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天衆神之墓中,自己因爲他進入黃泉殿,而變成了瘋子,相信,他會比自己更加瘋狂!

這濃濃愛意,讓紫萱分外欣慰,卻又無比緊張!

“我真的沒事,你看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辰夜抱緊了紫萱,一點給她細看的機會都不留給她。

時至今日,別說最親近的人,就是辰夜自己,也是有些無法把握的住。

當天一怒之下,強行吸收煉化大陰邪魔王所有能量,固然是成功了,可那些負面影響,在這段時間以來,無論辰夜如何的靜心寧神,都是無法將之驅除出身體。

他自己都不敢保證,這些東西在體內太久了,會否對自己心性造成什麼影響,又那裏敢讓紫萱仔細去察看,平白的讓她擔心。

山風冷肅,二人的心,卻是火熱之極靠在辰夜懷中,紫萱慢慢收斂了心神沒有去多想,本質上,她與辰夜是一樣的。

重生福妻有空間 如果是她有了什麼意外變化,會讓人擔心的,那麼,她也是不會告訴身邊的人,尤其不會告訴辰夜。

便是多問,也是不會說的。

好在,接下來將要去的地方,會讓辰夜見到很多人,見到很多讓他十分想見的人,希望有着親人在身邊,他會慢慢的好轉回來。

時間轉瞬即逝,天際上,晚霞徐徐拉開,暗huángsè光芒灑向大地,展現出一幅美侖美奐的畫卷來。

“真喜歡,一輩子,能夠這樣安靜的生活着。”望着晚霞,紫萱輕聲道。

雙臂微微緊了緊,辰夜道:“我們都有堅持,所以,我們一定可以擁有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們倆個,是不要我了嗎?”

山峯的另外一端,零兒撅起小嘴,小臉蛋上,故意露出一抹被人遺忘了的悽楚,看得人不由一笑,辰夜招招手:“過來!”

絕品仙尊 “娘,大哥哥,我想好你們!”

“我也想你啊!”

辰夜笑着抱起了零兒,突然眉心一顫,他赫然感應到,自己的那股吞噬之力,竟然是有些無法控制。

之前沒有這種狀況,接觸到零兒後纔有的。

“零兒?”

紫萱與辰夜齊齊驚了聲,顯然,紫萱也是現到了零兒的一些變化。

“怎麼了你們?”

零兒有些錯愕,旋即想到了什麼,馬上手掌一翻,掌心中,倆枚húnyuán的,猶若鏡子般的珠子,閃耀着淡淡光芒出現。

“這是什麼?”

此珠子剛出現,辰夜就感應到,不僅是吞噬之力,就連自身的魂魄,也是忍不住輕顫了下,那種感覺,十分怪異。

零兒說道:“它叫混元珠,是在衆神之墓中,那個所謂衆神之神的傢伙給我的。娘,大哥哥,你們快些煉化它吧,有很大好處的。”

“很大的好處?”辰夜眉頭皺了皺,說實話,即使他在衆神之墓中得到了許多好處,可對於那個衆神之神,實在半點好感都沒有。

這個總裁有點壞 這老傢伙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給了零兒混元珠,而看樣子,零兒也是煉化過一枚,不然不會說,有很大好處。

見二人都在沉默,零兒笑道:“雖然我也不喜歡那老傢伙的行事方法,但這混元珠,的確是好東西。”

零兒自是不會害他們,而就辰夜如今體內的不尋常波動,也是叫他知道,所謂混元珠,是個好東西。

片刻後,從零兒手中拿過一枚混元珠,稍頓一會,辰夜舌尖中,一滴精血飄射在混元珠上,旋即,靈魂力量暴涌而出,開始了煉化。

出乎辰夜的意料,混元珠的煉化,非常輕鬆,幾乎眨眼後,便是叫自己給收復了。

煉化後的混元珠,隨着靈魂力量,閃電般的掠進了體內,旋即它沒有停留在身體中的任何一處角落,而是,直接掠進了魂魄所在的意識空間中。

只見到,魂魄對於這混元珠,似有着極大的好感,不僅沒有因爲外來物而產生任何的反抗情緒,反倒是直接將後者給納入了進去。

那一枚混元珠,就如同是眼睛一樣,最終鑲嵌在了魂魄正中央位置。

這個時候,魂變後的魂魄再度開始它的xiūliàn,卻是有着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涌蕩在心頭。

辰夜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他只能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彷彿少了些什麼東西,讓他輕鬆了許多,非但是那股吞噬力,顯得更加精純強大了一些,自己對它的掌控,更加的得心應手了。

而最大的變化,卻是魂魄本身!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混元珠融進魂魄,致使後者,彷彿更加是凝實了幾分,隱約間,都是能夠瞧見,魂魄身影,越的在向着人的身影轉變。

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這魂變凝形階段,就在剛纔那麼一會兒的時間中,有着明顯的提升呢?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刀靈,混元珠是什麼東西,你知道嗎?”

