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特別是一些女鬼,她們也是躍躍欲試,巴不得也上場與楚凡跳上一曲。

只可惜以她們的道行,連進去闖關現場的資格也沒有。

的確,那個女鬼如不是楚凡親自帶進去的話,根本不可能進得去。

至於其他的鬼要是敢擅入闖關現場一步,只怕馬上就會魂飛魄散,而且十幾世不得超生,不得投胎做人,也不得投胎做狗,也不能投胎做豬,最多經歷十幾世後可以投胎做一隻蚊子,或者做一隻蒼蠅,僅此而已。

因此,現在場外的女鬼都有些羨慕楚凡懷中的女鬼,男鬼更是佩服楚凡的本事。

的確,楚凡的本事真的大得很,大到令他們感到震驚的同時,同樣覺得不可思議。

的確,楚凡現在已經一連闖過了三大關,第四道關眼看就要闖過,而且還跳起了舞,離闖過第四道關也要不了多長的時間了。

如此一來,這些大鬼小鬼現在都很興奮,有的鬼也在場外手舞足蹈的跳來跳去,也是嗨得不行。

那些鬼頭們也在一起交頭接耳,而且還說得很小聲,生怕被其他的鬼們聽到了。

不過,這些大鬼小鬼自己都樂不過來,誰他媽的還有心思看那幾個鬼頭滴滴咕咕的。

而楚凡更是兩耳不聽鬼說話,不管鬼們在說什麼,他都一概不與理會,而且心情還是照樣很好,真的好得很。

而天上的閃電還在一閃又一閃,一電又一電,而且還是準確無誤地電到楚凡的身上,每一下都電得那麼準。

而楚凡卻是十分的愜意,儘管這樣的閃電很厲害,但楚凡卻是一點也不害怕,不但不害怕,還不時張開口吸上一吸,吹上一吹。

楚凡每吹一次,閃電都要被他吹進嘴裏,每吸一次,也要吸一些電光,這些電光都是白白的,濃濃的,看起來有點象牛奶,又有點像那什麼。

不過,這只是在鬼們的眼睛中才能看得出來,其實也就是閃電而已。

但在鬼們的眼中看到的不是電,不是閃電,而是白白的那什麼玩意兒。

如此一來,那些鬼又歡呼了起來,那些女鬼雖然沒有歡呼,但卻偷偷的笑,而且還是目不轉睛地看着楚凡跳舞。

而楚凡的舞步也越來越優美,很美很飄逸的樣子。

女鬼又往楚凡的懷裏鑽了鑽,一陣柔軟的感覺馬上傳遍楚凡的全身,感覺舒服極了。

不光如此,還有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香不時進入楚凡的鼻子,楚凡又是一陣心情激盪,而且更有精神,跳起舞來更有節奏。

閃電還在繼續,還在不停地閃,還在不停地電,閃了一下又閃了一下,電了一下又電了一下。

每一下都電得楚凡的身上泛起一陣電光,這電光看起來一閃一閃的,有些象煙花,也有些煙火。

鬼們看到楚凡的身上不時閃着電光,就象放煙花一樣,而楚凡還是那樣從容的跳舞。

彷彿閃電電在他的身上不是閃電,而是一種光,一種溫柔的光,就象女鬼溫柔地用小手撫過他的臉頰。

時間就這樣悄悄地過去,不管是楚凡,還是女鬼,還是場外的男鬼女鬼,還是鬼頭,他們都進入了一種狂歡的狀態之中,似乎都比楚凡歡快的舞步所感染了。 時間在這樣歡快的氣氛中總是過得那麼快,不知不覺地就過去了一個時辰,接着又過了一個時辰。

一連幾個時辰過去後,閃電也沒有那麼猛了,雖然還在閃,雖然還在電,,但卻沒有剛纔那麼厲害。

而楚凡還是那樣,還是歡快地跳舞,場外的大鬼小鬼,還有鬼頭們也開始手舞足蹈起來,還有幾個鬼頭招手叫來幾個女鬼,馬上歡樂了起來。

黑白無常也樂了,不過他們自恃身份,並沒有象那些鬼一樣胡鬧。

天上的閃電雖然還在繼續,但卻閃得很慢好幾分鐘才閃一下,好幾分鐘才電一下。

而這樣的閃電電到楚凡的身上,就象給他撓癢癢一樣,感覺舒服得不行。

如此一來,楚凡又興奮了起來,他一興奮就想唱歌,而且說唱就唱。

後會無欺之等你共赴白首 楚凡一開始唱歌,場外的鬼都停止了歡樂,都側耳傾聽了起來,而且聽得很投入。

還有幾個女鬼發出歡呼聲,就象陽間的人看演唱會一樣。

楚凡還是唱得那麼帶勁,還是唱得那麼投入,唱完一首,鬼們又要他唱一首。

而楚凡心裏也很高興,於是就滿足了鬼們的要求,又接連唱了好幾首。

時間就在楚凡的歌聲裏一點點地過去,楚凡唱得投入,鬼們也聽得入迷,而且這些鬼都入戲了,特別是一些女鬼入戲很深。

而那些閃電卻停了下來,沒有再閃,也沒有再電。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閃電停了好大一會,那個森寒的聲音還沒有響起。

