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現在遠在要塞星上的家,恐怕已經在可愛的機械女僕們勤勞雙手之下,變成了那晚他們在立體影像中所設計的樣子了吧。

因此真正需要帶過去的,只是一些零散的私人物品而已。

不對,私人物品!

心中一驚,羽控來不及懷念雖然沒多少變化,可看起來卻冷清了好多的家。撞入自己的小屋之後,他一個前撲掀開自己那軟綿綿的被窩,隨後翻開堅硬的牀板,露出其中的小型保險箱。

通過精神力密碼輸入確認之後,保險箱打開。

裏面的東西不多,在不喜歡的眼中也毫無價值,但對於愛好者而言,這卻是無價之寶——特製手辦。

“還好沒被月舞發現。”羽控大大地鬆了口氣。

“啊咧,羽控你找到了什麼嗎?”

“嗚!”

“不愧是羽控的說,竟然用的這種精神力編碼。”

“月、月舞……”

“放心吧,咱不會把這個告訴妹妹的哦。”

“呼……”

“不過,能夠給咱解釋一下,爲什麼明明都有咱了,羽控還要收集這些……嗯,模型嗎?”

“咕嚕。”

……十幾分鍾後……

“月舞,請至少放過此方吧!”

“不行哦,這是懲罰。”毫不留情地將手中的保險箱放入自家後車廂,月舞滿足地笑容在羽控眼中卻彷如強盜般讓人膽寒。但爲了自己的心愛之物,他還是準備最後努力一下:“那個,什麼時候可以還給我呢?”

“放心吧,很快的。”

雖然這個‘很快’,誰也不知的是多久。 小插曲很快就過去,在四名朋友的幫助之下,羽控家需要搬出來的東西都已經搬上了家裏那艘中型浮空艇上。接下來告別三名朋友之後,羽控和賴着不走的月舞就開始在家等待妹妹的返回。屆時,兄妹兩就會乘坐浮空艇和月舞家的浮空艇一同趕往最近的空港,徹底告別雙月星,奔赴遠方的新家。

“伯父伯母不和咱們一起離開嗎?”等待時刻,月舞把玩着手中的休閒遊戲機,隨口詢問。

“嗯,聽說他們會和長老們一同作爲最後一批人員撤離,月叔也一樣吧?”

“是啊,不過正好,這次選房子的時候,咱可是單獨選了一座小庭院哦。還有一片大大的花園,甚至還申請到了三個可愛的小女僕和一堆小動物來着。怎麼樣,羨慕吧,要不要來咱家。”

但羽控並沒有在意月舞一臉炫耀發言的重點,而是發現了另外的情況。

“你不是和我一樣靈魂級高期嗎,怎麼可能申請到三名機械女僕?”

“爲什麼咱就不能!”月舞不滿地嘟起了嘴。

“你自己不知道?”羽控對此早已免疫。

“好吧,雖然咱福利只能申請一名機械女僕,可老爹可是幽神級巔峯,作爲一家人,咱是可以接受老爹的機械女僕的。”月舞得意地說道:“至於小動物那些,咱可是吧這些天幫政府管理搬遷事宜賺的貢獻點,都投進去了來着。”

“還能這麼幹啊!”羽控一臉詫異。

他可是清楚地還記得前段時間,政府才頒發的新福利標準。

一級標準也稱爲基礎標準,內容是在保證穩定生活的物資、基礎的四百平米區域住房、基礎的出行交通設施的前提下,提供必要的宇宙活動配置(輕便宇航服等等)和修煉配置(固定式幻界發生器等等);

這種標準針對就是靈魂級以下成員,其實就是對非朋人而言的。

二級標準,內容則是在一級標準的基礎之上,將住房區域提升到九百平米,基礎出行配置提升爲家用交通艇,宇宙活動配置變成單人穿梭機,修煉配置也提升到可通過網絡調整設定的活性幻界,但最主要的變化還是增加了一位機械女僕的配合;

這可是絕大部分人都期待的配置,雖然只是二級機械女僕,但卻能夠讓很多人從瑣事中騰出手來。至於他們騰出手來幹什麼,就看每個人自己了。

這種標準針對的則是靈魂級的成員,又根據靈魂級內部的等級差距有所差異。

羽控自己就是這個標準,而同級的月舞也是這個標準。

三級標準,內容則再次提升一大截,在二級標準之上擁有了專屬住房區、實驗區、修煉區,還有額外的專車和家用貨車(要塞星用),額外的幽神機甲(宇宙用)等神級福利。最重要的是機械女僕名額提升到了三名;

