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升級進度條走到100%后,劍豪模板突然消失在蘇豪的眼前,一段文字出現在他的眼中:

「親愛的召喚師,本次升級已經完成,請舉起雙手假裝不關心的樣子。」

「還是一樣的皮呢!」蘇豪露出會心的微笑。

「親,你的靈魂被捲入時空之河的時候,劍豪模板也隨之被捲入,在時空之河中產生了簡單的靈智,並且依附在你的靈魂之中。但是劍豪模板終究不是生命,它的出現是極為偶然的,沒有靈魂的靈智是不可能保持長久的,到今天已經快要消散了,如果劍豪模板消失,你將不再是劍豪。這次升級后劍豪模板會徹底消失,我將不復存在,但是我會利用你剛才注入的力量把所有的劍豪技能和感悟加持在你的身上,等你把感悟修鍊回來,那時你才是真正的劍豪。」

蘇豪目瞪口呆地看著這段文字提升,腦袋瞬間像被炸成一團糨糊,久久無法回神過來,事情來的太過突然,他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不,你不能這樣,你怎麼能這樣!」蘇豪雙眼早已淚滴如水,撕心裂肺道,「我不要升級了,我就要你。」

「親愛的召喚師,很高興和你一起經歷了一段美妙至極的時空之旅,我的使命已經完成,而你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努力成為大劍豪吧。」

文字消失后,蘇豪立即感覺到體內有一股力量正在快速消失,他知道劍豪模板終究還是走了,還帶走了之前關於劍豪模板的一切。

蘇豪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實力在消退,最後只保持了修為方面的實力,不過他的腦海中卻是突然多了一股龐大的信息,那是劍豪模板消失之前加持給他的關於劍豪的所有技能和感悟,他還有機會成為劍豪,而且是真正的劍豪。

蘇豪沉默地靠在牆邊,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他不在乎已經消失的力量,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劍豪,他只在乎唯一帶給他前世熟悉感的劍豪模板,如果沒有劍豪模板,蘇豪覺得自己很難渡過剛到這個世界時候的艱難時期。

一直以來,劍豪模板的存在方能讓他覺得自己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做了一場大夢,現在劍豪模板消失了,無盡的空虛猶如潮水般襲來,他真希望這只是一場大夢,醒來后發現自己只是趴在電腦前睡著罷了。

「這就是一場夢,我是打遊戲打瘋了!」蘇豪突然笑的瘋癲,「我怎麼可能會穿越到異界,我怎麼可能是劍豪,劍豪模板怎麼可能會有靈智,看來醒了之後我不能再玩劍豪了,我玩別的英雄行不行。」

