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男子嘴唇蠕動,聲音機械得回道,「泰和居。」

三祖爺爺還在泰和居住着?顧微羽既意外又驚喜。

顧微羽臉上忍不住露出期待之色,再次問詢道:「那大長老何在?」

紫筆文學 夏母仔細端詳著她,發現夏語寒的臉瘦了一圈,拉著她的手斥責道,「不是答應我們要好好照顧自己,你這幅樣子,我們怎麼放心讓你一個人去北城。」

「媽,我這不是挺好的嗎?」

「哪裡好,你人都瘦了,你看多少孕婦,都在懷孕期間體重上漲,明天我帶你去做個產檢。」

夏語寒連忙解釋,「我有定期產檢的,孩子和我都很好,我瘦可能是因為在做孕婦瑜伽吧,專家說到時候生產能輕鬆些。」

「真的?」

「專家這麼說的。」

夏語寒好不容易糊弄了過去,加上有秦依然搭腔,夏母這才放過了她。

但夏母堅決要陪她去產檢,沒有辦法,夏語寒只好答應。

說來也巧,等待出檢查報告時,她在走廊碰上了趙楠。

趙楠走路匆忙,看到她就過來打招呼。

寒暄了兩句,夏語寒又聽他說,「柯總的胃病犯了,他一直不聽醫囑,這次要做個小手術。」

「哦。」

夏語寒臉上沒有什麼情緒。

趙楠感覺到她並不關心,但還是又補充了句,「柯總的病房就在樓上,您如果無聊,可以上去坐坐。」

「好。」

高級病房內,柯震辛還在面無表情地拿著電腦工作。

他的私人醫生腦袋冒火,可又不敢對他發脾氣。

「柯總,您別這麼對自己行嗎?你如果按照我的醫囑去做,根本不用做這個手術,剛才這裡的醫生也說了,您需要靜養。」

柯震辛掀了掀眼皮,沒好氣道,「你很煩。」

「我倒是想安靜,可是,」

私人醫生氣得在病房裡踱步,這時門口傳來動靜,趙楠回來了。

趙楠察覺到了空氣中的火藥味,想來是私人醫生又說了柯震辛不愛聽的話。

他思來想去,還是如實交代,「柯總,我剛才,看見了夫人。」

柯震辛瞬間抬起頭,眼中情緒難辨。

「夫人好像在做產檢,我和她說了您要做手術,但不知道她會不會來看您。」

「誰讓你和她說那麼多的?」

趙楠低聲道歉,「對不起,是我一時多嘴。」

「你們兩人都出去!」柯震辛突然開始趕人。

私人醫生不懂他的操作,以為他是嫌他們打擾了他的工作,堅決不肯出去。

「我就在這待著,在你做手術前,我是不會走的。」

要知道,就他這個煩人精盯著,柯震辛還不願意休息,他要走了,柯震辛更是要和自己的身體作對。

趙楠推了推他,「走吧。」

「我不走。」

趙楠瞪了他一眼,附在他耳邊低聲道,「柯總會好好休息的。」

私人醫生不明所以地跟著他出了病房,他一臉的不理解,「到底怎麼回事?」

「你還看不出來嗎?柯總很期待夫人上來看望他,他現在想著夫人,哪能專心工作?」

「你確定?」趙楠的思路,在他聽來有些莫名其妙。

趙楠十分自信,「你可以等著瞧,只是我不能保證,夫人會不會上來。」

畢竟,以前那個對柯震辛死心塌地的夏語寒,早就不存在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而將這一切收入眼底的厲默川眼皮突然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該死,靳子塵該不會是想宣布他跟喬思語的關係?只是當下一秒看到一抹紅色的身影進來時,那股不好的預感瞬間消失,在人群中搜索到喬思語的身影后,嘴角邪邪一勾……

「我靳子塵從今天開始結束單身!」

靳子塵話音剛落,現場頓時就沸騰了。

「天哪,我沒聽錯吧?花花公子靳少要結束單身了?」

「你沒有聽錯,因為我也聽到了,OH,該死,那個讓靳少下定決心放棄整片森林的女人是誰啊?」

「是上個月跟他傳緋聞的小花旦?還是哪個名媛淑女?」

「不清楚啊,提前一點風聲都沒有,這也太突然了……」

「啊啊啊,我老公想結束單身,可結束他單身的女人不是我!不過還好,我上個星期已經換老公了,靳少沒了,咱們還有厲默川啊!」

喬思語聽著周圍的議論聲,心裡默默在想,如果這些女人一會兒知道她一個無名小卒是她們男神的老婆,那會不會現場就撕了她?

