼事兒。」老教師目光從百葉與季斌身上掃過,在季斌身上停留了一瞬,又回到風玫身上。

「是這樣的,我現在成了兇殺案的嫌疑犯,想要老師幫我證明清白。」風玫似乎很糾結的模樣。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旁邊百葉與季斌都是一臉莫名,不懂風玫這是何意。

老教師似乎愣了一下,而後皺起了眉頭:「最近我市鬧的沸沸揚揚的兩場兇殺案嗎?好像還有兩個我校的學生。」

「是的,」風玫咬唇,「老師,你知道的,兇手絕不可能是我,希望你能出面幫我證明一下。」

「這個……」老教師一臉為難,「這情況我也不了解,如何幫你證明?這事你應該是警局,你若是清白的,警局一定不會冤枉你的。」

風玫眨了眨眼:「我這不剛從警局回來,只是,老師怎麼會不知道我是清白的呢?那些人不都是老師殺的嗎?」

老教師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動,甚至還笑著看著風玫:「老師很想幫你,但是無能為力……還有這樣的玩笑,與我開開便也罷了,在其他人面前可不能開了。」

風玫撇嘴,她與這人演什麼戲?

後退幾步,她瞥了季斌一眼:「還不動手?」

季斌雖然一臉懵,聽到風玫的話,卻還是動了,打算將老教師攔下,可是卻被風玫攔住了。

「塔塔你幹什麼?」百葉擰眉,很不贊同地看著她。

風玫攤手:「如你所見,抓人。」

百葉自然聽到了她剛剛的話,但是……他抿了抿唇角,「你說他是兇手,證據呢?沒證據你這樣抓人,是違法的……不對,有證據也不能抓,應該移交警局。」

風玫:「……」果然不該帶他。

「你是我們這邊的還是他那邊的?」季斌神色不虞,伸手想撥開百葉…… 西寧省,合川市。

原本正在上課的趙楚然在收到了陳天戰勝上泉斬的消息之後,俏臉之上也閃過了一絲開心的微笑。

江南省,溫州影視基地內。

楚令尹看著自己手機上面的消息,臉上的表情十分激動,原本懸著的心也穩定了下來。

Y國。

原本正在開會的雅典娜在收到了消息之後激動的流出了淚水,這幾天她可能要比任何人都擔心陳天的安危,畢竟陳天一旦出了什麼事情,雅典娜肯定會失去控制史密斯家族的權利。

類似於這樣的情況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發生。

陳天擊敗了上泉斬的消息很便很快便傳遍了全世界。

許多之前在關注著這場大戰的華夏武者,在聽到了這個消息以後,先是感覺非常的震驚,然後也長長的鬆了口氣,畢竟這場大戰對於華夏武道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如果陳天要是輸了的話,那基本上就輸掉了華夏未來武道的好幾十年,不過幸好最後的結果是陳天贏了。

這也就代表著在未來幾十年內R國的武道會一直弱於華夏的武道,而R國的武者在跟華夏武者相比地位也會卑微很多。

跟沸騰的華夏相比,日本的武道界則陷入到了一陣死寂當中。

R國的所有武者都沒有辦法相信這個消息,畢竟上泉斬在他們的眼中那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就是這樣的信仰竟然會輸給了一個華夏武道的年輕人,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相信這一切。

上泉斬可是站在R國武道巔峰的男人,如果這個男人都輸給了陳天,那他們R國武道所有的希望也都隨之破滅掉了。

即便是像關寒之那般恐怖的存在也都沒有資格去挑戰上泉斬,更不用說幫助上泉斬報仇了。

上泉斬死了並不可怕,最可怕的事情是,R國的這些武者都知道是什麼人殺死上泉斬,但是他們卻沒有能力幫助上泉斬報仇。

「我一定要替上泉斬前輩報仇……」

「沒錯,我們R國有這麼多的武者,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華夏人呢?」

「請關寒之大人您召集咱們R國所有的武道宗師,絕對不能讓陳天這樣輕易的離開咱們R國……」

「這是咱們R國的恥辱,我們必須要給上泉斬前輩報仇……」

無數的年輕武者帶著一腔熱血,聚集在關寒之的家門前瘋狂的吶喊著叫囂著。

因為他們的自尊心根本就不能夠讓他們接受上泉斬輸給陳天的這件事情。

而至於R國的那些成名多年的武道宗師此時心裏面也是非常無奈的,即便他們也想對陳天出手,想要幫助上泉斬報仇,但是他們也沒有這個膽子!

畢竟陳天的實力是他們親眼見到過的,而且這場大戰也是在很多國際出名的武者面前進行的,如果此時R國武者對陳天出手的話,那就會讓人覺得他們R國武道界是因為輸不起!

並且陳天的實力那麼的恐怖,想要擊殺陳天根本不是簡單的事情!

甚至有些人都已經預測出來了,即便是R國的所有武道宗師一塊聯手,都不一定能夠是陳天一個人的對手!

