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由於空幻操作幅度不大,戰機的升空的速度也不高,提升到10米標準高度用了整整六分鐘。

“然後,先試一試飛行能力吧,雖然引擎換了之後這些性能都要變化,可至少可以體驗一下戰機駕駛。”

這樣想着,空幻突然狠狠地將手臂前推。

下一刻,戰機的磁場引擎也猛然爆發出劇烈的強光,然後以一個極高的加速度瞬間將前衝速度從零提升到兩百多公里,還在持續上升中。

“呀哈!爽爆了!”

高G帶來了壓力幾乎讓空幻喘不過氣來,即便是能量化的身體,此時也微微有些抖動。當戰機主體在劇烈震動之後突然平靜下來時,空幻將手臂漸漸收回,戰機的加速度也慢慢降低,並最終讓戰機保持到了當前速度。

瞄了一眼指針,上面竟然已經指向了3071公里每小時。

“不錯嘛。”

“……空幻長老……哪裏? 逃離修仙魔法囚籠 請注意安全。”塔臺顯然對空幻突然做出的加速舉動有些鬱悶,不過擔憂卻並不多。

“放心吧,只是稍稍進行了一下測試極限加速度而已,效果好不錯。”

“那就好,不過請注意,這一款由於只是測試型,滿載的能量也只能堅持五個小時,而現在戰機上只搭載了一個小時的能量。”

“哈?!”

“鬱悶啊~~”

低頭看了看操作檯上的幾個顯示屏,上面標出了此時的飛行速度、壓力等數據外,還有電核的能量存留、以及地圖導航。

由於是太空戰機設計,用於大氣層戰機的高度等儀表在這裏沒有,但是卻多出了一個碰觸警報,也就是在戰機接近某些大體積物體時,會發出警報以避免撞擊。而此時用在大氣層飛行時,正好就可以作爲變相的接地警報來用。

但高度方面,空幻就只能通過氣壓來心算。

“兩萬米嗎?”

再次瞄了一眼速度,空幻卻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既然是太空戰機設計,那能不能直接飛到宇宙呢?雖然明知道不可能,可他還是惡趣味發作般,將戰機的飛行角度斜對準了天空,然後再次加速。

兩萬五千米,速度提升中……

三萬七千米,速度提升中……

……

五萬米,速度勉強提升中……

六萬米,引擎開始閃爍,但速度尚且維持在3000公里左右……

七萬米,氣壓顯然已經不怎麼行了,但由於引擎是磁場引擎,所以速度已經維持在一個程度,但意外的是,艙內開始漏氣……

“有問題,記下來!”

當高度進入到九萬米時,雖然速度還行,可電核能量的存儲卻開始告急。

“不是吧!”

“空幻長老,根據我們的計算,您的電核能量儲存甚至不足以進行接下來的試驗,所以請您返航。”就在這時,地面指揮中心導航員那平淡無奇的聲音恰到好處地傳來,頓時讓空幻糾結的表情更深了一分。

“我知道了,立刻就回來,你那裏準備好電核,接下來我會好好進行試驗的。”

“是的長老,不過請注意節省,電核雖然依靠電石樹的產量勉強夠用,可畢竟成形速度太慢。”

“是,是。”

灰溜溜回到能量物理實驗室所在浮空島時,空幻駕駛的太空戰機已經只剩下不到1%的能量。

“如果再久一點,我們恐怕就能看到長老用念力駕駛太空戰機的英姿了。”

“求你別說了。”

空幻鬱悶地將雙手搭在了那位面無表情,語氣更是平靜無波的導航員肩上。等到電核更換完畢的聲音傳來,他更是逃也似地重新登上太空戰機。

接下里的測試就要簡單很多。

當地面指揮中心開始測試磁偏轉護盾的命令傳來之後,空幻第一時間踏下了踏板。由於飛行姿態的各種方式都只需要雙臂上的操作杆控制,但這也佔據了雙手,所以太空戰機的功能區則是依靠踏板、觸手和少部分手指來影響。

其中,護盾和機炮這些持續攻擊類方式,則是直接以踏板踩下爲發動標準、鬆開爲停止標準,只有諸如還在試驗中的直射雷等發射類武器,則直接用觸手去控制。

伴隨着輕微的磁場變換帶來的不適感,不可視的護盾產生。

Wωω▪ TTKдN▪ ¢○

但這時,太空戰機突然變得不穩定起來。

“怎麼回事!”