估計是這個鬼聽楚凡唱歌也聽得入了迷,也入戲了,竟忘記了他的職責所在。

而楚凡還是那麼爽快,只要鬼們叫他再來一首,他都統統的滿足鬼的要求。

特別是那些女鬼的要求,楚凡基本上都滿足了。

不過有幾個女鬼想要和楚凡合唱的要求還是滿足不了。

倒不是楚凡不願意和那些女鬼合唱,而是那些女鬼進不了闖關地,而且她們的聲音沒法和楚凡相比。

的確,那些女鬼雖然有些長得挺漂亮,但聲音卻不行,不是那麼好聽。

楚凡聽幾個女鬼唱了幾句,覺得不怎麼樣。

因此,這幾個女鬼想要和楚凡合唱的願望還是不行的。

不過,這些女鬼依然熱情高漲,她們同樣在場外歡呼,而且不時鼓掌。

又過了小半個時辰的樣子,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第四關已過,十秒鐘以後將會自動進入第五關,闖關者作好準備。”

楚凡聽到這個聲音,隨即笑了笑,他一直在等着這個聲音響起,而且心裏一直很期待下一關。

不過,那些大鬼小鬼們聽到這個聲音後,又回覆了平靜,再也沒有那麼嗨得厲害了。

這些鬼們現在對楚凡的感覺可是十分的好,尤其是那些女鬼,她們聽了楚凡唱的歌后,心裏就有一種十分美好的感覺。

因此,她們竟有些擔心楚凡是否能夠順利闖過接下來的幾大關。

畢竟楚凡現在才闖了四道關,還有五道關沒有過,而且越是到後面,闖關的難度更大。

因此,這些好心的鬼們都有些擔心楚凡了。

當然了,她們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畢竟這些關都是閻王親自設定的,一般人別說闖過九關,就是一關都過不了。

而且不光是九大關,接下來還有十八大陣,那也是更加的厲害,不懂陣法的,一進去就掛了,連喘口氣都不能夠。

不過,楚凡卻是一點不擔心,不管是接下來的五大關,還是後面的十八大陣,他一點都不擔心,不但不擔心,不但不害怕,而且十分的期待,就讓這些那些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突然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十秒時間已到,現在開始進入第五關,風關。”

楚凡聽到風關二字,不由得笑了,也是,他現在完全可以隨意駕馭大風,不管是狂風,還是暴風。 楚凡正有所期待的時候,突然一陣微風吹來,輕輕地吹過臉頰,有一種癢癢的,麻麻的感覺。

楚凡被這陣微風輕輕地一吹,馬上就來了感覺,看來這風關已經開始了。

不過,這樣的微風也太舒服了,如果是這樣的闖關,楚凡可不嫌多,也不怕累,更不怕苦,再多幾道關也相當的好。

而微風還在繼續吹,吹得人的心裏直髮癢,女鬼也是心頭一陣激動,又將楚凡抱緊了一些。

場外的鬼們看到楚凡和女鬼在微風在擁抱,一幅很享受的樣子,不由得有些羨慕。

的確,這樣的闖關也太舒服了。

當然了,鬼們並不知道的是,這才僅僅是一個開始。

雖然楚凡和女鬼現在很享受的樣子,那是因爲楚凡的本事大,如果他不能夠安全地闖過前面的水關,火關,雷關,還有電關的話,早就沒有命在了。

如果楚凡在前面四關中的任何一關掛掉的話,現在就別提享受了,就是做鬼都不是那麼輕鬆了。

而現在,微風一陣吹過,漸漸的變得大了許多,沒錯,現在的風突然變大了。

隨即一陣狂風吹起,吹起一陣塵土,吹起幾片樹葉,而且還將邊上的一些廣告牌子吹得獵獵作響。

不過,風雖然一下子吹得很大,但楚凡並沒有受到影響,他還是站在風中一動也沒動,任憑大風吹過他的身體,吹亂了他的頭髮。

隨着大風繼續吹,楚凡的心裏也開始興奮了起來,女鬼也是一樣,不時抱着楚凡的腰身,不時緊貼着楚凡的胸前,而且心跳也漸漸加快。

爲什麼大風越狠,我心越蕩。

一陣狂風過後,突然旋轉了起來。

沒錯,就是一陣龍捲風,這陣龍捲風好猛,來得好快。

本來楚凡和女鬼正是心情激盪,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風速突然變化,而且還突然旋轉。

