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無數聲的轟鳴與爆裂聲,聽得是此起彼伏、不絕於耳,那如蛛網般的爪印在獸氣斗門決的氣勢之下消散了些許,但是下一刻便是全部轟擊在這大水球上,瞬間水球破裂,浪花四濺,柔水飛射。

「噗···」

以火凝身的王毅頓時感到了一陣猛烈的擊撞,渾身不停的顫抖,縱使他早已煉骨如鋼,但是經過木靈珠的修復,他已經恢復了血肉之軀,撕心裂肺的疼痛頓時在他身上蔓延了開來。

「嗯?」漆黑的虛無中再次傳來一聲輕咦。

肉眼可見,王毅身上被劃出了無數道血淋淋的划痕,但是竟在數息間緩慢的癒合著,這一幕看的讓這妖獸有了一絲驚訝,這還是全要歸於那一顆木靈珠的功效,讓他自身擁有了癒合傷勢的能力。

「呵呵呵呵,不錯!不錯!是一個好苗子!居然同時掌握了木、水、火、土四種性質,實在難得!

不僅如此,你居然還擁有荒古霸氣,真難以想象你遇到了多少機遇?」


王毅四周瞬間明亮了起來,清晰可見,虛無之中竟走出了一個面容滄桑的老者,這老者雙鬢盡白,白須飄浮,雙目則是炯炯有神,好似能看穿一切事物一般,顯得浩瀚而不可估測。

不但如此,他衣衫簡陋,身軀魁梧,沒有一點暮年之態,吞吐呼吸間更是鼻息如雷,顯得狂暴無比,一看就是定是一個兇猛力大之人。

王毅看見這國字臉的老者忍著疼痛,心中已是清晰無比,此人定就是看守妖獸洞的妖獸,連忙雙手相托,身軀微彎道。

「晚輩王毅乃是獲得了龍龜傳承!才擁有了這荒古之氣!」

「哦!怪不得有一種親和感呢,你雖傳承了贔屓大人的神通,但是卻無其體,這神通暫且也無法融於你自身,才歸一境五重天的修為,你就想得到這妖獸洞的返祖妖晶嗎?」

王毅聽到這話,瞬時緊皺起了雙眉,再次恭敬道。

「晚輩承托使命,當要重振異界,現在我修為雖不高,也無法統領重修靈者唯我是從,但是我不怕艱辛,更不怕兇險,為了突破五重天,這返祖妖晶我定要得到!還請前輩指條明路!」

王毅雙目堅毅有神,話語更是響亮之極,雖態度誠懇,但毫無懼怕之意,絲毫不失自我雄風。

「哼,多說無益,看在你是贔屓大人的傳承者的份上,老朽饒你不死,但是你想拿到返祖妖晶卻是沒那麼簡單,你若是能破了這空間,我便給你妖晶又有何妨?」

「嗯?前輩此話當真?」

王毅聽到這話,王毅猛地抬起了頭,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精光。

「當真!」

這老者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隨後揚手一揮,明亮的四周再次陷入黑暗,這老者也融於漆黑的空間內,消失不見。

王毅看見這老者走後,欣喜萬分,張嘴便吐出了一口濁氣,這壓在胸口上的顧慮已經消解,那剩下的便只有全心全意的破解這空間便可!


王毅連忙端坐於地,平復了一下情緒,緩緩而道。

「魔蛇前輩,你說過,這三大空間分萬象空間、復始空間、奇異空間,而我復始空間已達小成境界,那奇異空間在魔舞飛天中也有所頓悟,不知這空間之力可是萬象空間?」

「毅兒,你想的太簡單了,誰說這空間之力只能單獨使用?這並不是萬象之境,而是綜合了復始與奇異空間,依你現在的基礎,欲要破解也並非難事。

這三大空間之力,對於初學者來說是困人之用,換而言之就是控制敵人的心

神,但是精通之人卻是能將敵人陷死於空間之內!」

「這···」

王毅聽見這話雙目再次爆射出一抹精光,流露出了一抹熾熱。 鄒子川放掉古董店的老闆和員工,並賠償了一定的損失,臨走之際,還挑選了一個刀匣放刀。

三人也不敢在橡木桶太空城多停留,徑直到了關口,讓他們驚訝的是,關口果然是完全開放的,沒有任何核查,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有很多犯人模樣的人離開了關口。

三人通過光腦查詢海盜船乘坐的接駁船,更加讓三人不可理解的是,海盜船居然特許停泊在了艦橋外面,而無需接駁船接送。

三人直接登上了海盜船后直奔船長室詢問才得知,海盜船接到了橡木桶太空城的通知,特許他們停泊在艦橋外面接船員,一直到指定離開時間。

從周圍的艦橋環境來看,獲得這種特權的並不少,至少超過了上百艘飛船。

為什麼會這樣?事情透露出一股詭異的氣息。

「小姐,會不會是他們知道了你的身份故意放行?」藍姬輕聲問道。

「不可能。」女海盜首領眉頭緊鎖搖了搖頭。

「那為什麼……」

「只有一種情況。」

「什麼情況?」藍姬問道。

「橡木桶太空城被人控制了……」

「橡木桶太空城被人控制了?!」鄒子川身軀一震,幾乎是一種直覺,他想到了蕭風和顧方。

「是的,橡木桶太空城沒有理由這麼做,而且,控制橡木桶太空城的人很大概率是我們船上的人。」女海盜首領一雙明亮的眼睛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我們的人……等等,我查一下有多少人歸隊……還剩三個小時……二千一百零三人,還有七個人沒有回來,其中有三人是廚師,一個廚房的財務,還有三個人是小姐的保鏢,包括我的搭檔……不會是我的搭檔乾的吧……」藍姬喃喃自語。

