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狄廷方指着狄風雲大叫道。

“風雲哎,你闖了大禍啊,如今張家已經向我們狄家開戰,這可如何是好啊?”

“立即綁了狄風雲,送往張家。”

衆人紛紛大叫道。

“慢着,我是家主,狄家我說了算,你們的意見我不同意,大不了給狄家賠錢就是了。”

狄廷安不服的辯解道。

“賠錢?你賠的起嗎?”

“那張大少腿也瘸了,都快被玩殘廢了,你有多少錢賠?”

“六公,執行族法吧,不能再等啦。”

狄廷東痛心的拍桌催促道。

六公站起身掃視了大廳衆人一眼,然後神色一肅,朗聲道:“我現在按族規宣佈,狄廷安才德平庸,不堪大任,予以廢除家主之位,交與張家發落!”

“各位投票吧。”

六公拱手道。

唰唰!

大廳衆人,同時舉手表決同意。

狄廷安渾身一顫,絕望的如同爛泥一般,癱在了大椅上。

在狄家,以往都是老爺子一手抓,然而老爺子閉關以後,採取了族權制,但凡只要族中代表超過六成反對家主的,便可以廢除家主,再選繼承人。

他一輩子兢兢業業,做了十幾年的家主,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沒想到頭來,竟是落了如此下場,當即好不心寒。

“我再宣佈,推舉狄廷東爲家主,各位請投票。”

六公再道。

唰唰!

又是全部舉手同意。

“廷安,你坐了十幾年,也該換換人了吧,要怪只怪你的好兒子啊。”

“起來吧。”

狄廷東先是抱拳向衆人道謝,然後一步步走到了上首家主大位前,朗聲諷笑道。

“你,你們……”

狄廷安窩囊的嘆了口氣,艱難的站起了身。

狄廷東迫不及待的撥開他,拂袖一掃,坐了下來,當先開口道:“我以家主身份宣佈,將狄風雲清除出狄家,來人,給我綁了,送往張家,聽候發落。”

立即護衛上前,想要扣押狄風雲。

“哈哈,哈哈!“

這時候一聲雄渾大喝,縱觀大廳,震的衆人耳內嗡嗡作響,好不難受。

衆人定睛一看,發笑之人,正是那英俊少年。 “哪,哪來的野小子,竟敢在狄家撒野!”

狄廷東沒想到剛坐上家主之位,發佈的第一條命令,就遭到了如此嘲諷,登時怒不可遏的大喝道。

“哎呀,縱觀滿堂女兒態,爲了保全自身,不惜把狄家世子送入虎口,以求平安。”

“這就是四大家之一的狄家嗎?”

“我怎麼看到的全是一羣齷蹉、無情的鼠類?”

少年仰天豪笑之餘,冷然諷刺道。

這話就像是一把尖刀,刺進了每個狄家人的心臟,他們那掩藏在齷齪下的虛僞自尊頓時被踐踏的成了爛泥,好不疼痛。

“你是何人?”

“如此狂言,真以爲我狄家無人了嗎?”

狄六公龍頭拐在地上一擊,渾身罡氣激發,逼上了前來。

狄家之所以衰落了,就是因爲族中高手太少,不敢打大仗,尤其是修爲最高的老爺子閉關後,更是謹小慎微。

狄六公是爲數不多,還能鎮住場面之人,不過,他也就是剛剛摸到宗師門檻而已。

“我問你,狄家到底是誰說了算?”

秦羿負手笑問。

“那自然是狄老爺子。”

狄六公傲然道。

“很好,叫他來見我!”

秦羿冷冷道。

“呵呵,小子,你口氣不小啊。”

“老爺子閉關已有十餘載,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狄六公皺眉道。

你看不到的天空 他本想直接發難教訓秦羿,然而一靠近,便有一股莫名的威壓,鎮的他氣血逆流,殺氣全消,心中好不驚怵。

又見秦羿傲然,料定有些來頭,當即不免先作盤問。

“這兩樣東西拿去!”

“告訴狄老,他要不出來,就莫怪我不給面子,揪他出來了。”

秦羿從袖口摸出玉佩與龍帖,隨手扔在了狄六公的懷裏,不耐煩催促道。

“媽的,口氣真狂,你以爲你是誰,連老爺子都不放在眼裏。”

“來人,給打出去。”

狄廷東大怒,衝門外護衛大喝道。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精銳護衛,齊齊衝了進來,把大廳圍了起來。

“風雲,你從哪找來這麼個人?”

“今兒咱爺倆落了勢,我暗中運作下,還可以撈你。”

“要是把老爺子也得罪了,狄家你就回不來了。”

“還不快把這狂徒帶走?”

