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為了減少隔空煉化的損耗,趙明直接飛到李計房間的屋頂,然後調整玄空界大小,把整個房間籠罩其中。兩個空間完全重合,李計的身體被玄空界外緣的混融界包圍滲融,就連丹田和經脈也不例外。這樣煉化起來就相當於把兩掌直接按在丹田上的效果了。

一股股生機之火透過噬心奪命印被煉化歸一成混元太極之炁,丹田和經脈空間開始產生輕微的膨脹感,趙明全力運轉混元歸一大周天,行元力壓縮之法,體內的混元太極之炁開始由九十倍的凝聚漸漸提升,九十一倍,九十二倍……

當泉井之中的生機火被煉化一半時,時間已到下午。

趙明體內的混元太極之炁已經凝聚到九十五倍。

李計對生機火的減少沒有絲毫察覺,和吳珊一直沉浸在雙修之中。

不愧叫歡樂訣啊。沉浸在歡樂當中的人不會意識到危險已經降臨。

趙明估計李計之所以沒有察覺,是因為神識探查不到這種後天本源之火,只能依靠心意的感覺,並且這傢伙心意的境界遠不及法力修為,心意都放在慾火生髮的快樂上,在歡樂之中察覺不到泉井之中過往累積的生機火正在流逝。

隨著進一步的煉化,趙明以無相元神探至泉井底部。泉井底部有許多縫隙,密密麻麻的縫隙通向深處,一縷縷的生機之火就從這些縫隙之中滲透出來。

趙明探得清楚,這個丈許深的泉井其實就是丹田道基之中的一處穴竅,也相當於一小段經脈,而泉井底部那些密密麻麻的縫隙其實是更加細小的脈絡。

這些細小的脈絡一叢一叢,就象山體之中的岩石縫隙一樣,交纏著向深遠處延伸。

趙明發現流動在細小脈絡當中的並不是生機火,而是兩股氣,一股陰氣,一股陽氣。

這種性質的陰陽之氣,他還是首次見到。

這兩股陰陽之氣都是無形有相之氣,但在品質上明顯比生機火差了一個等級。

趙明現在可以輕易判斷出來,這兩股品質相同的陰陽之氣,築基神識可以探查到。

兩股陰陽之氣在複雜細小的脈絡當中往複交纏,循環流動,漸漸交融,漸漸凝聚化液,濁氣漸消,品質越來越純,最後在滲出井底縫隙時,一觸即燃,融為一體,化做生機之火。

這些複雜細小的脈絡構成了一座陣法。趙明心中驚嘆。眼前這座煉化出生機火的脈絡陣法,不但把陰氣和陽氣煉化提純,並壓縮化液,最後還讓陰陽之氣交融化火,徹底蛻變。

生機歡樂訣,不愧是上古傳承,修仙功法。趙明暗暗記下這座上古陣法。

他雖然沒有系統學習陣法,但以在明月潭玄使用空風雷陣的見識,感到泉井底部的脈絡陣法要比明月潭眾人最初學過的隱靈訣複雜得多,也高明得多。

這些複雜無比的脈絡向深遠之處延展,就象數百條溪流,最後的源頭是一處熔岩地穴,一股陰濁之氣和一股陽濁之氣在其間激蕩翻湧……

記下了陣法和脈絡,趙明把全部精力都用在煉化之上。

夜幕降臨,泉眼之中的生機火見了底。

這兩個傢伙真能折騰啊。趙明感嘆修鍊之人就是不一樣,看這樣子一天一夜沒問題。

煉化了泉井之中的最後一滴生機火,井底縫隙之中還有新的生機火產生。

不過新產生的生機火只是一朵朵,要想象之前一樣化液並溢出泉井,不知要多久。

趙明見狀,兩眼眯起,全力一煉。

未蛻變成生機火的陰陽之氣剎那間被煉化一空。

一絲血水自井底縫隙之中滲湧出來。

李計慘叫一聲,兩眼翻白,渾身顫抖。

