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現在,你們竟敢再次威脅我的領地,

你,還沒準備好!

“我還沒準備好……啊!神馬亂七八糟的。”(囧)

身爲征服者,將原住民冥獄蝶趕出了之前的領地。

現在,這些殘餘分子將接受嘎嘎的正義審判。

但此時,嘎嘎才發現對方又是一個麻煩。

嘎……嘎……嘎嘎……吼啊……嘎嘎嘎(==)

【小炮獸獵殺任務完成,獲取獎勵。】

首要目標已經完成,但次要目標冥獄蝶也不得不消滅,因爲讓這幾隻幼蟲成長起來又是個麻煩,畢竟嘎嘎要在這裏建立巢穴。

“怎麼辦呢?” 山路上。

十一月份天氣已經轉冷,車窗是開著的,寒風刮進來,晚上風冷,田瀟瀟不由縮了一下肩膀。

她靠著後背,剛想睡覺。

兜里的手機就響了,是秦苒。

田瀟瀟立馬接起。

秦苒的聲音聽不出什麼情緒,就兩個字:「在哪?」

「我在車上,準備回京城,」田瀟瀟立馬坐直,她微笑著,聲音跟以往沒什麼差別:「其實在來的時候我接了一個劇本,我現在要趕回去拍戲,時間太緊了,就沒跟你告別……」

說完,秦苒那邊就「嗯」了一聲,然後掛斷了電話。

這時候,麵包車終於啟動了。

溫姐沒注意外面,只看了田瀟瀟:「沒跟她說你被節目組趕出來了?」

「苒苒那種性格,不能跟她提,」田瀟瀟正了神色,「你別看她什麼都不在意,但她記性好,什麼都記在心裡,我要是跟她提這件事,她一準就去找節目組。溫姐你也說了,那個上頭來歷大,連秦影帝都敢得罪,更何況她?秦影帝……可是秦家人。」

幾個小時候后,車子一路晃晃悠悠到達市內。

早上五點。

田瀟瀟跟溫姐趕去了機場,機場管理嚴格,兩人是七點的飛機,來這麼早是為了過安檢。

排隊拿登機牌託運行李的時候。

服務人員拿了兩人的身份證看了一眼,然後微笑著打了一個電話,一分鐘,兩個保安過來直接把兩人帶到了VIP貴賓室。

禮貌的機場工作人員還為她們送上了早餐咖啡:「兩位的航班已經在安排,十分鐘后就能出發。」

機場的VIP並不是頭等艙就可以待的,頭等艙是頭等艙的接待室,VIP是機場特定的人員,第一次進這樣VIP的室,別說田瀟瀟,溫姐都有些慌。

「這是什麼情況?」溫姐獃獃的開口。

田瀟瀟也是一臉懵逼。

總裁前夫玩夠沒 她低頭看了眼手機,現在才五點,她們的機票是七點的,十分鐘后出發?

十分鐘后,機場的工作人員再度出現,繼續禮貌又恭敬的把兩人帶到航空通道。

走了兩分鐘,兩人才到一架私人飛機上,除去駕駛座跟副駕駛,只有四座,還有戴著耳機的駕駛員。

兩人剛被空姐系好安全帶飛機就啟動了。

「瀟瀟,這是你朋友嗎?」溫姐有些駭然的看向田瀟瀟。

溫姐不是田瀟瀟,她年長,混跡娛樂圈久,知道的也更多,有私人飛機不奇怪,但私人飛機能停在千鴻機場,尤其在c市機場這種有限飛令的情況下囂張的霸佔客機飛行通道,這是什麼人?