鬆開踏板,護盾消失,戰機立馬穩定;但只要開啓護盾,戰機就開始搖擺。

“抱歉長老,由於小型化誘導重力引擎尚未定型,現在的引擎是磁場引擎,會受到磁偏轉護盾的影響這是無可避免的。所幸,這次只是測試護盾的效果,所以只要長老您用念力拖住戰機代替引擎,在關閉磁場引擎的情況下,依然可以繼續測試。”

“這纔是叫我來測試的原因嗎?”空幻淚目。

“咳咳,這也是其中之一。”技術員面不改色地說到:“因爲在試驗中我們發現,某方面而言,念力的作用和反重力的作用有些類似。”

“感覺我變成引擎了……”

測試繼續…… “空幻大人,這是我的報告。”

“空幻大人,您的茶。”

“空幻大人,這方面您的想法呢?”

“吶吶,空幻大人,這是我對族裏的改動建議,請您看看。”

“做的很好啊,靈雪,不愧是我選出來的族長。”

“呵呵呵。”

……

“在笑什麼,傻乎乎的。”

“額。”

坐在半山腰上望着遠處被電磁炮攻擊下,晃晃悠悠卻總是能夠將炮彈偏開的飛艇樣太空戰機,靈雪臉上掛着微笑。不過在突然出現的楚潔如此評論下,她的笑臉頓時變成了囧意:“也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些從前的事情……在嘎山的事情而已。”

“嘎山?有什麼事情?”

楚潔歪着頭想了想,臉上不一會兒也露出笑意:“是啊,那時候記得靈雪你就像個想要得到大人表揚的小孩子似的,一天到晚都在空幻面前晃悠,稍稍得到句誇獎就高興成啥樣。”

“怎麼能那麼說,明明是身爲族長要空幻評點啊!”

“啊啦,惱羞成怒麼!”

“你這個傢伙!除了一天到晚調戲蝶舞外,你能幹了點什麼!”靈雪展開強力反擊。

“那個啊,我想想。”楚潔毫不在意地免疫了反擊之後,陷入思考:“好像……真沒有什麼誒!不過調戲小舞就足夠了吧?咱的人生。”

“你那一臉毫不在意的表情是什麼意思,虧你還是生命女神呢!你的人生也太可悲了吧。”

“那不都是名頭而已啦。”楚潔擺了擺手,接過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背後的蝶舞遞上來的棉花糖,隨即一臉滿足:“不過靈雪你那麼喜歡追着空幻,爲什麼不直接爬到空幻牀上去呢?如果是你的話,8051不會有任何意見吧。”

“你在亂說什麼!”

一快岩石砸了過去,被楚潔輕鬆擋住,但該有的惱怒表現是必須的。

“你這是在幹嗎!想要殺人滅口嗎!”

“如果可以的話!”

“不行!”

“靈雪大人,您的棉花糖。”蝶舞敲到好處地遞上食物安撫了惱羞成怒的某人。

“算了,我要冷靜!”

“再冷靜下去,空幻的孩子都快出來了哦。”

“誒,8051都懷孕了!”

“不,只是說說。”

“切。”

“……”

“……”

“其實……”

“嗯?”

