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特別是大姐,小臉通紅,面帶桃花。

吩咐身後的家僕,送趙客去客堂等候。

旋即連忙拉著老太千萬後面的浴房。

待二女將攙扶這老太太走進浴房。

就見浴房裡四四方方,一座湯泉。

泉水是山裡的清泉,引進來的。

看得出,他們雖然成精,但還是保持著甲魚的習慣。

喜歡把自己泡在水裡。

這時候,二妹把大姐拉過在湯泉的邊角,摸著嘴低語起來。

「大姐,他做菜真好吃,不如……你把他留下來。」

「留下來?可老三他……」

大姐沒說完,二妹惡狠狠道:

「哼,他敢動歪主意,我第一個撕了他。」

說完話音一轉,聲音壓低下來。

「嘿嘿,再說,好歹是個男人,看他長得也不差,有根玉龍骨,總好過你總是抓黃鱔解饞。」

被二妹這麼一說,大姐的臉色隨之羞紅了臉。

「呸,你這下流胚子。」

兩人正是說笑見,突然就聽老太眉頭一緊,捂著肚子,深吸一口氣:「嘶~~」

「娘?您怎麼了?」

看到自家老娘的神色不對勁,二女連忙走過來。

「沒事,沒事……我先出去,你們……唉……你們……聊!」

話斷斷續續說完,老太捂著肚子從浴池裡站起來。

不自然的神色,連動作都變得僵硬。

卻見這時候,老太臉色突然古怪起來,肚子里咕嚕咕嚕叫喚。

就覺得丹田一股氫氣沸騰。

猶如即將炸爐的鍋爐一般,讓老太不僅加緊自己的雙腿,一動不動。

「娘!你沒事吧。」

大姐看到自己老娘神態有變,連忙想要過來攙扶。

不過剛走過去,老太嘴角肌肉抽動了記下,實在有些忍不住了,心道:「或許……那只是一個……屁!」

一念至此,老太決定賭上一把,雙腿一微。

卻聽「噗!」的一聲。

大姐剛走上前,迎面一團綠芒,像是麵糊一樣噴在大姐的臉上。

一瞬間,大姐傻了,二妹也隨之用震驚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畫面。

「啊!!!」

大姐這時候,才回過神,開口尖叫起來。

可剛一開口。

「噗!噗!噗!」

畫面還在繼續,緊隨這一個連環屁。

讓老太的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

她知道,這一刻她總算明白,肚子疼的時候,千萬不要相信,那只是一個屁的道理。

「我……我……哎呦,不管了,我要去茅房!」

老太想要解釋,可肚子隨之又是一陣翻江倒海。

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屁股,一隻腳邁步跨出浴池。

大姐的神情已經徹底僵硬在那裡。

剛要說話,肚子里咕嚕一聲,就見大姐的身子在水面上猛的一個激靈。

一灘深綠,從水面下漂浮出來。

眼前畫面,簡直讓二妹終身難忘。

尖叫一聲就要往外跑。

一步跳出水池,想要儘快衝出這個地方。

恰恰就在她剛一步跑到浴池之外時。

就見身體猛的一頓,像是定格了一樣。

穿越之寵妃難當 細長的白腿,開始不自然抖動起來。

眼皮一陣往上翻。

牙關緊緊咬在一起。

「不要!」

察覺到二妹的神情,身後老太和大姐眼睛不禁瞪圓。

危機時刻,說時遲那時快,老太突然一根手指,堵住邪惡的源頭。

令二妹腳尖重重點在地面。

臉上的五官扭在一起,尖叫道:「不行,我要……噴……噴出來!」 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從開始的聲音很尖銳。

