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王毅感到腦中一陣刺痛,渾身更是彎曲、伸直都不行,像是灌了銀鉛一般,不僅沉重無比,還劇痛萬分。

王毅倒在地上,不停的在大聲嘶吼,額頭上都泌出了無數的汗水,他不停的甩著頭,搖晃著身軀,好像欲罷不能,渾身受到了種種限制一般。

「噴???」

一股磅礴的靈力頓時涌動而出,在王毅的背後凝聚出了一對厚實的羽翼,這幅羽翼將近半米,瞬間便翩翩扇動,掀起了一陣塵土。

但是王毅的身體卻是沉重如山,好似豎立千年的磐石一般,絲毫不動,進入蛇一般,在地上扭曲著身體,向著前方匍匐前進。

「糟了,沒想到這黑羽雕竟在這個時候要與你自身靈異化,毅兒這個時候你定要做出一個選擇,是融合還是放棄,還是???」

王毅體重的魔蛇啞然開口道,神情也是凝重之極。

「不!不!不!我不能放棄!千遍一律的相同豈能強大?」

王毅神情更是猙獰之極,他雙目之中布滿了血絲,寸寸皮膚也開始了脫落,顯現出了如指甲片一般大小的菱形鱗片,竟還顯現出了那扭曲成形的蛇紋。

「什麼,這最後一步的蛻皮成蛇居然與這黑羽雕的靈異化同時進行,這天地有別,萬物不同,毅兒你這般堅持,就是不知結果能否如你所願?」

「我不會認輸,更不會放棄!魔蛇前輩,這就是我要走的道路,我已然不信天地能安排宿命,所以我只能逆天行事!」

王毅心中怒吼,劇烈的疼痛讓他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他還在不停的變化著蛇與鵬的狀態,一會背部翅膀翩翩扇動,一會猶如長蟲一般,匍匐前進。

「這這這???」

克什騰一行人看見王毅這個狀態,皆是一臉的震驚,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他們知曉這是融合靈異的狀態,但是王毅有著歸一境的修為這異靈化的狀態應該早已融合完畢,就算如此,也不可能一人同時異靈化兩種形態吧?

這太匪夷所思了!更是讓人難以想象!

「吼???」

一聲憤怒的咆哮,頓時仰天爆發,目之所及,一條身高近兩米的大力神牛,和一隻一米多高的爆裂豬玀獸向著王毅猛衝而來。

這兩隻凶獸從體型上來看,就已經區別於一般的凶獸,在仔細一看,這大力神牛與爆裂豬玀獸渾身上下竟散發著一股王者之氣,眾人頓時就怔愣住了。

這是它們的首領!定是王毅剛剛大肆虐殺的行為,激怒了它們,剛巧它們還發現王毅倒在地上,像是受了重傷一般,這才合力廝殺而來。

就是想擊殺王毅一行人,為死去的同伴報仇。

「保護巴赫!合力應戰!」克什騰深深的看了一眼痛苦中的王毅,大聲喝道。

瞬間克什騰帶領著另外的九人擋在王毅的身前,皆是手拿著利刃,神情凝重的看向這猛衝而來的凶獸。 對於金屬,鄒子川還是有一些基本知識的。

在瑞德爾帝國貧民區的那段時間,鄒子川因為要適應機甲維修師這個身份,曾經瘋狂的學習過一段時間,其中,也涉獵了很多金屬知識,在鄒子川已知的普通金屬之中,最重的金屬是鋨,它的密度為22.57克每立方厘米,與通體的鋁相比,它的質量比鋁大十倍還多。

除了鋨之外,宇宙之中還發現了很多稀有的金屬,其中不乏有比鋨更重的金屬,但是,像這種拳頭大一塊的重量就高達三噸,這在人類聯盟之中從未曾發現過。

「目前為止,誰也不知道這玩意兒有什麼作用,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的價值肯定要超過那顆紅寶石。」騙子年輕人道。

「為什麼?」鄒子川隨口問道。

「紅寶石這種東西只是一種珠寶,它雖然大,雖然稀有,但它的用途是有限的,能夠代替它的東西太多了,而這塊隕石就不一樣,如果弄清楚了它的成分和作用,很有可能改變整個人類的未來。我們打個比方,如果有國家收購,它們會選擇紅寶石還是這塊隕石?傻瓜都知道會收購這塊隕石。」

「有道理。對了,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鄒子川點頭,他突然發現,這年輕人說的很多東西簡介上並沒有。

「我……說了你不信,這東西原本是我的。」

「你的?」鄒子川一愣。

「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總之,我的祖宗就是那三個人之一,他分到了這塊隕石。那次搶劫之後,他可過上了神仙日子,每天花天酒地嫖賭逍遙……不過,他的錢也的確是多,足夠我們家吃了很多代,直到一百多年前,我爺爺的爺爺依然是富甲一方,但是,到了我爺爺的時候,他酗酒好賭,很快就敗光了萬貫家財,到了我的時候,毛都沒有一根了。」騙子年輕人一臉憤憤不平道。