“其實也不是沒想過。”沉默片刻之後,靈雪突然旁若無人地說道。

而聽到這些的楚潔本打算調戲幾句,但一旁的蝶舞卻輕輕地按住她的雙肩,微微搖頭。顯然心細的蝶舞看出來,眼下的靈雪所需要的只是一個值得信任的聽衆,而不是出言調侃的損友。

“……從嘎山開始,就跟在空幻大人身後,看着他從燒磚建屋、製陶煮食、列位建族,一步步走去,我就是一直跟在他的身後,就那樣看着、崇拜者、追隨者、期待着有一天能夠像他一樣偉大。”

“然後我成了族長,漸漸接過了空幻大人的任務,統領起了整個族羣。但事實上,那時候大事小事還是會讓空幻大人決定,因爲……也許是,沒信心吧。”

“但那次突然間,空幻大人就不見了,跑了個8051出來,這可真是打擊。”

“的確,嚇了我一跳啊,空幻突然不見了的事情。”楚潔還是沒忍住發話,但靈雪並沒有介意,或者說楚潔此時說出了兩人、甚至於當時很多朋人的心聲。

“但是也正因爲如此,我們纔會突然成長起來吧。”靈雪突然嘆了口氣:“因爲失去了空幻大人的領導,我們開始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努力去做一個真正的領導者,繼承當時空幻大人那位全族所努力的信念。”

“然後,空幻被8051找回來了。”楚潔插了一句。

“的確。”靈雪搖了搖頭:“可那只是灰理、只是暗血、只是白農,而不是空幻。”

“有什麼差別?”

“差別可大了。”靈雪視線停留在遠處測試中的太空戰機上,目光深邃彷彿要越過對方投向了遙遠的過去:“空幻大人會熱情滿滿地帶領大家去做任何事,會指導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有時候又有一些不必要卻影響不大的小固執,讓人感到親切……”

“好像全是好印象……”

楚潔忍不住吐槽,可回想一下,自己記憶中的那個空幻似乎也全是這樣。而且說起來,她與空幻的接觸時間比之靈雪還要高些,她可是當初嘎嘎小隊的一員,靈雪還是嘎嘎小隊在嘎山建族後才加入她們的圈子的。

旋風百草2:心之萌 搖了搖頭,楚潔也有些發愣。

“應該說,時間會剔除記憶中那些不好的東西,而只留下美好的東西嗎?”蝶舞這樣說着。

而一旁的靈雪則繼續自言自語。

“至於現在的空幻,他畢竟只是空幻的一部分。灰理,即便是漸漸向空幻大人轉變,可本質上卻依舊帶着理性的情緒,那些讓人感到舒服而又喜愛的小固執卻已經消失,更多的時候,他都會用絕對理性去考慮問題,雖然大部分時候這都是好的,而且整體而言對朋族也有利,可終覺得……不習慣。”

“所以纔沒去鑽被窩?”

“你在想些什麼啊!”

靈雪轉頭對着楚潔張牙舞爪,不過楚潔一副死○不怕開水燙的表情讓她無奈地轉過頭去:“那不是問題的本質。”

“那本質是什麼?”楚潔和蝶舞同時好奇起來。

“本質是……”靈雪無節操地攤開雙手:“我也不知道!”

“……”

“……”

“搞什麼嘛!!”楚潔怒了。

如此被戲耍,即便是靈雪,她也要讓對方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於是,楚潔果斷衝向了早一步逃掉的靈雪。

對於這些大人們的事情,蝶舞覺得自己不應該摻和,所以她果斷坐下,自顧自地捧起茶杯,開始欣賞兩位陰神直接的嬉戲。

在不久之前,楚潔已經突破那久久沒能衝破的膜,晉升到了陰神級。雖然只是初級,但新的世界已經敞開,她已經是與靈雪、暗血和楚霞一樣的巔峯強者了。至於自己這個幽神級高期的存在,蝶舞覺得也沒什麼,反正她主要目的不過是留在楚潔身旁,看着這個喜歡的女主人一步步成長而已。

“不過說起來……”

轉頭瞄了眼遠處晃晃悠悠地開始降落中的太空戰機,蝶舞又看向閃爍中的靈雪和楚潔,疑惑地想到。

“之前太空工廠被攻擊後的那短時間,靈雪大人雖然反駁了空幻大人的決定,可似乎卻私底下叫過對方大人。難道,那時候的空幻長老,反而是靈雪大人認同的人?”

