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狐面終究是不忍心劃破那張漂亮的臉蛋,重重的一巴掌甩在鮫人的臉蛋上,這一巴掌的力道打的鮫人一陣恍惚。

半個小時的毆打,耗費了狐面不少的體力,整個身上夾雜着汗水和雨水,費力的將那被水包裹的衣服脫了下來,露出那 精壯 的上身。

“打不行,那就只能上了!哈哈哈。”

狐面**的大笑了起來,興奮的搓了搓雙手,這般漂亮的女人,哪怕是海盜王磲嬰身邊的風輿和麪前的鮫人相比,也要差了一個檔次!

風輿的美是性感,豪放的美,而鮫人是小巧,柔和的美,男人大部分喜歡的是後者,所以狐面纔是會認爲鮫人要遠比風輿美麗的多。

鮫人哪裏猜不到狐面想要做些什麼,她費勁全身的力量想要站起來,朝着外面跑去,但只要身體一動,便會牽扯到傷口,根本使不上力氣。

“給我摁住她!”

狐面朝着身後兩個人高喊道,還不等這兩個海盜反應過來,刀疤便是大步朝鮫 人跑去, 臉上帶着**的笑容 ,一隻手摁住了鮫人如同刀削一般的肩膀。

在 剛纔 的毆打中,鮫人的衣服大多被狐面撕扯了開來,那嫩滑的肌膚裸露在外。

刀疤的手剛剛觸摸到鮫人的肌膚,便有一種冰滑舒服 之感襲上心頭。這種爽滑之感和常年被海風磨礪的女海盜截然不同 ,下意識的刀疤的手便朝着鮫人那傲人的雙峯摸去!這完全是一種男人的本能反應!

鮫人拼命的掙扎,只是一個女人的力道又哪裏能有兩個年輕力壯的男人來的大?兩個海盜的手都是很不老實的在鮫人的身體 上 撫摸着。

“都給老子滾開!”

狐面見到這一幕,不由的心生憤怒,連他都沒有享受 到的東西,竟然是給兩個低賤的下人享受了去。他 一腳踹開刀疤,如同餓虎撲食一般的朝着鮫人撲了上去, 蠻橫 的將鮫人身上所剩不多的衣服撕去,根本不去理會鮫人那 撕心裂肺的喊聲。

“哈哈,給我哭啊!”

狐面的大手在鮫人冰清玉潔的身上游走着,狐面正 打算要實施下一步動作的時候,就被一道聲音所打斷了。他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狐叔,狐叔。”

一個年紀十五六歲,個子很是瘦小,眼中不時亂轉的小男孩衝了進來。那在外面的十來個海盜顯然是對這個男孩很是瞭解,故此沒有去攔截他 。

“怎麼了!”

好事被打斷的狐叔心中很不耐煩,只是他清楚若是沒有重要的事情,小男孩是不會到這裏來的,所以當下狐叔也只好耐着性子問道。

“狐叔,難道你沒有注意到這裏下雨了嗎?”

小男孩好奇的瞪大着眼睛,不停的觀察着周圍,他的目光很隱蔽,很小心。只是,因爲天色黑暗的緣故, 卻 是什麼也看不清楚,只能夠模糊的看着遠處有幾道人影。

“下雨,下雨怎麼,哪裏不下雨的!”

因爲狐叔不是這裏的土著,所以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此刻的狐叔大半的心思還都是放在鮫人美麗的臉龐,和那姣好的身體上,

“狐叔,你忘記了!這裏幾十年以來,從來沒有下過雨。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了,這一次是暴雨,真正的大暴雨!”

小男孩指着遠處的烏雲說道。

此時,狐面 方纔從此前那曖昧的場景中走出 ,不可思議的看着遠處的烏雲,這個時候他才 察覺到整個孤島上電閃雷鳴,到處充斥着狂風暴雨。

那烏雲,遮天蔽日,整個天空哪怕連一絲的陽光都難以揮灑進來。

“媽的,一定是這鮫人搞的鬼!”

狐面猛的迴轉過頭,死死的看着躺在地上,已經神志不清的鮫人,他大步的朝着鮫人衝了過去,兩隻手將鮫人直接舉過了頭頂,朝着地上重重的摔了過去!

身體孱弱的鮫人,哪裏受得了這般折磨。當鮫人被摔到那堅硬地面的時候,只感覺五臟六腑都發生了位移,一口鮮血不受控制的噴了出來。

“狐叔,狐叔。”

藉着雷電的光芒,小男孩纔是看清楚了鮫人的相貌。很美,哪怕比起自己的母親,都相差不了多少。

“整個孤島上的人,都在找您呢。我想要不了多久,就能夠找到這裏了。”

小男孩壓低聲音說道,生怕觸怒了正在氣頭上的狐叔。

這句話彷彿是最後一顆稻草壓在了駱駝上,狐叔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因爲眼前的事態發展已經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僅僅是一個鮫人,就能引起大海的憤怒。

只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 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


“你他媽的給我哭啊!”