蘇豪安靜地靠在牆邊一動不動,日升月落,日落月升,又是一天過去,蘇豪還是保持原來的動作沒有改變。

「該死,過了這麼久,夢怎麼還沒醒。」蘇豪突然跪在地上向上天哭泣道,「老天爺,你就讓你醒過來吧,我以後一定不埋怨了你了!」

上天沒有任何反應,蘇豪怒道,「該死的賊老天,玩我是吧!」

第二天,蘇豪非但沒有從劍豪模板消失的陰影中走出,反而表現的更加瘋癲了,而且嘴裡開始一直念著一句話,「夢怎麼還沒醒……」

第三天,明樓和趙勾來到蘇豪住的房間,看到蘇豪瘋瘋癲癲的模樣,明樓不禁大吃一驚道,「蘇師弟,你怎麼了?」

蘇豪突然死死盯住明樓說道,「你一定是假的,我在做夢。」

趙勾已然突破到化晶境,看到蘇豪這副模樣,不禁皺了皺眉道,「他的神志似乎出了問題。」

蘇豪又盯著趙勾說道,「你也是假的,我還在做夢。」

「他的修為已經是化晶境,難道是突破的時候不小心傷了腦?」趙勾猜測道,「我讓夜鷹師叔過來看看吧。」

趙勾捏碎了一枚玉牌,過了不久,夜鷹飄然而至,看到蘇豪這副模樣,臉色驚訝道,「蘇豪怎麼了?」

趙勾搖了搖頭說道,「師叔,我們看見他的時候已經是這樣了,好像神志出了問題,不知是不是突破的時候傷了腦。」

見到夜鷹,蘇豪又盯著夜鷹說道,「你也假的,我怎麼還在做夢,真是惱人至極的夢。」

夜鷹檢查蘇豪的身體,蘇豪沒有絲毫反抗,任由夜鷹擺弄,反正在他看來,跟夜鷹這種夢境中的人沒什麼好說的。

夜鷹發現蘇豪的身體好的不能再好了,又小心檢查了他的頭腦,發現沒有任何受傷的跡象。

「這就奇怪了,沒有任何問題啊!」夜鷹看著蘇豪奇怪道,「除非是他自己欺騙自己,他想讓自己變成瘋子。」

「真不知蘇師弟受了什麼刺激,我們怎麼樣才能幫到他,真人?」明樓關切道。

夜鷹微微搖頭,「不好說,這種情況還是得靠他自己。」 蘇豪瘋了的消息很快就在弈劍門弟子中傳開,連帶有不少天劍閣的弟子都知道弈劍門的超級天才瘋了。

月涼如水,披頭散髮的蘇豪躺在屋頂上一口一口地喝著不知名字的酒,他還在等待,等待夢醒,他堅信這一切都只是夢而已。

明樓飄然落在蘇豪的身旁,神情無奈地看著蘇豪說道,「蘇師弟,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刺激讓你變成這副模樣,但是還請你趕快清醒過來。」

蘇豪完全不理會明樓,依然不停地喝著酒,還時而說著一些明樓聽不懂的現代話。

「……」明樓沉默良久后又說道,「據天劍閣暗子傳來的消息,萬劍長老在前往弈劍門的途中被伏妖門的人伏擊,最後拼了重傷逃了出去,不知去向。」

蘇豪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前兩天我在天劍閣的幫助下,成功晉陞化晶境,我十分想念師傅他們,我覺得我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了,我準備明天出發去找他們。」明樓眼神露出堅定,「有人在東丘見到一匹高大的銀色戰馬,戰馬上坐著一個帶著銀色面罩的女子,疑似南宮師姐,聽說申屠霸已經派出了宗門執法隊前往東丘查探,我想過去看一看。」

蘇豪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最終明樓只能深深嘆了一口道,「蘇師弟,保重!」

明樓走了之後,蘇豪手中的酒壺突然停住了,無神的雙眼似乎也恢復了一絲靈動,嘴裡輕輕喃了「南宮小薰」四個字后又恢復原樣,繼續給自己灌酒。

東丘位於冰原東部邊緣,原本是人跡罕至的地方,這幾天卻突然熱鬧起來,因為弈劍門的執法隊正在追殺一名騎著銀色戰馬的面具女子。

相比弈劍門,天劍山距離東丘要更近,所以從天劍山出發的明樓要比弈劍門執法隊更快到達東丘,本來他以為是傳言,沒想到南宮小薰真的在這裡,不過弈劍門的執法隊比他想象的來的還要快,直接把他和南宮小薰堵在東丘出去不得。

東丘密林遍布,怪山奇多,此時明樓和南宮小薰躲在一處極為隱蔽的山洞中療傷。

帶著銀色面具穿著銀色鎧甲的南宮小薰靜靜地望著某個方向,明樓知道那是天劍山的方向。

「南宮師姐,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明樓一邊嗑藥療傷一邊急切道,「師尊和三爺他們呢?」

南宮小薰微微搖頭,「我不知道,劍主把我們帶去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進去后我就再沒有見到他們,等我出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距離冰原很近,走著走著就到了這裡。」

「是什麼地方?在那裡?可以帶我去嗎?」明樓有些激動道。

「我帶不了你,因為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南宮小薰還是搖頭道。

「師尊他老人家到底要做什麼,怎麼連弈劍門都不要了!」明樓無奈苦笑道。

南宮小薰沒有接他的話,好像在想著什麼事情,過了良久才輕聲道,「怎麼不見他?」

「他?」明樓先是疑惑,而後才反應過來南宮小薰問的是蘇豪,趕緊說道,「蘇師弟啊,有吃有喝的,挺好的啊!」

南宮小薰突然轉過來盯著明樓說道,「你騙我!」

「啊?你怎麼知道的。」明樓驚訝道。

南宮小薰語氣突然有些急切,「他真的出事了?」

「……」明樓張了張嘴,這才發現自己剛才被套路了,剛才他還真以為南宮小薰知道蘇豪瘋了的事呢。

「也沒什麼大事,不過是突破到化晶境的時候受了點傷,只要修養一些日子就可以痊癒了!」明樓趕緊說道,不過他不敢跟南宮小薰說蘇豪瘋了。

「哦……」南宮小薰沉默一會又問道,「傷的很嚴重嗎?」

重生南非當警察 明樓連忙搖頭道,「不嚴重,一點都不嚴重的。」

「那他為什麼不和你一起過來找我!」南宮小薰似乎很失望。

「額……」明樓覺得自己的有些委屈,我總不能帶一個瘋子來找你吧,而且我也帶不動啊。

明樓正想強行解釋,卻發現南宮小薰突然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然後就聽見遠處傳來破空的聲音,有人來了。