辰夜趕忙問道。

混元珠顯然是難得一見的奇珍,他可不相信,衆神之神那傢伙,會這麼好心。

有些反常,過了許久後,刀靈才道:“主人寬心些,混元珠對你們而言,有益無害,我倒是沒有想到,那傢伙竟然捨得將混元珠交給你們,看來,他這是在倆手準備。”

辰夜眉頭又是一皺,問道:“到底什麼是混元珠?”

所謂的倆手準備是什麼,辰夜沒有去細問,這個也沒有必要知道,衆神之墓,起碼會在很長一段時間中,將被壓在記憶深處,無論是紫金雙翼獅,還是九嬰王,或是那衆神之神,想要再次見面,不知是何年何月,確實沒必要去在意他的準備。

混元珠就在自己身體中,好處,自己已然感應到了,本來刀靈這樣說了,辰夜便不需要再問,可既然與魂魄扯上了關係,那就不能不問個清楚明白了。

刀靈知道辰夜的擔心,他輕鬆道:“混元珠,之所以會在主人魂魄中紮根,乃是因爲,主人的魂魄,曾經有過非凡的際遇,而這個際遇,不是魂變。主人你好好的感應一下,混元珠散出來的氣息,是否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似曾相識?”

辰夜微微一怔,心神再度轉移到意識空間中,有了刀靈的提醒,片刻後,終於是讓他現到,混元珠的氣息,與當初,莫名出現在自己體內的神祕氣息,幾乎如出一轍。

當初爲了零兒,辰夜不惜以魂變的狀態爲代價,原以爲,這世間第三種xiūliàn方式,最後會離自己而去,沒想到,魂變並未散去,反而更加凝實了一些,原來,是那神祕氣息的緣故。

難怪一直無法現神祕氣息去了什麼地方,敢情是被魂魄被吸收煉化了。

那一道神祕氣息,曾經給了辰夜很多的苦惱,主要是無法掌控,卻也給了他衆多好處而今,一顆完整的混元珠放置魂魄中,魂變狀態,瞬間有所提升,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而有着混元珠的幫助,自己會否在未來,能夠將魂變xiūliàn到,從來都沒有人達到過的,大成境界呢?

一瞬間中,辰夜雙眼中,都是充斥着一抹極端的火熱

“大哥哥,煉化了?”

辰夜點點頭,笑道:“零兒,這次得多謝你了。”

一直很奇怪,怎麼零兒在衆神之墓中,會是那樣的如魚得水,有種主宰之感,那傢伙,也將混元珠交給零兒煉化了混元珠,蕭琅英所帶來的傷勢,竟也完全復原了,神奇!

“可是大哥哥,你怎麼煉化混元珠的度,比我還快?”

辰夜楞了下,這個他也不知道,隨即看向紫萱,後者如今,正在煉化着,看樣子,短時間中,怕是無法完成的。

這也怪了,難不成,是自己曾經擁有過神祕氣息的原因?看來,也只能有這個解釋了。

但辰夜還是沒有想到,足足過了一天之久,紫萱纔將那混元珠真正給煉化,這份度,差了辰夜太多,不由得讓他再次好奇起來,自己曾經擁有過的神祕氣息,究竟是什麼?

這個問題,本來刀靈應該可以回答的,可那傢伙又含糊其詞了,反正一句話,就是不想告訴自己,而刀靈自己也說,他只是熟悉,要說一個具體來,他都不知道怎麼說。

“真舒服”

紫萱優雅的伸了個懶腰,隨着她慢慢的起身,空間中,都是響徹起一道嗡嗡聲響,幾乎肉眼可見,在她身邊,圍繞着一道道精純的能量,好一會後,才逐漸的隱入到空間中。

看這情形,紫萱固然煉化的時間最長,可因爲她修爲是最高的,所以,得到的好處,也是最爲明顯的。

“擁有混元珠,xiūliàn的度,幾乎是以往的一倍。那衆神之神,倒是大方的很。”

紫萱笑吟吟的說道,她雙手在空間中隨意的一抓,彷彿,有着精純能量,直接在她手掌心中出現,一股強大的感覺,自然而然的散出去。

辰夜驚詫道:“紫萱,你現在就感應到了空間之力?”

“恩!”