將近四十分鐘,私人飛機飛到了兩人熟悉的小鎮。

停在了一個院子里。

飛行員取下耳機,微笑著開口:「兩位,到了。」

田瀟瀟跟溫姐往外面一看,正是秦苒說過她住的小閣樓。

兩人面面相覷,下車,就看到剛好站在樓梯上的男人,對她們的到來沒有絲毫意外,眉宇間雅緻毓秀盡顯:「上來吧,她正在吃早飯。」

他側身,把兩人帶到樓上餐廳。

秦苒坐在餐廳椅子上,靠著椅背,手裡還拿著牛奶,看到田瀟瀟二人,她抬了眉眼,「先吃飯。」

看上去似乎跟平時沒什麼兩樣,但田瀟瀟總覺得有些可怕。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田瀟瀟沒溫姐想得多,她拉開椅子,想坐到秦苒左邊,立馬被溫姐拉到了秦苒右邊:「你找我回來幹嘛?」

「你跟節目組簽了兩天,沒拍完。」秦苒咬了口焦黃的餅,漫不經意的。

田瀟瀟一愣,然後笑,「秦影帝跟你說了?我特地沒跟秦影帝他們告別。節目組我能呆一天就不錯了,還跟秦影帝言天王他們互關了。」

「今天的節目七點半,你們吃完洗個澡收拾一下。」秦苒抬手看了看手機。

「苒苒,我真的不能拍,」話說到這份上了,田瀟瀟苦笑一聲,「其實我都已經連累到你了,節目組說了要刪你的鏡頭,我這次以來長了幾百萬的粉已經很值了,你知道嗎?」

看秦苒依舊自顧吃著自己的飯,只「嗯」了一聲,還沒特別大的情緒。

田瀟瀟有些著急了,她拿著筷子站起來,「我跟你說個實話,白天天肯定是節目組投資人要捧的,你別跟他們杠,別衝動,得罪不起的,因為我惹到他們也不值得……」

她正說著。

外面程木進來,「雋爺,秦小姐,江少在樓下。」

秦苒在吃飯,沒理會。

啪——

程雋隨手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低斂著眉眼,聲音溫涼:「沒空見他。」

程木心裡默默給江東葉點了跟蠟,然後在桌子上拿了一張餅,一邊吃一邊去樓下通知江東葉這個不幸的消息。

樓下。

程木咬著餅,打開院子的門,看到站在門口,還穿著西裝的江東葉,目光帶著同情。

「怎麼樣?」看著他的表情,江東葉心一下子就涼透了,俊美的臉有些扭曲:「不是,你還有心情吃餅??!你告訴我,我到底是怎麼了?!」

江東葉剛剛才到小鎮,聽顧西遲說了秦苒程雋都在這裡,匆忙趕過來。

「前面兩百米左轉再直走就到了你投資的節目組,」程木吞下了一口餅,才不慌不忙的跟江東葉說了一句,「具體情況雋爺知道,我知道的不多,但都是因為你的節目組。」

江東葉想起秦苒問過的兩遍「白天天」。

他也不跟程木耗了,直接找到了節目組。

**

酒店裡。

導演跟副導一晚上沒怎麼睡,都在商量怎麼讓江東葉熄火。

早上又憂心忡忡的坐在播放室,還沒說上兩句,外面的工作人員就連忙過來,面色大駭,「導演,江總來了!」

「這麼早?」導演一看手機,才六點?

這是連夜趕過來的?

這麼看重白天天?

他心下更慌,連忙站起來,跟副導連忙往外面走。

工作人員點頭,他嚴肅地開口:「江總臉色很黑,而且好像很生氣……」

工作人員每說一句,導演跟副導心都要往下沉一點。

導演看了工作人員一眼,「你去把白天天叫下來。」

工作人員看了她一眼,就去樓上叫白天天。

這會兒時間早,大部分工作人員都起來了,幾個人站在打聽噤若寒蟬,一句話也不敢說。

江東葉負手站在大廳中央,眸色冷冽,將導演跟副導掃一眼,他雖然在秦苒顧西遲面前狗腿,但作為江氏一族唯一的繼承人,氣場不可小覷。

副導昨晚說的好聽,這會兒低頭看也不敢看江東葉。

導演頂住壓力,將江東葉請到昨晚收拾出來的接待室,「江總,您請進。」

其他人都站在原地沒敢開口,好半晌,等江東葉進去了,其他人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接待室內。

江東葉按著眉心,坐到沙發上:「節目組最近什麼情況?」

導演恭恭敬敬的給江東葉倒了一杯茶,低著頭,開口:「江總,您放心,白天天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好了,她物理題的鏡頭肯定會刪掉。」

