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王老?你是說中醫聖手王全周王老神醫?”林凡訝然道。

“嗯!”夏曉茹點點頭。

也就在這時,夏老爺子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一個老人揹着藥箱從裏面走了出來,正是號稱中醫聖手的王全周。

見王周全出來,夏雲虎立刻就迎了上去緊張問道:“王老,我爸他現在情況怎麼樣?”

王全周道:“放心吧夏部長,夏老他已經醒了。”

夏雲虎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隨即便皺起眉頭問題,“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王全周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也沒什麼特殊原因,就是夏老年紀大了,體內器官衰竭造成了供血不足,所以纔會突然暈倒。”

夏雲虎這才釋然,只要不是什麼突發性疾病就好。

“那以後還會不會發生這種情況?”

“這個不好說,主要是要看夏老的身體狀況。”王全周說道。


並沒有把話給說死,畢竟夏老得的不是病,只是身體衰老的自然規律,之所以看起來比一般的老人要虛弱,那是因爲有着以前在戰場上遺留下來的舊傷而已。

“難道就沒有預防的方法嗎?”


王全周搖了搖頭,“這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除了保持心情舒暢外,就是多出來走動走動。”

一旁的林凡將兩人的談話盡數聽在了耳中,聞言只是這個原因,倒是讓他稍微鬆了一口氣,他早就看出了夏老爺子大部分器官衰竭,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今天發生這事,就是一個鮮明的徵兆。

看來,老爺子是真的時日不多了。

林凡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雖然王全周說的那些可以延緩老爺子死亡的時間,但是並不能爭取多少時間,按照他的計算,夏老爺子最多還有兩個月的壽命就頂天了。

雖然夏雲虎老早就知道了自己父親的身體狀況,但是此刻依然還是有點失落。

“夏部長,你也看開一些,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規律,這個誰有無法阻擋的。”王全周忍不住勸慰了一句。

“我知道,多謝王老!”

“夏部長客氣了,那我就先走了。”王全周道。

“我親自送您送去!”

“夏部長留步,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王全周拱手一禮正要走,眼睛卻是突然瞄到了林凡的身影,頓時就是一震。

見王全周的看到了自己,林凡知道自己已經躲不過去了,於是只能是走過來對王全周問候道:“王老。”

“還真是你啊,段小兄弟,我還以爲我眼花了呢?”王全周詫異的說道。

段小兄弟?

所有人都以爲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紛紛將目光望了過來,中醫界泰山級別的人物,居然和林凡稱兄道弟。

“怎麼,王老你和段飛也認識?”夏雲虎驚訝的看着兩人問道。


王全周和林凡相識一笑,只見王全周道:“何止是認識,我和段小兄弟那可是一見如故,特別是對於他的醫術那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王全周已經知道林凡親自治好了祖龍的傷勢,雖然林凡是他推薦的,但是當時他其實並沒有抱太多希望,覺得林凡一定能夠治好祖龍,畢竟祖龍當時的傷勢實在是太詭異了。

其實林凡當日之所以能夠治好祖龍的傷勢,大部分是靠運氣的原因,若不是他賭對了,利用北冥神功將祖龍體內的那股奇異能量給吸出來,即便是使用太乙神針也根本治不好祖龍的傷勢。

城市里的向陽院 ,他也沒有過這種感覺。 “小飛,你居然還會醫術?”

夏雲虎聞言詫異的看了一眼林凡,關於林凡會醫術的事情,他其實並不知道。

當日夏雲龍也沒有告訴自己的哥哥,自己的命是林凡給保住的,他只是知道林凡的身手不錯,性格和爲人處世方面也和他三年前在婚禮上見到的時候大不相同。

林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尷尬道:“會一點!”

“如果你都只是會一點的話,那我老頭子豈不只是略知皮毛?”

王全周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林凡,認爲林凡實在是太過謙虛了。

林凡聞言一陣苦笑,對方哪裏知道他只是害怕夏雲虎對他的身份有所懷疑,纔會這麼說的。

其實,林凡也是多想了,夏雲虎畢竟只是三年前在夏夢的婚禮上見過他,說到了解其實根本就談不上。

關於林凡的認知很多都是三年後通過自己的調查而得之的,所以夏雲虎對林凡的認知大多數都是三年後性格變化後的林凡,畢竟這三年來林凡都處在昏迷當中。

至於林凡之前是什麼樣的,他也只是聽夏雲龍講過而已,因此他根本就不會對林凡的身份產生懷疑,最多隻是好奇自己得知的爲什麼和自己弟弟講過的會有差異。

而唯一能會對林凡身份產生懷疑的也就只有和他關係比較近的幾個人,比如夏夢一家,還有就是和樑青山父女還有謝大海這些曾經在一個小區裏生活過的人。

面對王全周的調侃,林凡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是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過還好,夏雲虎他們似乎並沒有對他的身份有所懷疑。

“對了段小兄弟,你是什麼時候來京城的,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你也是來爲夏老診治的?”

到了這時,王全周纔想起這個疑惑,不過剛纔聽夏雲虎的話,對方似乎並不知道林凡會醫術,那麼也就談不上來爲夏老看病了。

“王老,你誤會了,我不是來爲爺爺來看病的。”

“爺爺?”王全周聞言詫異。

這時,夏雲虎不得不解釋道:“是這樣的,王老, 極品壞公子 。”

王全周頓時有些震驚,沒想到林凡身上居然有着這麼一層身份,難怪會稱夏老爲爺爺。

“之前就聽你說結婚了,沒想到你的妻子會是夏老兒子的女兒。”

“我也沒想到我岳父背後還有這麼一層關係。”

林凡親笑一聲,要是自己再告訴他,自己還是段家子嗣,不知道對方會作何感想!

