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玄武軍統領看向下方站著的一個手下喝問道。

「大人,我等已經將整個城池都搜遍了,還是沒有發現那和尚!」

「大人,你說這和尚會不會已經逃走了啊?」

那手下看向玄武軍統領疑惑道。

「不可能。天帝已經用大神通將此妖僧困在城內,給我找,繼續去找。」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將妖僧給本座挖出來!」

玄武軍統領臉色一沉,看向那手下喝道。

「是,大人!」那手下臉色一肅,急忙點頭道。

「報!」

「大人,不好了!街上那些百姓都瘋了,他們居然將天帝的神像給推倒了!」

就在這時,一個將士匆忙走進來,看向玄武軍統領說道。

「什麼?」

玄武軍統領臉色一變,急忙喝道:「在哪兒?趕緊帶我過去!」

「是」



萬佛城大街上,一處巨大的天帝雕像前,玄武軍統領帶著一隊人來到了這兒。

「怎麼會這樣?以那群凡人的力量,怎麼可能推得動天帝的雕像?」

玄武軍統領看著已經倒塌的雕像,臉色難看無比。

周圍玄武軍將士,都是戰戰兢兢,無一人敢開口。

此事太過重大,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插手的。

「大人,會不會是那個妖僧暗中鼓動那些百姓,借百姓之手向天帝示威?」

腹黑寶寶:媽咪,跟我回家吧 一個心腹走上來,看向玄武軍統領說道。

「嗯?沒錯,很有可能!」

「你們,趕緊通知下去,將其他處的雕像給我嚴格看管,不許任何人靠近!」

「我現在就去面見天帝!」

「是,大人!」



玄武軍統領行色匆匆地走了。

剩下那些將士,都是急忙向其他雕像跑去,著急大量人手將所有雕像保護起來。 皇宮中,司馬少主以天帝法相坐在那裡。

巨大的法相擺在那兒,下方玄武軍統領跪在地上動都不敢動,將大街上出現的事情彙報給司馬少主聽。

「哦?區區幾個百姓,居然能夠破了我的監控?」

司馬少主有些驚訝,好似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天帝,這一定是那妖僧在後面搞鬼!」