「師父——」吳珊嚇了一跳,停止行功。

「哦——」緩了良久,李計回過氣來,肥頭之上冷汗如水。

又緩了一緩,李計閉目感應,嘴角開始抽搐,而後突然起身,一腳把吳珊踢飛。

吳珊撞牆落地,口吐鮮血,昏死過去。

李計重新盤坐,閉目行功,感應到丹田之中數十年修鍊積累的生機之火全部消失,最難以接受的是,生機竅受損,以後能不能繼續修鍊生機歡樂訣都是個問題。

怎麼回事?功法出了偏差?李計睜眼,狠狠地盯著吳珊。這是個晦氣的女人。

他心中其實還有另一種懷疑,但不敢往那方面想,他不敢想那個身魂俱滅的陰煞宗主,不敢想恆有欲。他今天之所以雙修的時間比過去長得多,就是在避免想這件事情。

趙明只全力煉了一下就停了下來,他並沒想要李計的命。

一整天的時間,煉化完一泉井的生機之火,混元太極之炁已經由九十倍壓縮到百倍。

現在生機之火沒有了,泉眼已經乾涸,意外收穫結束,他要執行初時的計劃,煉化丹田之中液化的火系法力。趙明將噬心奪命印移到丹田中心,開始煉化。

…………

數日之後,鎮府內宅之中。

黑蟲、展飛、展向、吳珊,四人圍坐在奄奄一息的李計身旁,相視無語。

李計形容枯槁,法力幾近全失,原本肥胖的身體變成了皮包骨頭,氣息微弱。

「計師兄,這些天能用的辦法都用過了,防禦陣,丹藥,靈石,遠遁,都無法阻止法力消失,盤龍鎮這裡邪門得很,你還是回宗吧。」黑蟲開口勸道。

「老祖說我,不但能,找到千年靈草,還會有,奇遇,為何會,這樣?」李計喘息道。

「師兄,奇遇有吉有凶。我剛才又卜算了一次,這回和前面幾天不同,卦象顯示清晰,師兄只有回宗才能化凶為吉。」黑蟲又餵了李計一粒二級靈丹,「師兄,我發現一個現象,當你法力持續消失的時候,我便無法卜算你的吉凶。現在法力不再消失,所以此占必應。」

「可是老祖交待,給我的任務,還沒完成。」李計有氣無力。

「交給我們吧。」黑蟲一指展氏兄弟,「師兄,我們三人對師父忠心不二,願意留在這個兇險的地方繼續想辦法,不找到千年生脈草和雷魂草誓不罷休。師兄,你要速做決斷,否則法力繼續消失,會損及道基,損傷靈根。如果境界跌落,此生便與仙道無緣了。」

李計猶豫了一陣,最後道:「好。黑蟲,由你暫代,盤龍分堂,堂主。」 看到載著李計和吳珊的飛舟消失在視野當中,也消失於神識探查的範圍,黑蟲和展氏兄弟相視點頭,立刻迴轉鎮府,開啟防禦陣,打出屏蔽法訣,而後相視大笑。

三人體內的封印雖然還在,但總算抓住這次機會暫時脫離了李氏家族的控制。

李計在黑蟲的勸說之下連續服下丹藥,布上聚靈陣,花上半天時間恢復了一些法力。這次恢復的法力並沒有象前幾天一樣消失,這讓他徹底相信了黑蟲,回宗才能化凶為吉。

他立刻帶著黑蟲等人到任務堂,用傳訊陣聯繫了外務殿殿主李十言,又聯繫了內務殿殿主趙玄破,說因意外受傷,急需回宗治療,推薦黑蟲暫代盤龍分堂堂主。

趙玄破聽回宗的趙玄東說過虛空出尖刃的恆有欲,李十言知道李計此行是受族長李十心的指派,兩人聽到李計身受重傷,知道盤龍鎮又出了事情。

本來趙玄破想讓李計在盤龍鎮再呆上二、三天,因為內務殿派去各地進行靈根檢測的巡察使已經出發,派往北都城的巡察由趙、白、李三家各出了一名築基修士,將在三天後到達盤龍鎮,介時可以接李計回宗。