「細心一點,如果他們在這裡,應該會發現我們來了。」一個聲音說道。

「沒想到申屠光也晉陞到化晶境了。」明樓小聲說道。

「申屠光只是剛剛晉陞化晶境而已,沒有什麼威脅,最主要的還是道種境的申屠鷹和另外兩個化晶境巔峰的人。」南宮小薰輕聲說道,「等會我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趁機逃跑。」

「對不起,是我拖累你了。」明樓慚愧道,「可是你怎麼辦?」

「我還有辦法逃脫的,到時候我再去天劍閣找你們!」南宮小薰平靜道。

明樓點頭道,「只好這樣了,你千萬要小心。」

申屠光等人正在認真搜索山嶺,距離他們不足百米的山體某處突然轟隆一聲爆開,然後他們就看到一頭高大的銀馬載著提著銀色長槍的南宮小薰向他們衝來。

「我們搜對地方了。」申屠光興奮道,「讓我去會一會這柳長風的侍劍客。」

一旁的申屠鷹突然伸手攔住申屠光,「大侄兒啊,此女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道種境,你剛剛晉陞化晶境,還暫時不是她的對手,交給我吧。你去捉另外一條漏網之魚吧,正好給你練練手。」

申屠光頗有不爽,但是申屠鷹的輩分擺在那裡,他也不好說什麼,只好帶著兩名執法隊隊員按著申屠鷹給出的方向追去,沒想到真被他們碰到正在亡命逃跑的明樓。

柳長風做掌門的時候,明樓作為弈天峰的大師兄,無論是修為還是威望都一直死死壓著申屠光,到今日再看到明樓,申屠光已經把之前的所有不快全部忘掉,他要把以前明樓給他造成的委屈通通還給明樓。

「哈哈,明樓,你跑的倒是很快啊!」申屠光腳下突然吞吐火光,速度徒然增大一倍,沒一會就追上了明樓。

重生八零福運嬌甜妻 明樓無奈停下,未等申屠光穩住身形,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便在他的手上綻放出來。

一把黑色雨傘突然出現在申屠光手中,明樓的攻擊被黑傘悉數擋下,防禦力可見一斑。

「這是我的師尊伏妖門黑傘真人賜給我極品靈器,進可攻退可守。」申屠光得意道,「你現在連師尊都沒有了,拿什麼跟我剛。」

明樓淡然道,「我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有這種特質。」

申屠光愣了一下,「你什麼意思?」

明樓眼神鄙視道,「我說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你有做狗的潛力,早該打斷你的狗腿才是。」

「死到臨頭還嘴硬,等我抓住你了,一定要狠狠折磨你,方能解我心頭之恨。」申屠光咬牙切齒道。 躺在屋頂喝酒的蘇豪突然站了起來,隨手把空酒瓶丟掉,面無表情道,「這酒真不耐喝,又要去買酒了。」

蘇豪搖搖晃晃地飛到天劍閣的坊市,輕車熟路地進了一家酒坊,沒過多久便喝著走了出來,而且儲物袋已經塞滿了各種各樣的酒。

酒店老闆看著蘇豪離去的身影高興道,「這個人一來,我們酒坊的酒就全部被他搬空了,要是他每天都來就好了。」

酒坊小二是一個馬臉青年,聽到酒坊老闆的話之後,不禁說道,「掌柜的,他就一瘋子,我們還是少跟他做生意的好,誰能保證瘋子不發瘋。」

「瘋子?」酒店老闆疑惑道,「你知道他?」

「知道,怎麼不知道,坊市裡的很多人都知道。」小二頭也不抬說道,「弈劍門超級天才一夜變成了瘋子,說的就是他了。」

「可惜了!」酒店老闆搖頭嘆息道。

一身酒氣的蘇豪搖搖晃晃走在坊市中,靠近他的路人紛紛露出嫌棄之色,這個瘋子又來買酒了。

蘇豪走著走著,發現前方圍著一堆人,吵吵鬧鬧不知在說什麼,他絲毫不在意,下意識繞過,但是耳朵卻是無意聽到「弈劍門執法隊」的話語,不禁駐足傾聽。

只見站在人群之中的一個青年眉飛色舞道,「最新消息,東丘發生激烈的戰鬥,弈劍門執法隊最終成功捉住了那名身騎白馬的女子,還有那什麼明樓。」

青年的話音剛落,一身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濃郁至極的酒氣差點沒有把他熏暈過去,正想張開大罵,卻發現是坊市有名的瘋子,到了嘴邊的話被他生生收了回去,他可不敢得罪這個瘋子。

