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猶豫了一會兒,想到李凡可能會因為自己的執著而死去,惠子終究還是放棄了。

「我在外面等著木葉君,你一定要活著出來。」

用力攥了攥自己的小拳頭,惠子轉身便跑了出去。

身後,與李凡同時注視惠子背影的,還有目光閃爍的神谷俊雄。

而在惠子踏出房門之後,整個會場之內,終於只剩下了十二個人。

李凡、神谷俊雄,以及那十名宗師級武者。

氣氛,也在這一刻徒然凝重了起來,那十名武士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將手按在了自己的刀背上。

他們緊張的注視著場中的男人,控制著全身所有的氣,竭力抵禦著空氣中,無處不在的殺氣。

很難形容這股殺氣究竟是怎樣的感覺,在場眾人明明都是一群手上沾滿鮮血的人,但在面對這股殺氣時,卻依舊能感受到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感。

有心志不堅者,手心已經開始滲出細密的汗珠。

就在李凡的殺氣即將籠罩全場的時候,一股凌厲的劍氣,突然自神谷俊雄的身上擴散開來。

相比於李凡那令人感到恐懼的殺意氣場,屬於神谷俊雄的劍意,帶給眾人的感覺則是心悸。

那一道道彷彿割在皮膚上的凌厲劍氣,讓眾人有一種隨時可能,被無數劍氣分割成塊的心悸。

身處在這樣兩種氣場之下,那十名武士只覺得,動一根手指都會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這就是內勁宗師的實力嗎?」

穿著黑色武士鎧甲的金田一臉色凝重。

他之所以會被稱作東瀛最接近內勁宗師的人,正是因為他已經摸到了內勁的門檻,可以在身體內凝聚出一絲絲的內勁。

但對於如何像李凡、神谷俊雄這般覆蓋全場,卻始終沒有頭緒。

不過在此時見識了李凡和神谷俊雄的氣場之後,金田一的心中,卻彷彿有了一絲明悟。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桎梏,他需要一場戰鬥,來打開這道桎梏,就在眼前的李凡,無疑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噌!」

刀劍出鞘的聲音驟然響起,金田一大喝一聲,遊走全身的氣,灌注在手中的太刀上,彷彿能劈開天地的一刀,徑直向著李凡的頭頂劈了過去。

其餘眾人看著金田一如此兇猛的一刀,紛紛亮起了雙眼。

「金田一的實力又進步了。」

慕嫡 佐藤面色凝重,他能感覺到金田一這一刀的凌厲,即便是神谷俊雄布滿空氣的劍氣,似乎也比不上這一刀的威勢。

然而在下一秒,當這氣勢洶洶的一刀終於臨近李凡身前後,讓眾人更加震驚的事情便發生了。

那把凌厲的刀,停在李凡臉頰旁不過分毫,止住這把刀去勢的,不過是兩跟細長的手指,夾住了刀刃。

「喝!」

金田一的嗓子里發出了扭曲的嗓音,額頭上的青筋,纖毫畢現,他鼓足了全身的力氣,想要讓這刀再進分毫。

只需要分毫,這把刀就能削破李凡的腦袋。

然而任憑他如何用力,刀卻穩穩噹噹的停在了自己手中,再無法有一絲寸進。

金田一還想掙扎,然而就在下一秒,他的耳邊,突然傳來了『崢』的一聲輕響。

那把殺敵無數的刀,應聲而斷。

「怎麼可能!」

十雙不可思議的眼,同時放在了李凡折斷刀身的雙指上。

那可是號稱整個東瀛最接近內勁宗師的金田一,他拼盡全力的一刀,不僅沒有收穫到預想中的結果,竟然還被人以雙指折斷?