狐面從懷裏取出了 鐵刀 ,雙眼血紅,滿臉猙獰的朝着鮫人走去。


剛好,天空又是一道閃電劃過,照亮了狐面那張猙獰的臉龐,此刻的狐面更像是一隻噬人的野獸。 “大家快看,那是磲嬰王的海輪!”

“那是王的船!”

在那雷鳴暴雨的孤島上,衆多的海盜都看到了不遠處的海輪!


之所以能夠看到,並非是因爲天王級海輪的巨大。在如此惡劣的天氣,尤其是在大海中,能見度是很低的,哪怕磲嬰的海輪 再龐大壯觀 ,隔着幾千米的距離也很難看清楚。

之所以能夠看到,完全是因爲那標誌性的旗幟!

幽冥般的火焰,哪怕是在黑夜當中,也無比的璀璨奪目!

在所有的海賊心中磲嬰是當之無愧的王,因爲磲嬰給予了他們一切。原本他們不過是流浪在外,居無定所的流浪者,過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直到磲嬰的出現,將被大明**所逼迫的民衆聯合在一起,賜予了他們新的生活。

巨大的海浪和狂暴的大風並沒有影響到海輪上的海盜。

一部分原因是因爲天王級海輪的強大,而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因爲磲嬰所帶出來的海盜,都是海盜中的精銳,他們的素質要遠遠比孤島上海盜的素質高的多。

哪怕是那不時從海底席捲上來的海浪砸在了船頭,都不會引發 絲毫的騷亂 。所有的海盜都在各司其職,儘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往 滄海島。

只是,目前的海浪和海風極大程度的加大了航行的艱難 ,哪怕是幾千米不到的距離也彷彿天塹一般。

不過,在孤島上那原本很混亂的海盜在看到那獨屬於海盜王磲嬰的旗幟之後,那份慌亂,緊張, 便隨之消失了 !

彷彿那旗幟便是無數海盜心中的精神寄託一般!

“大家冷靜,海盜王來了,我們有救了!”

“立刻離開淺灘和峭壁的位置,到孤島裏面去,以防被海浪衝走。”

“等待海盜王磲嬰的救援。”

海盜王磲嬰到達孤島的消息,很快在整個孤島傳開。那原本混亂無比,毫無秩序的海盜重新恢復了秩序,開始有條不紊的朝着孤島內部撤離。

孤島的內部有不少海盜打造的房屋,相對來說要比外面安全的多。

此時,天王級海輪的強大終於發揮了出來, 巨大的噸位讓海輪始終堅定的朝着孤島駛去 ,若是一般的海輪別說到達孤島,在這樣的海風下,怕是要被直接衝的四分五裂。

“袁叔,王的船能開過來嗎?要不要去接應一下?”

在遲遲沒有找到狐面的局勢下,孤島上其他德高望重的長老就接替了狐面的工作。目前正主持局面的、被稱爲袁叔的老者 是孤島的土著,能力很強,威望很高。

之所以將威望排在能力的後面是因爲明朝的人看 重的 不是能力,而是資歷和威望。哪怕你再有能力,沒有資歷和威望也 無人會認可 。

“孤島上根本沒有大型的船隻,怎麼去接引天王級的海輪,白癡東西!”

袁叔冷哼一聲,暗自罵道這不成器的傢伙,做事從來不動腦子!這麼大的風浪,一般的船隻別說接引了,哪怕是出海都難。

“袁得,你帶人去看看岸口還能不能用!”

孤島是沒有天級以上的海輪,唯獨有的只是一艘能夠容納一百人的人級船隻。之所以控制孤島船隻的等級,是因爲孤島是距離大陸最近的一個島嶼!

要知道,海盜本身是因爲大陸**過於苛刻的賦稅,以及沒有人情的法律而被迫逃到孤島的, 其實他們的內心很渴望回到大陸。

之所以會有如此多的海盜,並不是因爲人心向惡。而是因爲常年的戰亂,**的暴政,導致越來越多的人被迫逃離了大陸。而這些人被磲嬰組織起來,共同對抗**。

磲嬰給了他們家,給了他們希望和溫暖。

在大部分的海賊心中,磲嬰甚至可以稱爲信仰!

但如果想要回到大陸,離不開金錢!而恰好,滄海島有着海量的財富!從滄海島開往大陸,至少需要一艘天級的海輪便能到達。

人人都有貪心,若是有海盜動了歪念,攜帶着大量的珍珠來到大陸腹地, 甚至將滄海島的準確位置告知了大明帝國,那 對於磲嬰勢力的打擊無疑是毀滅性的!

