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爹地到底怎麼想的?

小舅舅要是真的失控了怎麼辦?

遲疑了幾秒鐘,他看向洛以淵,「要不我給你喂幾口吧。」

說著,就要咬破手指。

洛以淵連忙阻住了他,「不要!」

傅小宋,「為什麼呀?」

洛以淵有點著急,語無倫次地出聲,「姐夫既然知道了,一定有辦法,他覺得不用這樣一定是不用這樣。」

傅小宋,「不行,太危險了。」

洛以淵一臉抗拒,「總之不要,我不要!」

傅小宋氣笑了,「小舅舅,你看你的反應,這麼激動幹什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呢。」

洛以淵深吸了一口氣,「真的不要。」

傅小宋瞅了一眼洛以淵,「看你,一臉讓你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一樣。」

洛以淵,「……」

傅小宋輕嘆了一口氣,「你沒有看清他長什麼樣子?」

洛以淵,「沒有,不過等我們出去了以後我要回一趟洛家了。」

他看向傅小宋,很認真地出聲。

不管洛家對他什麼態度,爹地怎麼選擇,有些該查清楚的事情,他必須回去查清楚。

傅小宋瞅了一眼,大概猜到小舅舅想幹什麼,「會不會很危險?」

洛以淵,「所以我要在這裡努力變厲害點。」

說完,拿了琴出來,坐在那裡開始撫琴,練習。

傅小宋,「……」

小舅舅好勤奮!

他這才想起來自己夢裡贏了那個爺爺,發生了一些比較其妙的事。

「小舅舅,我們去湖邊試試吧。」

洛以淵,「好。」

兩個人到了湖邊,沒有用異能抵禦那些野鴨子。

野鴨子全部朝著他們撲過來,一個接著一個,變成了一群。

「嘎嘎嘎」的叫聲入了耳蝸,彷彿有一股力量,讓人心煩意亂。

這一刻,洛以淵腦海里那個人的每一句話在耳邊回想,情緒也有了變化。

傅小宋沒有感覺到,全神貫注地對付那些野鴨子,用異能匯出一個棋盤。

一瞬間,所有的鴨子都被困在裡面,彷彿變成了一枚枚白子。

他用異能攻擊,每一處的位置,就像黑子一樣,炸開的瞬間襲擊好幾個鴨子。

洛以淵站在那裡,渾身僵硬,抵抗著那種情緒。

滿腦海反反覆復都是那兩句話——

「好孩子,忠言逆耳,你好好想想吧,你和洛以淵只能活一個人,要用一個人的血和睡火蓮,才能救活另一個,到時候你會明白的。」

「為了哄騙你,到時候,傅瑾會採集你們兩個人血,花開之時,搶了那些花,全部吃了,你就不會死了,不要執迷不悟,活著就能繼續做你的洛家小少爺的,繼續做洛家的繼承人,可以給你媽咪報仇,做很多想做的事。」

他掙扎,頭痛,呼吸都變了,臉色很差,額頭上沁出了一層汗。

不要,不要!

可是那些話,就像咒語一樣,一遍一遍地響起來。夜夜中文

感覺自己的手臂抬了起來,朝著小九的方向,渾身出了一層冷汗,猛地深吸了一口氣,「小九,小心,讓我來。」

傅小宋愣住,回頭看向洛以淵,本能地躲開了。

洛以淵衝過去,抬起的手朝著鴨子群襲擊了過去。

傅小宋,「……」

小舅舅不對勁,他在幹什麼?

突然想到之前的話,難道小舅舅剛才不受控制地想襲擊他?

等他回過神來,洛以淵已經被野鴨們群毆了,那叫一個凄慘。

棋盤,棋子,靈活運用,將他們鴨子們困住,救出了狼狽之極的洛以淵。

洛以淵額頭臉上,都掛了彩。

不過這一刻,心神寧靜了很多。

他鬆了一口氣,看向傅小宋,「小九,我沒事。」

傅小宋忍不住嘀咕,「還沒事,都快毀容了。」

洛以淵輕聲道,「我是男孩子,長得那麼好看幹什麼?」

傅小宋假裝嫌棄地出聲,「那你以後找不到女朋友了,不是要一直賴在我家了?」

洛以淵看了一眼傅小宋。

小九看著凶,其實是關心他。

他都知道!

小九這個小可愛!

傅小宋,「我扶著你回去,讓媽咪給你看看,免得留疤,真的毀容了。」

洛以淵,「嗯。」

不想讓姐姐和姐夫知道,可是看了一眼湖裡自己的影子,臉上的傷那麼明顯,怎麼都沒法遮掩了!

