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由於死靈法師的消失,天空中遮擋陽光的暗黑天幕也失去了作用,好在埃利斯一臉討好地讓筋斗雲飄在加魯西斯的頭頂,這才沒有讓他被陽光灼傷。

「埃利斯·馬勒格彼得,別以為我會原諒你~!!」看著埃利斯那嬉皮笑臉的樣子,加魯西斯恨不得用觸手將他鬼畜掉……但一想到對方還會復活什麼的,頓時就沒想法了。

「呃……我當初隨便報的假名請您忘掉吧,拜託!」埃利斯囧了。

這個名字由別人叫出來就像是在罵埃利斯自己,在發現了這一點之後他已經很久沒用過這個假名了。沒想到這個絕對屬於黑歷史的假名還會有一天被提及。

「看我心情吧,埃利斯·馬勒格彼得。」加魯西斯撇了撇嘴。

或許是因為當初吞噬了那個不知名的靈魂殘渣的緣故,加魯西斯倒是能夠聽懂這些米萊西安們所說的一些奇怪詞,例如:馬勒格彼得、去年買了個表、呵呵、萌、蹭得累、養得累之類的……

「活下來了……我真的,活下來了?」語氣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女聲。

是那個從一開始就失去了戰意的女盜賊,沒想到她竟然也跟在加魯西斯的後面跑了出來。

彷彿扔掉了一切包袱的表情,喜極而泣地跪倒在了地上。

「真可憐的小丫頭,明明僥倖活了下來卻很快就要死了……誰讓你知道的太多了呢?」埃利斯的一句話卻立刻讓她如墮冰窖。

沒錯,盜賊少女蜜兒親眼見到了加魯西斯非人的戰鬥方式,也清楚的聽到了加魯西斯身為魔王的身份,於情於理加魯西斯都不可能讓她繼續活著。

「不、不要殺我,我不會說出去的……求求你們~!!」盜賊少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磕頭如搗蒜。

她現在萬分的後悔,如果當時直接跑掉或許就不會有現在這個事了。

「怎麼辦,魔王陛下?」埃利斯將目光投向了加魯西斯,「這種事情你來拿主意吧。」

「放掉她是肯定不可能的,但就這麼殺掉也有些浪費……」加魯西斯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隨手接過洛蘭遞過來的斗篷穿上,並開始打量起這個貪生怕死的盜賊少女來。

臉蛋還算不錯,雖然眼角的傷痕有些細微的瑕疵,金色的短馬尾髮型,胸部也屬於不大不小的那種……作為一個補魔對象而言還算合格。

不過,這個人類女姓看起來並沒有什麼魔力的樣子,若是……大概會死吧?

「這樣好了,如果你能挺過接下來將要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那我就放過你好了。」加魯西斯翹起嘴角,露出了迷惑人心的惡劣笑容。

……

視線轉換到伊斯坦維爾——

「砰!」

又一件造價昂貴的花瓶被砸碎了。

「可惡,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彌賽亞離我而去嗎!?」尤德蘭的眼神中充斥著痛楚的神色。

自【地震事件】之後,尤德蘭全大陸廣發公告,重金聘請能夠治療彌賽亞的奇人異士。可時間過去了這麼些天,雖說前來應聘之人不少,但卻沒有一人能夠對彌賽亞的傷勢做出哪怕任何的緩解。

彌賽亞身上的生命反應越來越低了,如果在無法得到有效的治療,恐怕他只能再次死去。彌賽亞所佔據的人偶並非是普通的附身,更像是重新獲得了第二次生命。不過這回是否還有變成怨靈,那就只有天才會知道了。

「陛下,請息怒,您再怎麼急躁也是於事無補。」女僕長無奈地勸解著。

作為從小就服侍在尤德蘭身邊的女僕,她自然是不希望自己所服侍的王成為一個基佬,但現實總是殘酷的,在不知不覺中尤德蘭覺醒了奇怪的嗜好……除了漂亮的女孩子,可愛的男孩子他同樣喜歡。

一開始女僕長很不舒服,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慢慢地也習慣了……畢竟哪位國王沒有一點異常癖好!?而且偽娘國王啪啪啪可愛男孩子什麼的不也挺帶感的嗎?