到後來有氣無力。

再後來。

乾脆就變成哼哼唧唧。

浴湯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稠的臭味

老太眼皮周圍都深凹了下去,用蚊子一般的聲音喊了兩聲。

也沒聽清楚,她喊了什麼。

就見老太身子往前一撲,趴在地上。

是一隻大概有,磨盤大小的紅甲烏龜。

「娘……」

看到老娘已經徹底撐不住了,大姐和二妹掙扎著往外爬。

托帶著深綠色的痕迹,等他們爬出去的時候,整張臉都已經變成了深綠色。

之前還是窈窕淑女。

可現在……說她們是半獸人都有人相信。

好不容易掙扎著從浴室里爬出來。

就見眼前一雙鞋子出現在兩人面前。

大姐一隻手,想要去抓向那隻鞋子,用儘力氣想要說話。

可張張嘴,始終連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身子被徹底給拉空了。

連喘氣都只能喘到了一半。

胸口像是被壓上一塊大石頭一樣的感覺。

如果有人去過高原,受到過高原反應,會對這種感覺影響深刻。

不過拉空后,除了感到呼吸困難,更多的是全身都彷彿被掏空了一樣的虛弱。

就在這時候,面前的鞋子突然走開,躲開大姐的手掌。

「鐺鐺~」

只聽勺子在碗里輕輕往前推,觸碰到青瓷花碗的邊緣。

發出清脆的磕碰聲。

就見碗中的湯汁翻滾,伴隨著翠色青花轉動。

「刺溜!」

一口濃湯入口,趙客仔細品味了一下。

雖然是一等一的美味,不過趙客仔細嘗過後,還是不大滿意。

主要是兩隻甲魚,趙客雖然處理的很乾凈。

但有些地方的細節,還是沒有處理好。

畢竟一次做兩盅,趙客要專註其中一盅的味道。

另一份上,就稍微有了一些瑕疵。

不過這裡面也有材料的缺陷。

如果滿分是100。

兩個王八精,趙客只能給60分,雖然肉質上乘。

但鱉肉里的土腥氣味,還是沒有處理的完美。

當然,這僅對於趙客過分挑剔的口感來評分。

畢竟,這裡面也有很大原因是食材本身的問題。

側目看了一眼腳下。

二妹還好,但一旁的大姐……實在是讓趙客感到一陣無語。

心裡也是大感驚訝。

不知道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會讓大姐全身掛滿了深綠色的污穢。

經歷了自己娘親和二妹,前後兩次的噴襲。

那個酸爽,真的是,彷彿整個世界都要崩塌掉一樣。

看大姐全身狼狽的模樣,實在有損趙客品味湯汁的口感。

伸出攝源手一抓。

就見攝源手在大姐身上摩挲而過後,光滑白嫩的肌膚像是撥了殼的煮雞蛋,匍匐在趙客的面前。

目光從上往下一遍后,趙客越看越滿意,這樣完美的食材,已經越來越少了。

趙客眼睛盯著二女的身子,心情一陣大好。

對於一個廚子來說,再沒有什麼比找到上等食材而感到開心。

故此,趙客在心裡已經默默給出87分的高分。

僅對於食材來說,這已經是非常高的分數了。

畢竟剩下的13分,因為兩個趴在地上的緣故,趙客還沒看到。

把手上的王八湯放在一旁。

看兩女撲倒在地上,只有出氣沒有吸氣的模樣。

趙客心裡也是暗暗咋舌。

這從那個植物裡面提取出來的綠色液體,效果居然這樣霸道。

自己不過是放進去了小半瓶而已。

本來的目的,是想要讓她們好好清理下腸胃。

現在倒好,把剩下的事情都給自己給省下來了。

廢話也懶得說。

掄起血錘,照著兩個女人的腦瓜頂砸下去。

就聽「咣咣!」兩聲。

兩女眼皮往上一翻,身子重重倒在地上,顯現出甲魚的原型。

好不容易遇到這兩個極品甲魚。

趙客當然不能夠浪費,迅速拿出血姬子,開始把甲魚那些不需要的內臟給處理掉,轉手就扔進了郵冊。

等處理好了兩個甲魚,趙客才躡手躡腳進浴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