大巫紀元 這便是現在R國最恐怖的事情,雖然心中不甘,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而且如果一旦真的讓這些武者全部聯手對付陳天的話,萬一這些武者真的能夠殺死陳天,但這些武者肯定也會身負重傷,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

到了那個時候R國的武道界也會遭遇重創,僅僅就是因為一個陳天而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這明顯不是一個划算的買賣。

所以關寒之很快便制止了所有人的行動,因為她覺得既然連上泉斬都沒有辦法擊敗陳天,他們這些人無論做什麼那都是徒勞的,而且很有可能還會引來更糟糕的結果。

有一部分R國武者想要幫助上泉斬報仇,還有一部分的武者則好奇陳天的身份,甚至開始討論起來陳天在全世界武者當中的地位。

「陳天現在應該能夠算得上是咱們亞洲武道第一人了吧?」

「我覺得不僅僅是咱們亞洲武道第一人這麼簡單,就算是放眼全世界應該也都是無敵一般的存在!」

「全世界無敵?你是不是想的太簡單了,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強者存在,而且這些強者都是不過問世事的,我聽說在就已經有大乘之境的強者存在了,甚至還有真正的神仙存在,這些人絕對不可能是陳天能夠打敗的……」

「也是啊,這個世界上肯定有很多的強者是咱們不知道的……」

「但是不管怎麼樣,陳天現在都算是亞洲武道第一人了!」

「我的天啊,這個陳天才二十歲便已經成為了亞洲武道第一人,實在是太恐怖了……」

R國的那些武者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僅僅才不到一年的時間,陳天就有了這樣一番成就,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

此時甚至已經有很多的神秘組織將陳天當成是他們絕對不可能招惹的存在,很多人的手中都掌握著陳天的資料,一旦要是碰到陳天的話,他們會第一時間選擇避其鋒芒。

沒辦法,陳天的實力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而且做事從來不計後果,一旦要是招惹到陳天的話,就會給他們所在的家族引來滅頂之災。

面對這樣危險的人物,他們根本就惹不起。

就在全世界的武道都陷入到了一陣動亂當中的時候,這個事件的主角陳天卻在吉田山莊當中休息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因為陳天剛剛將上泉斬的靈魂吞噬掉,而煉化上泉斬的靈魂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陳天正好便利用了這三天將上泉斬的靈魂完全煉化掉。

當陳天將上泉斬的靈魂全部都煉化掉之後,陳天的境界也從煉虛境巔峰突破到了合天境小成。

當陳天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一道金色光芒從他的雙眼當中射出,直接穿透了陳天面前的牆壁。

「終於達到合天境了……」

陳天看著自己的雙手輕聲感嘆了一句。

此時陳天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的靈氣濃郁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而且他的靈魂之力也是成倍的增漲。

如果現在的陳天在碰到上泉斬,應該根本就不用浪費多少力氣便可以輕鬆的擊敗上泉斬。

清姬跟紫依雪兩人一直都站在陳天的身邊等待。

清姬看見陳天醒了以後,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問道:「主人,你已經醒過來了呀?」

「嗯!」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清姬去去問道:「最近這三天的時間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清姬這段時間一直都在陳天的身邊照顧陳天,而紫依雪上前一步,語氣十分恭敬的給陳天講述了一下最近這三天發生的事情。

此時的紫依雪心裏面對陳天已經佩服到了五體投地的地步,早就已經把陳天當成是自己這輩子的主人,她準備世世代代都追隨陳天。

陳天在聽完了紫依雪說的那些事情以後,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沒想到我跟上泉斬之間的這場大戰竟然會有這麼恐怖的影響!」

「是的,現在R國的武者都已經陷入到了恐慌當中!」

紫依雪輕輕的點了點頭。

「主人,還有一件事我想要跟您說……」

就在這個時候清姬突然沖著陳天說道。

「什麼事情?」

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清姬一眼。

「就是有一個華夏女人來找過您很多次,她說她是您的朋友,但是我一直都說您在閉關修鍊,所以就把那個女人安排在了客房當中休息……」

清姬連忙說道。

「一個女人?」

陳天聽到了清姬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

「沒錯,就是一個女人,一個短頭髮長得很漂亮的女人……」

清姬點了點頭。

而陳天聽到了這句話,才想起來自己當初在跟上泉斬大戰之前確實見到過一個短頭髮的女人,而且那個女人還提醒過自己要小心上泉斬,但是那個女人並沒有跟陳天說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陳天對於那個女人心裏面還是非常好奇的。

「那個女人現在就在吉田山莊裡面嗎?」

陳天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問道。

「沒錯,這幾天她一直都住在客房當中,從來都沒有離開……」

清姬想都不想,連忙點了點頭。

獨家蜜運:影后初長成 「把她帶過來吧,我要跟她見一面……」

陳天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回了一句。

「好的……」

清姬答應了一聲,然後轉身走出了陳天所在的房間。

清姬離開之後,紫依雪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根據我收到的消息,現在R國好像有很多人都想要暗殺您,所以您最好還是小心一點……」

陳天扭頭看著紫依雪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覺得這些人會是我的對手嗎?」

紫依雪愣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也是,主人這麼厲害,那些人根本就殺不死您,是我想多了……」

另一邊,清姬來到了一間客房的門前,然後輕輕的敲了敲門。

「誰啊?」

房間裡面很快便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