「原本就不是你們家的。」鄒子川掃了一眼隕石的捐贈時間,上面寫著是一百多年前。

「我知道,不義之財嘛,但是,我不甘心,為什麼他們可以過好日子,到了我這裡就不行了。」騙子年輕人雙拳緊握,惡狠狠的盯著那塊隕石,好像要生吞那快隕石似的。

「你可以靠自己雙手努力。」

「對對對,我可以靠我自己,我的祖宗行,我也行!來,我帶你見識一下另外一個寶貝。」年輕人瞄了一眼另外兩個獵物,見那兩個獵物還在興緻勃勃的看著那顆寶石,便把鄒子川帶到了隔壁的展架前面。

一把刀。

一把銀灰色的長刀,沒有刀鞘。

這把刀整體修長流暢,沒有任何多餘的修飾,但看起來就不一樣,因為,它的長度超過了一米五,這個長度非常特別,因為,一般的雙手刀劍長度都在一米左右,最多也就是一米出頭,而且這還是算長的,古代冷兵器盛行的刀劍長度為了靈活性和方便攜帶都不會太長,像這種長度明顯,明顯超出了普通刀劍的範疇。

好刀!


幾乎是一種直覺告訴鄒子川,這是一把好刀,因為,這把刀居然散發出一種奇異的精神力,讓鄒子川感應到了它的存在,一瞬間,鄒子川的精神力裡面居然只有這把刀的存在。這是一把很強勢的刀。

「嗡嗡嗡嗡……」

就在鄒子川仔細欣賞那耀眼刀鋒的時候,那長刀居然散發出一陣金鐵交鳴的嗡嗡聲。

「遠一點,這刀可邪門了。」騙子年輕拉了一把鄒子川。

「為什麼邪門?」鄒子川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我爺爺說了,三樣寶物之中這把刀最為邪門,因為是另外一個人收藏,我也只是道聽途說一些,具體情況我也不了解……對了,你看這刀的捐贈時間,是四百多年前,也就是說,當年和我祖宗一起搶劫公主號游輪的那一家人在四百多前就無力保護這把刀了,我猜測,與這把刀有很大的關係。」

「你不知道他們家裡發生了什麼?」鄒子川問道。

「不知道。我爺爺說過,他們三人搶劫了公主號游輪之後,為了安全,隱姓埋名,互相之間完全斷絕了聯繫,之後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可以從捐贈的時間來判斷他們的情況,因為,按照他們三人當初的約定,一旦家道開始中落的時候,就把家裡最有價值的東西捐贈給夢之殿,讓公主號懸案有個結果,也算是給他們樹碑立傳。譬如我們家捐贈隕石的時候是一百多年前,這個時候,恰好是我們家開始走下坡路的時候……」

「也就是說,四百多年前,保管這把刀的家庭便已經家道中落?」

「應該是的。」

「對了,我有個問題,既然你家已經家道中落,為什麼還能夠進這夢之殿?」鄒子川看了一眼騙子年輕人。

「因為我們家族捐贈的隕石價值連城,長老院給了我們家一張通行證,只要夢之殿開放,無論是何種理由開放,我們家族的後人都有權利進來參觀。」騙子年輕人一臉得意道。

難怪!

鄒子川頓時恍然大悟,他一直以為這傢伙是通過其它手段進來的,看來自己還是誤會了他,至少,他是光明正大的進來的。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我早就和你說了,我和鄒子川都喝了幾頓酒,以我的身份,帶你去見見他是沒有問題的,至於讓你說有戰艦,是不想你等太久。」騙子年輕人咧嘴笑道。


「謝謝。」

「兄弟,要不,我們干一筆大買賣如何?」騙子年輕人壓低聲音神秘兮兮道。

「什麼大買賣?」

「這夢之殿裡面大多都是一些古老的機甲,雖然也是價值連城,但不好攜帶,唯獨紅寶石隕石以及這把長刀方便攜帶,要不,我們想辦法把這三樣東西順走?」

「咳咳……這麼多人怎麼順走?」鄒子川看了一眼周圍的人。

「你別忘了我的祖宗是誰!」騙子年輕人奸笑道。

「但偷東西總歸是不好吧……」

「切!兄弟,咱們誰跟誰啊,這夢之殿有幾個是好鳥,別看他們穿得是人模狗樣兒的,一個個滿肚子壞水,殺人越貨誰沒有干過,在我面前裝什麼道德君子啊。一句話,干不幹?不干我就另外選人了。」騙子年輕人一臉兇狠的看著鄒子川。