剛想著,靳子塵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想大家很好奇那個女人是誰?那我現在就告訴大家,她就是……」

「子塵!」

靳子塵的話還沒說完,一個穿著紅色長裙,懷裡抱著一個大約半歲小孩的女人出聲打斷了他,「子塵,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真的很感動,今天是爺爺八十大壽,我帶著他的重孫來給他老人家祝壽了。」

因為女人的話,壽宴會場一瞬間又炸開了鍋。

「什麼!?竟然連孩子都生了,哎呦我的小心肝啊,這下是真沒戲了,不過看在那個女人漂亮的份兒上,暫且繞過她吧!」

「對啊,靳少真是深藏不漏啊,不知不覺就做爸爸了。」

「靳少帥氣,那女人長得也不賴,他們的孩子一定很漂亮吧?」

「切,那女人一看就長了一副狐媚樣,肯定是她先勾.引靳少,設計懷孕后想想嫁入靳家,這種想麻雀變鳳凰的女人,我可是見多了。」

「靳少的臉色很難看,難道靳少口中結束了他單身的女人不是她?」

而此時原本緊張地等待著靳子塵宣布她是他老婆關係的喬思語,因為那女人的到來和她的話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賓客議論聲不斷,有那麼一瞬間,她好像耳鳴了,周圍的一切很亂很亂,每個人都喋喋不休地說著什麼,可她好像什麼都聽不到,只是死死地盯著舞台上的靳子塵,在心裡一遍一遍告誡自己一定要相信他,儘管知道靳子塵在外面有過女人,但她相信只要他們還沒離婚,靳子塵肯定不會讓別的女人懷孕,更別說是生下孩子了。

所以不管發生什麼,她都要相信靳子塵,絕對不能胡思亂想。

靳子塵怎麼也沒想到他防了一個多月的女人,終究還是沒防住,一張俊臉時間變得難看,只是當看到人群中一直望著他的喬思語時,他的心猛然一縮,跳下舞台朝喬思語的方向衝去,可是還沒走到喬思語跟前,就被抱著孩子的女人拉住,「子塵,我在這兒呢?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 溫言犯下這麼多的錯誤,他能等到現在也是難為了自己,他該早點動手的。

言景祗還覺得就這麼對溫家還算是隊他們客氣了,還看在兩家長輩的面子上。若是按照他自己的性子來,溫家這群人還能安然無恙的活著?

溫老爺子算是明白言景祗要做什麼了,當年溫言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因為這件事,他還狠狠的罰了一下溫言。但最後看在溫言是自己一手帶大地份上也就算了,很快就原諒了她。

沒想到這件事居然被言景祗給查出來了,想他為了保護好溫言做了這麼多的手腳,言景祗又是從哪裡打聽到的消息呢?

但就算是這樣又能怎麼樣?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難道言景祗還真的要因為這件事就對自己和溫家怎麼樣嘛?也不看看他言景祗有沒有這個本事?

「想要吞掉我溫家?言景祗,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溫老爺子嘲諷地說著,他覺得言景祗就是在說大話。

溫家好歹現在也是自己在管著,有什麼事情是自己不清楚的,還真的能被言景祗給一直拿捏著不成?

正當溫老爺子覺得言景祗這是在說大話時,溫家已經有人接到了電腦,臉色頓時灰暗下來,看著言景祗的眼神裡帶著滿滿的恐懼。

那人眼神驚恐地看著言景祗問:「溫梁的事情是你做的?」

言景祗不可置否的挑眉,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溫老爺子一看那小子給自己丟了臉,趕緊訓斥道:「什麼事情值得你這麼大喊大叫的?」

那人趕緊喊了起來:「爸,阿梁在國外被抓了。」

「什麼?」溫老爺子一臉的不相信。

溫梁不是在國外上學嗎?怎麼會被抓了?

