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王昃咳了兩聲,吸引來衆人的目光,他說道:“進去不需要那麼多人,我點到的跟我走。”

隨後就伸出食指挨個去指。

絕大部分人都躍躍欲試,恨不得第一個點到自己,但也有例外,比如顧天一。

正拼命的把自己的身子往衆人身後躲,都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

“就你了!”

王昃都把手指頭頂着他腦門了,這貨竟然還試圖裝死,眼神各種躲閃……

隨後王昃就開始找上官無極,卻驚訝的發現他正在跟‘帥哥’站在一起,兩人面對着面,都在試圖用眼神殺死對方。

而‘普通人’也是偷偷躲在旁邊,從身後悄悄抽出長刀,一雙狼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上官無極。

王昃一下子就想起來,這三個貨……好像有仇的樣子…… 王昃一個眼神飄了過去,三人都意會了。

‘普通人’收回了自己的刀,直起身子抱着膀子看熱鬧。

上官無極將身上的四把手槍都扔到了地上。

‘帥哥’也把身上的三把刀都扔掉,不過他卻拉上了頭盔,戴上了面具。

王昃本以爲這是一場‘一面倒’的較量,‘帥哥’肯定會把上官無極一通亂扁。

可事實上……

三分鐘後,兩個人都是喘着粗氣,怒視着對方。

這三分鐘時間裏,他們的身體彷彿消失在原地一樣,使用着正宗格鬥技法,卻怎麼都讓人不覺得他們是人類。

那快速的連拳,那‘啪啪!~’有聲的鞭腿,每一次碰撞都能激起一道氣浪,震得人心頭髮麻。

王昃滿是驚愕的看着上官無極,沒想到自己讓中華國安會六人組練的那些吸收靈氣之法,他們竟然絲毫沒有落下。

如果‘帥哥’沒有那身BUG一樣的鎧甲在,還真不一定是上官無極的對手。

不過要說誰佔了便宜,那還是要數‘帥哥’比較好,起碼他的臉沒腫。

王昃這時才走過去,說道:“好了好了,下不爲例。”

他沒說不讓你們如何如何,只說下不爲例,卻比什麼話語都好使,‘帥哥’馬上轉身走開,彷彿不認識上官無極一樣。

王昃走到上官無極身邊,問道:“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的身份又是什麼?”

上官無極苦笑一聲,拉王昃拉到旁邊,細細的講了起來。

原來,一個國度之內,不可能僅有一個祕密組織,一是怕這個組織‘做大’,二是有些事情並不是一個組織都能幹的。

‘帥哥’之前就屬於這樣一個組織。

上官無極與他們有過交集,有過合作,但具體他們情況,卻一概不知,就如同對方也不知道上官無極有多大的能量一樣。

但不管任何組織,做事都有一個‘限度’。

有一次上官無極進行了一次‘收尾’工作,他在一個封閉的倉庫中清理出去二十三具屍體,死人是全副武裝的,死因卻都是刀傷。

短刀,刃長十公分左右,而且……並不是太過鋒利,那些傷口上都有着細密的肉刺。

倉庫裏的血腥味很重,上官無極皺了皺眉頭,一把火將倉庫燒燬,並直接去完成他的下一個任務。

抓捕‘帥哥’。

這些人命都是他做的。

‘帥哥’被上官無極抓捕到,被押送回國,之後上官無極就再也沒見過他,本以爲他死了,卻不想在這裏見到,還成了他的‘同行者’。

兩人正說着話,顧天一從一旁跑過來的說道:“你們就聊天啊?這天都要黑了,咱們到底是進還是不進?”

王昃拍了一下大腿道:“那就進!”

漆黑無比的洞,破碎不堪的立在那裏。

顧天一等人拿出了手電,給王昃前方照出一條路。

王昃微微皺眉,他本以爲這座金字塔是個‘實心’的,卻不想裏面還真的有空間。

而且……這個空間還不小!

相比埃及金字塔的細小甬道,這麼大的大廳實在是太寬敞了。

起碼有百十多米長寬,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王昃用力的踏了踏地面,毫無回聲,顯然是極厚的石頭堆積而成。

藉由手電的光線看上去,每一個石板都有數米長寬。

如此巨大的一塊石頭,比之外面堆積的石塊更加巨大,在那種科技極其落後的年代,他們是怎樣做的吶?不要說鋪路,就算是搬運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啊。

尤其當王昃走到這個‘方廳’的中間,他再次震驚了。

因爲地面上超過二十米長寬的一塊巨石,竟然沒有一絲接口裂縫,這意味着……這是整塊的石頭!