這種標準針對的是誰自不用多說,當然就是幽神了,而且依然是根據內部等級的高低,會產生福利的差異。

羽控的妹妹和父母,月舞的父親都是這樣的標準。

當然,福利的不同所產生的影響並不大。

就算最低的一級標準,放在普通宇宙文明中也都是富豪才能享受的等級了。只要自己努力,像月舞一樣用貢獻點換取更好的東西也是輕輕鬆鬆。

爲數不多會有絕對等級限制的,恐怕就只有機械女僕這一項了。因爲機械女僕有着成爲朋族成員的潛質,更有着在獲得意識後隨朋人移民虛空的潛質。如果說二級女僕就算獲得也不確定什麼時候朋人離開這就世界就只能拋棄,那麼擁有意識的三級大腦女僕,卻是可以一同帶入虛空世界的長久存在了。

所以,人們對於培養二級女僕成爲三級大腦女僕可是有很高的性質。

當然,爲了避免一開始就安裝三級大腦導致機械女僕的形成出現問題,所有新出廠的機械女僕,都是二級大腦。而且這些女僕也不會直接出售,只會根據主人等級配屬。通過這些主人的培養,當機械女僕產生‘思想’,纔可以更換爲三級大腦以形成自我意識。

這時候,形成了自我意識的機械女僕已經算是朋族一員,可以自己選擇去留。

當然,由於絕大部分機械女僕從形成意識最初就是照顧着主人的生活,就算讓她們選擇,絕大部分都還是會選擇繼續照顧原主人。這也就使得培養機械女僕成爲朋人們爲數不多的狂熱愛好。

至於後來宇宙文獻中在朋人的興趣中添加‘女僕控’什麼的,在這裏就不多說了。

※※※

朋族歷64年2月5日,最後一批朋族體系成員成功轉移到了停留在雙月星和無月星之間軌道的第二新朋到要塞星上。

自此,朋族體系中包括47萬朋人(雙月星)、8萬朋人(藍月、白月、蟲月)、38萬遁甲人、21萬影族人、71萬月靈人、24萬黑骨人、153萬海族(人魚、鱷族、豚族)、981名擁有自我意識的機械女僕、4299名等待通過純能量化轉爲朋人的準朋人(幾個宇宙土着星球選拔出的成員)都全部遷移到了他們的新家(暫時的)——第二新朋到要塞星。

而再次之前,建造這座龐大的第二新朋到要塞星時,朋族就已經遷移了大批動植物。

包括建造時遷移以及定下移民計劃後遷移的規模,到2月5日完成最後一批朋人遷移的同時,雙月星上已經有219頭史詩級生物、12萬頭黑手級生物(31個種類)、190萬頭常規體型生物(700個種類,諸如網兔、冥獄蝶、豚豬、迅猛龍、刀翼翼龍等類別)、12萬箱微型生物(91個種類,諸如蜻蜓、螞蚱、蚯蚓、蜜蜂等類別)、61萬株各類植物。

這些非智慧的生物構成了要塞星生態圈的核心部分,但除了史詩生物和黑手級生物外,其它都只佔雙月星生態圈不到百分之一的規模。

即便如此,這些動植物的遷移也佔了當時朋族90%的運力。

當然,等到開始遷移設施和人口之後,動植物的轉移基本就停了下來,因爲要騰出運力滿足龐大的非朋人人口的遷移,特別是生活環境上要求有些特殊卻又人多的海族。

“其實現在想想,我們好像便宜了靈族,你有沒有覺得?”站在不斷遠離雙月星的飛船上的靈雪,向領着雙月與音雅兩隻蘿莉的8051開了個玩笑:“要知道絕大部分工廠設施都留在了雙月星,我們也沒打算毀掉。我們走後,只要靈族發現並利用起來,他們要不了多久就會成爲宇宙文明吧。”

超級淘寶 “就當我們留給老鄉的禮物吧。”8051不以爲意地說道:“前提是雙月星不會被宇宙文明幹掉。”

“也是。”這個話題終歸讓人無奈,但有些事,靈雪卻無法迴避:“8051,星球意志的身份,你現在脫離了嗎?”

