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為首一人,對了江燕敬了個禮,然後尊敬的道。

「江部長,請問有什麼指示!」

這些保安,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並不能算是公司的一員,所以,江燕並沒有讓他們進入到銷售部裡面,而是選擇了讓他們在門口處待命。

如今,見到這些自己當做後手所準備保安們,通通趕到,江燕來南山的憤怒神情也是稍稍的減緩了幾分。

「安隊長,你們幾個,去把這人給我制住!」

江燕伸手一指,所指之人,正是李偉!

見到這批保安們進來,李大鵬不禁心中大定,也不再四處逃竄,而是好整以暇的看著李偉。

「小子,你這次死定了!」

李大鵬陰測測的看著李偉說道。

也難為他能夠有這麼大的自信。

這批進來的保安,可不是如同尋常公司那樣的普通保安。

盛世跨國集團是華夏赫赫有名的大公司,而開創這家公司的人,肯把江燕這個親生女兒放到華南鎮這個小地方來打理,出於安全考慮,自然會特意挑選公司的安保人員。

甚至,這些保安們,沒有一個是華南鎮本地的人,全部都是跟隨著江燕一切來到了盛世跨國集團,華南鎮分公司。

這些保安們,全部都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所退役的特種兵,一個個身手矯健,以一打十都沒什麼問題。

而那位被江燕稱作安隊長的年輕人更是了不得。

這個安隊長曾經是某支王牌部隊當中的王牌士兵,身手高強,在部隊當中更是有著兵王的稱號。

是盛世跨國集團的老總,花費了很大的功夫,在給江燕請來的保鏢。

「是嗎?」

李偉沖著李大鵬輕輕的笑了笑,彷彿並沒有把對方的威脅放在心上。

看見李偉淡然的樣子,李大鵬還以為李偉是並不知道這些保安人員的身份呢,剛想要對著李偉解釋,好看到李偉被嚇的屁滾尿流的場景,卻是突然覺得,右臉一疼,下一刻,整個人都已經被打飛出去。

「轟。」

一聲劇烈的響聲傳來,李大鵬直到撞上了玻璃門,身形才停了下來。

不過,也好在盛世跨國集團內部的玻璃,全部都是特質的,足夠堅固,不然的話,憑藉李大鵬剛才撞擊的力度,定然是會把玻璃撞碎。

而這個時候,只要他的運氣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好,這些碎掉的玻璃裡面有極快尖銳的凸起,恰好扎在某處的話,李大鵬恐怕就要一命嗚呼了。

李大鵬被李偉一巴掌抽飛出去,不僅是叫李大鵬大吃一驚。

就連江燕和公司的其他員工們,甚至是就連這些從部隊裡面走出來的保安們,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那些同為李偉的員工們,一個個都沒有想到,平日里和他們相處,看著文靜,人畜無害的李偉,竟然是會這樣厲害!

不過,相較於這些盛世跨國集團的員工們,那些個從部隊當中退下來的保安們,在經過短暫的震驚后,一個個人的臉色也開始變的平靜下來。

在他們看來,李偉打向李大鵬的那一巴掌,雖然威力巨大,但也僅僅就是力氣大了些罷了。

至於靈活和技巧性,卻是要差的遠了,如果把面對李偉那一掌的人換做是他們這些個當兵的當中的任何一人的話,他們都可以輕易的便躲避過去。

因此,他們看向李偉的眼神還是很輕鬆的,甚至,那名被稱之為安隊長的男人,更是氣定神閑的向前一步,走了出來,沖著李偉說道。

「你是自己過來束手就擒,還是要我們把你打的起不來之後,在束手就擒?」

安隊長的話聽起來有些狂妄,但他也的確有著狂妄的資本。

作為王牌部隊中的王牌特種兵,一向是有著兵王之稱的他,就算是在部隊當中都是難逢棋手,更何況是到了這普通百姓生活的世界?

在他看來,如果自己動手收拾面前的青年定然是易如反掌!而那位青年如果知趣的話,也是會乖乖的束手就擒,免去一番皮肉之苦。

所以,在說出這一番話后,安隊長便氣定神閑的站在了原地,等著李偉過來,乖乖的束手就擒。

只不過,這安隊長左等右等,卻始終沒有見到李偉過來,倒是耳邊一聲又一聲的「咚咚」之響不絕於耳。

感覺到事有蹊蹺的安隊長,下意識的向著李偉所在的方向望去。

而緊跟著看到的一切,則是叫這位曾經的兵王氣的連連跺腳!