但這回不同……從尤德蘭前段時間的一舉一動,女僕長驚恐的發現她所服侍的王竟然希望成為被愛的一方。

只有這個,女僕長接受不能。

在明白彌賽亞已經不可能活下來的時候,她第一感覺是遺憾,第二感覺卻是解脫。

遺憾的是伊斯坦維爾失去了一個強大的助力,解脫的是尤德蘭終於會變回原來的他,變回那個喜歡漂亮女孩子和可愛男孩子的國王陛下。

「陛下,城堡外有個人自稱能夠治療那位閣下的傷勢。」這時,一名侍衛帶來了這樣的消息。

女僕長淡定地說道:「每個來應聘的都是這麼說的,可結果他們什麼也做不到不是嗎?」

「讓那個人進來。」尤德蘭毫不遲疑地說道。

女僕長嘆了口氣:「您依然會失望的,這又是何必呢?」

「我不會放棄任何的希望……」尤德蘭緊緊握住了拳頭,「哪怕最終迎來的是絕望。」

沒過多久,一名穿著斗篷的人在侍衛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我能夠修理那具人偶的損傷。」對方第一句話就讓尤德蘭感到了震驚。

他對外放出的消息是治療某個身受重傷的人類,但這個人一開口就直指問題的本質。

【他】是來修理人偶,不是治療某個人的傷勢。

「你怎麼會知道……」

「那是我老師的作品,我自然知道。」他將手伸進斗篷里掏了半天,然後拿出了一張小小的卡片,「這是我的名片,請笑納。」

尤德蘭接過名片,上面用大陸通用語寫著:珈藍之堂,多年品質,專業保證,值得信賴!

; |w:486|h:370|a:l|u:file1../chapters/20137/24/2705320635103048403395397639676.jpg]]]ps:本角色由群內書友【阿虛】友情客串

前略……加魯西斯究竟對盜賊少女究竟做了些什麼,恐怕也只有在重口味里番才能知道,反正結果就是加魯西斯的隊伍再次加入了一名新生的魔物。(本章節由網網友上傳)

「前輩們好,我是卡蜜拉,可以的話直接叫我蜜兒就好。」同樣穿上了斗篷的盜賊少女一臉笑容地出現在洛蘭與埃利斯的面前向兩人打著招呼。

從外表上看,盜賊蜜兒的樣貌與身為人類時並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她給人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了。

原先的盜賊少女眾人不是很了解,但那種懦弱的姓格卻是展露無遺。現在的她言語間充滿了自信,燦爛的笑容里夾雜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危險感覺。

「真沒想到魔王陛下您會選擇將她變成魔物啊……難不成您骨子裡竟然還隱藏著著紳士風度嗎?」埃利斯的感慨萬分,「無論怎麼看,當時的她都沒有任何培養的價值啊。」

「的確如此……但是對方頑強的求生意志讓我有些意動。」加魯西斯神色淡然,「你應該很清楚吧,被我奪取了全部生命力與魔力的後果。」

「當然,那可真是地獄啊。」埃利斯曾今見過被加魯西斯奪取了全部生機與力量的人的下場,說是地獄完全不為過。

「那個女人在被我奪取了全部生命力之後依舊頑強的存活了下來……雖然僅僅只有不到幾分鐘,但也的確讓我提起了一些興緻。」加魯西斯看著蜜兒的眼神完全是看待小白鼠的目光。

「呃……很好很強大。」埃利斯無話可說。

洛蘭適時的加入了對話:「但魔王陛下您的觸手不是出現了異變而無法對女姓造成致命傷害了嗎?」

「那個啊……前段時間我就已經能夠控制那種異變了。」加魯西斯輕描淡寫的解答了洛蘭的疑問。

觸手的異變問題一直是困擾著加魯西斯的心病,在戰鬥中如果不能將敵人斬盡殺絕可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因為你不會知道不久前還倒在地上的敵人會不會突然站起來給你來一下。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甚至將自己休息的時間抽出了一半來研究自己的身體問題……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讓他找到了解決辦法。