“還沒。”嘆了口氣,8051摸了摸自從登上飛船後就板着臉的雙月那小腦袋,無奈地解釋道:“現在的星球意志空間畢竟管理着朋人的輪迴,爲了確保族裏亡魂的安全和下一代的基礎意識來源,我們必須控制這個通道,直到我們找出能夠取代這個輪迴通道的東西。”

“何況,不僅僅朋族,遁甲人、黑骨人、乃至於那些植物動物,都需要一個全新的輪迴通道來確保不會在進入虛空後失去循環效果。”她補充說道:“只不過我擔心留不了多久,系統恐怕很快就會把注意達到輪迴通道上來。”

“也就是說,我們還得再弄一個輪迴通道?”靈雪似有所悟地說道。

“是啊,否則系統掌控我們的輪迴通道,要是在裏面參點什麼東西,可就麻煩了。”

“哦。”

似懂非懂的靈雪點了點頭,心中至少明確了‘輪迴通道很重要,現在還不能放棄’這一點,這在8051看來已經夠了。

“說起來,自那之後,你那個女皇朋友就一點消息都沒有再傳來呢?”

“貝拉嗎?”靈雪想了想搖頭:“你覺得作爲一名真正的種族女皇,她會讓個人友誼超越種族利益嗎?”

“也就是沒有了。”8051攤開雙手,拉着雙月和音雅兩隻蘿莉坐到了一旁的躺椅上。

頭號佳妻:名門第一暖婚 “廢話。”擺了擺手,靈雪也轉身背對衆人,透過舷窗望向窗外。

此時飛船的正好路過重兵把守的雙月星門,作爲雙月河系的最後一道防線,星門的防禦作用即便不大,但也能爲朋人爭取最後的躍遷時間,所以防禦力度也是不錯。

不過就在這時,她突然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動從遠方傳來。循跡望去,見到的是一艘神庭武裝所屬的特種飛船。剛剛脫離重兵把守星門的對方,目的地也是第二新朋到要塞星,以至於恰好與靈雪等人所在飛船呈平行,距離不到三十公里。

通過舷窗的光學設備,靈雪清晰地看到了那艘相當堅固的飛船表面大大小小的傷痕。甚至於後側左舷一個本來應該有着常規引擎的地方,都已經消失不見。

在神庭武裝保護下的飛船,要經歷何等的大戰纔會出現這種表現啊。

“看來,雖說尚未下定決心直接進攻,但星空議會絕大部分文明恐怕已經做出了敵友的選擇。”看着傷痕累累的特種飛船,靈雪這樣想到,隨後又隨口詢問不遠處閉目養神中的楚玲:“說起來,神庭在外人員都已經找回了吧?”

“嗯,除了留在永恆源泉接空幻的幾人,其它全都回來了。”楚玲點頭回答,但很快,她就愣住。

“……”

下一刻,在場幾人都心中一動,齊齊看向舷窗外那艘特種飛船。

“空幻!” 去地府做大佬 “立刻組織防禦,別期待外面那些文明能夠防禦多久,那樣龐大的軍隊可不是他們三個中等文明能夠攔得住的!”剛剛走下飛船的空幻,就急不可耐地對靈雪幾人吼道。雖然不是一臉狼狽,可特種飛船那破破爛爛的樣子,顯然也爲他的發言平添了幾分說服力。

“撤離已經準備完成,現在就只有些臨散的貨物還沒運輸完成了。”遞過去一杯飲料,靈雪代替衆人回答:“不過樹族方面恐怕還要空幻你去聯繫一下,作爲一個超級種族,它們的作用在這時候恐怕不低。”

“樹族?”接過飲料的空幻一愣,那在白月安家的種族存在感太低了,很多時候都會被人忽略。

但很快就,他還是反應過來:“放心吧,我回去的。”

“那就好,其它的在外人員也已經全部返回,現在我們的問題是,這顆要塞星要躍遷到哪兒去?”靈雪嚴肅的說道。以現有宇宙文明的技術,無論要塞星躍遷到哪個地方,都會輕鬆地被這些文明採用追蹤技術跟上。

這個宇宙的確存在無序躍遷技術。

但這種技術的‘無序’只不過是對於使用者而言的,使用者使用這種無序躍遷技術,會冒着生命危險躍遷到某個未知的地方。但對於後來者而言,有了前者躍遷留下來的痕跡,可以輕鬆地沿着這些痕跡追上對方。

所以,所謂的無序躍遷更像是在開路。

也因此,雖然有把握讓第二新朋到要塞星躍遷避開宇宙文明的追殺,但衆人卻無法擺脫那些追兵。

“這個問題我也沒辦法,不過,只要能給我們爭取時間的地點都可以採用。”藉着靈雪發言機會喝了口水的空幻追問到:“倒是虛空研究現在進度怎麼樣了?這段時間在路上連續不斷地躍遷,還是闖了十幾個重兵把守的星門要塞,都沒時間瞭解一下族裏的情況。”