本來,他還在那裡裝高深,等待著李偉前來跪舔,可叫他玩玩沒想到的是,李偉竟然連理都沒有理理他一下,依舊是在面對著李大鵬。

至於傳出來的「咚咚「聲響,則是以為內李偉沖著李大鵬扇巴掌的時候,李大鵬的腦袋撞在牆面上所發出來的聲響!

看到這一幕,安隊長的肺簡直都快被氣炸了!

他是誰?曾經王牌部隊中的尖刀!令無數在逃兇犯聞名喪膽的兵王!

以前,在部隊的時候,在過著刀尖上舔血生活的時候,都從未有過人敢不把他放在眼裡。

他所到達的每一個地方,必將都會是瞬間成為在場的焦點!

可就在今天,在一個偏僻的小鎮上!

竟然有人敢連理都不理他一下,絲毫的不將他的話放在眼裡,這種行為叫安隊長心中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竄。

安隊長感覺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在他的心裡已經是動了真怒!

看到安隊長憤怒的樣子,其餘的保安們,全部都是以前在部隊時,安隊長手底下的兵。

見到這副場景,他們又怎能不知道安隊長內心的想法呢?

於是,這些現在的保安,退役的軍人們,看向李偉的眼神冒出凶光,下意識的就要對李偉出手,卻被安隊長教主。

「不用,我自己來!」 安隊長怒氣沖沖的說道。

自從他進了部隊,並且開始展露頭腳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嘗試到這種被人輕視的感覺了。

這種感覺叫他很不爽,叫他覺的,自己今天一定要親手叫這個膽敢小瞧自己的傢伙給收拾掉!

「小子,趕緊住手!」

安隊長組織了一旁的保安們,一步步向著李偉逼近,在他向著李偉走去的過程中,還不忘記叫李偉停止對李大鵬的虐待。

此時的李大鵬看起來就有些慘了。

剛剛李偉的一巴掌,直接將他扇飛,撞到了玻璃門上,當時,在李大鵬撞上的時候,可是傳來了好幾聲清晰的斷裂聲。

不用說,這李大鵬的骨頭,肯定是被李偉這一巴掌打的斷掉了好幾根。

只不過,饒是李大鵬的骨頭斷掉了幾根,李偉也是沒有絲毫想要放過他的打算。只見,李偉先是來到了李大鵬的跟前,單手便將李大鵬提了起來,然後繼續是一巴掌,,一巴掌的抽著李大鵬的嘴巴。

不過,雖然,這一次李偉用的力氣,比最初的一巴掌要小了許多,但依舊是每一次的巴掌都會抽的李大鵬站立不穩,腦袋撞到玻璃門上。

那不時傳來的「咚咚」聲響,便是李大鵬的腦袋,撞到了玻璃門上傳來的聲響。

這時,見到安隊長向著自己逼近,李偉卻是依舊恍若未聞的樣子,連眼皮都沒有朝安隊長所在的方向抬上一下,依舊是一下又一下的扇著李大鵬嘴巴。

看見李偉竟然是在自己準備動手的時候,還敢無視自己,這不禁叫安隊長心中的怒火更甚,也不再跟李偉廢話,徑直朝著李偉奔去。

他一定會叫李偉為輕視他,而付出慘重的代價!

不得不說,安隊長不愧是一名從王牌部隊當中走出來的兵王,他的速度很快,攻擊向李偉的動作也是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異常的乾淨利落。

只見,安隊長在來到李偉身旁不遠處的時候,突然間猛地一躍,身形便到了半空中,然後豁然出腳,向著李偉的頭部踢去!

不得不說,安隊長的這一腳十分凌厲,速度更是快的驚人,以助於,伴隨著安隊長的攻擊,都出現了絲絲風聲。

而李偉呢,彷彿是沒有察覺到這一起,或者是說,已經發現了這一切,但卻是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以至於,李偉此時竟是連半點躲閃的意思都沒有。

看到這一幕,安隊長的心中更加歡喜。

他對於自己的這一腳更是有著十分充足的信心的,這一招腿法,是他在多年的執行任務當中摸索,創造出來的,他相信,自己的這一腳,李偉絕對沒有辦法躲過去!