不過隨即,不善思考這些的蝶舞腦袋上似乎就冒出了青煙,於是她果斷偏過頭去不再思考。

“真是複雜啊,像我這樣好好地跟在楚潔大人身旁就好了。”

“嗯,果然我纔是聰明人啊。”

如是微笑,蝶舞輕鬆地捧起茶杯,一口飲淨。

小嘴微張,吐出一口白霧。

“真是和平的一天啊。” 轉眼間又是大半年過去,朋族的發展一如既往地高速而又穩定,不過真說起來,這樣的速度其實在朋人眼中才是正常的吧(持續高速發展了四十年的朋族路過),所以也就沒什麼異常的情況而言。

距離蟲族之前那次進攻,也已經過去了整整六個月。這點長度,蟲族不可能沒有發現異常,但蟲族母巢方面並沒有太多舉動。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只是說不大而已。在越來越多的太空低軌道監控衛星的拍攝之下,衆人可以清晰地看到蟲族佈設在白月、藍月、以及母巢上空的太空蟲族,其數量正在明顯在上升。

顯然,對方並不是放棄,而是要積蓄實力。

不同於地面蟲族的繁殖速度,太空蟲族似乎受限於礦物、生產基地等原因,只佔據了兩顆月球級衛星的蟲族建造起來速度不高。

當然,朋族方面的太空艦隊的建造速度更慢。

不過即便如此,六個月的時間也足以讓朋族方面的太空艦隊,達到一個勉勉強強的規模。而更最主要的是,地面上的星球防禦體系已經架設完成。

到了這個時候,長老院和政府方面討論都認爲,清理雙月星周圍軌道上的蟲子們,讓朋族走出雙月星的時機已經到了。

凌晨六點鐘,大部分朋人正好處在清晨起牀的迷糊期,不過仍然有一部分朋人現在纔剛剛到入睡的時間。由於掌控了整個雙月星,或者說將鋒芒基地建設到了整個雙月星,因此朋人也算是分佈了整個星球,以至於時差往往成爲一個問題(最慘的是兩極的極晝極夜(=.=))。

爲了滿足大部分人的使用習慣,所以整個朋族的時間是以浮空島羣中央的新朋島爲基準。而每當有全球一起的活動時,那些在另一半球的朋人就不得不提前睡覺,然後準備熬夜了。

“哈~~好睏。”

懶洋洋地從牀鋪上爬起來的某朋人一臉睏意,好不容易整理洗漱完畢起身,結果一靠在牆壁上就又是晃晃悠悠地要軟下去。

“你到底在幹嘛!”有隊友看到他的表現,一臉無奈。

“沒啥,只是前天晚上得到消息所以太興奮了,結果晚上沒睡,今天白天又睡不着,就變成這樣了。”

“還能說這麼長的話就表示還有精力,給我醒來!”

一盆冷水……

“啊!你幹嘛!”

“醒了?”

“嗯,醒了。”

“那就好,你可是負責鎖定校準的,別睡迷糊了。”

“是,知道了,不過在此以前……”

逆·一盆冷水……

當坐在鋒芒基地指揮中心,等待自己的鎖定校準手和炮擊手的指揮官,看到渾身溼漉漉的兩位隊員一邊擰着衣服,一邊爭吵着走進來時,果斷地一臉無奈。

“你們還真是不給我省心啊。”

“抱歉,這是爲了以清醒的姿態面對戰鬥。”×2

“好了好了,快去就位,這次沒多少危險,但是必須要求速度和準確性。勤務兵,給這兩個傢伙每人一杯濃茶和一條毛巾。”

“是!”

目送轉身而去的遁甲勤務兵,負責鎖定校準的薛嶽開始將精神力與眼前的操作檯連接,隨後按照規定輸入這一次的目標數據。

爲了此次戰役,朋族已經準備多時,其目的在於一次性地清理掉雙月星低軌道蟲族,爲朋族未來在低軌道系統保護內,建設大質量工廠和戰艦提供保護。同時,這也爲了讓朋族太空艦隊,能夠以循序漸進的姿態、分批次地前往系統保護之外執行訓練而做的準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