如此一來,就將楚凡搞了個措手不及。

是的,楚凡和女鬼一下子就被捲進了龍捲風暴中。

女鬼突然一陣驚叫了起來,隨即將楚凡摟得更緊了,一陣無盡的香氣直撲楚凡的鼻子,讓他感到一陣全所未有的舒爽。

不過,楚凡現在雖然很爽,但卻沒有心情去體會這樣的爽,現在,他不僅被一陣強烈的龍捲風捲進了風暴中心。

而且他還要保護女鬼,的確,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這樣的龍捲風會如此厲害,會來得這麼突然,竟沒有讓他有一絲一毫的準備,就他媽的開始了。

萌寶甜妻:總裁的私人誘寵 現在,楚凡已經卷進了龍捲風的正中心,他和女鬼現在就和快速旋轉的木頭一樣任由龍捲風蹂躪,一點反抗的餘地也沒有。

是的,楚凡和女鬼身陷龍捲風暴的正中心,將他和女鬼絞得七縈八素的,連喘一口氣都十分的困難,哪裏還能夠作出一點反應呢?

場外的鬼們看到如此突然而來的一幕,都是十分的震驚,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這風竟然如此變幻莫測。

的確,剛纔還是一陣輕輕的微風吹起,吹過臉頰,就象情人的小手輕輕地撫過。

又如一葉小舟在河上輕輕盪漾。

這樣的感覺是那麼的令人陶醉,是那麼的令人嚮往,別說是人,就是鬼都很羨慕。

然而,微風過後,又是狂風,狂風也就罷了,接着又突然來了一陣龍捲風,而且還來得這麼快,來得這麼猛,來得這麼持久。

是呀,這樣的龍捲風到現在還在吹,還在不停地旋轉,一刻都沒有消停。

楚凡和女鬼還是被龍捲風捲到風暴的正中心,還是被絞得一寸寸的凌亂。

而現在楚凡被這一陣龍捲風猛烈的旋轉,已經有點眩暈了,至如女鬼,更是不堪。

女鬼現在整個身體都貼到了楚凡的身上,而且只有一點意識在飄蕩。

如果不是楚凡身上有一股極強的陰陽氣息一直守住女鬼的鬼魂,只怕都要被這樣的龍捲風絞散了魂魄。

楚凡雖然快要昏迷了,但是並沒有暈倒,他始終都保持着靈臺的一點清明,雖然風繼續吹,風繼續絞,風繼續轉,風繼續卷。

但是楚凡的意識始終存在,從來都沒有消失。

而正是有了這樣的一點意識留在識海中,無論這樣的風如何凌亂,他卻始終還是清明的。

這就可以了。

至於他的身體,雖然被風絞破了衣服,但是他的身體並無大礙。

現在楚凡和女鬼身上的衣服基本上被狂風絞碎了,幾乎是赤條條的,赤身裸體的了。

不過,楚凡和女鬼雖然這樣,但也沒有那什麼的想法。

的確,現在他們的意識都很微簿,都在保持靈臺的清明,哪裏會想到這些的。

而大風還在繼續吹,還在繼續卷,還在繼續絞,還是那麼快,就象搓麻花一樣將楚凡和女鬼一陣又一陣恣意的蹂躪。

不知不覺地,一個時辰過去了,楚凡和女鬼還是在龍捲風的正中心不斷地旋轉,而且一動也不動,不管是楚凡,還是女鬼,他們都緊閉着雙眼,一直都沒有睜開過。

如此一來,場外的鬼們就開始議論了。

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都覺得楚凡這一次很懸,說不定就要掛了。

有些鬼已經幸災樂禍了起來,覺得楚凡雖然厲害,雖然一連闖過了四道關,但在這樣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風關面前,竟要掛了。

的確,管風的鬼頭現在正自鳴得意,他也是沒有想到,楚凡竟然會在龍捲風暴下一點反抗都沒有,一直都被大風蹂躪。

因此,風鬼頭不由得意地看着前面的水鬼頭,火鬼頭,電鬼頭,雷鬼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前面四個鬼頭看到風鬼頭得意的笑,不由得都是一陣莽逼,這實在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不知不覺地,四個鬼頭的臉也開始變綠了一點點。

黑白無常見狀,也是一陣緊張,不過,他們對楚凡還是抱着很大希望的,而且他們始終相信楚凡的本事,相信楚凡還不至於被一陣風給吹死了。

時間就在這樣比較緊張的氣氛中一點點地過去,很快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只剩下一個時辰就要見分曉了。 旋轉的風還在繼續,還在繼續吹,還在繼續卷。

