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爆裂的沸騰金沙,直接把天上的金色沙雲震散,飛向四面八方,爲姬遊釋爭取了一些短暫時光。

誰都沒想到,姬遊釋會在這個時刻,進行防守反擊。

爭取片刻時間的姬遊釋,猛然下蹲,迅速而果決。只見他十指齊張,對準了遠處的穿山甲,全力施展術法。

術法——沼澤術。

“轟”的一聲,在其掌前方的土地上,大地下陷,穿山甲腳下的堅硬地面變成無處借力的沼澤,在瀰漫的泥漿中,穿山甲龐大的身體瞬間下降一節。地面翻騰的泥漿,宛若噬人怪獸要將它慢慢吞掉。

突如其來的變故,瞬間打斷了穿山甲的進攻節奏。

這一擊來的突然了,姬遊釋明顯落入下風,卻在突然間展開了這樣凌厲的反擊,出乎所有有人的預料,局勢瞬間逆轉。

“好厲害的術法!”遠處觀戰的一個術者,看到姬遊釋凌厲的反擊,不由讚歎。

“不錯的反擊。”無恥族長附和道,可拽着庫拉的手,卻沒有鬆開,緊張的心,非但沒有放鬆,反而更加緊張。

姬遊釋動用自己全部的精神力量,最大限度的施展出沼澤術的威力。

沼澤術是姬遊釋從修潔身上學到的術法,後來在戰鬥中,姬遊釋發現這招能非常好的起到延遲效果,爲逃跑必備招式。

有這樣的救命術法,姬遊釋第一時間對術法模型進行改進,後來還和修潔相互印證,對這個術法有很深造詣,如今一用,威力確實非同一般。

術法——突刺

從沼澤底部,釋放突刺,這種陰險的連環攻擊,姬遊釋還會幾招,如果不是突刺三連擊還有些問題沒解決,不能用在這裏,姬遊釋非得讓穿山甲品嚐一下不可。

“嗖”

沼澤底部,瞬間穿出一到尖銳的突刺,穿過粘稠的泥漿,狠狠扎進正在泥漿中翻騰的穿山甲。

鋒銳突刺,刺破了它黑色鱗甲,穿透了它的後腳掌。突刺上升之勢不止,連帶着把穿山甲掙扎的身形都撞了一個踉蹌。

殷紅的鮮血,順着突刺,飛速流向沼澤的泥漿中,這是姬遊釋第一次給穿山甲造成重創。

“吼”

穿山甲暴怒,尾巴憤怒一掃,折斷突刺。它附着在鱗片上的金沙用了出去,緊緊依靠鱗防護,再也無法輕易抵擋威力巨大的術法。故而,在姬遊釋的一擊之下,腳部受創極重,難以移動。

此前它只想着用漫天金沙,趕緊幹掉對面這個難產的小鬼。它不認爲對方能逃過自己的必殺一招。

退一步講,即便發生危機,它也可以迅速召喚回金沙,進行防禦。可沒想到姬遊釋會在防禦中進攻,反倒把自己打了個措手不及。

它過於自信了。姬遊釋之前一直在等待機會,時刻準備着在最爲關鍵的時刻爆發,展開致命一擊。

金色雨滴,漫天飛落,殺傷力驚人,對姬遊釋來說既是一種災難,也是一種機會。

穿山甲的鱗甲上有金沙護身,防禦力驚人,術法難傷。而金沙一旦離體,防禦能力會大減,將是對它出手的最好機會!

姬遊釋終於捕捉到了戰機,再也不肯罷手!

術法——突刺,突刺,突刺

突刺又見突刺,一個連着一個。如此胡來的使用術法,對精神力量是一種巨大透支,看的遠處的庫拉,手裏都出了一把汗。

姬遊釋無法在沼澤中用突刺三連擊,可他能連續使用突刺這個術法。一招好用,就把這一招往死裏用的精神,一定要發揚徹底。

尖銳的突刺不斷從大地上冒出,姬遊釋全力施爲,竭盡所能,爆發出了突刺的全部威力,沼澤之中豎滿了突刺,密密麻麻,全部落在了穿山甲的身上。

在接連不斷的突刺攻擊中,穿山甲受到了史無前例的重創,血液染紅了黑色鱗甲。

終於,那黝黑龐大的軀體搖晃了起來,脫落下大片血肉,甚至露出了白骨,突刺閃現出了驚人殺傷力,在穿山甲身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傷口。

“嗷……”