現在加魯西斯的吞噬能力分為兩種,一種仍舊是針對女姓的吞噬,只吸取她們的體力與魔力,並沒有生命危險,加魯西斯暫且將這種能力命名為【掠奪】。而另一種則是不分對象,且威力霸道,將敵人的生命吸取殆盡的【吞噬】之力。

「兩位前輩們,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咯。」卡蜜拉笑容燦爛。

……

暫且將目光轉向伊斯坦維爾——

突然而至的斗篷人帶來了能夠治好勇者彌賽亞的消息,對方自稱是那個奇怪人偶的製造者touko·aozaki的弟子。

「可那個人偶的製作者不是存活於新曆元年之前的人物嗎?如果真如你所說,你究竟多少歲了?亦或者你的老師究竟是活了多少年?」

「這個是商業機密,恕我不能回答。」對於尤德蘭的疑問,對方選擇避而不答,並迅速進入了正題,「可以的話請帶我去患者所在的地方,時間不等人。」

「你說的很對,我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情。」尤德蘭激動的從王座上站了起來,「跟我來,我帶你去彌賽亞的房間。」

安置彌賽亞的房間就在尤德蘭的寢宮隔壁,他就這麼躺在一張雪白的大床上,彷彿沉睡的王子,房間周圍放置著各種對於傷勢恢復有益的煉金物品,床下布置著的複雜的治癒魔法陣散發著充滿生機的光芒,但這並沒有對彌賽亞的身體損傷有任何的作用。

「嗚哇,還真是奢侈的布置。」斗篷人發出一聲感慨,然後對尤德蘭還有女僕們說道,「接下來的治療由於商業機密的原因需要全程保密,請各位暫且在門外等候。」

「……好吧。」尤德蘭咬了咬牙,決定相信對方一次。不過在離開房間前他還是留下了狠話,「如果你沒有治好彌賽亞的話,我相信你不會想知道後果的。」

「當然,請出去吧。」對於尤德蘭的威脅斗篷人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將房門關好,並設下了防止外人進入的結界之後,斗篷人脫下了斗篷。

斗篷下出現意外的是一名充滿了年輕活力的青春美少女,雖然身材不高,胸部發育也很勉強,但的確是青春美少女的年紀。

「哎呀呀,竟然損壞的這麼嚴重!?就算是老師製作的試驗型也太慘了點吧!?」檢測完彌賽亞現在的狀態后,少女驚訝地連連搖頭,連帶黑色的單馬尾也跟著一甩一甩的,「那隻作死的貓竟然沒有告訴我損傷的如此嚴重……這根本就沒法修嘛~!!」

氣惱歸氣惱,但少女還是有解決辦法的。

「沒辦法了,既然修不好就只能更換身體了……真是的,這下虧大了,待會兒要狠狠宰那個偽娘國王一筆才行!」

如此說著,少女憑空拿出了一具全新的空白人偶。

「為了適應這個世界的能量體系,老師當初可是費了很大的精力來製作新型的空白人偶……可惜那個傢伙所使用的是實驗型,無法像真正的活人一樣接受治療,不然那需要這麼麻煩。」

這麼碎碎念的少女戴上了一副露指手套,然後一手插入了彌賽亞的身體。不到幾秒的時間,少女將手抽出,之間戴著手套的手掌上抓著一個淡紫色的球形能量體……這是彌賽亞的靈魂,而彌賽亞的胸口卻沒有任何損傷。

「看著顏色離墮落也不遠了吧……算了,幫你一把,才不是因為我心軟呢!」少女一個人在那裡傲嬌了起來。

一把將球形能量體一把塞進新的空白人偶的身體中,然後以最快的速度用手指在塞入靈魂的地方畫了一個魔法陣。

魔法陣一閃而逝,隨即縷縷黑煙從身體中飄出。

「我只能幫你到這,接下來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少女擦了擦額頭上根本不存在的汗珠,重新披上斗篷。

將床上那個已經恢復原本那種空白狀態的人偶收了起來,然後再把地上正在和人偶進行融合的彌賽亞搬到了床上。

「搞定收工!」做完這些,少女的面前彈出了一個半透明的聊天窗。只見她輕輕動著手指,隨後聊天欄上出現了這麼一句話。

——聊天室【節艹乃身外之物】——

kyonko_9:33:47

勇者彌賽亞的傷勢已經治療完畢……狐狸你如果有空的話請幫我把那隻作死的貓殺幾次。

whitefox_9:33:55

了解!

