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為什麼呢……

為什麼……

他還是我最初認識的那個高幽嗎?自高自大而又目中無人。第一次見面,他就想要強高山流水我,後來的每一天,都變著法子去強迫我做一些我不願意的「親密舉動」。

可是今天……

他只是想牽我的手而已……並沒有一如既往地霸道,反而像個害羞的中學生。

因為我的一句「住手」就站在原地任憑端木玉拳腳相加……明明知道了一切,那麼真性情的他卻沒有表露出一點,只是用變相的方式來保護我。他果然是要用真心打動我嗎?高幽,你這傻瓜!

第三章:五百二十隻泥人(520clayfigurines)

1.她說全都包了

和煦的陽光透過樹影的斑駁暖暖地灑在身上,蔚藍的天空如水晶般清澈,四周的空氣也充斥著糖果般的香甜。剛從醫院出來的我這樣一路呼吸著久違的清新空氣,連那平時閃著耀眼光芒的緋葉幾個醒目的大字和那無法言喻的超豪華奢侈建築、迷你版的世界經典風景、巨型噴泉水池、鑲金十字架標誌今天都分外可愛……

看看周圍陸續下課的學生,想起辦完出院手續趕到學校都已經是午飯時間了,掛了一個星期藥水的我平日里只能喝點米粥,想著好吃的更忍不住了。

「給我來份南瓜派。」

食堂窗口前,被漂亮的糕點吸引,我和一個人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

我側過頭,看見一個女孩子,讓我更驚訝的是她的身邊站著的竟然是幾天不見的端木玉!她和他手牽著手,他不自然地看著我。一個星期沒見,他瘦了好多,下巴像削尖了的鉛筆。

為什麼他會和別的女孩子出現在這裡?

大廚的聲音隔著窗口傳了過來:「不好意思,只剩最後一份了。」

「我出雙倍的價錢!」那個女孩立馬大聲地說道。

我剛剛只是瞄了她一眼,這會兒聽見她這麼說,立即不爽地眯起眼睛,重新打量她——精緻的五官,小巧偏瘦的身材,穿著制服上衣和褶皺裙,泡泡襪好像故意一隻拉高一隻拉低,配著黑色小皮鞋,完全是一副清純無害的可愛模樣。

令人驚奇的是——她的臉居然同我上次猜測的有八分相似!難道她就是心葉球蘭的主人?端木玉喜歡的那個女孩子……?!

見我打量她,她有些急了,忽然扯著脖子提高了音量:「那就十倍的價錢!」

「——嘩——」坐在附近餐桌上用餐的人全把注意力掃向我們,嘰嘰喳喳地開始議論,大廚的眼睛也因為太過驚訝而瞪成了燈泡。

制服女開始得意,下巴仰得高高的,好像恨不得用錢砸死我來顯示她有多款。

我冷笑看著端木玉:「你的GF?!很有個性,很適合你。」

他的表情不自然起來。匆匆掃了我一眼,最後望向透明的落地窗外。陽光穿過窗口斜射進來,淡淡的金黃暈染在他身上,他整個人夢幻得不真實。

真的瘦了好多……也憔悴了好多……他這幾天過得不好嗎?

我的目光忽然變得獃滯……

看著他,想起那晚燦爛美妙的星光,和星空下他出其不意的深高山流水……直到制服女重重哼了一聲,我才回過神來,發現心跳的頻率好亂好快!

我真像個白痴。為什麼最近,越來越白痴!

「師傅,給我來份米飯布丁……」

我深呼吸了口氣,剛將臉轉向窗口,那個女孩令人厭煩的聲音再次響起:「我也要米飯布丁!包括這裡所有的食物,所有!」說著伸出了兩個指頭,欠扁地來回晃著,「師傅,我都出二十倍的價錢哦!」

該死!存心找茬是不是!

