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為了自己的自由,喬語並沒有把他放在眼中,打算從他的身邊走過去。

可就在她抬起自己腳步的時候,面前的那個人突然扭過身子。

他看向喬語,臉上笑的格外和藹可親,「真不愧是喬語,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期望。」

他就知道,喬語會選擇在今天晚上離開,她果然沒有讓自己知道。

「你怎麼會知道。」

喬語在這個時候也頓時反應過來,為什麼自己出來這麼的容易了,原來是他在這裡等著自己的。

站在喬語面前的是一個聰明人,喬語不打算跟他硬碰硬,而是一臉不解的詢問,「既然你知道我要離開,為什麼不攔住我,又或者,為什麼給我這個機會。」

他站在這裡,就代表自己沒有辦法離開了。

既然沒有辦法離開,那就把自己心裏面的疑惑給解開。 蕭閻雲只是看了『夏熏溪』一眼,反而自己更加的委屈了!

「我百般求全,甚至是不惜將自己最心愛的人推入別的男人的懷抱,你以為我心裡就高興嗎?你以為我就不難受嗎?你不知道的是我整日整夜都睡不著,就是為了你!」

「你說……你整日整夜沒有睡!」

記得看蕭閻雲的資料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他瘦得很厲害,給自己接了兩三部戲,每天忙的像是陀螺一樣!

就連休息也只有那麼兩三個小時,有些時候好像只是稍微眯一下就要起身了!那段時間他可是整整的瘦了幾十斤,原本挺有安全感的男子突然變得如此弱不禁風,讓她狠狠地震驚了一把,也記得格外的清楚!

那應該就是夏熏溪消失的那段時間吧!

她突然有些明白為什麼夏熏染什麼都有還要羨慕夏熏溪了,畢竟這樣一個用命在愛你的人真的很難找!

她臉上的震驚心疼疼惜絕對不是裝的,這一刻她突然好想將這個男人摟入自己的懷中細心安慰!

「心疼了?」蕭閻雲冷漠的一笑,突然轉過臉不想去看她臉上的表情。語氣充滿了幾分幽怨。

「以前的你一定會覺得我這樣做是自找的,誰叫我要讓你失憶呢,誰叫……我這都是自作自受!」

「不是的!」高月一聲驚呼,發現蕭閻雲正一臉疑惑地看著自己,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按壓下心中的激動,有些憂傷的看著他說到:「在你的心裡我就這麼無情嗎?我也一樣會感動的好不好!」

實際上,真正的夏熏溪確實會覺得蕭閻雲這樣做是在自找苦吃,因為她確定除了這樣的方法,肯定是會找到另外的一種比較好的方法解決的,可是……

突然好想問她來這裡到底是想要幹嘛?耀武揚威來了,還是來勸自己投降,她們打算伸出援手了?畢竟頂著這樣的一張臉,還一心為自己著想,真的狠不下這個心,只是……

「那你現在這是什麼意思?感動了,不生氣了,打算原諒我了嗎?」

「……」

我倒是一直都沒有生你的氣,但是夏熏染說現在還不能完全原諒蕭閻雲,免得恢復記憶的夏熏溪真的找上門!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問題還是韓氏的總裁位置,必須要騙得那個老頭的信任拿下韓氏,其它的事情才好辦!

「這個……我怎麼能夠隨便就原諒你呢,至少也要等我爸同意才行啊!」

「你說岳父大人啊!這葯還是岳父大人給的呢!」

蕭閻雲抱怨到:「要說生氣的話,溪兒你不是應該連岳父大人都不原諒的嘛!」

「那哪一樣呢!他是我父親,你是我丈夫!」

高月將一個女人的雙標現場演繹得淋漓精緻,看著蕭閻雲氣憤的說到:「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求我的原諒,你是不是真的想要將我推給別人,你是不是根本一開始就是不想要我了!」

「怎麼會呢!我心裡有誰你還不知道嗎?」

蕭閻雲特心疼的看著『夏熏溪』,頗為焦急的說到:「不要哭不要哭……你哭得我的心一揪一揪的。」

「那你為什麼從剛才到現在都還坐在工作椅上,難道你現在連走近點跟我說話,連抱一抱我你都不願意了嗎?你是不是嫌棄我了,嫌棄我是一個不潔的女人!」

「胡說!」

蕭閻雲瞬間黑了臉,一聲怒吼嚇得高月的心口一跳,有些震驚的看著蕭閻雲,不知道還做出什麼反應!

好像是看出來真的把她給嚇著了,蕭閻雲板著的臉瞬間又布滿疼惜之色,有些幽怨的看著『夏熏溪』。

「你剛才還說你不怪我的,還說你會原諒我的,你這是在怪我將你退給別的女人嗎?」

「不是!我沒有!」高月急了,忍不住就想要站起來解釋清楚!

雖然她心裡是這樣想的,她確實覺得夏熏溪就是一個不潔的女人,可是她也知道蕭閻雲不是那樣的人,她不想蕭閻雲誤會!

只是所有過激的動作在站起來的那一刻突然想到慕容墨軒嘴邊的那一絲冷笑戛然而止!