「小心!」

金田一還在為之錯愕的時候,神谷俊雄的怒吼聲突然響了起來。

回過神來的金田一,只看見一道寒光乍現,那半截被李凡折斷的刀身,已經從李凡的手中脫離,直直的刺進了自己的心臟中。

痛,從未有過的絞痛,瞬間席捲了金田一的全身。

「戰鬥中,可沒時間讓你震驚。」

在他意識逐漸朦朧的最後一刻,耳邊,響起了李凡教給他的第一句忠告,同時,也是最後一句。

名震東瀛的內勁之下第一人,金田一,只是一個回合,便死在了李凡的手下。

「混賬。」

這樣的變故,讓人群開始激憤,一個個全都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向著李凡沖了過來。

在這群起而攻之的情況下,李凡第一時間,卻並沒有去看剩下那九個武士,而是目光凝重的看著神谷俊雄。

對李凡來說,這場中最大的敵人,無疑便是成名多年,實力雄厚的神谷俊雄。

也只有這位鬚髮皆白的老者,才能對他造成傷害。

不過李凡等了一會兒后,發現神谷俊雄只是面色平靜的看著他,並沒有出手的打算。

不到一秒,李凡便明白了對方的意圖。

「你想用他們九個來耗死我,最後獨享殺死我的榮譽?」

神谷俊雄笑了笑,不置可否,彷彿對剛剛死去的金田一,並沒有任何惋惜。

在決定下這場對李凡的圍殺時,他就知道今天註定是個灑滿鮮血的日子。

死人,註定是在所難免的。

大婚向晚 李凡的目光閃爍著,這樣的結果,雖然要比一起面對這十人要好上一些,但形勢卻依舊嚴峻。

但只是片刻之後,李凡的眼神,卻再次變得堅定。

他是李凡,哪怕失去了記憶,失去了以前的戰鬥經歷,他依舊是李凡,道境強者。

他無所畏懼。 「呼!」

李凡深吸了口氣,一把握住了金田一手中的半截斷刃,緩緩站了起來。

濃烈到極致的殺氣,在這一刻溢散開來。

「鐺!」

李凡右手輕抬,擋住了佐藤一刀劈斬,來不及發起攻擊,便忙是抽回了右手,堪堪躲過了藤原的刀,隨後抬起一腳,踹在了佐藤腹部,阻擋了另外一人的攻勢。

接下來六人的攻擊,也被李凡以各種方式接下。

短短三秒,李凡便與九人結束了第一輪的交手,李凡手中的斷刃,已經出現了三個缺口。

這是與三名刀道大師碰撞后的結果。

短暫的接觸后,九人形成了一個圈,將李凡團團圍在了中間,各自均是表情凝重。

在這議論攻擊下,他們九人的位置,全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挪動,但反觀李凡,卻依舊站在原地,未動分毫,甚至除了最初踹飛佐藤的那一腳,李凡都沒有再動過雙腿。

這樣巨大的實力差距,讓九人全都深刻理解了,李凡為什麼能在金田一的一刀之下,瞬間反殺了對方。

這中間固然有金田一傾盡全力的一刀被阻后,帶來的震驚影響,但更多的,還是依靠李凡自身的實力。

要是換了他們處在李凡的位置,可沒自信能夠擋下那氣勢洶洶的一刀,更別說是只用兩根手指。

尤其是剛剛被踹過一腳的佐藤,現在表面上看著雖然沒什麼大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李凡的那一腳,已經踹段了他三根肋骨,現在繼續戰鬥,也不過是強撐罷了。