「你的搭檔就是坐在小姐身邊的中年男人?」一直沉默的鄒子川問道。

「是的。」

「他和他的幾個手下大概率死在了斑斕殼蟲主題斗獸場。」

「啊……那會是誰?」

「只有三個廚師了和廚房財務。查一查他們。」

「嗯……財務是唐姓廚師長的妻子……」

「不用查她,她已經被廚師長弄死在橡木桶太空城了。」鄒子川淡淡道。

「為什麼?」藍姬一臉驚訝的看著鄒子川。

「因為,他的妻子和莫斯利偷情,他為了洗刷自己的恥辱,唯一的辦法就是殺死妻子。當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殺死他的妻子,我只是猜測。」

「……」藍姬一臉目瞪口呆。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女海盜首領問道。

「因為我也是廚師。」

「你也是廚師……也就是說,另外三個廚師控制了整個橡木桶太空城?」女海盜首領臉上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如果你推測是我們船上的人控制了橡木桶太空城的,那麼,肯定就是他們三人控制了橡木桶太空城。」

「我的分析或許不對,因為,我們並不是唯一獲得特權的,所以,讓我們獲得特權只是為了給別人提供掩護。」女海盜首領搖了搖頭。

「給我聯繫橡木桶太空城總部。」鄒子川道。

「為什麼?」女海盜首領問道。

「他們的武力不足以控制這座巨大的太空城市,所以,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控制橡木桶太空城的主控室,也就是說,如果他們真的控制了橡木桶太空城主控室,那麼,我們這艘飛船就在他們的監視之下……」

「問題是,就算是他們乾的,我們為什麼要聯繫他們?」女海盜首領皺眉道。

「因為,是他們救了我們。」鄒子川淡淡道。

「……好吧,藍姬,你嘗試聯繫一下。」

「是……呼叫,呼叫,我們是327號艦橋海盜船,呼叫橡木桶太空城,呼叫橡木桶太空城……」藍姬開始不停的呼叫,但對方並沒有反應。


「讓我來。」

「嗯。」藍姬讓開位置。

「我是327艦橋海盜船的蕭川,呼叫公主號!」鄒子川淡淡道。

「咳咳咳……」就在藍姬和女海盜首領一臉茫然的時候,通訊系統裡面傳來一陣咳嗽聲。

「需要支援嗎?」鄒子川淡淡的問道。

「不需要。」通訊系統裡面傳來顧方的聲音。

「需要人手嗎?」

「不需要。」

「需要等待嗎?」

「不需要。」

「看來你們是準備拋下我了。」鄒子川嘴角浮現一絲笑意。

「沒沒……大哥……這個……我們是不需要……」

「需要我分贓嗎?」

「啊……咳咳咳……」

「需要我分贓嗎?」鄒子川一字一頓。

「……需要。」顧方的聲音裡面充滿了不情願。

「好,我們還有兩個小時,你給我一個計劃,目前,我手頭有兩千海盜。」

「這個……稍等一下,我會給你們下發特權,記得在關口戴好戒指……好了,P區交給你們了,還有,我已經開放了空間戒指的使用權,但時間是每兩秒停頓一次,也就是說,每過兩秒,你就可以使用一次空間按鈕……好了,祝你們好運!」顧方道。

「等等,你確定不一起走了?」鄒子川問道。

「不了。」

「我覺得,你應該徵求一下蕭風的意見。」

「不用徵求。」

「嗯。無論怎麼樣,我會等你們到點。」

「謝謝。」

「廚師,我為什麼沒有聽懂?」藍姬一臉茫然的看著鄒子川。

「現在時間緊迫,以後再和你解釋,現在,你馬上召集所有的海盜執行任務!」


「執行什麼任務?」

「洗劫橡木桶太空城。」

「啊……我們為什麼要洗劫橡木桶太空城?」

「我們差點就死在這裡,洗劫太空城難道還會有負罪感嗎?再說了,我們乘坐的不就是一艘海盜船嗎?乾的不就是打家劫舍的事情嗎?」鄒子川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藍姬。

「小姐……」藍姬求助的看著女海盜首領。

「聽他的。」

……

兩千海盜被召集。

因為那中年男人已經死在了斑斕殼蟲的主題斗獸場,現在,女海盜首領授權鄒子川指揮這兩千海盜。

「各位,因為時間緊迫,我就簡單的說一下。就在剛才我們得到了消息,橡木桶太空城已經被我們的控制了,授予了我們特權可以在橡木桶太空城裡面任意搜索,大家都是海盜出身,想必大家明白『任意搜索』的意思,不用我過多解釋。好了,從現在開始,大家返回橡木桶太空城洗劫,不是購物,是洗劫!明白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