又慢慢的坐了回去,有些無奈的看著蕭閻雲說到:「我只是一時口誤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我是真的很愛你!」

比那個什麼夏熏溪,比所有的人都愛你!從那一次在商場門口見到你開始,就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也是!」

蕭閻雲淡定自若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臉上是一片深情的看著她說到:「你知道嘛!我現在特想抱你,特想將你留在我的身邊,可是我現在連靠近你都不敢,我怕你拒絕我,我怕看到你再一次拒絕我!」

看著蕭閻雲懊惱的雙手抱頭狠狠抓自己頭髮的樣子,高月心中的嫉妒一層一層的往上加!

從一開始的單純想要留在他的身邊,到最後將這個用情至深的可愛男人留在自己的身邊,瘋狂的佔有慾讓她發狂,恨不得夏熏溪這個人再也不存在!

只是她知道,現在自己還不能動夏熏溪,她還有用!

這種時候,夏熏染肯定比自己更不想這個女人存在世界上吧!呵呵……夏熏溪啊夏熏溪,我倒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混到這種眾叛親離的地步的!

想想之前查到的小雲的資料,竟然是她身邊最信任的人之一,也不知道到最後她知道是這人最先背叛她,會是怎樣的表情!

高月慢慢的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蕭閻雲的面前,彎腰抱著他的脖子,無比深情的說到:「不要怕,阿雲,我愛你,真的好愛你!我們以後再也不分開了好不好!」

那樣溫柔的聲音,那樣深情的話,那樣的一張臉……

如果這個人是真的,他不知道會有多高興!

偏偏這人頂著自己最心愛的人的臉來跟自己訴真情,只會讓自己覺得噁心!

她以為自己喜歡的是什麼?這一副皮囊還是那一份身份或者是之前身上刻意裝出來的優雅?

「我也不想跟你分開!只是……」

蕭閻雲猛的一把抓住高月伸進他衣襟的手,用力的一握手腕,直到看到她臉扭曲變形才冷漠的一笑:「你這是什麼意思?」 對方微微一笑,「如果我不這樣做,你又怎麼會心甘情願的留在我的身邊。」

他就是想讓喬語知道,不要再做無畏的掙扎了,她的一舉一動都在自己的眼中。

其實半個小時前,他就已經在這裡等著喬語了,事實證明,喬語比他想象的還要慢一些。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 果然,年輕人還是太過於年輕了,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瞻前顧後的。

她要是提前一個小時,那自己就真沒有辦法把她怎麼樣,但是,她自己沒有把握住一個這麼好的機會。

喬語勾唇一笑,「就算我知道。我也還是會離開。」

離開,或許還有一線從這裡出去的機會,科顏氏繼續就在那裡,也就只有坐以待斃。

更可況,自己到現在還不清楚,對方對自己究竟想要幹什麼。

自己再在這裡多呆一天,梁景銳的心就會多擔心一天。

對方爽朗一笑,「你知道,你今天回去之後意味著什麼嗎。」

身後的那個房子,對別人來說或許是歸屬,可是對於喬語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囚籠。

她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根本不會因為一時的安逸,而選擇待在那裡,永遠不出來。

所以,喬語心裏面十分清楚,這次的後果會是什麼。

「我當然知道,」

她要是談判成功,那就是一家團聚,可要是被抓回去,她以後的生活就不會像現在這麼舒服。

不管到哪裡,都會有人監視。

可就算是她知道,她也還是會去嘗試,因為對方帶自己過來,肯定是想要從梁景銳的身上獲得什麼東西。

「不過你未免也太大意了,就憑你一個人,還想把我抓回去。」她可不是那種甘心回去的人,

要是幾個人,她不一定能夠順利離開,可是只有他一個,他未免也太過於自信了。

對方依舊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十分確定喬語沒有辦法離開,還是她的離開,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話音一落,喬語就感覺到有點不太對勁,自己的頭怎麼有點暈乎乎的。

面前的人,也從最開始的一個,變成兩個,三個……

她想要清醒過來,可是眼皮子在這時候不爭氣的打起架來,沒過多久,她就感覺到自己一點力氣都用不上來了。

「帶走。」

在她昏睡之前,喬語感覺自己落在了一個人的身上,而她就這樣,再次被帶了回去。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喬語睜開眼,看到自己還在原本睡的屋子裡面,身邊跟之前一樣,沒有一個人看守。

這下喬語更加的迷茫,對方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她的生活依舊跟以前一樣,沒有什麼變化,唯一不同的就是,家裡面的傭人突然間變多了。

應該是為了防止她再次逃跑,所以才新選可一批吧。

喬語原本以為自己要過兩天才能夠見到他,可沒想到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他來了。

傭人一看到他,就連忙準備去廚房裡面準備新的飯菜。

他擺擺手,「不用了,再給我拿一副碗筷就可以了。」

好久沒有這樣,跟人坐在一起吃飯了,雖然對方對他的印象,並不事特別的好。

只要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沒有鬧僵,喬語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相處就不會特別的彆扭。