我憤怒地回頭瞪她,她有意抬高下巴:「怎樣?我不介意你出更高的價錢哦。」明明比我矮了大半個頭,可是那囂張的氣焰,卻彷彿比我高了一幢樓。

這就是有錢人可惡的嘴臉!我在心裡狠狠鄙視著!

算了吧,我可沒有多餘的錢這麼揮霍,可是……逞強的因子卻在體內蠢蠢欲動……

不想輸給這個女孩,尤其是,不想在端木玉的面前!

想開更高的價錢比過她,哪怕付不了留在這兒刷一輩子的碗!可是,我為什麼要跟這種人玩這麼幼稚的攀比遊戲?端木玉算什麼?對,他不算什麼!

這樣想著,我激動的情緒總算平復下來。

「你多慮了,其實這些食物的口味——並不是那麼適合我。你想要的話就儘管拿走吧。」我若有所指地說,眼角的餘光瞥見端木玉仍然望著落地窗外,沒有絲毫表情。

心忽然被一隻手抓住,用力地揪扯。

原本以為那晚的高山流水,是摻雜著真實感情的。可現在才發現,那僅僅是他喝醉酒後的胡鬧而已。

真的是我多想了吧……

我理清思緒轉身離去,大廚遲疑的聲音霎時在身後響起:「肖小姐……那個……呃……我們這裡有專門設置的VIP專區,是免費服務的!

我回頭,大廚透過窗檯漲紅著臉看著我,目光有些閃爍:「雖然可供選擇的不多,味道還是都不錯的!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為你做你想要吃的一切。」

「真的嗎?那謝謝了!」我面帶著貫有的微笑,嘴角微微上揚到最好看的弧度,眉眼也隨之輕輕挑起——我當然知道這樣的我會有怎樣的殺傷力,看到目不轉睛注視著我的大廚,我的視線不自覺地瞟向制服女,目光里充滿了挑釁。

「哼——!」制服女咬緊牙狠狠一跺腳,不屑道,「天使!」

2.反掃了一巴掌

「她朝那個方向走過去了——!」

端著餐盤一路走過去,全都是齊刷刷的視線和壓低的議論聲。好在我早就習慣了,所以連眼睛都不用眨一下,頂著一路探照燈走到空位前坐下。

可是很快,我就發現他們議論的焦點不是我,而是那張空位。

因為就在我坐下的那刻,耳邊的唏噓聲明顯變大:

「真的是那個座位!」

「天啊,她不知道嗎?!她居然真的坐了那個座位!」

「噓,別說話,少惹是非,我們還是吃完飯快點走人!」

怎麼?難道這個座位有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嗎?!

放眼看去,整個食堂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人。因為是午餐時間,醫院裡的病人、工作人員、家屬,以及醫院附近的職工人員,都擠在這兒吃飯。小小的食堂根本供不應求。

而唯獨我坐的這張,空空的一個人都沒有,這可是整個食堂地理最好的位置啊!

因為桌子就靠著落地窗,窗外是花圃和魚塘,陽光透過玻璃灑落進來,在桌布上投下斑駁的光影。在桌子中央居然擺放著花瓶,潔白的百合花散發著清雅的香氣。

奇怪!?為什麼唯獨這張桌擺放了花瓶?

就在我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制服女拉著端木玉的手朝這邊走來。

原本就唏噓不已的食堂更是響起了窸窸窣窣的交談聲。

「玉哥哥,夏天了呢。」

他們在我旁邊的位置坐下。我低下頭吃東西,制服女討厭的聲音便在我耳邊響起:「夏天~很快就到暑假了。你答應過我,夏天會陪我去看海的。」

他的聲音柔柔的:「會晒黑。」

「人類最容易犯的罪就是貪婪,金錢,權利,美女,生命……所以人類最容易下地獄,甚至在地獄中也改變不了貪婪的本性,開始貪圖下一世。」

岳冷林初次來到繁華的大都市,看著人類世界的一切既驚訝又厭惡,他在魔界通過結界見過這個世界,可那和親身經歷不同。

透過結界的時候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沒有任何法術的人類,居然可以飛行,甚至可以到另外一個星球上,可以輕而易舉用武器毀滅整個世界。

人類真是太神奇了!