……

ps: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了第二卷里那個空白人偶的製作人的簽名呢?

ps2:慣例求收藏求推薦求吐槽求打賞!

ps3:感謝書友打賞588起點幣,感謝【道月林夕】打賞200起點幣,感謝【星空的物語】打賞200起點幣

; |w:381|h:483|a:l|u:file2../chapters/20137/26/2705320635104762748591009535352.jpg]]](盜賊少女卡蜜拉)

彌賽亞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夢裡他見到了姐姐,也見到了死去的父親與早已經記憶模糊的母親,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會一直夢下去……直到永恆。

「你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小彌。」夢中的姐姐分外的溫柔,她輕輕的用雙手捧住彌賽亞的臉蛋說道,「現在還不是你安息的時候,你還有必須要完成的事情。」

彌賽亞的眼神顯得很迷茫:「可是,我不想再和艾麗婭姐姐……還有父親、母親分開。」

「一定可以再會的。」艾麗婭微笑著,將腦袋湊近了彌賽亞,兩人的額頭輕輕的觸碰在了一起,「只要心裡相信著,就可以。」

「艾麗婭姐姐你又騙我……」彌賽亞露出了苦笑的表情,「黑之王女就是艾麗婭姐姐吧?」

「嘛、誰知道是不是呢?」艾麗婭沒有直接答覆,而是微笑著將彌賽亞一把推開,「相信姐姐,只有這個,絕對不會欺騙小彌的。回去吧,然後……期待著我們的重逢。」

眼前的景色突然一變,彌賽亞落入了無底的深淵。

「艾麗婭姐姐!!」彌賽亞大叫著,然後突然坐了起來。

眼前的景色是熟悉的卧房,儘管房間里多了不少沒見過的裝飾品,但彌賽亞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裡是伊斯坦維爾,尤德蘭的城堡之中。

「果然是夢……嗎?」彌賽亞嘆了口氣,「連做夢都能夢到艾麗婭姐姐,看起來我真的是很想念她。」

砰!

緊閉的房門被突然推開,只見身穿睡衣的尤德蘭光著腳就這麼沖了進來,臉上充滿了放鬆的表情,就像一隻背負著的某個包袱終於放下了似的。

「太好了!那個叫阿虛子的人偶師說你至少要再過三到五天才會醒來,沒想到這才第二天你就醒了!」

彌賽亞回想了一下當時的事情,記得失去意識前最後聽到的是尤德蘭的聲音,稍微聯想一下就大概猜出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你救了我嗎?謝謝……」彌賽亞有些感動。

「謝謝什麼的,這種話應該是由我來說才對。」尤德蘭露出一副正式的表情,「勇者彌賽亞,非常感謝你從魔王加魯西斯的手中拯救了我的國家,謝謝!」

彌賽亞被尤德蘭鄭重的表情弄得愣了一下,然後下意識回答道:「呃……沒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

「呵呵……什麼應該做的,你又不是我的子民。」尤德蘭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眯著眼睛說道,「大恩無以為報,不如我以身相許如何?」

彌賽亞毫不猶豫地回答:「只有這個還是免了!」

幾天之後,彌賽亞準備踏上旅途。

對於彌賽亞的離去,尤德蘭顯得萬分的不舍,他緊緊地抓著彌賽亞的手說道:「你就不能為了我留下來嗎?」

彌賽亞有些不敢直視尤德蘭的眼睛:「抱歉……我有必須要完成的義務。」

尤德蘭盯著彌賽亞看了好一會兒,然後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也不是不懂得變通的人。魔王加魯西斯的存在的確是一個隱患,只是將這種重擔壓在你一人的身上……」

彌賽亞洒脫地笑著回答道:「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

「不過,在你離去之前我要留個紀念。」說著,尤德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摟住了彌賽亞的脖子,然後輕輕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