“夏部長,不是我說你,你身邊本就有一個比我更厲害的神醫不用,會來折騰我這個老傢伙。”王全周帶着一絲不滿說道。

夏雲虎雖然是安全部的部長,但是畢竟是王全周的晚輩。

王全周身爲中醫界的泰山北斗,又是保健局的專家,專門爲首長看病,地位崇高,雖權勢不及夏雲虎這個部長,但是夏雲虎也不得不給王全周面子,因此,王全周對着他說出這番話,夏雲虎倒是不敢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他會醫術啊!”夏雲虎感覺自己比竇娥還冤。

“現在不就知道了。我說段小兄弟,既然夏老是你爺爺,相信夏老現在的身體狀況,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王全周看着林凡問道。

“嗯!”林凡點了點頭。

“那你覺得,夏老還能堅持多久?”

雖然當着夏家人的面談論這個問題有點大逆不道,但是身爲醫者,這樣的話說出來倒是沒必要避諱。

“根據我的猜測,不會超過兩個月。”

王全周點點頭,林凡的判斷和他基本一樣。

“不過,我倒是有辦法能夠給爺爺多增加兩個月的壽命!”林凡突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什麼?”

Wωω ▲тт kān ▲co

王全周和夏雲虎同時震驚的叫出聲,就連夏曉茹也走了過來激動問道:“段飛,你真的能夠幫爺爺增加兩個月的壽命。”

“當然!只要用太乙神針激發老爺子的身體潛能,再活兩個月是完全沒問題的。”林凡十分自信的說道。

“小飛,你說的是真的,真的有辦法能夠讓老爺子多活兩個月?”夏雲虎語氣顫抖,帶着一絲懷疑問道。

畢竟林凡這樣的話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誰敢說出這樣的大話,即便是醫者也只能保命,增加壽命這已經算是神仙手段了。

“我有必要故意說這樣的話來騙你們嗎?”

聽到林凡這麼回答,夏雲虎最終相信了林凡的話,雖然他和林凡的見面次數不多,但是以他對林凡的瞭解,對方沒有必要對他說謊。

此時,王全週迴過神來,眼中閃爍着異樣的神采,雖然林凡這話實在是不可思議,但是一想到太乙神針的神奇之處,他不得不覺得林凡真的有可能辦到此事。

“既然你有辦法幫老爺子續命,那之前怎麼不早說呢?”夏雲虎有些埋怨的說道。

林凡苦笑一聲,“如果之前我這麼跟您說,您會相信嗎?”

“這……”

夏雲虎頓時僵住了,如果沒有王老事先告訴他己林凡會醫術,之前如果林凡這麼對他說的話,他絕對會覺得林凡是不是瘋了。

別說延長壽命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讓人無法相信,就算是他肯相信,也不會覺得林凡會有這樣的能力。

說做就做,林凡和王全週一起進入了夏老爺子的房間當中,直到一個小時之後,兩人才從裏面出來。

要是以前林凡施完針出來,絕對會直接累得昏睡過去,但是自從他突破武道至高進入修行門檻之後,便不再會出現這個問題,因爲現在他體內的真氣已經全部轉化爲了靈力,已經產生了質的變化。

而且經過他施針之後的靈力滋養,老爺子的身體器官有了明顯的好轉,盡然比預想的效果更好。

之前只是斷定能增加兩個月的壽命,如今卻是覺得多活三個月都沒有問題。

見兩人出來,夏雲虎立即問道情況怎麼樣?

林凡還沒有開口說話,王全周就笑着說道:“太乙神針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奇的針法,情況要比預想的好太多。”

聽到王全周這麼回答,夏雲虎就知道成功了,當下就是喜不自勝,因爲老爺子多活三個月,那其中代表的意義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家庭能夠想象到的。

隨即,夏雲虎看向林凡的就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突然有點後悔當初夏家的決定,最後只能是拍了拍林凡的肩膀,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段小兄弟,老朽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將王全周送到夏家門口之後,對方突然有些欲言又止的看向林凡說道。

這段時間,王全周可謂是飽受葉家千金的怪病困擾,讓他甚至有些身心俱疲。

今天,再見識了林凡給夏老爺子的續命手段之後,王全周對林凡的醫術可謂有了更高一步的認知,自己束手無策,說不定林凡有辦法也不一定。於是,便有了王全周的這番話。


“王老您這麼說就有點折煞小子了,有什麼事您儘管說,只要我能幫上忙的,定然竭盡所能。”林凡趕忙說道。

“是這樣的,葉部長的女兒最近得了一種怪病,我想請你幫忙過去看看?”

“葉部長?你是說葉家的那位?”林凡驚訝道。

能夠被稱爲葉部長的,也就只有是京城葉家的那位當家人了,如今,林凡算是一下子將京城四大家族的人都一一聽聞個遍了。

“沒錯,就是那位。”王全周點點頭。

“王老您說的怪病究竟是什麼怪病,居然能夠讓您這位中醫聖手也束手無策?”林凡訝然道。


對方既然請他過去幫忙看看,很顯然是自己無法醫治。

王全周臉上露出一絲慚愧之色,於是便給林凡仔細講述了一遍葉部長這個女兒的情況。

原來,葉部長的女兒不知道何故,肚子無辜變大。

起初,葉風華還以爲自己的女兒懷孕了,當時就是雷霆震怒,結果通過詢問,並不是自己想的這麼一回事,事實上,葉風華一直都覺得自己的女兒很乖,絕對不會未成年就和男人發生關係的。

而且,自己女兒的肚子是在幾天內突然變大的,根本和懷孕一點都不同,於是這才找來了王全周王老,經過了王全周的診斷之後,確認是得了一種從未見過的奇怪病症。

不過,經過了幾天的診斷,卻是根本就診斷不出什麼原因,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