楚凡和女鬼都在風暴的正中心,都處於一種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非非醒的狀態之中。

場外的鬼們也都安靜了下來,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沒有說話,他們都靜悄悄地觀看着場中的一幕。

絕色毒醫:金主的祕密戀人 就是那個得意的風鬼頭也噤了聲,也沒有得意地唱歌,也沒有得意地走動,而是和其它的鬼一樣。

因爲此時楚凡和女鬼,一人一鬼身上已經不着寸縷,身上的衣服都被大風絞碎了。

不過,他們兩人因爲是相互緊擁着的,只看到兩個身體光潔的背部,前面的風景是看不到的。

而且他們都處於一種靜止的狀態,都沒有任何的動作。

不光如此,鬼們還看到了一種光籠罩在楚凡和女鬼的身上,這光看起來很白,給鬼們一種神聖的感覺。

如此一來,這些鬼再也不敢輕易言笑,他們都不知道這樣的白光爲何出現在楚凡和女鬼的身上。

其實鬼們並不知道的是,這些白光正是楚凡和女鬼在第四關的時候吸收到的電光。

這樣的電光在楚凡和女鬼的身上形成了一個光圈,隨着大風吹得越狠,隨着大風吹得越快,這個光圈就越來越大,越來越凝實。

到得後來,楚凡和女鬼在這樣的光圈下漸漸的甦醒了過來。

而且光圈變厚以後,場外的鬼再也看不到楚凡和女鬼的身體,只能看到一個充滿了聖潔的光圈。

楚凡和女鬼清醒過來後,發現自己的衣服都被大風吹得破爛不堪,而且都被風吹走了,現在他們兩個都是赤條條的擁抱在一起。

女鬼見狀,突然有些害羞了起來,而且還輕輕地說道:“哀家的衣服呢?沒有衣服可怎麼辦吧?”

楚凡也是一陣莽逼,不過他倒是並慌張,隨即從靈儲戒指中取出了兩套衣服,這兩套衣服還是他在寶塔中尋找到的。

那次在寶塔中被雷電燒光了衣服後,先是用巴蕉葉子胡亂遮住了要害,後來又在一個古老的房子中找到了一套衣服穿在身上,而且還找到了兩件寶貝,那就是這兩套衣服。

這兩套衣服都是古絲制的,穿上去很柔軟,也很舒服,而且這樣的衣服無論穿多久,無論過多長的時間都不會壞。

而且這兩套衣服還是一套男裝,一套女裝,女鬼穿上女裝後,變得更加漂亮了。

楚凡穿上這套古老的寶貝男裝以後,也覺得十分的舒服,十分的清爽。

女鬼穿上這套衣服覺得很好,就象給她量身訂做的,彷彿又回到了生前,回到了皇宮,回到了曾經美好的日子。

女鬼隨即激動地抱住楚凡,還情不自禁地親了楚凡一下,兩下,三下。

楚凡只感到一陣柔軟的感覺,還有一陣奇香,心裏十分的舒服,又將女鬼摟緊了一些。

的確,楚凡雖然一直抱住女鬼,但被她這麼溫柔地親還是第一次享受到,感覺當然是不一樣的。

風還在繼續吹,還是那樣的龍捲風,但氣勢並沒有剛纔那麼大了。

畢竟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本來是五個時辰,只要楚凡能夠在狂風中堅持五個時辰不死就算闖關通過。

而現在已到五個時辰,雖然風在吹,但也漸漸地開始消停了下來。

大約一分鐘左右,風就停了,無論是大風,還是狂風,還是龍捲風都停了,甚至連微風沒有了。

場外的鬼們看到大風停止,隨即看向楚凡和女鬼,那團光圈也慢慢地消散,漸漸地楚凡和女鬼也現身出來。

鬼們當即看到楚凡並沒有死,女鬼並沒有滅,他們都還在,一直都在。

楚凡不僅沒有死,而且還是那麼從容,還是那麼隨心隨意,還是那麼好,接着又摟着女鬼開始跳起舞來。

楚凡和女鬼現在都換了一套古老的服裝,看起來都有點閃閃發亮。

現在他們跳舞的姿勢也越來越好看,特別是配上這麼一套衣服後,整個人都有了一種靈韻。

的確,楚凡的身上都發亮了,女鬼也因爲身上的服裝而發亮了,看起來竟象一個仙女,而不是一個女鬼。

鬼們看到這樣神奇的服裝,看到這樣美麗的女鬼,看到楚凡這麼帥氣,看到他們的舞姿這麼優美,隨即爆發出一陣陣掌聲,掌聲如潮水,好一陣才停下來。

那個風鬼頭看到楚凡還活着,再也不是剛纔那樣得意,但他的臉皮比一般的鬼皮要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