這要有多重!

即便是現在的科技,想要弄起這麼大塊的石頭,好像也是不可能的……

二十米,二十米的距離好像不長,但它實際上是站在十層樓往下看的距離!

這根本就不是一塊石頭,甚至可以說是一座小山了。

這都不要說搬運了,就是從哪裏搞來這麼大塊石頭,開採的工作也是讓人不可思議的。

在現代,那也只有‘炸’這唯一的辦法了。

顧天一走上前去,在王昃耳邊小聲說道:“你看……周圍的石壁上有東西……”

王昃眉頭一挑,趕忙帶着衆人走到房間邊緣,將手電開到最大,認真的看向牆壁。

果然……上面竟是有無數個雕刻。

雕工細膩,而且沒有絲毫的斑駁,這就意味着,瑪雅時代雕刻工藝已經不再是簡單的錘子和鐵鉗了。

即便是現代,雕刻一些東西仍要用到這些,所以石頭表面會出現明顯‘斧鑿’的痕跡。

但是這個壁畫,就好像真的是用筆畫在畫布上一般。

不過王昃還是鄙夷的撇了撇嘴,這麼匪夷所思的技術下,竟然‘畫’出這麼多難看的東西,也太他孃的抽象了,就算畢加索來恐怕都看不懂他們畫的是什麼。

顧天一摸索着一個圖案,猜測道:“這應該是一個小孩,他在玩玩具。”

王昃瞅了過去,頻頻點頭道:“嗯,挺像的,不過你怎麼知道這是小孩?也許是個正在工作的成人吶。”

顧天一說道:“你看他的衣物,注意這個下襬,只有未成年的男孩纔會穿這種衣服的,可能……是爲了方便‘方便’。”

王昃仔細的看了看,忍不住笑道:“看來開襠褲這種東西在哪個時代也必須是有的啊,哇咔咔~”

他又疑問道:“他玩的是什麼吶?咦?你看這個,像不像是一個輪子?”

顧天一說道:“不是像,它肯定是輪子,這個瑪雅小孩應該是在玩……玩具車?!”

留下疑問,他們繼續觀看其他的壁畫。

良久後,顧天一突然說道:“咦?怎麼會這樣?”

王昃問道:“你發現了什麼?”

顧天一道:“剛纔從那個小孩的玩具上,我發現瑪雅人應該是已經掌握了輪子的技術,只要有輪子的存在,他們搬運這些巨石就有了合理的解釋,雖然困難,但不是根本幹不了的,除了中間那塊巨石以外……而且這也能解釋,他們的一座古城明明不大,卻需要幾百年的時間來修建。不過剛纔我看了這麼多壁畫,發現裏面介紹了很多他們當時的工作情況,可是……卻沒有發現任何一個類似‘輪子’的工具!”

王昃也是一驚,趕忙在石壁上仔細的尋找,雖然找到了幾處使用‘輪子’的圖案,但全部是孩子的玩具。

王昃嘟囔道:“這就是說,他們掌握了輪子的技術,卻根本不用?只給小孩子做玩具?難道他們不清楚輪子能讓他們的工作生活變得十分便利嗎?”

顧天一接着道:“所以這件事其實只有一個解釋,這世界上沒有人是傻子,不會放着方便的東西不用,那麼這個解釋就是……他們其實掌握了比輪子更爲先進的技術!”

‘輪子’,即便在現代社會,也是一種科技的象徵。

如果說‘現代社會是建立在輪子上的’,這也並不爲過,當列車汽車成爲世界最主要的交通運輸工具,輪子就是整個世界的‘血液’。

瑪雅文明擁有超越‘輪子’的技術?那是什麼?

這個問號好似一根魚刺,狠狠插在王昃的胸口,讓他有些難受。

正在這時,‘帥哥’突然走到王昃身邊,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報告長官,有情況!”

他沒有說情況是什麼,但當王昃轉過頭來,看向一起進來的數人時,他馬上就明白了情況是什麼。

‘普通人’不見了。

王昃急忙問道:“他不是一直跟着的嗎?是不是先出去了?”

‘帥哥’搖頭道:“就在一分鐘前,他還在我身邊查看壁畫的內容。”

“這……”

王昃只覺得自己全身寒毛都是一立。

他並沒有聽到任何奇怪的聲響,包括有人離開,包括機關消息,包括……鬼怪吃人?