“還行吧……”

這次回答的人卻是早一步抵達要塞星,纔剛剛被靈雪通過網絡叫來的白敏。因爲意識網絡研究而回到雙月星的她,本來因爲與白農分開還有些不快,但這次全族轉移到要塞星,又讓兩人重逢。

如此一來,她倒是爲數不多對這次搬遷持絕對支持態度的高層了。

“……我主要研究的還是意識網絡,不過自從提出多人幻界之後,意識網絡和幻界研究就結合起來。而現在,虛空移民研究的關鍵就是多人虛空幻界的製造,所以現在虛空幾個關鍵技術都已經和我所負責的小組掛鉤。”

網絡通訊請求在空幻腦海響起,接受之後,一大堆的資料出現。

細細閱讀之時,白敏做出了說明:“初步認定的方法是意識網絡所採用的表裏雙重意識技術。本來是爲了避免意識網絡導致的同化效果,但現在我們認爲,可以用意識網絡連接起來的表意識羣,作爲概念上的‘統一’意識,來製造一個完善的、龐大的幻界。而裏意識又能通過與意識網絡連接的表意識去影響幻界……”

“等等!”空幻揮手止住了白敏的長篇大論:“理論的數據你們明白就可以,說重點。”

“哦,這不是覺得你也許會有興趣來着。”白敏撇了撇嘴,輕咳一聲說道:“重點就是,現在我們多人虛空幻界的製作,其理論上已經有了基礎,下一步就是實驗。”

“實驗什麼?”

“從兩個人規模開始,逐步加大人數,以實驗多人虛空幻界的技術。”她簡短地解釋道:“但問題是我們就算單人幻界的虛空試驗都還纔開始沒多久來着。”

“那單人幻界的虛空試驗什麼時候可以出成果?”

“這兩天吧。”白敏嘟嚕一聲:“上次空幻你猜想有神庭武裝在虛空中用幻界避難給了我們不少啓發,但畢竟沒有證據,所以我們也只能從頭開始試驗……”

“那多人試驗什麼時候開始?”空幻再次打斷後追問。

“昨天。”

“不是說沒基礎嗎?”

“現在啥事都在趕,反正只要注意點也沒危險,那麼同時開戰多人和單人試驗也不是問題,這樣還能節省時間。只可惜空幻你那個研究模塊好像無法研究虛空技術,現在幾乎沒什麼用了。”

“額。”空幻擦了擦滿頭冷汗。

研究模塊本就是系統提供的東西,怎麼可能受理會讓系統高度重視的虛空研究,所以對此,他也早有心理準備。

果斷無視研究模塊的問題,空幻追問到:“那麼,什麼時候能夠收穫點幻界成果?”

“這……不確定。”白敏鬱悶地回答。

“……”

“別那種表情啊!空幻你自己不也是研究人員嗎?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列出準確的時間表!”被空幻幾人詭異視線望着的白敏果斷爆發:“就算你再怎麼追問,我也最多隻能給出一個兩個月內別想、一年內有可能、三五年才比較寬鬆這樣的回答啊!”

“……”

“怎麼?”

“你早這麼回答不就好了。”空幻拍了拍白敏的腦袋說道,周圍幾人也點頭認同。

“嗚~~”

被一羣無良傢伙欺負之後甩頭離開的白敏,給會議帶來了不小的正面效果。得知了大體時間的衆人,做起事來顯然就要有計劃很多。當然,一直留在朋族的靈雪她們所制定的計劃本來就按照這些來弄的,這次會談也只是給空幻提供點消息而已。

會議結束,8051將空幻領會家休息一天。

但第二天才起牀,他就從靈雪處得到一個出人意料的消息。

“你是說,莉雅偷偷聯絡你,告訴我們在星空議會出現了聖堂的身影?”空幻大驚,因爲如果事情屬實,此舉不僅僅表明星空議會與新星聯合會議的和解,更可能代表着兩大勢力乃至於加上自由聯盟的三大勢力,即將正式向朋族發起攻擊。

“事情我們還無法確定,因爲外籍情報員最近損失嚴重。”靈雪搖頭:“但根據邏輯推理都能得出,這種事只是早晚而已。”

“也是。”迅速平靜下來的空幻點了點頭:“那麼,我們的應對的方式,還是臨近文明第一防線、星門第二年防線、以及要塞星撤離三個防線嗎?”