「白天天?」江東葉眉心緊鎖。

導演估摸著他的語氣,似乎有越來越冷的態度,連忙道:「至於秦影帝侄女的鏡頭,她的鏡頭能給節目組帶來巨大的收益,您是投資人,肯定也要奔著受益去。但如果您真的不想要這些鏡頭,我們也可以刪掉。」

昨晚導演列舉了一系列收益,想要給江東葉看。

但這時候江東葉這麼不冷靜,導演組提都不敢提。

江東葉找到了一些苗頭:「秦影帝侄女?」

「對,昨晚我們跟錄屏組已經商量過了,秦苒大多數鏡頭可以刪,但言天王的不能,所以她還需要保留一些鏡頭,不然言天王就沒法解釋……」導演匆匆忙忙的開口。

江東葉「砰」地一聲摔了杯子,他抬眸看嚮導演,溫吞的臉上瞬間僵硬:「再說一遍,你要刪掉誰的鏡頭?」 怎麼辦呢?

正在嘎嘎思考之際,另一邊的觸手嘎嘎獸們也正進退兩難。

幻靈領北方獸羣。

觸電和觸雷都待在巢穴外部,同獸羣的五十多隻觸手嘎嘎獸們也在這裏聚集,而六十對凝重的眼神同時盯着北方跑來的黑影。

樹木和小草阻擋了塵土的飛翔,黑影隨着時間的跑動一點點的接近,也一點點的顯現出來。

又是雙鐮甲蟲!可惡!

六十隻觸手嘎嘎獸同時在心中腹議着,它們都是當初對戰過雙鐮甲蟲羣的個體。而當時四百多隻觸手嘎嘎獸,對陣一百來只雙鐮甲蟲,結果還陣亡一百多隻觸手嘎嘎獸的場景也留在了它們的記憶深處。

雖然,此時這片黑影羣看起來也就四十多隻雙鐮甲蟲。但,一方面,觸手嘎嘎獸也只有六十隻;另一方面,這六十隻還剛剛經過了相互之間的切磋,現在的精力消耗頗多,而且大部分又帶傷。

但更主要的是,此時,這個獸羣,還沒有頭領。

這一刻,觸手嘎嘎獸們無論是想攻擊敵人的,還是想暫時撤離的,都因爲身周同伴未又行動而不好採取,局勢就這樣僵在了這裏,獸羣只能眼看着四十多隻雙鐮甲蟲的一步步接近。

這是當初幻靈外派的雙鐮甲蟲中的一隊,它們向北移動完成了驅趕獵食者的任務之後,在那裏暫留了一段時間以補充營養。而此時,它們準備回到幻靈處,但這些雙鐮甲蟲並不知道的是,幻靈已經被消滅了。

對於幻靈領地突然出現的觸手嘎嘎獸,蟲羣有些疑惑,四十多隻雙鐮甲蟲也停在了觸手嘎嘎獸獸羣兩百多米遠處的一快小丘之上,打量着此時進退不知而只有對敵人嚴陣以待的觸手嘎嘎獸們。

雙方就這樣聚集在兩塊高地之上無聲的相互凝望,未知的情感正在萌發。(大霧=。=)

我們比敵人多些,應該能消滅敵人……

暫時躲開吧,六十隻觸手嘎嘎獸就算消滅敵人也可能會有很大傷亡……

可惡的傢伙之前居然咬了我一口,現在帶着傷不好攻擊出現的敵人啊……

觸雷比我厲害,看它有什麼動作吧……

肚子不舒服,快忍不住了的說……

嘎……

觸手嘎嘎獸一方意識混亂,而雙鐮甲蟲一方……

敵人……

敵人……

敵人……

有敵人……

囧……

雙鐮甲蟲大腦只是剛剛出現,連等級都評不上,它們在大方向上,也只是按照幻靈的命令行事而已,平時這遵從生物本能。

而當初,幻靈給了它們兩個命令:

驅趕比它們弱的攻擊性動物到領地來;

消滅與它們差不多或比它們強的動物;

只會按命令行事的雙鐮甲蟲,擁有一個優點和一個缺點。

缺點是無法理解複雜命令的它們行動呆滯,這也是當初離開時同樣一百多隻,但遇見強敵不知變通,此時返回時就只剩下四十多隻的原因;

優點卻是,它們不會因自我意識衍生出的複雜情緒,而對任務產生任何干擾。

所以,在小丘上只呆了一會兒,確認對面小丘是差不多等級的敵人時,雙鐮甲蟲們就毫不遲疑的衝下了小丘,向對面小丘上的觸手嘎嘎獸發起集體衝鋒。

它們攻上來了!