無論任何勢力的發展都離不開金錢。磲嬰之所以能夠在短時間內讓自己的勢力得到空前的膨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正是因爲 發現了滄海島。

但滄海島所處的位置,幾乎是脫離了磲嬰力量能夠覆蓋到的區域。再者,滄海島是一座孤島,地形也不適合防守,且物資匱乏,大明帝國的海軍有很多種辦法把這座孤島拿下。

孤島上所建立的岸口原本只能讓天級的海輪停靠,在前幾日得知海盜王磲嬰要來孤島的時候,纔是臨時擴鑿,增加了吃水量,增大了碼頭的範圍。

只是,現在的暴雨怕是直接摧毀了整個碼頭!

當袁得帶着幾個海盜火速前往那前幾日臨時擴充的一個碼頭,果不其然海浪早已經將那碼頭整個吞掉,袁得看着那巨大的船隻,以及狂風暴雨,一時之間有些發愣。

這麼大的一隻船,在這樣的天氣,能夠停在哪裏?

如果是 拋錨 的話,那必須是正常的天氣,海面必須平靜,袁得僅僅是看了一眼那波瀾壯闊的海面就放棄了 拋錨 的想法。

如果是直接停靠在岸邊的話,基本淺水灘都被海浪所吞噬了,而且也很難找到能夠固定船隻的巨樹。

“不管了,先把現在的情況告訴袁叔!”

眼前的情況,讓袁得束手無策,只好以最快的速度將碼頭的事情告訴了袁叔。

“只能用笨辦法了。你去組織五十個左右 ,年紀在二十歲左右的壯漢,到淺灘的位置,鑿揩一條河道,讓王的船能擱淺到海面,在去找一些繩子來,讓船能固定到岸邊!”

袁叔僅僅是思考了片刻,便是有條不紊的指揮了下去。倒是比袁叔年輕不少的袁得還在思考袁叔的話語。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去!”

袁叔怒吼一聲,才讓袁得反應過來,連忙去組織起了人手。

如果是一艘小船,到能輕鬆解決。 可面對一艘巨大的天王級海輪,想要解決卻是極爲困難。

磲嬰的海輪總算是開到了孤島的 淺海處,但磲嬰和風輿都同時意識到一個問題 ,根本無法靠岸,整個孤島能夠停靠海輪的位置少的可憐,而這少的可憐的位置還有不少已經被海浪淹沒。

而且因爲天色的緣故,孤島上的情景根本就看不清楚,周圍除了不斷落下的雨聲,也無法聽清楚其餘的聲音。

“得暫時將船固定在海面,在派人到孤島上查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目前的情況下,根本不能貿然靠岸。在孤島的周圍可有不少的暗礁, 稍有差遲那就是船毀人亡的後果。 “王,這麼大的海浪如果要 拋錨 的話,難度太大,而且也無法確定海底能否有能固定船隻的岩石。

風輿站在船板上向下望去 ,整個海面不斷的翻滾,一層層巨浪朝着滄海島襲去,每一次的巨浪翻滾至少有數米之高, 在這樣的巨浪下,稍有不慎就會被海浪捲走。

“能大概確定下我們離孤島有多遠嗎?”

對於孤島周圍的地形,磲嬰非常的熟悉,孤島方圓兩百里,有四處地方佈滿了大量的暗礁,一處地方海流湍急,船舶和 行人 都不能入內。

深海區 有沒有可以固定船舶的岩石,磲嬰不清楚。 但磲嬰清楚的是 ,暗礁區域絕對有大量的岩石,而且深度都是可以接受的範圍。

暗礁的高度一般不到十米,在海水平靜的時候,礁石的頂部幾乎都能露出水面三四米左右,但其中也有少部分巨人礁石,高度可達幾十米。整個暗礁區的岩石多如恆河沙數,遠遠看去,如同聳立的小山一般,蔚爲壯觀。

但隨着怒海狂濤的來臨,礁石全引入海面以下。故此,大多數的礁石羣,頂部距離海面約有了二十米的高度差。對於船舶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安全的深度。只有那些原本突出海面很高的礁石纔會影響到船隻的航行。

磲嬰的目光始終都沒有離開過海面!準確來說,在磲嬰擡頭之後,他的目光始終都沒有離開過在前方不到六十米的一塊巨大岩石。

作爲長期生活在大海中的 海盜之王 ,對於海面上發生的任何事情,磲嬰都不會放過,事無大小,全部記在心中!

那是在孤島周圍海域最大的一塊岩石,磲嬰 曾經派人測量過,它的總高度至少在一百米開外,而在往下延伸的部分,便不是當時的人力可以勘測得到的了。它的總面積達到二十分之一孤島的面積

在那個沒有完善潛水設備的時代,人只能徒手潛水,最多潛入水底五十米便是極限了!哪怕是那些身強力壯的海盜,最多不過潛入六十到七十米的深度 ,在向下很可能發生生命危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