回到小茅屋,宋伊一嚇到了,「小九,你小舅舅怎麼了?」

傅小宋撅嘴巴,「小舅舅不用異能,非要去挑戰那些鴨子,被群毆了。」

洛以淵點了點頭,「嗯,是這樣的。」

傅小宋,「媽咪,快幫小舅舅看看,會不會留疤。」

宋伊一走過來,檢查,有些頭痛,現在沒有碘酒了,那次給傅瑾用完了。

喲,好 臉上和額頭上,十幾處傷口,原本一張好看的小臉完全被傷口遮掩了。

傅瑾走過來,「我看看。」

洛以淵慚愧地低下了頭。

傅瑾,「閉上眼睛。」

洛以淵閉上了眼睛。

傅瑾割破手指,用棉簽蘸著自己的血,幫他清洗了傷口。

宋伊一,「……」

還可以這樣?

傅小宋悄悄地看了一眼,這麼說爹地相信小舅舅了?

傅瑾收了棉簽,完全沒有告訴洛以淵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小淵,應該不會留疤。」

洛以淵,「嗯呢,姐夫。」

他輕呼了一口氣,有點擔心,生怕下一次再發生這樣的事。

傅瑾看向傅小宋,「跟我出來。」

傅小宋,「好噠,爹地。」

楊晟已過萬重山 傅瑾帶著傅小宋離開了一段距離,看向傅小宋。

不用爹地問,傅小宋很自覺地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傅瑾「嗯」了一聲,眸色深深地看了一眼傅小宋。

希望傅小宋和洛以淵一直這麼下去。

傅小宋在普通孩子裡面算是異類,玩不到一起。

希望他們一輩子都是親人,也是朋友。 希望他們一輩子都是親人,也是朋友。

小淵人挺不錯的,就是和洛家那邊關係太複雜,有點憂心。

傅小宋,「爹地,他是不是和媽咪當時的情況一樣,差不多?」

傅瑾,「應該是。」

兩個人回到小茅屋,宋伊一看向他們。

傅小宋假裝什麼事都沒有,拖著洛以淵教他撫琴。

一尺畫江南 宋伊一看向傅瑾,將他拽出了小茅屋,什麼也沒說,什麼也不問,一雙桃花眸子就那麼定定地望著他。

好幾分鐘后,傅瑾輕嘆了一口氣,「我說,自己招,行么?」

宋伊一,「很行!」

傅瑾將洛以淵的事說了一遍。

宋伊一,「今天早上他找你說這個?」

傅瑾「嗯」。

所以他們父子都知道,瞞著她?

這是把她當傻白甜養嗎?

不過自己確實很廢,幫不上什麼,只能努力和傅瑾夫妻和睦,幫他提神異能。

傅瑾低聲道,「我們各自有分工,不是挺好么?」

宋伊一,「我的分工是?」

傅瑾,「好好愛老公。」

宋伊一望著傅瑾,「我懷疑你假公濟私?」

傅瑾輕聲問,「不能么?」

宋伊一看向睡火蓮,發愁,等到現在還沒有開一朵!

之前有動靜的那一朵,就那麼點動靜以後再也沒有動了。

想到那天搞破壞的那種鳥,是不是偷偷做了什麼手腳?

傅瑾低聲道,「只能等。」

宋伊一應了一聲,沒有回屋子,聽著屋子裡穿出來的琴音,「看起來暗中的人越來越焦躁了,只怕接下來的每一天都事不斷,南港市那邊……」

她擔心地看向傅瑾。

傅瑾低聲道,「異能者跨界有很多限制,圍攻小清河,被我擊殺的那個能到南港市的最強異能者,武檉和他背後的家族對付,應該勉強可以。」

宋伊一,「……」

傅瑾,「誰都惜命,方尊主的死,他們心有餘悸,就算到了南港市,也不會儘力,現在不敢動我們的人。」

宋伊一看著傅瑾。

他沒做一件事,都有一定的用意?

傅瑾握緊了她的手,「武檉傷害過你好幾次,我不能殺他,對不起。」

宋伊一笑了,「我沒說介意。」

傅瑾吻了吻她的手背,「老婆善解人意,我撿到了寶。」

宋伊一,「知道就好。」

傅瑾,「嗯,一直知道。」

屋子裡面琴音不斷,宋伊一蹙眉。

小九彈琴,傅瑾只怕也睡不了了。

她看向傅瑾,「親生的兒子,忍忍。」

傅瑾,「好,親生的。」

不是親生的,至少琴已經毀了。

他不亂殺生,小孩子更不欺負,但是適當教育一下是會的。

宋伊一看著他的臉色,忍不住輕笑了一聲,「兒子是你的,也遺傳了你的不通音律,你嫌棄什麼?」

傅瑾,「沒嫌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