這是沒有來人界的岳冷林的想法,可現在,這種想法已經完全變了。

身處這個世界,才能真正體會這個世界的邪惡。

邪惡……美麗的惡魔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美如花瓣一般的紅辰口,露出貪婪的微笑。

這正是惡魔喜歡的,沒有邪惡存在的世界,就沒有惡魔。

邪惡,是他們生命的本源。

「人類不貪婪就沒有辦法生存,自然法則會選出適應它的生存者。」穿梭在圖書館的浩瀚書籍中,在沒人的時候,肖瑤瑤偶爾也會出口反駁一下岳冷林的『論點』。

儘管對於自己生活的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類她都不喜歡,然而身為人類,面對惡魔的時候,自然而然就生出一種捍衛人類尊嚴的感情。

距離上次的跳樓事件,已經過去了半個月,所幸哥哥安然無恙,只是當場受了一點兒衝擊力而暈了過去。

事後,肖瑤瑤想,如果當時哥哥有任何意外,她一定拼了命和這個惡魔同歸於盡!

雖然那件事過去了,兄妹兩人重歸於好。然而相隔八歲的年齡差距,以及兩人心中各不相同的感覺,還是在兩個人之間形成一道看不見的屏障。

隔膜就這樣形成,距離也這樣形成。

能這樣當然好,對於心中不倫的感情,這樣的結果才是最好的。

可是肖瑤瑤鬱鬱不樂,悵然若失。

岳冷林從表情上就能看出肖瑤瑤的想法,除了暗自搖頭,他沒有任何辦法,就算有,他也不會幫肖瑤瑤和端木玉在一起,那是背叛魔王陛下。

他很輕鬆地提起另外一件事:「上次我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肖瑤瑤猛地停在西方神話那一欄前,表情很難看,緊緊地皺著眉頭,像是很厭惡似的,小巧紅潤的嘴巴里吐出一個堅定的字:「不!」

「啊啊?為什麼?你可以變得很強哦!」

肖瑤瑤沒想理他,平視前方往前走。

就算變成超人,她也絕對不會答應!

就在跳樓事件之後幾天,肖瑤瑤害怕惡魔會帶走她,因此不得不痛苦地問他究竟是什麼時候。她記得那次他們也是在圖書館里。

當時岳冷林只輕飄飄地說:「以你現在的凡人之軀,是無法進入魔界的。」

肖瑤瑤一聽之下大喜,這麼說,她還有時間了,凡人之軀無法進入,難道要……「你不會要殺死我吧?」

「當然不。」惡魔的眼睛彎彎的,笑得很可愛,「那樣魔王陛下會把我大卸八塊了啊。」

「哦,那怎樣才能進入魔界?」肖瑤瑤覺得可以稍微放心一點點。

岳冷林豎起一根指頭,說道:「很簡單哦,只要照我所說進行修鍊,很快你就具有惡魔的法力,說不定還會成長為大惡魔。」

肖瑤瑤滿臉問號,修鍊法術?把自己修鍊成一個惡魔?

「我已經查看過了,在你內心深處,是具有惡魔的邪惡力量的,只不過那需要被激發出來。」岳冷林自信地微笑,查看一個人內心的邪惡,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一不小心,就會發現一個善良的人其實內心無比邪惡。

不過他很少查看人類的內心,因為那樣做很耗神。他來到人界,只看過肖瑤瑤和端木玉的內心。

因此,對於這對兄妹彼此之間的不倫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邪惡?」肖瑤瑤問得很平淡,自從很早之前發現對哥哥的感情,她就知道自己內心有邪惡的力量在支配了,因此並不驚慌。