再看李凡,他握刀的手,依舊很穩,看向九人的目光,始終平靜。

但布滿空氣的殺意,卻藏著一絲隱隱的躁動。

任誰面對九位武道宗師的圍攻,都不會輕鬆,尤其是在旁邊還有一名內勁宗師的環伺下。

李凡可不相信,神谷俊雄真的會等到自己解決完這九人再出手,只要自己露出哪怕一個破綻,那把一直靠在桌上的長刀秋水,便會出鞘。

從神谷俊雄攜十名宗師武者前來圍困李凡之時,對方便露出了足夠的決心。

必殺他的決心。

片刻之後,一名站在李凡背面的武士,彷彿看見了李凡露出的破綻,眼中閃過一絲微光后,提著自己的刀便沖了上去。

牽一髮而動全身。

在他動作之後,剩下的八人,也都沉默無語的再次沖了上去。

李凡目光平靜的看著面前幾人,對身後那名已經舉刀的武士,仿若未覺。

在李凡身前的幾人,也都注意都了即將得逞的同伴,心下紛紛閃過一絲喜悅,臉上卻不動神色的繼續對李凡的圍攻。

李凡帶給他們的威脅太大了,能早一點解決掉這個麻煩自然最好,如若不然……

他們彷彿已經想象到了會場屍橫遍野的場景。

所有人中,只有神谷俊雄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卻又不知道哪裡不對。

終於,在身後那名武士欺近李凡背後,那把閃著冷芒的刀,已經高高舉起時,眾人直覺籠罩在全場的殺氣,驟然消失,全身壓力驟減的情況下,眾人紛紛亂了分寸。

反觀那名舉刀的武者,面容卻突然變的扭曲,那張陰冷的臉,幾乎是在瞬間布滿了冷汗,在他周身的空氣,都在這一刻形成了肉眼可見的扭曲。

「你居然能壓縮氣場。」

神谷俊雄極為失態的叫了起來。

李凡沒有時間去回應神谷俊雄的震撼,環伺在周圍的人,並不會給他太多的時間。

在眾人愣神的一剎那,李凡想也不想的便一刀向著身後武士刺了過去。

眼看著一截斷刃直抵自己的胸口,那名武士想要掙扎,想要躲避,卻發現籠罩在李凡氣場下的他,無論做出什麼動作,都比平日慢了三倍以上,且每一個動作,都要耗費巨大的力氣。

一直到那截斷刃刺進他的胸口時,那名武士也不過將身子後仰了一分而已。

「嗤!」

利刃穿透血肉的聲音,喚醒了震驚中的眾人。

「喝!」

怒吼之下,八人幾乎在同一時間,以各自的刀法向李凡發起了攻擊。

他們要以攻擊,來緩解心中的恐懼。

八柄樣式不同的長刀,轉瞬間便臨近了李凡的周身,而那團壓縮到極致的殺氣,也再度四溢,將全場籠罩之下,那八人頓時又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手中動作也為之滯澀了一分。

看著八柄似乎封住了他所有可退路線的利刃,李凡的心思,卻開始電轉。

他當然可以藉助氣場的幫助,以及自身超常的反應,躲開這八把刀,但那樣做的話,勢必也會露出細小的破綻。

他不敢去堵神谷俊雄能不能發現自己的破綻,於是,李凡選擇了用身體,去接兩柄角度刁鑽的刀。

「嗤!」

「嗤!」

接連兩道利刃穿透的聲音響起,那兩把閃著銀光的長刀,瞬間染上了一層猩紅的血。

在達到道境之後,李凡的肉身,早已有了刀槍不入的強度。

但這幾人的刀,卻都覆蓋著自身的氣,所蘊含的破壞力,自然也不是普通的刀劍可以相比。

似是沒想到自己的刀,居然能刺中李凡,那兩人皆是露出了一絲詫異。

趁著對方愣神的功夫,表情冷靜的李凡,一拳一腳直接打在了兩人的太陽穴和胸口上。

重擊之下,還沒來得及露出喜悅的兩人,直接一死一傷,躺在了地上。

同伴的再次折損,讓剩下的六人,瞬間被恐懼覆蓋了。

這場戰鬥,從開始到現在,也不過一分鐘的時間而已。

但就是在這短短的一分鐘內,他們十人圍攻,換來李凡身上兩道傷口的結果,卻是折損三人,還一人顯然也失去了戰鬥能力。

這樣的結果,是所有人事先都沒有預料到的。

他們是誰?他們可是整整十名宗師武者。

在場的十名武士,每一個走出去,可都是要受到一方供奉的存在。

沒有一個人,是籍籍無名之輩。

但就是這些浸淫武道數十年的老牌強者,圍攻之下,卻依舊折在了一個年輕人的手裡。 「李君,我終於理解皇朝為什麼針對你,想要除掉你了。」

一直沉寂的神谷俊雄突然開口了,他沉聲說道:「你成長的,太快了。」

「如果放任你繼續發展,恐怕在未來的某一天,你真的能突破神境,問鼎整個天下也說不定。」

「神境嗎?」

聽到這個久違的辭彙,李凡始終平靜的眼,終於微微亮了起來。

「神谷俊雄,我看過你的資料,不是說你手中有一件至寶,裡面隱藏著神境的秘密嗎?怎麼,沒參透?」

如此緊張的環境下,李凡卻突然聊起了天,彷彿身上那兩道血流不止的傷口,壓根不是他的一般。

這份心態,更是讓神谷俊雄微微側目。

輕搖了搖頭,神谷俊雄坦誠說道:「沒參透。」

神谷俊雄的話語很平靜,李凡也並不覺得奇怪。

要是真讓神谷俊雄踏入神境了,他這會兒早就歇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