一想到這個剛剛對自己不屑一顧的男人,被自己一腳打倒在地,徹底的失去了戰力,安隊長的臉上就忍不住浮現起一抹笑意。

然後,還沒有等他將這個美好的未來,多暢想一會,異變突起。

只見,原本一直沒有動靜的李偉,竟然是在安隊長的這一腳馬上就要到達他跟前的時候,猛的把他身前的李大鵬一拉,硬生生的把李大鵬拉到了前面,成為了他的擋箭牌!

看到這一幕,安隊長不由大驚!

本來,他這一腳是踢向李偉胸膛的,力道雖然大,但也只會把李偉踹倒在地,叫李偉一時半會起不來,短暫的失去戰力罷了。

但李偉把李大鵬挪過來當擋箭牌卻是不一樣了。

要知道,李偉的身高比起李大鵬來卻是要高上許多!

以至於,如果,安隊長這個時候還是要堅持攻擊的話,不僅是不可能打倒李偉,反而是原本應該落在李偉胸膛處的攻擊,會落到李大鵬的腦袋上!

薔薇薔薇 安隊長的這一腳,是他多年對敵經驗形成的精華,如果把這一腳踢在了李大鵬的腦袋上,踢出一個腦震蕩,植物人還算是好的,甚至,很有可能,一個搞不好,便會將李大鵬踢得命喪黃泉!

要是真的讓李大鵬命喪黃泉的話,哪怕是安隊長並不是故意傷害,按照華夏的法律,也足夠他叫監獄裡面待上幾十年的了。

眼看著,安隊長的腳就要踢在李大鵬的頭上,安隊長有些恨恨的看了李偉依言,暗道卑鄙,卻是不得不改變了自己的攻擊路徑。

強行踢了一口氣,把攻擊的方向也是向上面移了一點,於是原本應該攻擊向李大鵬腦袋上的一腳,硬生生的打在了銷售部大廳的特製玻璃上。

「轟。」

劇烈的轟鳴之聲傳來,下一刻,那被飛起的李大鵬撞擊過後,卻始終安然無恙的特製玻璃,竟是在安隊長的攻擊下,硬生生被一腳踏出了個洞!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盛世跨國集團的員工們,一個個臉色巨變。

這名保安隊長的一腳,即便是踏在了特質的玻璃上哦都市可以將玻璃他開,要是剛剛踏在了李大鵬的頭上……

想到了某種可能,在場的眾人皆是有些不寒而慄。

而看見了這一幕額王娜則是擔心的。

王娜是知道李偉厲害的,但對於李偉的身手到底是有多厲害,卻並沒有清楚的認知。

看到安隊長一腳連特質的玻璃都可以弄壞,王娜不由的小手緊握,暗暗的替林濤擔心起來。

安隊長一擊落空,正是舊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際,李偉又怎麼會放棄這樣一個大好的ijhui呢?

只見,幾乎是在安隊長一腳落在了特製玻璃上面的同時,李偉便動了。

只見,李偉先是把一隻被他拎在手中的李大鵬丟到了一邊,然後便是猛的一腳沖安隊長的腳上踏去!

在安隊長出現的一瞬間,李偉便察覺到了對方的不同。

因為,在超級地獄系統的探查中,顯示這名所謂的安隊長邪惡值竟然住有著兩萬的邪惡值!

所以,自從這名安隊長到來的時候,李偉便是一直在暗暗的留意他。至於,表面上闖出來的那種不屑的態度,也是為了叫對方放鬆警惕,才故意裝出來的!

而事實證明,李偉裝出來的不屑並沒有白費,至少,在這個時候,他同安隊長的交鋒中,他是成功的搶佔到了先機!

看見李偉向著他攻擊過來,安隊長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神色,下意識的就想要抽身躲開,然後在進行反擊。

可就在安隊長打算多開的時候,他卻是突然間發現了一個十分不好的事實。

只見,他那隻被踏進玻璃門中的腳,這個時候竟然是一時間卡在了玻璃門上,根本就無法輕易的拿出!

