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然而,店內的夥計全都在忙着收錢賣書,根本沒人理她!

排隊的人大多都已經買到了話本,當街開始翻閱起來。

沒一會,衆人跟她一樣,全都跑到書坊門前抱怨!

“什麼時候刊印第三集?”

“還要等到明天?你們就不能一天多印點嗎?”

“那你們先告訴我,下聘的人,到底娶沒娶到朱七七?”

“最後朱七七到底跟誰在一起了?”

……

一羣人將貞觀書坊,圍的是水泄不通,全都在催着更新!

其中就包括意猶未盡的盧掌櫃!

如果繼續這樣,那再過幾天,他們盧家的制墨工坊就要被他輸掉了!

若是此事被族長知道,非剝了他的皮不可!

“不行,不能讓此事繼續下去了……!”

想到這,他又撥開人羣,回到了自家書坊。

他前腳剛走,一前一後兩輛馬車便停在了書坊旁邊!

在這文墨坊內,趙寅一共買下了二十家書坊與紙坊!

全部都是統一格局,前面是店鋪,後院是作坊!

而書坊與紙坊,全都只有一間鋪面是對外營業的,其它的門面被他改造成了辦公室!

書坊旁邊,就是他的貞觀報社!

候清麗與李婉婷,陸續從兩輛馬車中走下來!

當他們看到書坊前黑壓壓的人羣時,不由的驚掉了下巴!

“這是什麼情況?”

李婉婷一邊往報社走,一邊向當班的侍衛問道。

“回李小姐,這些人全都是在看完第二集之後,來催更第三集的!”

護衛抱拳答道。

“催更?”

李婉婷一臉詫異。

“咱們今天早上刊印出來的武林外史第二集,現在已經全部售空,這些人在看過之後,過來催着更新第三集!”

侍衛解釋道。

“什麼?你是說……今天早上印的一千冊全都賣完了?”

候清麗滿臉的難以置信,美眸輕眨,詢問道。

“沒錯,我們的工人正在繼續趕工,準備再印個四千冊!”

侍衛以爲候清麗在懷疑自己說謊,所以篤定的點點頭。

現在所有書坊的長工都在火速趕工,希望能用最短的時間,將第二批話本趕製出來!

“就這有頭無尾的話本,還真有人買啊?”

兩女面面相覷,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劇情有頭無尾,售價又高,竟然還能供不應求?

僅僅一個早上,就賣出去了一千冊,那可就是一千貫啊!

如果連加印的四千冊也全部售空的話,那今天就有五千貫入賬!

而成本最多也就不到一千貫!

“奸商!”

兩人忍不住罵了一句!

一個話本只有寥寥幾頁,用的還是最粗糙的紙張,竟然定價一貫,不是奸商是什麼?


就算是買上厚厚的一本史記,也不過五六百文。

雖然兩人心中罵着奸商,但是心裏還是替趙寅高興的!

她們原以爲,趙寅免費送書,一定會賠的血本無歸!

沒想到,這就是他的計劃之一,爲的是吸引更多的人!

如果沒有昨天的免費派送,今日也絕不會有這麼多人前來購買!

“姐姐,我們現在是不是該跟他談談工錢了?”

候清麗忽然眼前一亮,似是想到了什麼,興奮的說道。

“你還要什麼工錢啊?這書坊不是也有你們家一份嗎?倒是姐姐我,不能在這免費當苦力,必須要點酬勞才行!”

李婉婷瞪了那小丫頭一眼,嘴角含笑的罵道。

與此同時,她又覺得十分遺憾!

早知道這書坊這麼賺錢,她說什麼也要讓父親入上一股!

等晚上回家之後,他一定得和父親好好說說,讓父親以後和趙寅搞好關係,若是再有什麼生意,一定的給她們李家留一股才行!

“參股那是我爹的事,跟我可沒有關係,本小姐可不能每天都白給他當苦力,現在書坊這麼賺錢,我必須得要他個兩三百貫才行!”

“什麼兩三百貫啊?”

就在兩人商討工錢的時候,趙寅的那輛豪華四輪馬車,在不知不覺間,便停在了報社門前。

趙寅撩開簾子,大步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當然是工錢啦……!”

候清麗俏皮的跑了過去,嘿嘿的笑起來,“從今天開始,我們要在之前定下的條件之外,再加一條。”

“就是我們的工錢,以後每個月必須再給我們三百貫才行,不然我們就全都不幹了!”

“三百貫?”

趙寅略微有些詫異!

李靖再怎麼說,也是一朝國公,然而,他的女兒竟然只有這麼一點追求?

給個三百貫就滿足了?

不過,他轉頭一想現在的物價,也就理解了。

他爹身爲開國功臣,一朝國公,每月俸祿都不足五百貫。

“你若是覺得多了,那……那就一百貫也可以!”

見他詫異的盯着自己看,候清麗頓時沒了底氣!

她平時沒事便找趙寅要字帖,隨便一副拿出來,都能賣個上百貫,現在她又開口要工錢,似乎確實有些過分了!



所以,她迅速改了口!

“一百貫?”


“那……幾十貫也行!”

“幾十貫?”

“哼!真是奸商,連幾十貫都不願意給!”

“摳門”

兩人以爲趙寅嫌多,全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你們好歹也是國公府的大小姐,怎麼就這麼點追求?這樣吧,以後你們每月的月奉就是五百貫,可還滿意?”

趙寅的話剛說完,兩女直接楞在了原地。

“當真?”

候清麗率先緩過了神,激動的問道。

月奉五百貫,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就連他爹都沒有這麼高的月奉。

如果趙寅不是在逗她們開心的話,等晚上回到家,就可以拿此事跟她爹好好炫耀一番了。

此時的李婉婷也是一臉的欣喜之色,愣愣的盯着趙寅。

雖然她一向自視清高,不想沾染上銅臭!

可那只是忽悠一些不識字的平民百姓罷了!

私下裏,哪有人會嫌錢多?

如果要是有錢了,她一定先去駙馬樓辦個會員,然後每天都去吃!

如果要是有錢了,她一定要兩壇桂花釀,自己喝一罈,再倒一罈!

只可惜,這些都是她的想象而已!

因爲他爹每月就那麼一點俸祿,就算是有些田產,也只夠一家人的正常開銷而已。

如果她要是也有一份不錯的月奉,那麼,以後就再也不用靠着家裏給的那點月例銀子過日子了!

沒準她還能給家裏一些呢!

其實,她們家每月開銷最大的,就是給府上的下人和丫鬟開工錢!

其次纔是家裏人的花銷!

也就是說,她要是有了這五百貫的月奉,能給家裏緩解不少!

這麼高的薪酬,她當然是又驚又喜!

“本駙馬從不說謊!”

趙寅神色嚴肅的說道。

“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可別不承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