他擡起頭看向這寬敞的大廳,四四方方,周圍都是巨石壘砌,別說是一個大活人,就算是一隻蟑螂在這裏也是無所遁形。

王昃焦急的拿手電照向這裏每一個角落,一點一點的移動,一點一點的查看,卻依然什麼都沒有發現。

他趕忙對周圍衆人說道:“有情況,大家不要分散,都離着緊密一點。”

白衣女子最是痛快,他一把抓住王昃的手臂,還做出一種打死不放手的神情。

王昃疑惑道:“你怕什麼?你不是能隨便穿梭土地嗎?”

可白衣女子的一句話,又讓王昃的心提了起來。

“不行,在這裏我的能力一點都用不出來!”

‘普通人’丟了,不能讓他白丟,王昃開始帶領衆人扶着牆壁一點一點的前行,不停的用手電打量着四周。

尤其在剛纔路過的地方,王昃特意在每塊石頭上都拍一拍跺一跺,期待那塊石頭傳出空心的聲音。

但結果他失望了。

這仍然是一個密不透風的地方,除了被黑甲兵開出來的入口。

王昃想到這裏,突然愣了一下,急忙的將手電照向記憶的入口。

隨後更是拼命的圍着牆體跑了一圈,等到他有些氣喘的回到原點時,他對所有人說道:“他……他媽的,入口沒了!”

老大又沒來? 顧天一險些坐倒在地上,他僅僅拉住天依的手,嘟囔道:“就他媽的知道不應該跟你進來,現在好了,現在可好了!”

王昃怒道:“少他媽的廢話,這算個屁?老子什麼事沒遇到過了,神靈都……咳咳,現代軍隊都攔不住我,它滅亡了那麼多年的文明,能把我怎麼滴?!”

‘帥哥’率先走了出來,一個‘黑水營’的軍禮過後,大聲喝道:“誓死保護長官安全!”

王昃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剛想開口說話,卻又愣住了。

他聲音有些發顫道:“那個……小黑吶?”

顧天一猛地一驚,趕忙四下打量一圈,他一個高跳了起來,大聲喊道:“小黑!你他孃的死哪去了?快給老子出來!”

封閉的空間,回聲尤爲悠長。

但卻沒有一點回答。

顧天一有些絕望的翻了翻眼睛,僅僅抱住天依的腰,一副要死兩人一起死的樣子。

王昃有些歉意,但更多的卻是心煩。

他喝道:“好了好了!別都跟死了媽似的,他們兩個就是失蹤而已,又不是死了。”

失蹤不意味着死亡,尤其在這種詭異的地方,王昃以爲,如果真的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人,是沒有必要把人弄失蹤的。

他深深吸了口氣,說道:“既然入口沒有了,我們就再打出一條!”

‘帥哥’點了點頭,摸了摸那滿是珍貴壁畫的石壁,咬了咬牙一拳打了上去。

可拳到中間,又被人一把拉住了。

上官無極說道:“把你的手套給我,讓你來打,還指不定要打多少年,到時大家都餓死了!”

雖然很氣憤,但‘帥哥’知道他說的是實情,而且‘長官’就在旁邊,他沒有跟他置氣的必要。

脫下手套交到上官無極的手中,後者先是一愣,有些驚訝這手套的輕盈。

戴在手上,又覺得大小正合適,並且一點也不影響活動。

他舔了舔嘴脣,有些貪婪的望了望‘帥哥’的全身,後者趕忙雙臂抱胸,一臉警惕的看着對方。

上官無極嘟囔了句‘來日方長!’就一拳打在石壁上。

先是用了三分力,卻發現自己的手絲毫麼有受到太大的反作用力,這個盔甲竟然還有卸力的功能?

再看石壁,卻比自己想象中的結果還要好。

出現了一個碗大的缺口。

他心裏有數了,下一擊就用盡了全身力氣,轟的一聲,碎石塵土嘩啦嘩啦的就往下掉。

上官無極只覺得除了手臂有些疼痛外,根本無大礙,他都有點打上癮了,什麼時候可以這般毫無顧忌的使出全力拼命擊打?

最主要的,每一次擊打都會造成可怕的效果,這一瞬間他彷彿超人附體,那種爽利的感覺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領悟的。

石壁慢慢洞開了。

上官無極整個身體都陷了進去,只有一捧捧的石塊瘋狂的往出飛。

猛然間,轟轟的聲音變成了‘噗’的一聲,王昃眼睛一亮,知道這個石壁已經被打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