觸手嘎嘎獸們心中一驚,此時已經沒時間想其它事了,六十隻觸手嘎嘎獸也是經過無數次戰鬥活到這兒的獵食者。

此時,在意志沒有頭領引導,但敵人已經開始進攻的情況下,具有主觀能動性的觸手嘎嘎獸們同時做出了攻擊敵人的反應。

這就是團體的意志。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只見第一排的二十多隻觸手嘎嘎獸首先吼叫着帶頭衝下高地,速度在勢能的轉換之下不斷提升,而身後的觸手嘎嘎獸們也隨之跟上。

白色與黑色狠狠的撞擊在一起,創造出一片歪倒在地的灰色區域。

無視摔倒的同伴,觸電一角踏着一塊突出的岩石躍上半空,靠着半坡的優勢正好躍過倒地的觸手嘎嘎獸和雙鐮甲蟲,踩在一隻正踏着同伴身體前衝的雙鐮甲蟲頭部。

觸電在按人類標準算大概有三四百斤重的身體,藉着高高躍起下落的強大慣性撞向對方,這隻英勇的雙鐮甲蟲頭部後仰,然後咔的一聲帶着幾絲肉塊耷拉在背上,而觸電則因爲一腳踏空而仰面砸在失去頭部的雙鐮甲蟲腹部。

然後,觸電的身體藉着衝力,滑落到了這隻雙鐮甲蟲後方的另一隻雙鐮甲蟲腳邊。

完了,不會被幹掉吧?

一陣心悸,還仰躺在地的觸電立即伸出右爪掃向上方。

獨家婚寵:顧少,高調寵 砰的一陣硬骨撞擊之聲,右爪上的三片利刃正好架住這隻雙鐮甲蟲砍下的鐮刀,但此時觸電卻感到右腳一刺疼,大腿已經被這隻來不及收勢的雙鐮甲蟲略顯尖銳的前腿踏入。

腿被絆住,這隻雙鐮甲蟲立即依靠着剩下三隻下肢穩住身形,然後揮起左爪就砍向架住右爪的觸電右爪。

這下真的完了麼?

觸電緊張的閉上雙眼揮起左爪,卻被右爪阻擋了去路。

就在甲蟲和觸電相互攻擊之時,它們卻沒有注意到這裏已經成爲戰場中央。

由於佔有地勢之利而且道路較窄,最前方的衝刺隊伍撞擊之時,雙方都無法躲避那樣急速的衝撞,好處是栽倒方向爲地勢較低的雙鐮甲蟲側。

所有即便雙鐮甲蟲有四隻穩定的下肢,也無法支撐這樣強大的衝力。

雙鐮甲蟲的衝擊力很快就被抑制,後方的四十多隻觸手嘎嘎獸也立即衝入了二十多隻雙鐮甲蟲隊伍中,而衝在最前方的觸雷,此時纔在同伴有意識的躲開之下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撞死我,好痛!

這時的它已經身處戰場後方,地面躺倒着幾十只因爲無法避開,而被踩死的觸手嘎嘎獸和雙鐮甲蟲。

揮爪將一隻還在晃動的雙鐮甲蟲砍成幾截,確認這隻甲蟲不會再亂動之後,觸雷越過一隻無頭的雙鐮甲蟲屍體,看見了因爲失去右爪而正在地面掙扎的觸電,以及觸電前方那隻被幾隻觸手嘎嘎獸尾巴砸出了N個焦糊黑洞的甲蟲屍體。

藉着前衝之力和第二隊的突擊,雙鐮甲蟲有一半多的個體暫時失去了戰力,然後被後方的觸手嘎嘎獸幹掉。而此時,戰場上的甲蟲,被三十多隻觸手嘎嘎獸有意識的分開,以便發揮己方尾巴的撞擊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