見到這一幕,安隊長的臉色不禁一變,可還未在他相處應對之法的時候,李偉的大腳就已經朝著他的臉上蓋來。

見狀,安隊長只好無奈的側了側身子,期望自己可以躲過這一下,但蓄勢已久的李偉,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放過這個到手的沙袋?

只見,李偉凌空飛起的大腳,這個時候在半空之中也是一個旋轉,又一次對準了安隊長的大臉,飛了過去。

「啪!」

清脆的響聲傳來,下一刻,在安隊長的臉上就已經出現了一隻碩大的黑色腳印。

感覺到臉上傳來的火辣辣的疼痛,安隊長心中本就翻滾的怒火一下子更加洶湧了。

他倒不是被李偉這一下打的痛了,才會這樣,而是因為,李偉這一次是名副其實的打臉!

想想他,一代兵王,竟然是被一個自己瞧不起的小人物,在臉上改善了一個大大的腳印,這如何叫白隊長不憤怒?

此時的白隊長,在心中都已經暗暗做好了決定,等到自己能夠脫困以後,他一定是要給面前的這個男子一個深刻的教訓!

同白隊長距離極近的李偉,自然也是看到了白隊長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望著他的眸子更是要噴出火來。

只不過,對於這一切,李偉都是熟視無睹,不僅沒有在白隊長兇狠的目光下有所收斂,反而揚起大腳,對著白隊長的臉「啪啪」的踹去。

而這個白隊長固然是本領高強,但無奈自身有一隻腳被卡在了玻璃中,空有一身本事卻是偏偏用不出來,只能無奈的當了一次活靶子,遭受李偉的攻擊了。

這一幕,看的在場的眾人都驚呆了。

那些不了解白隊長的人,見一開始的時候,白隊長將話說的那麼滿,定然會是一位高手,對付李偉也是會手到擒來。

誰曾想,現實卻是跟他們的猜想恰恰好掉了個個,這個白隊長不進是沒有對付李偉手到擒來,反而倒是成了一個活靶子,只能背對的面臨李偉的攻擊,想要反擊都無法做到。

而那些了解白隊長能力的保安和江燕等人,卻是一下子看傻眼。

他們每一個人可都是深知白隊長的強大的,雖然李偉動用的辦法是有著取巧的嫌疑在裡面,但不管怎樣說,他能夠這樣輕易的對付白隊長,也著實叫人吃驚。

不過,這些保安們也不是傻子,這個時候總算是回過神來,一個個紛紛起身,向著李偉衝去,顯然是要解救這個白隊長,對李偉進行圍攻! 見到剩下的保安們對著自己圍攻過來,並且一個個的身手也是極為的不俗,李偉也沒工夫在繼續再去收拾那名安隊長,而是把這個安隊長丟在一邊,轉身向著這幾位保安迎了上去。

保安們的速度不慢,而李偉的速度則是更加的快了幾分。

如今,兩伙人互相衝對方奔襲過來,自然是只用了一會的功夫便相遇到了一起。

不過,這些保安們雖然幾乎差不多是同時對李偉發動了攻擊,但他們之間的速度卻是有快有慢,這就造成了他們當中最快的一人到達李偉跟前時,其餘人根本就沒有跟上。

看著李偉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而自己的同伴們卻是還沒有跟上來,這名率先和李偉接觸的保安臉上並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懼色。

在他看來,李偉之所以能夠將安隊長給制服住,制定是因為安隊長不小心大意了的緣故,而李偉他自己本身額真實戰力,定然是不怎麼樣,所以,這名保安,對自己還是信心十足的。

甚至,他都已經想好了,等過一會,自己將李偉給收拾了,然後就可以拿這件事情跟以前的戰友去炫耀一番了。

瞧見了沒?把兵王打的沒有辦法的小子,被我給輕而易舉的收拾了!

想到這裡,這名保安的臉上露出了笑意,他彷彿已經看見了曾經戰友們艷羨的眼神,看到了那些個戰友們看不慣他吹牛逼,卻偏偏無法反駁的樣子。

或許是因為想到了這些,再出手時,這一位保安的攻擊速度,竟然是陡然間凌厲了許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