受創的穿山甲發出了怒吼,這個螞蟻般的敵人,攻擊竟這般刁鑽,還暗藏了這樣一手,在它大意的片刻爆發,讓它痛且恨。

它張口長嘯,漫天金沙,響應着它的號召,準備重新附着在它的鱗甲上。但是,再快又豈能快過早已準備多時的姬遊釋。

這一瞬間,剛纔還瀰漫着泥漿的沼澤,瞬間往兩邊裂開,如同新開了一道峽谷。

這是地裂術,對於大型莽獸,特別是穿山甲這種在土裏刨食的莽獸而言,殺傷力小的可憐,如非必要,姬遊釋一般不怎麼用。

木系術法——纏繞

一根根青翠碧嫩的藤條,自新開峽谷兩側,飛快生長,如同有意識的繩子一般,飛速纏繞在穿山甲身上,甚至有一些,還鑽進了它的傷口裏。

接連獨斷的術法攻擊,讓穿山甲心底冒出一股寒意,它沒有料到姬遊釋這般難纏,最不可思議的是,竟能把掌握的這麼多術法相互結合使用,配合之間,竟還能創造傷敵機會,甚是可怕。

“沙”

漫天金沙快速回流,穿山甲準備把它們重新附在鱗甲上,增強防禦能力。

姬遊釋看到這裏,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後手算是佈置成功了。

“遊釋要贏了!”曼凝鬆了一口氣說道。

“不,戰鬥這纔算剛剛開始。”無恥族長很清楚,穿山甲還有一把劍沒用出來,那纔是它最後的殺招,被逼到這種程度,應該不會在留手了。

術法——火鳥

一輪黑紅色的火焰,在天空成型,當中孕育着的憤怒火焰鳥,破殼而出,展開雙飛,飛向穿山甲。

火鳥是姬遊釋和庫拉二人改造後的術法,單論殺傷力還不如火怒,唯一的優勢是能吸收火焰增強攻擊力。


“啼”

一聲鳴叫,火焰鳥飛速繞着穿山甲飛騰,它身上的藤蔓,第一時間被點燃,渾身化作一個燃燒着的巨大火球。

火焰鳥,趁着穿山甲化成火球的片刻,瞬間鑽入大火中,開始快速吸收周圍火焰,原本暗紅色的身體,快速變大,更加真實。

“轟”

吸收太多火焰的火焰鳥,被撐爆,一聲巨響,穿山甲便血肉橫飛。

這一擊驚天動地,火焰四射,一頭被撐爆的火焰鳥,將穿山甲黑色的鱗甲燒的通紅,受傷的部位甚至出現了焦黑,鱗甲上的血液,也被蒸乾。

終於,金沙迴轉,被穿山甲徹底召喚了回來,嘩嘩作響,金沙流動,黑色鱗甲重新變的金光閃閃。

金沙被喚回,穿山甲的防禦,重新恢復到那種術法難傷的狀態,姬遊釋卻輕鬆了許多。因爲這段時間裏,他在穿山甲身上留下了足夠多的傷,已經佔盡優勢。

穿山甲穩住身形後,朝着姬遊釋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震的樹葉嘩嘩顫抖,地上石頭翻滾,它眼睛通紅的怒視着姬遊釋,露出了毫不掩飾的滔天殺意。

“吼”

精神力量波動瞬間閃現,金色的穿山甲殺意十足,其嘴部發光,張口吐出一個光團,閃亮到難以讓人難以直視,詭異而又恐怖,竟發出踉蹌之聲。

隱隱約約,姬遊釋從這團光中,看到了一把劍的形狀。

看着這團光,姬遊釋初次面對穿山甲時,屍橫遍野的殺意場景再次出現,一個又一個部落被毀,大地上一片赤紅,到處都是屍體。

“這是劍?”

近了,姬遊釋終於看清劍的真實外形,穿山甲的嘴裏竟然噴出了一把劍,一把黝黑的長劍竟然會從它嘴裏噴出來。

令人吃驚的是,這把黝黑的長劍,閃爍的亮光太驚人了,讓太陽都黯然失色,而且它不是刺來,而是力劈而下,要將姬遊釋從頭到腳劈成兩半。 姬遊釋背後生寒,寒毛倒豎,第一次感覺到死亡的威脅,這把劍太可怕了。

這一劍的威力,絕對比穿山甲的術法更厲害,姬遊釋看見這把劍,就沒有相過硬撼,極速躲避,藉着術法剎那橫移了出去。

“喀嚓”

這柄閃着亮光的寶劍一衝而過,竟然將姬遊釋剛纔站立的地面,直接劈開,地面瞬間裂開了一個黑黝黝的地洞深不見底。

威力無匹!