紫萱點點頭,容顏中頓時有着一絲冰冷:“凌霄殿中數月,蕭琅軒他們三兄弟,幾乎每一天,都會來找我一趟,這種際遇,可不是尋常人可以得到的,而今有混元珠,感應到空間之力,也不足以奇怪。”

辰夜心頭,亦是冰寒了下來,紫萱說的輕巧,可怎想不到,皇玄高手的逼迫,一般的人,怎能承受的下來?

不用腦子,都是想像的到,這段時間中,紫萱她受了怎樣的傷害。

“娘,大哥哥,都是因爲我對不起!”

“零兒,你怎麼也和大哥哥我客氣了?”辰夜抱起了零兒,溫和笑道:“有壓力,纔有動力,我們得感謝他們,不然,那裏有我們今天的成長?”

“是啊零兒,要說對不起的,是娘!”

紫萱神色黯然:“你本來,會擁有一個幸福的家”

“娘,我現在就已經有了。”乖巧的零兒連忙截過話說道。

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紫萱俏臉不由得一紅,看着辰夜,嬌羞無限,但僅是剎那,她猛然間的驚呼起來:“辰夜,辰夜”

辰夜與零兒皆是楞了一下,他們倆人,可是對紫萱極爲的瞭解,後者可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姑娘,遇見所有新鮮事都這樣一驚一乍的。

“辰夜,你眉心中的那道漆黑印記,不見了。”紫萱高興的叫喊着。

“啊!”

辰夜自己也是驚了驚,旋即是大笑了起來,難怪煉化混元珠後,他會覺得身子特別輕鬆混元珠,大陰邪魔王,都是那衆神之神的東西。

身子的輕鬆,意味着,影響自己心神的負面情緒完全沒有了。

煉化了混元珠,體內所有的吞噬力,他都是能夠得心應手的指揮,故而,在眉心中,便是不會有那印記出現。

這是當初無法完全掌控吞噬之力所造成的,而今自是消散了。

辰夜還擔心過,就這樣回去,被父親他們看到自己如此明顯的變化後,會爲自己憂心,現在好了,什麼都可以不用想了。

“現在沒事了,真的沒事了。”

紫萱重重點着頭,淚水,都是不經意的滑落了下來,辰夜若出事,她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翌日清晨,山峯頂上,目送着風擎他們離開後,辰夜長吐了口氣,終於要回家了!

這一次回去,所有的事情,都該有一個真正內的了斷。

“辰夜,沒有忘記軒光城吧?”路途上,紫萱輕聲說道。

辰夜笑道:“哪能忘記了,我們還答應過陰葵宗陰媚,幫她整合陰蓮宗。”

紫萱道:“那麼這一次回大華皇朝,也是要路過軒光城的,時間上也差不多了,辰夜,我們就先把這事做了後,再回大華皇朝,行嗎?”

聞言,辰夜眉頭稍皺,隨即說道:“幫,當然是要幫的,陰媚不去理會他,莫凌山莫家主爲人還不錯,他既然有心要掌控軒光和搖光倆大城池,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的,但是紫萱?”

辰夜微微一頓,然後繼續說道:“只是這樣一來,我們的時間就太緊了。”

紫萱馬上說道:“所以我們要加快度些啊,再說了,我們現在修爲大進,還有虎力大哥,風翔他們四人,這等陣容,也是挺強大的,相信可以很快解決掉陰媚她們的麻煩。我們應該可以及時回到大華皇朝的。”

“話是不錯,但”

辰夜看着紫萱,片刻後,輕輕一嘆,道:“紫萱,爲什麼你還是這樣善良?”

被辰夜看出了真正用心,紫萱不由低下了頭,蚊蟻一般的聲音說道:“他們畢竟養過我,也教了我一身所學,我實在不想”

“爲人要恩怨分明,他們的恩,你都已經回報過了,已是倆清!那些怨,他們既然敢做,就得付出相等的代價,這世界上,沒有隻知索取,而不知付出的事情。”

“這一次,你聽我的!”

辰夜冷聲道,眼瞳頓寒,鍾淇只是手段的實行者,固然帶給了紫萱傷害,可最大的傷害,莫過於心死!

蕭無魘、嘯雷宗,他們帶給紫萱與零兒的,才叫人更加可恨!

如果他們還有一點點的廉恥心,蕭家不會派人來強行帶走零兒,嘯雷宗,更加不會派人來追殺。

玄衣所做的一切,都已經在辰夜心中,惹起了最大的殺機。

這一次回去,不僅要路過軒光城,更加要路過嘯雷宗既然回去,是要算清楚所有恩怨的,那麼,就從嘯雷宗開始算起。

嘯雷宗不是凌霄殿,現在還沒有那個資格,讓他辰夜落荒而逃!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這裏便是嘯雷宗所在的嘯雷山脈,看上去,也很平常啊!”