聯想到剛才自己那不成器兒子問言景祗的話,溫老爺子就覺得這件事呢言景祗脫不了干係,他轉頭去看言景祗問:「這件事和你有關係?」

這下不僅是言景祗覺得好笑,就連沈恪都有些看不過去了。他嘲諷地說:「溫老爺子,你怕不是得了癔症?你們溫梁出事和我們老言有什麼關係?」

「再說了,誰不知道你們家溫梁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不學無術,這麼大年紀還要被送到國外去上學。」

沈恪說的話有些難聽,但是這話完全沒有說錯。溫梁是溫言的弟弟,雖然是溫家男丁,但卻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以前沒少在寧城裡鬧事,最後溫家沒有辦法才送他離開寧城去國外。

但是溫老爺子一定想不到,溫梁在國外呆了不少的時間,但並沒有在國外好好念書,而是在國外沾染上了不該沾染的東西。

這些事情溫家人也知道,只是都在瞞著溫老爺子不讓他知道。誰知道這件事會被言景祗給利用了,言景祗居然舉報了溫梁,如今溫梁已經不被送入監獄了。

溫家老大急得不行,他的女兒被言景祗送進去,唯一的指望已經沒了。不成器的兒子也被言景祗給送進去了,這是不打算給他活路啊。

。 「執行官……偵測到人類的飛船,是一艘巨獸級戰列巡洋艦,其參數已上傳至星梭號星空陣列。」

自母星艾爾出發的星靈遠征軍旗艦星梭號航母輝煌華麗的艦橋上,身披紫黑白三色高階聖堂武士祭衣的遠征軍艦隊執行官塔薩達爾正凝視着星空陣列上方投影的全息圖。

裝飾著美麗貴金屬、寶石與湛藍色凱達林水晶的金色艦橋上迴響着水晶共鳴時所發出的有如音樂般悅耳動聽的輕吟,所有身着金藍色華麗戰甲與白色長袍的星靈都沐浴在能量形塑牆壁外燦爛星光與水晶漣漪般盪開的如水光芒中。

在星靈帝國執行官冰藍色的、輻散著光芒的雙眼中,一艘暗紅色塗裝的、有着鎚頭形艦艏的人類戰列巡洋艦正以它所能達到的最大速度向著自己駛來。

百餘艘矩形與錐形的人類戰艦和戰機緊緊跟隨着旗艦,橙紅色與藍色的推進器尾焰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顫顫巍巍的小小光點,彷彿隨時都會被宇宙中的黑暗所吞噬。

「即將進入射程。」鑲嵌著藍色寶石的控制台前,一名星靈聖堂武士向執行官塔薩達爾彙報說。他沒有嘴和發聲器官,卻依然能夠出聲說話。他說話時的聲音帶着略微的靈能迴響,彷彿其正在能夠形成回聲的山澗中說話。

「透鏡校準中。」

「這是否是一支載着外交官的船隊。」在沉默的執行官旁邊正站着一名身着白色帶兜帽長袍的星靈女性,她樸素的長袍上僅有一塊凱達林水晶吊飾,下擺一直垂至地面,困扎著金色飾品的長長神經束被整齊地束在背後。

來自艾爾維拉里一族的保護者扎馬拉,她的職責就是跟隨如今星靈帝國最傑出的執行官塔薩達爾和他被命令凈化一切蟲群威脅的遠征軍艦隊,記錄下各個戰役中所發生的事件以啟迪後世。