「不然,以那些凡人的力量,怎麼能夠破掉您留在雕像上的力量呢!」

「屬下請旨,將那些不敬天帝的刁民統統抓起來。」

「正好藉此機會,審問出那妖僧的下落!」

玄武軍統領跪在地上,向司馬少主說道。

「不,讓他們去動!朕倒要看看,他究竟藏在什麼地方!」

司馬少主擺手,區區幾座雕像,他還沒有放在心上。

至於大街上那些百姓,那就更不可能被司馬少主關注了。

「此事朕已知曉,你先下去吧。記住,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好。」

司馬少主看向下方玄武軍統領說道。

「遵旨!屬下告退。」

玄武軍統領恭敬一禮,然後帶著一股疑惑退出了皇宮。

玄武軍大營,一群領頭的指揮使看向剛剛從皇宮中回來的統領大人。

「大人,怎麼樣?天帝怎麼說的,是不是讓咱們將那些刁民統統抓起來?」

「是啊大人,我已經查清楚那些人是誰了。只要大人您一聲令下,我立刻就讓他們將人拿下!」

「大人,您倒是說句話啊!」

「…」

眾人看向玄武軍統領焦急道。

「諸位兄弟,天帝已經下旨,此事暫時不用管了,咱們只要保護好剩下的那些雕像就好。」

玄武軍統領沉默了一會,看向指揮使們說道。

「什麼,怎麼會這樣?」

「大人,要不咱們一起去面見天帝,讓他改改主意?」

「是啊大人,這不是有損天帝威嚴、有失咱們玄武軍的臉面嗎?」

「…」

場中眾人臉上一愕,看向玄武軍統領說道。

「放肆!天帝的旨意,豈是爾等能夠質疑的!」

玄武軍統領臉色一沉,看向眾人喝道。

「大人贖罪!」

眾人都是心中一跳,急忙跪下來求饒道。

「哼!」

「下不為例!天帝的心思,豈是爾等能夠猜得到的。」

重生之帝后風華 「都下去吧!記住了,不要打草驚蛇!」

「耽誤了天帝的大事,你們有幾個腦袋也保不住!」

玄武軍統領冷哼一聲,對眾人揮了揮手。

「是!」

「屬下告退!」



城西,一處封閉的密室中,這裡聚集著一群百姓。

與幾個月前相比,密室中的眾人看上去都精神許多,眼神也變得越發堅定起來。

「白天我去看過了,那些玄武軍已經將雕像給保護起來了!」

「想要像上次那樣將雕像摧毀,恐怕有些困難!」

密室中坐著八個人,其中一個人開口道。

「那怎麼辦?以咱們如今的力量,還無法做到悄無聲息地將雕像給摧毀了啊!」

「這樣一來,咱們豈不是無法完成佛陀的交代了?」

有人擔憂道。

「既然佛陀可以傳咱們佛法,那咱們是不是可以借佛法感化那些玄武軍呢?」

有人提出來自己的想法。

「這,有些不可能吧?那些玄武軍,可都是被天帝親自點化過的,心中對天帝那是信仰無比。」

「再說,以咱們如今的力量,能夠與天帝抗衡吧?」

有人搖搖頭,認為這個辦法不可行。

「不試試,怎麼知道?」

「當初佛陀來的時候,咱們也是將信將疑。可是佛陀卻沒有半點擔心、害怕,就這樣將佛法傳給了咱們!因為佛陀的出現,我們這才重新恢復自信,堅定對佛主的信念,才有了你我的今天。」

「天帝雖然法力無邊,但卻終究只是一人。只要咱們上下齊心,一定能夠打敗他!這次,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一個勝利的開端!」

第一個開口的人,看向密室中其餘七人沉聲說道。

「不錯。咱們今晚就嘗試一下,以佛法打通人間界與神界的通道,將凈土從佛宗帶到人間!以凈土的力量,對抗天帝的意志,藉此機會喚醒那些將士心中的佛性,徹底摧毀城中所有雕像!」有人開口支持道。

「幹了,算我一個!」

「為了佛陀,我願意捨身!」

「我也願意!」

「…」

最終,密室中的八人全都堅定了意志。

外邊,就在眾人在密室中商議大事的時候,正好有一雙巨大的眼睛盯向這裡。

這雙眼睛的主人,是一座天帝雕像。

等到密室中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天地雕像的雙眼才恢復正常,再度變成普通模樣。

皇宮中,司馬少主微微一笑:「原來是這樣。這是一個夢中夢,你在這裡構造出來的夢中世界,只不過是一個虛假的外殼,用來迷惑我的。」

「然後,你又再度讓這些百姓入夢,在夢中傳授他們打開心力的方法,在他們心中重新立起一座佛像。」

「現在,你還要讓他們藉助自己的力量與我抗衡!」

「哼,就憑這些螻蟻,如何能夠是我的對手?」

「今晚,我就讓這些可憐的凡人見識見識,什麼是絕對的力量!」



夜已深,此刻所有百姓都已經沉入夢中。

睡夢之中,大量百姓開始送念佛經,一具具佛陀金身在他們心中立起。

城中有多少百姓?萬佛城作為萬佛聖朝的都城,居住人口不下億萬之數。

一個百姓可以立起一座金身,億萬百姓就可以立起億萬座金身。

無數金身飛出一個個房間,匯聚在萬佛城上空。

黑夜之中,無數佛光籠罩的萬佛城好似進入一片太陽領域中。

石柱的佛陀金身法相也在此時出現,藏身於億萬金身之中。

轟!

隨著無數佛光的聚攏,天上忽然掉下來一坨巨大的東西。

凈土!

這些忽然出現的金身頓時有了容身之所,全部飛到金土之中。

在石柱操控之下,億萬金身化為一體,將所有的佛光、佛力全部匯聚到自己的佛陀金身身上。

原本不過百丈的佛陀金身,瞬間變得高大無比,大到這天這地,都無法遮擋住他的身軀。

凈土之上,巨大的佛陀金身立起,朝著下方城池內大量天帝雕像抓去。

一時間,萬佛城內所有雕像都被抓在了佛陀掌中。

佛陀手掌一合,掌中雕像便全部被捏碎了!

「阿彌陀佛!」

「這一句,是我贏了!」

石柱看向下方城池中那些已經從房中走出來,面朝自己跪拜的百姓,看向司馬少主沉聲說道。

「呵,以為自己站得高,法相無邊,就贏定了嗎?」

馬車上,司馬少主看向那巨大的佛陀金身,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如今所有百姓都心向我,你,還有什麼翻本的資格嗎?」佛陀金身雙掌一合,傳出來石柱那無比巨大的聲音。

「就算這天這地,也休想讓我低頭!」

「資格?在這人間界,誰也沒有我司馬家,沒有我司馬青山更有資格說這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