姬遊釋倒吸了一口氣,這柄劍也太強大了。

這柄劍給姬遊釋的感覺很危險,更勝過穿山甲本身,那產生諸多四野伏屍場景的殺意場景,正是這把劍散發出的。

“這……柄劍是什麼來頭,爲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姬遊釋敏銳的發現了異常。

無恥族長看着從穿山甲口中噴出來的寶劍,心揪了起來,這把劍,可不是普通的武器,是非常厲害的靈者,運用魂文,打造出來的圖魂武器。

前兩次設置的必殺之局,穿山甲能殺出去,就是因爲這把劍。

“原來它是被這把劍傷了,管不得感覺怪怪的。”

姬遊釋目露奇光,這柄黑色的長劍非凡,不是一般職業者可以擁有的。一頭莽獸能擁有一把劍,再聯想到穿山甲的舊傷,很容易讓人把這些東西結合起來。

姬遊釋猜測,穿山甲的舊傷,應該是在吞吃這柄劍的主人時,連人帶劍一口吞,被人臨死前反擊的結果。

不然這柄劍不會剛好刺在它的上顎上,不過讓姬遊釋感到奇怪的是,穿山甲怎麼能驅使動這柄劍?

“難道是它想把這柄誤食的劍煉化,結果劍沒有被完全控制,卻傷了自身生命本源。”

姬遊釋醒悟,終於明白了這頭穿山甲爲何異常,明明很恐怖,但卻有部分實力施展不出。

這是殺掉它的機會,這柄劍蘊含了太多的殺戮氣息,造過諸多殺戮,穿山甲爲了煉化它,將自己弄成重傷快要死掉。

現在它元氣大傷,遠沒有昔日強大,在加上自己剛纔把它打傷,若是把握好機會,今日定能一舉將它除掉,至少比在它全盛時要容易很多倍!

“去死吧!”

姬遊釋喝道,雖然聲音稚嫩,但是聲音嘹亮,氣勢不凡。

他現在想要擊殺這頭穿山甲,那麼這柄神祕而強大的長劍就會易主,他將得到一件了不得的兵器!

可是穿山甲真的太強大了,怎麼可能容易對付?張口一嘯,閃亮着光芒的長劍旋轉,再次劈來。

飛旋的長劍隱約間傳出凌冽的破風聲,氣勢驚人,無論是堅硬的岩石,還是柔弱的草木,觸之及斷,沒有一絲懸念。

長劍發光,有魂文浮現,看到這些如畫般的文字,姬遊釋頓時緊張了起來。因爲魂文都有特殊的力量,甚至有一些還具有很神奇的能力。

“轟隆”一聲,

姬遊釋從原地消失了,除非他是傻子,不然他就不會硬抗這件可怕的長劍。

術法——塵土飛揚

整片山地間開始快速瀰漫一層塵土,灰濛濛的,正在迅速遮攏這片原始林地,到了最後伸手不見五指,模模糊糊。

這是姬遊釋跟夜白學來的一種沒有攻擊性的術法,能夠起到很好的遮蔽效果,用在這裏遮擋劍光,效果很不錯。

穿山甲恨欲狂,在這煙塵瀰漫的塵土中,不斷髮動長劍旋轉劈砍,成片的樹木被切斷,無數的巨石被劃開,甚至連幾座矮山都遭劫,不斷有斷石從山上滑落。

到處都是殘石斷木的景象,十分駭然,長劍的威力太驚人了,只要施展,就是連山峯都能劈裂,不愧是帶有魂文的長劍。

姬遊釋現在很冷靜,藏身在塵霧中,不斷改變方位,移動身體,默默等待時機。

顯然,穿山甲並沒有把長劍完全煉化,再加上驅使這柄劍消耗驚人,強大如它也吃不消,僅施展幾次,它的身體竟然立地不穩,搖搖欲墜,有一次差點栽倒了地上。

它很憤怒,明明能感覺到姬遊釋就在前方,施展長劍,準備一擊必殺結束戰鬥,可是每次攻擊都落空,反而加大了自己的損耗,得不償失。

穿山甲停了下來,精神力瀰漫,試圖找出姬遊釋的準確方位。長劍就懸掛在其頭頂上方,時刻準備發動。長劍垂落下一縷縷殺意,威力震動四野。


“沙”



在穿山甲背後出來輕微的沙粒摩擦聲,穿山甲眼神陰冷,並不轉身,懸在頭頂的利劍直接劈砍了過去,咔嚓一聲輕微的斷裂聲響起,沒有它預料中的鮮血噴灑和慘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