蘇豪盯著青年說道,「你…你剛才說…誰被捉住了?」

「額…一個身騎白馬的女子和明樓。」青年艱難說道,這瘋子的氣勢真是讓人害怕。

「是嗎,真沒用!」蘇豪面無表情道,「那你知道這兩人被捉到哪裡了嗎?」

青年冷汗不斷滴下,「不清楚,不過我聽說弈劍門的執法隊還沒有離開東丘。」

「餓…知道了,賞你一瓶美酒!」蘇豪突然打了個酒隔,隨手把酒壺塞到青年懷中便搖搖晃晃走了。

「果然是個瘋子!」眾人看著蘇豪漸遠的身影暗想道。

蘇豪走到某處樹下,感覺自己有些困了,乾脆直接躺在樹下睡了起來,但是剛睡沒多久就感覺到有人在他耳邊大喊,打開朦朧雙眼,過了好一會才認出是趙勾。

「蘇豪,明樓被捉了,你居然還有心情在這裡睡覺。」趙勾怒其不爭道。

「別煩我,我剛才睡的好好的!」蘇豪不耐煩道。

「睡吧睡吧,遲早有一天睡死在夢中。」趙勾極其失望道。

「睡死在夢中?」蘇豪突然坐起來說道,「是啊,我怎麼就沒有想到,真是愚蠢至極。」

「??」趙勾疑惑地看著蘇豪,這小子又發什麼酒瘋。

「給我一把劍!」蘇豪突然站起來對趙勾說道,之前擁有劍豪模板的他,要什麼劍有什麼劍,所以從來沒有收藏過任何劍,現在劍豪模板沒有了,他才發現自己的儲物袋居然一把劍都沒有。

「劍,你要劍幹嘛?」趙勾不明所以道。

「自殺,死了我就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夢境了!」蘇豪頗為興奮道。

「哎,真是沒救了!」趙勾內心嘆息道,但是為了不讓蘇豪做傻事,還是循循誘導道,「你選擇自殺,還不去救明樓,我敢保證你有去無回。」

「此話當真?」蘇豪問道。

「當真,申屠鷹就在那裡,你一個化晶境的武者敢去救人,那不是分分鐘被殺的結果。」趙勾隨意道。

「我需要一把劍。」蘇豪又說道,「放心,我不自殺。」

「當真?」趙勾狐疑道,「那你要幹嘛?」

「你真啰嗦,不給算了,老子大把靈石,現在就去坊市買一把。」

「行行,我給你還不行嗎!」趙勾無奈道,趕緊拿出一把下品靈劍丟給蘇豪。

蘇豪拿到靈劍后便頭也不回飛走了,趙勾在下面喊道,「蘇豪,你到底要去哪裡?」

「東丘!」蘇豪的聲音隱隱傳來。

「哎,這不是去送死么。」 炮灰逆襲手冊 趙勾拍著大腿道,「我得找個人幫忙才行。」

丹田內沉寂已久的靈力開始運轉起來,蘇豪的速度越來越快,沒多久就出了天劍山向東丘飛去。

蘇豪沒有飛多久就感覺有幾個老鼠跟在他的後面,不過他絲毫不理會,速度徒然再次增加,沒一會就甩掉這幾隻老鼠。

「剛才那個是蘇豪吧,差點認不出來,不過他怎麼能飛,而且速度還不慢。」蘇豪眼中的老鼠是申屠鷹留在天劍山外盯哨的人,其中一人震驚道。

「他飛往方向正是東丘所在的方向,我們趕緊通知申屠鷹長老。」有人說道。

「對,立即通知。」

申屠鷹確實把南宮小薰和明樓抓住了,不過南宮小薰自爆銀色戰馬也他受到了不輕的傷,之所以繼續留在東丘,正是想療好傷再出去,免得有人趁火打劫。

被禁錮的南宮小薰和明樓被申屠鷹關在一個臨時開出的小山洞之中,申屠光等人就坐在洞口盯著他們。

申屠光明著軟成一灘爛泥的明樓笑道,「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嗎,因為我們要用你把你的師尊引誘出來,相信我,你很快就要和你的師尊圓圓了。」

申屠光有把眼光落在盤在牆邊的南宮小薰身上,「以前就聽說你是個大美女了,但是你從來沒摘下過面具,今天我終於可以親手摘下你的面具了,真是期待啊。」

「你沒有資格摘下我的面具,我寧死也不會讓你摘我的面具的。」南宮小薰冷冷道。

「這可就由不得你了!」申屠光緩緩靠近南宮小薰。

申屠鷹身旁的千里傳音石突然發出聲音,「申屠長老,蘇豪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飛向東丘,我們跟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