儘管星靈並非哺乳生物,但其女性的身體曲線即使是以人類的眼光來看也是迷人而優雅的,有着細膩光滑的灰色或是藍色皮膚與s形的腰跨曲線。

「他們開啟了所有的武器系統……這不是自衛,因為人類正在把護盾所需要的的能源都用在武器系統上……這是一次敵意明顯的攻擊。」執行官的副手回答說。

透過深植在神經束中的卡拉星靈網絡,艦橋上的星靈們在同一時間就意識到人類為什麼會那麼做。

在見識過星靈艦隊毀滅查·薩拉時的主炮火力以後,人類的指揮官認為他們的戰艦弧度根本無濟於事,於是孤注一擲地把賭注都放在了他們可笑的彈道武器原始的能量武器上。

毫無疑問地,這是一次自殺性的攻擊,即使只是戰艦數量的對比,星靈也是人類的數百倍。星靈與人類的差距大到他們可以居高臨下地俯視這個年輕的種族,在他們眼裏,人類不過是在一個在居然面前揮舞著石塊的嬰兒。

「無知。」

「瘋狂。」

「蟲子的勇敢。」

平靜且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聲音在星梭號的艦橋中回蕩。可能在人類看來他們龐大的鋼鐵巨艦就是其武力的最高展現,但在星靈帝國的眼裏那不過是廢銅爛鐵堆砌的破爛和輕輕一拍就能拍死的蒼蠅。

「執行官,人類的飛船已經進入射程,是否要摧毀它。」一位聖堂武士詢問說。

「他們是這裏唯一的人類戰艦,沒有其他人了。」塔薩達爾自艦隊抵達瑪·薩拉以後就一直在沉思,遲遲沒有遵循星靈帝國最高議會的命令毀滅這顆橙灰色的星球。

「這些人類已經退無可退,因為他們的背後就是家園。如果即將被毀滅的是我們的星球,我們也會前赴後繼地沖向敵人,哪怕是用身體擋住敵人的刀鋒與炮火也再所不惜。」

「多麼英勇的戰士,多麼悲壯的犧牲。」

與此同時,一股尊敬與傷感的情緒通過卡拉心靈連接傳遞到所有船員的腦海中,執行官的下屬都對他這一刻的哀傷感同身受。

長久以來,在人類剛剛抵達科普盧星區時星靈帝國就一直在觀察著這個年輕的種族,他們對人類的了解遠遠地超出了其形象,就連人類的母星地球都有着星靈的探測器。

在人類一直為宇宙中僅有自己一個高等智慧種族而感到自鳴得意式的孤獨時,卻不知道正有着一雙眼睛密切正注視着他們。看着人類彼此殺戮,為發展而掠奪星球上的資源破壞自然,各個文明過往興衰,甚至見證了人類的阿波羅登月。

在塔薩達爾一百多歲的時候,泰倫人、凱莫瑞安人與尤摩楊人的祖先才剛剛開始在各自的母星上繁衍生息,他算是看着這個種族逐漸繁衍興盛的。

「結束了。」塔薩達爾平靜地下達了自己的命令:「進入亞折躍力場,下令撤退。」

「這艘人類飛船根本無足輕重,你應該摧毀這顆星球,它已經被異蟲所感染,並且病入膏肓。」保護者扎馬拉聲音冰冷而果決。

「繼續放任下去,異蟲就會像病毒一樣在宇宙中擴撒,這片星區會變成宇宙身體里的一顆病變腐敗的組織。」她說。

「你是最先發現異蟲的人,執行官,你知道我們絕不能坐視不理。」

「這一切都是為了達烏教義,神之之子一直遵循薩爾那加的足跡,我們是這個宇宙中唯一正確與公正的裁決者,是弱小種族的保護者,我們必須剷除宇宙的蟲害,否則更多的種族就將毀滅。」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我之所以撤退只是因為這顆星球上仍然還有着許多的人類存活着。」執行官塔薩達爾說:「除毀滅行星以外,也許我們還有解決異蟲的其他辦法。」

「可是最高議會的命令是……」扎馬拉淺藍色的雙眼閃爍著。

「我會向最高議會解釋。」塔薩達爾說。

「你將面臨最高議會的職責與沉重的壓力。」雖然與塔薩達爾在這件事上有着相當大的分歧,但是扎馬拉還是接受了執行官的命令。

因為有卡拉這個聯繫着所有神之之子思想的心靈連接網絡,他們能夠感同身受,能夠站在對方的角度上看待事情。於此大部分的分歧與衝突都會消失於萌芽,仇恨與猜忌都會消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