「這個……好吧,我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三樣東西,我們怎麼分?」

「我這個人仗義疏財,無所謂的,隕石和長刀給你,那紅寶石歸我。怎麼樣?」騙子年輕人見鄒子川動心,立刻一臉大度道。

「剛你說了,那紅寶石的價格最低,為什麼你選擇紅寶石?」鄒子川問問道。

「窮瘋了啊!兄弟,從我爺爺那代開始就一直窮,這三樣東西雖然是紅寶石最不值錢,但也是最容易脫手的,像那隕石和長刀,需要遇到對的人才能夠賣個好價錢,請問,我去哪裡找對的人?」騙子年輕人一臉看白痴的表情看著鄒子川。

「有道理。」鄒子川點頭。

「好了,等會我先安排你見鄒大人,總之,你按照我說的行事就行了,後面的事情交給我。現在,我們先把第一筆交易完成。嘿嘿,如果你打想打退堂鼓也沒關係,等會我去說服鄒大哥,讓他加入我的計劃。」

「鄒大人和長老院交情還不錯,他會加入嗎?」鄒子川啞然失笑。

「喂喂,你笑什麼?」

「我……」

「別在我面前裝什麼好人,我風哥什麼世面沒見過,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是好人,一個個裝得道貌岸然的,滿肚子……那個……什麼?」

「男盜女娼。」

「對,對,就是滿肚子男盜女娼,這次斑斕殼蟲災我算是看穿了,誰都靠不住,要靠自己……不過,有一個人靠得住。」


「誰?」鄒子川隨口問道。

「鄒大人還不錯。」


「你怎麼知道他靠得住?」鄒子川不露聲色的問道。

「我研究過他,他從瑞德爾星貧民區的全息視頻一直到黑星球的視屏我都看過,他這個人外冷內熱,絕對不會拋下同伴不管,靠得住。」

「你對他的評價很高的。」鄒子川笑了笑。

「當然,我天天和他喝酒,難道還不了解他。」騙子年輕人吹噓道。

「……」鄒子川無言以對。

「好了,你先在這裡慢慢欣賞這把刀或者那鑽石隕石,千萬別走開,我這就去聯繫鄒大哥。記住,你是賣戰艦的,手頭有一艘瑞德爾帝國流落出來的先進戰艦。明白嗎?」騙子年輕人叮囑道。

「為什麼一定要說是瑞德爾帝國的戰艦?」鄒子川問道。

「笨蛋,只從瑞德爾帝國大將軍被絞死之後,軍方上下軍心動搖,都對那假死的老皇帝不滿,一些高級將領內外勾結,倒賣軍方的軍火裝備,到目前為止,瑞德爾帝國已經有幾十艘先進的戰艦不知所蹤,所以,你說有瑞德爾帝國的戰艦更容易讓人採信。明白了嗎?」

「明白。」鄒子川點頭,內心一陣刺痛,要知道,當年,瑞德爾帝國的軍隊在他的帶領之下可是能夠與帝國聯邦抗衡的強大存在,現在卻淪落到了倒賣軍火的地步。

「你別離開這裡,我這就去找鄒大人。對了,你姓啥?」

「姓鄒。」

「咦,和鄒大人同姓,不錯,到時候你可以套套近乎,畢竟,五百年前你們是一家嘛。對了,最近瑞德爾帝國的一艘旗艦被盜賣的,據說,那艘旗艦是將軍的指揮艦,你就和鄒大人說這艘旗艦,他肯定會有興趣,嘿嘿,到時候你可以和偶像多聊幾句。」

「好的。」

…… 鄒子川看到,騙子年輕人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和另外兩個獵物說了幾句話之後才走,很顯然,他也在用同樣的方式忽悠兩人不要走開。

要如何把這把三樣東西神不知鬼不覺的弄走?

鄒子川絞盡腦汁的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因為,這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很多人都在欣賞著。

其實,哪怕是沒有人在周圍,要想神不知鬼不覺的帶走這三樣東西的概率也幾乎為零,因為,周圍的監控林立,而且,這三樣東西都是用玻璃罩住,想必那玻璃也不是普通的玻璃,強行打開必定會觸動夢之殿的安保系統。

當然,鄒子川也只是想想,他雖然對這把長刀有點興趣,但也沒有想據為己有……

……

「尊敬的先生,大長老有請。」

就在鄒子川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佩戴著證件的工作人員走到了他的身邊低聲道,很顯然,他並不想暴露鄒子川的身份。

長老院為了舉辦這次宴會也算是挖空心思,為了避免黑星球的商人騷擾鄒子川,長老院引導大家穿古武服,沒有安排車輛接鄒子川,避免引起圍觀,並且,為了方便鄒子川能夠參觀夢之殿,還特意把整個宴會時間延長到五個小時。

五個小時會讓大家覺得時間很寬裕,然後慢慢欣賞夢之殿的藏品,這樣,也就分散了人流,一舉兩得,既讓大家參觀了夢之殿,又有寬裕的時間安排鄒子川會見一些重要的人物。

對於黑星球的人來說,參觀夢之殿比見鄒子川更重要,畢竟,夢之殿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開放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