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然而,胸口前方卻傳來極強衝力。身體不自控的往後飛去。

並非攻擊!

僅僅只是氣流的波動。

「好可怕的力量。」林風雙眸閃過一分駭色,這一刻深感自己的渺小。光是氣勁的衝突交接便能將自己逼退,可想而知剛才所爆發的能量到底有多強!

疾退瞬間,林風雙眸光芒凜然。

自我狀態下的感應無比清晰,現場除自己、靳棘以及鳳銘之外,又多了一個新的氣息!

並非進入雀王獄的七人,因為這道氣息——

很恐怖!

「是誰?!」林風心之震駭,望著前方。

來者的目標並非自己。更非靳棘,而是鳳銘!剛才那強橫的閃電攻擊。目標直指鳳銘,毫不講理的霸道攻擊更是出其不意,完全將鳳銘打了個措手不及,儘管鳳銘竭力防禦然儼然技遜一籌。

氣息,減弱許多。

這一擊,那可比自己所造成的傷害大的多。

來者。是友是敵?

林風神色凝重,雙眸閃動中清晰感應,背脊骨略顯發寒,「是聖者,而且是比鳳銘更強的聖者!」心中念頭剛是冉起。驚人的攻勢再次暴動。神秘來者顯然並不打算放過鳳銘,一擊得逞瞬時乘勝追擊。

「鳳銘麻煩了。」林風心一沉,面色微變。

剛與自己交過手,鳳銘受了傷,如今更是傷上加傷。

原本他的實力就不及這神秘來者,如今兩者間的實力差距更是拉大,在自己感覺用不了多久——

鳳銘,必然會被擊敗!

「唔……」林風沉吟不決。

並未行動,眼下局勢一片紊亂,自己自然不會參戰。

鳳銘是敵是友?

這神秘來者是敵是友?

對自己來說,靜觀其變坐山觀虎鬥方才最佳,再者,以自己的實力在這等程度的聖者戰中,插得上手么?

蓬!蓬!蓬!

交戰,異常激烈。

短短瞬間,那神秘來者便和鳳銘展開劇烈廝殺。

天靈師的瘋狂攻擊使得氣流急劇波動,聖者的廝殺根本看不見什麼。林風雙眸炯亮,自我狀態之下僅僅只能『感應』到彼此氣息波動,靳棘使勁瞪大著眼睛,心之激動然也只見一片光團。

電芒,火焰交雜。

聖者間的較量,恐怖的威力彷彿要將王者之域拆毀。

轟!

轟隆!!

天雷地動,極致的正面碰撞,鳳銘嘶聲慘叫,自高空重重落下傷勢極是嚴重。而那神秘來者亦被鳳銘的反擊逼退,兩人從那片劇烈光團中第一次分開,真正出現在眼前。

林風雙眸掃過鳳銘,心之一沉,鳳銘受傷極重。

目光旋即落向另一側那神秘來者,心中帶著極度好奇,林風注目望去,那是一個身材勻稱的中年男子,一身華服,神色平靜,看起來很普通,然卻有著沉然威壓的氣質,難以靠近。

順勢往下看去,瞬間見到那浮動著的粼粼電芒。

但就在這個剎那,林風怔住了,瞪大著眼睛,彷彿窒息。

「他,他是?!」林風的表情,從驚愕,呆然,瞬間變的極度憤怒,遍體生冷,雙眸極度血紅!

眼前,這中年男子的手腕上,隱約可見深刻傷疤。

而他的右手食指,正戴著一枚龍頭戒指!

是他!!!

…(未完待續。。) 自己永遠不會忘記!


那一年的血海深仇,讓的自己家破人亡的慘劇。

義父所說的那右手手腕有疤痕,食指帶著龍頭戒指的聖者,千萬次的浮現過自己腦海中,帶來的是刻骨銘心的傷痛。雖不知當年發生了什麼,但完全可以想像得出來。

是他,讓的爹重傷殘廢。

是他,讓的娘至今仍無音訊。

更是他,讓的自己一家,慘遭分離。

此仇不報,枉為人子!

「啊!!!」林風血目粼粼,氣息完全爆發。

實力的差距如何再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拆散自己一家的仇人,就在眼前!

豈能無動於衷?!