由遠至近,道道身影閃掠而來,落在了嘯雷山脈之下,望着這頗有幾分氣勢的山脈,虎力眼神閃爍,嗡聲說道。

來之前,可是聽辰夜說過,這嘯雷宗的一些奇特之處了。

辰夜眉梢輕揚,因爲有雷池,整個嘯雷山脈,都是充斥着雷霆之力,普通人來到在這裏,都是能夠感受到與其他地方的不同之處。

但眼下看過去,就是一座普通的山脈,若硬要說有些不同,鬱鬱蔥蔥的顏色,稍微的變化了一下,夾雜着淡淡的銀色光芒,至於雷霆之力,絲毫的感應不到。

“嘯雷宗,封山了!”

紫萱修爲,不是辰夜可以比的,她更在嘯雷宗生活了多久,自然是能夠看出,到底這裏生了什麼。

“封山?”

衆人不覺有着一絲絲的冷意!

每一個不凡的勢力,大多都有着保命的手段,以免連根基都被人給掀翻了,封山正是這手段中,最爲保險,也是最強大的。

所謂封山,是一個強大的結界,由裏而外,將整個山脈都籠罩進來,以此來阻擋其他來犯勢力和高手。

這種手段很是不弱,一般來說,都是牙箱子的底牌,但同時,一旦封山,也是在告訴其他人,真的是無法抵擋了,迫於無奈才這樣做。

無從抵擋之後,自然傳出去名聲會很不好聽,不過,比起宗門連根基都被掀翻,多年基業付諸流水,所謂的名聲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看來,玄衣早早的就回到了嘯雷宗!”辰夜嗤笑了聲,他們由於療傷浪費了一些時間,自是沒有玄衣的度快。

虎力眼眸卻是一寒,冷聲道:“當代的嘯雷宗,除卻宗主還勉強能夠一看,其餘之人,皆不足爲懼,即使這封山陣法,也不是他們所能夠揮出最強盛威力的,我就不信,轟不破這個結界。”

嘯雷宗對紫萱母女所做的一切,虎力他們都已知道了,這樣一個只爲目的和利益,連門下之人都可以隨便出賣,欺辱的勢力,他們實在半點好感都沒有。

說到這裏,虎力想到了什麼,馬上變換了臉色,笑道:“紫姑娘,嘯雷宗可不包括你啊,你別記心裏去啊!”

紫萱默然了點了點頭,望着熟悉的山脈,片刻後說道:“辰夜,既然他們都知道怕了,就算了吧?”

“來都來了,怎能掉頭就走呢?”辰夜握了握那隻略有些冰涼的手,柔聲笑道:“紫萱,想想玄衣所做的吧,如果她得逞了,你覺得,蕭家的人,包括嘯雷宗的人,會爲我們的死,而有半點內疚嗎?”

“不會!”

第三種愛情 辰夜冷然道:“所以今日,嘯雷宗根基即使不毀,該殺的人,不能放過!”

“不錯,我來試試,這結界到底有多強大!”

“虎力大哥,看我的就行。”

縱身一躍,身影直接出現在半空上,居高臨下望去,結界是透明的,辰夜能夠看見,那峯頂上,嘯雷宗那片龐大的廣場中,衆多嘯雷宗弟子,在他們的長輩帶領下,盤腿而坐!

“知道怕了,這可遠遠不夠啊!”

辰夜森冷輕笑,心神馬上一動,手掌對着下方,猛力的一握,旋即厲聲喝道:“出來!”

伴隨着厲喝聲響起,一陣轟隆隆的聲音,頓時自那嘯雷宗大殿之後,震耳欲聾的響徹而起。

廣場的所有人,一個個都是被驚住了,紛紛瞧向動靜來之地,眼神中,有着莫名之色閃動着。

不大一會,幾道熟悉的身影自殿中飛掠而出,能夠瞧見,他們身上,多少都是有些狼狽。

“宗主,怎麼了,爲什麼百兵閣會突然震動起來?”

人羣之前,周淵狨神色同樣有些茫然,自嘯雷宗在此地開山立派以來,從未生過,百兵閣震動的事情。

“幾位長老,隨本座一同出手!”

周淵狨並不知道生了什麼,卻是明白,繼續這樣下去的話,說不定,半個嘯雷宗都要被毀滅了。

“是!”

當下數人暴射而出,在那劇烈動靜之上,數道玄氣能量,從天而降的籠罩下去。

但是,無論周淵狨幾人,怎樣的拼命,不但是無法壓制住百兵閣的震動,反倒是cìjī到了百兵閣,令得那方震動,越加的強烈起來。

只是一瞬,所有嘯雷宗的人都是看到,在那震盪當中,象徵着嘯雷宗的大殿,從中一道裂縫快的浮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