狄廷安快步走了過來,把狄風雲拉到一邊,焦急的耳語道。

“父親,沒事,有他在天塌不了。”

“就是爺爺來了,也得對他客客氣氣的,你放心,今兒這家主之位,誰也別想搶你的。”

狄風雲拍了拍父親的手,安慰道。

他深知父親謹慎慣了,但此時也不好多作解釋。

狄廷安自然是不信,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也只能作壁上觀了。

狄六公掃了一眼秦羿,冷哼了一聲,“小子,你最好有點資本,要不然,今天定要教你走不出狄家大門。”

說話間,他打開了金帖。

金帖入手分量極沉,是純金打造的,絕對假不了。

能用此等名帖,來頭小不了,六公翻開了一看,是一條莊嚴的龍圖騰,右邊雕刻有一行小纂。

那一行長長的別稱,六公來不及細看,他只看到了四個刺眼的大字,秦幫、秦侯!

這位少年就是南方武道盟主,江東之主?

“還愣着幹嘛?抓人啊,養你們吃乾飯的?”

狄風嘯不耐煩的催促道。

他有一種不詳的感覺,狄風雲平日在家族向來低調,今兒竟然叫上板了,這中間怕是有名堂。

可千萬別壞了這出好局啊。

“慢,慢着!”

狄六公跟見了鬼似的,雙目圓睜,渾身一顫,喉頭老痰堵塞,發出一聲怪異的大叫聲。

他又擡起頭看了一眼秦羿,仍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侯來狄家了?

這怎麼可能。

然後,他又趕緊拿起那塊玉,把摩了一下,玉中電光閃爍,竟然是一枚開過陣的一品法器。

法器向來珍貴,此等貴重之物,絕非凡人所有。

錯不了,這氣勢,這手筆,絕對是他無疑了。

“都給老夫退下去。”

狄六公神色一肅,衝護衛們呵斥道。

狄廷東父子剛要說,六公擺出族長威風,清了清老痰道:“剛剛的選舉一律作廢,一切等我面見了老爺子,由他再作定奪。”

“來人啦,給秦爺、狄少爺看座斟茶!”

六公一擺出老爺子,誰敢不服,立即有人擺座上茶。

然後,他深深的向秦羿鞠了一躬道:“秦爺,不知是您來了,稍等,我這就去通報。”

“嗯!”

秦羿淡淡點頭,揹着手走到了上座,在狄家人不安、驚詫的目光中,一拂長衫,唰!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喝起了清茶。

“秦爺?老六頭瘋了吧。”

“爸,三叔,這小子不會有什麼來頭吧?”

“連我都沒座,他居然給狄風雲排了座,我瞅着六老狗的神色不對勁啊。”

“可別黃了!”

狄風嘯有些緊張的問道。

“怕什麼?老爺子向來瞧不上狄風雲,他要真護着他們父子,六公就不會在今晚幫腔了。”

“就算老爺子出山了,以狄家現在的境況,也不敢跟張家開戰。”

“這鍋,還是得狄風雲來背。”

“所以,不管他是誰,哪怕是請來了老爺子,二哥一家子也徹底沒戲了。”

狄廷方眯着眼,咬着香菸,吞雲吐霧,森然冷笑道。

“沒錯,你忘了,上個月老爺子還託六叔帶給了你鐵膽神功心法?那可是老爺子畢生的精髓。”

“你爺爺要是不看好你,能傳給你?狄風雲天生就是個修煉廢物,歸根到底這老狄家未來還是得你來扛啊。”

“你就放寬心吧,老爺子自有分寸啲。”

狄廷東點了點頭,拍拍兒子的肩膀,寬慰道。

狄風雲表面上很平靜,其實心中比誰都苦。

他父親不得人心,他又是個廢物,老爺子不喜歡他,全族皆知。

雖然有秦羿作保,但他心頭仍是沒底。

今晚的事情,馬上即將有個瞭解,要麼他滾蛋,要麼得到老爺子的認可,坐穩了這狄家的世子之位,保住父親的家主大位。

重生-幸運小小妻 但是,老爺子真的會選他嗎?

想到這,狄風雲不禁看向了一旁的秦羿。

他依然面色如常的喝着香茶,彷彿一切都在勝券之中,頓時狄風雲又重新燃起了勇氣。

他知道,有這個人在,他絕對不會是失敗者! 狄家後山,福霞洞。

洞中四季清涼,清幽怡人。

狄家老爺子狄聞,在此閉關隱修已達十七年。

狄聞年逾八旬,白髮如銀絲,髯如雄獅,麪皮紅潤威嚴,虎目長身,早些年在武道界便有白毛獅王的美稱。

十七年來,除了六公,他很少見外人,於近年來已然突破至罡煉中期宗師,距離後期大宗師也只有一步之遙。

放眼整個雲海,也是拔尖之輩。

六公的腳步聲,很早就已經傳入了他的耳內。

尚未叫門,山門洞開,六公一拍衣襟,恭敬的走了進去。

“恭喜大哥,修爲再進一步!神識外放數裏,怕是離大宗師不遠了吧。”

六公走進山洞,恭敬拱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