所以在看到他過來的那一刻,喬語臉上並沒有多大的表情,而是繼續吃著手裡面的飯。

「昨天晚上,應該是在我的飯菜裡面,加了什麼東西吧。」

喬語思來想去,自己昨天接觸過的只有這些飯菜,她自嘲一笑,「也不知道今天的飯菜,跟之前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他要是在裡面下了什麼慢性毒藥,自己也不清楚,可要是不吃,就沒有辦法保存體力從這裡離開。

所以,喬語就算知道這些飯菜不幹凈,也要咬咬牙吃下去。

不過,喬語覺得,米飯裡面他們應該放不了什麼東西,所以除了米飯之外,她一個都沒有碰。

對方看出了喬語心裏面的擔心,直接出言戳破,「飯菜你可以放心的吃,以後都不會在出現了。」

如果有問題,他就不會坐在這裡吃了,他坐在這裡,就是為了讓喬語相信,自己的話是真的。

他的話讓喬語心中一驚,她面色平靜的看著對方,「你早就知道我昨天晚上要離開,對不對。」

藥效不偏不倚在那個時候發作,應該是他提前就算好了時間。

她早就應該想到的,為什麼當時對方得知自己要從屋裡面出去,沒有任何的意見。

或許,在那個時候,自己心裏面的想法都被他給一眼看穿了。

「為什麼?」他怎麼就那麼確定,不怕自己是今天晚上嗎。

話音剛落,喬語就頓時想起來,原本她心裏面糾結,要不要在等等,但是昨天晚上傭人的一句話,讓她堅定了離開的想法。

傭人每個月都會有一次聚餐,而時間正好是昨天晚上,他們雖然有人在哪裡輪班值守,但是會比之前鬆懈很多。

要是錯過了這個機會,就要等到明天了,所以,喬語明知道自己的計劃並不是特別完善,但還是選擇了昨天晚上離開。

現在想想,怎麼可能就那麼湊巧,是自己太過於心急,急著回到梁景銳的身邊。

原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對方看著她的表情,便知道她什麼都明白了,「看來你是想起來了。」

喬語是一個聰明人,有些話就算自己不說,她也能夠想通。

其實他特別喜歡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因為他們之間省了太多的力氣。

要不是因為他們兩個人之間那一條無法消除的疙瘩,或許自己跟喬語,就像是一個忘年之交。

只可惜,這輩子他們之間都不會有那樣的機會了。

喬語這次,是輸的心服口服,不得不說,姜還是老的辣。

她無奈搖搖頭,「你就不怕,我再次離開。」

這一次,她可是汲取了之前的教訓,出去的話,要比之前更加的順利。

「你沒有那個機會。」

對方說的格外篤定,昨天晚上是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以後不同,別說是走到小巷子,就連牆她都沒有辦法出去。

喬語的那句話,帶著幾分試探,看他的模樣,知道他說的不是玩笑話。

自己在他的眼中,就像一個小小的螻蟻一樣,想要對自己做些什麼,隨時都可以。

而她也只不過是看著對方對自己不一樣,也不會這麼大膽。

喬語深呼一口氣,直接問道,「你費了這麼大的功夫,到底想要什麼。」

她覺得,不管對方想要什麼,一定不是想要錢,因為他不缺。

能夠雇傭這麼多的傭人,還有一個這麼好的別墅,要說是為了錢,誰相信呢。

「別急,等拿到我們想要的,我自然會把你給放了。」

至於他的目的如何,又怎麼可能會告訴他。

不過喬語這次想錯了,因為他這次綁架喬語,還真的是為了從梁景銳的手中,拿到一筆不小的錢財。

只是這筆錢,這次可能不會那麼容易的得到。

只是這些喬語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被困在這裡,梁景銳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都不知道,對方也不會讓她知道。

喬語雖然早就有所察覺,對方是另有所圖,可還是忍不住詢問。

明知道他不會告訴自己答案,她還是想要知道。

這人看起來無欲無求的,喬語一時間,是真的想象不出他想要什麼東西。

這個人看起來很忙,飯還沒有吃飯,就準備從這裡離開。

在臨走之前,他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其實,昨天是我給你的一個機會。」

喬語知道,這是他給自己的提醒,自己昨天的做法已經成功挑戰到了他的底線,自己要是再挑釁他,那以後,就有點說不準了。

她裝作一副聽不懂的樣子,繼續吃著飯菜,更沒有去看他離去的背影。

喬語的對面是貼起來的瓷磚,透過瓷磚,她看到對方離開之前,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自己。

不過他想要幹什麼,自己現在也懶得去糾結,她唯一做的,就是在這裡安安心心的等著梁景銳過來。

不管時間多久,她都相信梁景銳會過來找自己的。

這個時候,梁景銳一定在想盡辦法把自己給救出來,只是他找不到自己的下落罷了。

可事實證明,喬語想錯了,梁景銳雖然想著如何把她給救出來,可手上卻沒有任何的動作。

在喬語失蹤的第二天,他就收到了對方的一封信。

信裡面,有一張喬語的照片,還有一張紙。

照片是為了告訴他,喬語現在一切安好,更是在提醒他,喬語現在在他們的手中,不要妄想去做什麼。

而在信中,他也知道了對方綁架喬語的目的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