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王浩停車,兩女下車,立馬引來了很多人的側目。

實在是兩個女人長得有點出衆,就像是大明星一樣。

甚至一些一線明星都沒有這兩個人好看。

王浩跟在兩個女人後面,有一搭沒一搭,路人紛紛投來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只覺得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兩個女人似乎提前就說好了,來了之後直奔專櫃而去。

王浩跟在屁股後面,看起來鬆鬆垮垮的,實則一直在盯着四周看,外鬆內緊。

女人逛街一直都是麻煩的,哪怕是楚雨晴這種看起來沒什麼話的女人逛街的時候簡直就像是開掛了一樣。

一直到中午十二點多的時候。

楚雨晴說了餓了才停了下來。

程筱筱提議去吃烤肉。

但是到地方的時候,程筱筱忽然使壞,指着王浩,“我們不認識他。”

王浩倒是無所謂的樣子。

楚雨晴過意不去,就要說話,被程筱筱強行拽走了。

程筱筱一副終於扳回一城的表情,就像是打了勝仗一樣,轉頭就走了。

王浩環顧四周,沒發現有什麼危險,今天這一路走來都沒有什麼危險。

在烤肉店外面找了一個椅子坐下。

手機震動了一下,拿出來一看,發現是楚雨晴發來的消息。

“進來吃飯。”

王浩擡頭去看,發現楚雨晴正在朝着王浩看。

微微一笑,回了個消息。

"不用。"

“筱筱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氣,她就是開玩笑。”

“沒事。”

手機震動了一下,王浩剛想去看,旁邊傳來一道聲音。

“這家店好香啊。”

擡頭一看,是一對情侶,兩個人站在門口看着裏面的一切。

男生轉頭看着旁邊的姑娘,眼中流淌着濃濃愛意。

女孩使勁聞了一下。

男生要拉着女孩進去,但是女孩攔住了,目光盯着門口的價格牌。

最低消費一個人368。

男孩也看到這這一幕,神色窘迫,但還是咬咬牙。

拉着女孩要進去,女孩執意搖頭,“我今天不是很想吃烤肉,我想吃沙縣小吃。”

男孩看着女孩,滿臉愧疚。

女孩拉着男孩,笑着離去。

王浩望着離去的小情侶,目光迷離。

又想起了那個女人。

當初剛剛到國外的時候,舉目無親,王浩只想活着。

因爲是黃色皮膚,所以會受到排擠,王浩想要活着,就得先填飽肚子,後來有一天,被一個店老闆侮辱了之後,王浩晚上潛進店裏掃蕩。

沒想到碰到了另外一個賊。

兩個人不打不相識。

後來二人合夥,雙劍合璧,就像是亂世之中的抱團取暖的兩個孤魂野鬼。

那時候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坐在一起共享一個漢堡,王浩吃麪包,她吃肉。


日子很苦,卻也很甜,後來兩個人一步一步在陰暗的地下世界登頂王座。

他是地下世界的王。

她是王背後的女人。

地下世界雖然有七大王,但是唯萬獸之王獨尊。

二人組建的七十二狂徒讓整個地下世界聞風喪膽。

往昔歷歷過目。

王浩回過神,摸了摸肚子,忽然想吃一個漢堡。 王浩拿着漢堡,狠狠的咬了一口 。

還是那個配方,但已經不是那個味道了。

大口大口吞嚥漢堡。

心中思緒萬千。

等王浩去了京城報仇之後,就會重新回到地下世界,召集舊部,劍指R家族!給那些兄弟報仇,給自己的女人報仇。

王浩雙眼微紅。

兩腮咬肌蠕動。

路過的人都會忍不住的看一眼王浩,覺得這個人就像是沒見過漢堡一樣。

眼前忽然多了一雙美腿。


王浩擡眼,發現是滿臉愧疚的楚雨晴。

"王先生。對不起,筱筱就是在開玩笑,你不要生氣,我們已經給你付錢了,進去吃飯吧。"

程筱筱也來了,看到王浩的眼眶發紅,一時間也有一些手忙腳亂。

"大哥,你別哭啊,我就開玩笑的,你別這樣好不好,你想吃什麼你給我說,我給你買行不行,你一個大老爺們兒哭什麼,我就沒帶你吃飯嘛,別哭了大哥。"

王浩三兩口吃了漢堡。

看着王浩狼吞虎嚥的樣子,楚雨晴沒來由的一陣心裏發堵,眼中愧疚更甚。

“王先生…”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哭了?"王浩抹了把嘴,稀溜溜的喝了一口可樂。

楚雨晴和程筱筱愣了一下,看到王浩的狀態和語氣,似乎是根本就沒有把剛纔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是王浩的眼睛的確是紅的。

程筱筱看着王浩,“真沒事?大哥,我就開一個玩笑,你別當真啊。”

王浩沒搭理。

打了個嗝兒。

“你們吃完沒?吃完的話,繼續啊?”

楚雨晴認認真真的確定了一下王浩是真的沒有在意之後,才鬆了口氣。

“王先生吃飽沒,我們進去再吃一點?”

“我飽了。”


楚雨晴看了眼程筱筱,程筱筱看着王浩笑嘻嘻道。

"晚上我請你吃大餐,你想吃什麼都行。"


王浩也沒搭理,還不至於和這個女人因爲這麼點事情置氣,要是爲了這麼點事情都要置氣的話,王浩當初剛到國外怕是就要橫死街頭了。

兩個女人吃飽喝足了,又開始了逛街之旅。

王浩不僅一邊負責警惕有沒有危險,一邊還得給這兩個女人拎包。

一直忙活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

才決定在奶茶店停下來歇歇腳。

喝奶茶的時候,幾個人同時看向了外面。

發現外面正在搭建舞臺,不知道是在搞什麼活動。

王浩沒有管那麼多,安靜的坐在一旁。

程筱筱事兒多,站了起來看着外面,最終認認真真的把橫幅看了一遍。

"做活動啊,唱歌送車。"

楚雨晴瞥了一眼,“這種就是騙人的。”

“怎麼就騙人了?是大家投票決定的。”

楚雨晴頭都不轉,“是觀衆投票不假,但是主辦方會請音樂學院的來唱歌,普通人誰能比得過音樂學院的專業生?”

程筱筱還是興趣不減,“萬一呢?萬一有唱得好的呢?”

楚雨晴看着程筱筱,無奈一笑,“程總,這輛車市場價十萬零八千,運作一下七萬就能拿到手,你差這一輛車嘛?”

程筱筱眼巴巴的看着那邊,“不是差不差車的事情,就是一個氣氛的事情,咱們兩個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就出來放鬆放鬆嘛,湊湊熱鬧。”

“你去吧我不去。”楚雨晴拒絕道。


程筱筱拉着楚雨晴的手一陣撒嬌賣萌。

"雨晴老婆最好了,去嘛去嘛,你就陪人家去嘛好不好嘛。"

耐不住程筱筱的軟磨硬泡,楚雨晴終於被說動了。

幾個人朝着現場走去。

活動立馬吸引來了百來號人圍觀,甚至就連樓上都有人在往下看。

場面一度紅火了起來。

程筱筱拉着楚雨晴一陣擠,愣是擠在了最前面,楚雨晴一張臉紅透了。

但是程筱筱沒有一丁點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