岳冷林點點頭:「每個人內心都有這種力量,要看他有沒有能力爆發出來,如果……。」 「你告訴我怎麼激發就可以了。」肖瑤瑤打斷他,如果任由他說下去,他一定又會滔滔不絕說出一大套理論來了。

岳冷林很配合地微笑道:「很簡單,只要你殺死一些人,把他們身上的邪惡力量據為己有。」

惡魔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有些詭異,圖書館里安靜的背景,讓他的聲音那麼空曠,彷彿從天邊傳來一樣,飄渺不清。

肖瑤瑤怔了好久才反應過來,在書架與書架之間的長長過道中,她回頭看著身後的惡魔,驚訝地發現,惡魔的眼睛微微透出一種邪惡的紅色。

「殺人?」需要很久,肖瑤瑤才算找回自己的聲音,想笑,又笑不出來。

在人類看來,殺人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排除那些有變態心理的人,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會如此平靜地說出這兩個字吧?

然而對於一個惡魔,殺人這種事,在他們看來應該是家常便飯了吧。

她,不是惡魔,也絕不會成為惡魔的!

「什麼都不要說了,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而且我也不想去魔界,正好,反正你奈何不了我。」肖瑤瑤不理會惡魔,為這具凡人的身體而慶幸不已。

幸好她是凡人,不能進入魔界,否則自己是可能隨時被帶走的。

林在後面瞪著她,果然,這個人類少女很難纏,和她身為惡魔的時候一模一樣。

不過惡魔和人是不一樣的,前世的惡魔肖瑤瑤和今生的人類肖瑤瑤也不一樣。

人類是善變的,尤其是女人。

所以林毫不擔心自己動搖不了肖瑤瑤現在的決心,不用多久,她一定會改變主意的。

這樣的預測在不久之後就得到了驗證。

事情的發生在一個周六的下午,肖瑤瑤放學后,像往常一樣到端木玉的公司,乘坐專用電梯直達總裁辦公室,一邊看書喝咖啡,一邊等著和哥哥一起吃晚飯。

這是每個星期不變的約定,周六這一天,再忙,端木玉也會抽出時間來陪妹妹。雖然前幾天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不過風波過去之後,肖瑤瑤還是自覺繼續那個約定。

林是第一次來到這座位於黃金地段的輝煌大樓,從最高的窗戶往下看,整個城市,似乎都被踩在腳底下。

「哇,好漂亮的風景呢。」

「今天你可不可以不要跟著?」肖瑤瑤沒好氣地說,一想到身邊總有這個惡魔跟著,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林無奈的攤了攤手:「奉魔王陛下之命,我必須每時每刻都跟著你,以免你發生意外。」

「你跟著我才會發生意外吧。」肖瑤瑤譏諷著,如果她知道這句話會變成真的,一定會後悔說出口。

兩個人辰口槍舌劍激烈戰爭的時候,辦公室華麗的大門被猛地推開,接著吵雜的聲音就響起來。

「藍小姐,你不能進去,請等一等……。」女秘書的話顯然半點兒作用也無,推門而進的美艷女子一臉怒意和嫵媚夾雜的複雜表情。

漂浮在半空中的林眼前一亮。

人類中很少出現這種美人呢,盈盈秋波,被她看一眼都會覺得全身發麻。

幾個保安和工作人員急匆匆追過來,一臉無奈表情,束手無策地看著那個美艷的女人,以及……她微微挺著的大肚子。

很少有女人會傻到直接跑到公司找總裁,因為先是每層樓上的保全人員就很難應付,那些全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即使對女人,也有一套『禮貌』的處置方式。

然而對於這個孕婦,所有的保全人員都覺得無能為力,這樣明目張胆跑上來,指名要找總裁的女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在國民男神心尖上放肆撒野 這個女人可以得罪,可是這個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卻得罪不起。

所以幾十個五大三粗的男人也只能無奈地任由她橫衝直撞跑上來。

不過他們看到辦公室里居然還有一個少女的時候,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