「快走!」遠處,傳來怒吼的聲音。

正是傷重的鳳銘,雷霆怒喝,然此時此刻的林風哪聽得到,鳳凰命盤急劇的綻亮,火命星盤爆發出非比尋常的力量,連帶著命魂中七顆主星都是綻亮。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如今的林風無論戰意還是戰力,都遠超出剛才與鳳銘交戰那時。

這是憤怒的力量,是爆發的實力!

「伽羅火球,千萬彈!」林風雙眸血光畢露。

雙手,凝起不同的火焰,同一種聖者之道,卻是在同時間加持在不同的力量之上。

吞噬之火,重生之火!

在此刻,力量已是超脫控制。

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能發揮得出來,這等火焰的操控,哪怕相比起鳳銘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星域級武者來說,是根本不可能辦到的,但自己偏偏做到了。

有些事,找不到原因。

心之爆發。面對著這恨之入骨的仇人,林風爆發出120%的力量!

「轟!」「轟!」「轟!」火光暴鳴。

剩餘的吞噬之火,化作濃鬱火光,與重生之火夾雜而成的火球,璀璨亮澤耀眼無比。猶如兩道機關槍般掃射,直轟向那帶著龍頭戒指的疤痕男子。火球化作爆炎瘋狂炸裂。

林風歇斯底里爆發!

不止是靳棘看呆了,連鳳銘都是一怔。

但瞬間他的眼眸便是亮起。緊咬牙關,雖然身受重傷,然鳳銘非貪生怕死之輩,再是冉起攻擊。他很清楚,以他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擊敗眼前這強橫對手,哪怕是最強狀態。

眼下加上林風,或許可能性同樣接近為零,但武者怎能輕易言敗!

哪怕十成十的敗率。都要戰個轟轟烈烈!

火芒交加。

林風和鳳銘瘋狂的攻擊,以二敵一,火焰的光芒完全將疤痕男子壓制。

電波流動,發出『滋滋』的聲音,疤痕男子身陷火芒,看起來似乎只剩抵擋之力。尤其是林風的攻擊力在此刻更勝鳳銘一籌,一道道火球交雜,相互碰撞發出急劇爆裂。無論點和面的攻擊都相當驚人。

然……

「不。」

「他的氣息一點也沒變弱。」

靳棘喃喃自語,面色極為難看。

旁觀者清。身具王者星座,靳棘同樣有著極佳資質天賦,林風能清晰感應他同樣也能。

儘管疤痕男子被圍攻,但氣息減弱的反而是林風和鳳銘!


「糟了。」靳棘眉頭皺起,深感擔憂。

他自是站在林風這一邊,然以他的實力根本幫不上忙。


就好似兩頭老虎一頭雄獅在搏鬥。然他卻僅僅只是一隻小小的蠍子,能做得了什麼?倘若參戰,無論哪方恐怕一腳就能將他踩的稀巴爛,實力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廝殺,無比慘烈!

「轟!」「轟!」「轟!」林風彷如發泄般瘋狂轟擊。早已殺紅了眼。

然隨著時間流逝,林風情緒漸漸平復一點。心中雖依舊恨之入骨,氣息暴戾,然火命星盤的漸漸黯淡,卻是事實無疑。吞噬之火,並非重生之火,火命星盤的『儲存』是有極限的。

之前與鳳銘交戰,便已消耗許多,如今極限的瘋狂攻擊,更是大幅度消耗。

很快便已十不存一,宛如乾涸的河水。

「冷靜!」

「要冷靜!」

林風緊咬嘴唇,強壓怒火。

輕顫的身體,不斷用力嘴唇都是咬出了血。

怒意,慢慢的壓制,林風雙瞳的閃爍,自我狀態之下深深綻亮,清晰感應。

「不行!」

「他太強了。」

林風面色極是難看。

感應中,疤痕男子氣息半點都未減弱。

反而,鳳銘氣息更弱了一分,與自己相配合攻擊使得鳳銘本就傷重的身體,更是透支。

「快走!」林風腦海中,莫名浮現出這兩個字,眼眸完全綻亮。此刻清醒過來,自己終於記起剛才鳳銘幾乎是嘶吼而出的兩個字,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刻完全透明,心中對鳳銘的懷疑徹底打消。

或許他很高傲,不屑與人類為伍,但鳳銘確實是站在自己這一邊。

是自己人!

走?

有鳳銘拖住這疤痕男子,自己起碼有五成機會能逃脫。

但倘若就這麼走了,自己還是人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