“嗯,一切的變化都只看虛空研究的進度。”

“也是。”空幻點頭:“對了,莉雅有說蟲族的情況嗎?”

“沒有,恐怕她自己也瞭解不多。”靈雪說道,但隨後看向空幻的視線又有些詭異:“話說回來,我完全想不到在這個包括女皇和那些支持我們的文明,都已經和我們斷絕聯繫的情況之下,是何等的情感促使莉雅這個小姑娘選擇偷偷聯絡我們的?空幻?”

“額,我哪兒知道。”空幻有些尷尬地摸着後腦勺。

自從和靈雪的關係確立之後,他就感覺在某些事的對待上就要小心了。倒是對面的靈雪自然很多:“好了,只是個玩笑。就我看來,莉雅應該不可能在沒有女皇支持下聯絡到我們,畢竟這可是超遠距離星際通訊。所以,就算只是暗示或者默許,恐怕女皇也不願意徹底得罪我們。”

“該說不愧是你朋友嗎?”空幻瞭然地點了點頭。

“不,該說,她不愧是一個女皇。” 朋族歷64年3月1日,第二新朋到要塞星,晴

等待許久的消息終於傳來,被朋族通過精神影響所控制的臨近三個中等文明,相繼發回發現外星文明艦隊的消息,而開始交火的情報也緊隨而至。由於最初的交火只是試探,朋族也派遣了神庭武裝和純機器人艦隊前往協助,防線並沒有立刻出現危險。

但監控到的宇宙文明艦隊的規模,卻讓所有人感到震撼和壓力。

不過,就算如此驚訝,朋人對此也早有心理準備。而通過前線神庭靈士的大範圍精神力影響,這些幫助朋族的中等文明軍隊士氣並不會出現下降的情況,這也算是個體類種族的一大優勢。

然而,在絕對實力面前,再高的士氣也無法彌補實質的差距。

所以對於這幾個中等文明的軍隊,朋族的期望也只不過爲自己拖延時間而已。

然後時間就這樣到了3月3日,大概是試探完成覺得沒什麼可怕的了,看不出是星空議會還是整個宇宙三大勢力的聯合軍隊,正式發起了狂攻。霎時間,只是舷窗透露出的艦內燈光就遮蔽了星空,防線上的士兵們驚恐地目睹了這彷彿高牆壓來的敵人。

如此規模的戰爭,已經超出宇宙現有記錄的規模。

漸漸的,朋族方普通士兵的恐懼,已經連神庭靈士們也無法影響,因爲連他們自己也被如此龐大規模的敵軍嚇到了。當敵軍靠攏,數以百萬計的主力艦主炮轟擊,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短短兩天時間,三個中等文明內部佈設的十幾道防線就被連續突破。

從記錄上看,反朋族宇宙艦隊幾乎就是在戰爭行軍,而不是在作戰,因爲沒有一條中等文明的防線能夠抵擋這些艦隊的輾壓。甚至於這些艦隊都不需要使用主炮,就這麼平推都可以將防線上的中級文明部隊撞毀。

而面對這種戰場,朋人的個體作用也下降到了微不可查的程度,因爲在防線上的朋人神庭部隊也不過一百來人而已。

……

3月9日,臨近朋族的三個中等文明先後被突破正面防線,反朋族宇宙艦隊開始向中等文明的首都星靠近。就在這時,面對前線巨大傷亡和無法承受的壓迫感,三個中等文明內部先後爆發出對統治者的不信任案,甚至直接暴動反叛。

短短三天時間,在反朋族艦隊即將攻入三個中等文明首都星的前一天,被朋人影響的統治者們終於被自己人給推翻。

3月13日,反朋族艦隊攻入三個中等文明首都,三個文明臨時政府相繼宣告投降。

十天

這就是三個中等文明爲朋族爭取的時間。

但回頭來看反朋族艦隊的行軍速度,朋人囧然地發現就算沒這三個中等文明的阻攔,對方單單行軍到這三個中等文明的首都,也只需要這麼點時間。

也就是說,這三個中等文明的防線等同於無,反倒是統治者在被推翻之前下達炸燬星門的命令,雖然不是全部被執行,但還算爲拖延了反朋族艦隊幾天的時間,這也算略有薄功了。

“一開始就不該對這些普通文明抱有希望啊。”空幻捂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