但李計這幾天如在噩夢之中,巡察使三天之後才能到達,到時候檢測靈根,招收新弟子,往來應酬,又要耽擱幾天,他覺得這樣耽誤下去就會死在盤龍鎮了。

心急之下,李計只好告訴兩位殿主他遇到了何等詭異的事情。

兩位殿主聽聞,都大吃一驚,商議之下又不再想派自家的人到這個偏遠而又兇險的地方,於是就同意了李計即刻回宗的請求,並讓黑蟲和展氏兄弟暫留盤龍鎮。

「黑師兄,多虧你抓住機會,讓我們可以暫時脫離苦海。」展飛抱拳相謝。

「黑師兄,咱們下一步該如何行事?吉凶如何?」展向問道。

黑蟲微微一笑,想起了他為兩兄弟所佔的離上坤下之卦,「兩位師弟,那日你二人被李計收繳四十九件陣基法器,奪走兩面陣旗,當時我卜得一卦。」

「啊?吉凶如何?」兩兄弟同聲相問。

「離上坤下,火燃於地上。」見二人不解,黑蟲道:「今日沒有外人,我便說一下。兩位師弟實與我同命中有緣。你們二人分別是火、土靈根吧?」

展飛道:「我是中品火靈根。」

展向道:「我是中品土靈根。」

黑蟲道:「我是中品坤土靈根。」

「坤土靈根?」展氏兄弟面露疑惑,展向問道:「修鍊這麼多年,我們只知道土靈根和異五行土靈根這種說法,從沒聽過坤土,坤是什麼土?」

黑蟲道:「你們不知也正常。異五行是宗門傳承的正統叫法,所有變異的五行都叫做異五行,就象水五行的變異有冰,火五行的變異有雷,金五行的變異有庚金一樣,但這只是眾所周知的異五行,還有許多種異五行並不為世人所知。」

「你的坤土靈根是異五行?」展氏兄弟眼中流露出羨慕的神色。

「按你們的說法,算是吧。其實對我來說,就是土中的坤土而已。我所知的土,有戊、己土,有辰、戌、丑、未土,有坤、艮土。坤土,只是這八種土中的一種。」

「你們不知道這八種土,這很正常。在百鍊宗之中,我看除了封印了我們的師負李十心,呵,我說的是負心的負,其他人應該都不知道這八種土五行的存在。我自幼得逢奇遇,修得一門上古秘法,占卜就是這門秘法中的一秘。這門秘法就提到了這八種土五行。」

「我之所以能修鍊這門秘法,就是因為我的靈根是坤土。這一點師負不知,也不信,妄想奪我秘法,可惜五行氣機不合,奪其表,奪不到其里,終究奪不去。「

「坤為大地,育藏萬物。生靈生於地,死於地,生死不離地,生與死,乃是世間最大之吉凶,故吉凶歸藏於地。我之坤土靈根,如大地之歸藏,故卜算百佔百驗。不過,我現在知道,地上有天,遇到他們,便無法卜算……」

「展飛,你的靈根是火,展向,你的靈根是土。火土相生,兄弟二人相生相助。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如今,你們二人遇到我,我是坤土。我們三人正應離上坤下之卦,火燃地上相生相助之象。 總裁老公,好難追 只是,我們三人的地上火還是太小了,不足以溫暖自身,光照天下。」

「我們的火,只有和日月之火連在一起,及地連天,才能合於離上坤下光明之象。」

「所以,我們今天快速處理一下分堂事務,把靈根檢測和外門選拔的事和各位分堂主們商議一下,然後趕在巡察使到來之前去拜訪趙明。嗯,明天就去拜訪趙明。」

…………

趙明沒想到李計竟然回宗了,沒想到黑蟲竟然成了盤龍分堂的堂主。他對黑蟲的做法讚嘆不已。他原本只想讓李計半死不活的,沒有精力再算計大家。現在這個結局非常好。

在煉化完一泉井的生機火后,他體內的元力已經由九十倍壓縮到百倍。

而後數日,他隱在玄空界中,追得李計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直到把他的液化法力煉化乾淨,這時體內的元力再由百倍壓縮到三百倍,進入鍊氣圓滿階段的第三階。

當然,這個鍊氣圓滿階段的三階,只是對他而言,也可以說是對明月潭眾人而言。

如果是其他的鍊氣修士,鍊氣圓滿階段所能達到的極限,就是鍊氣大圓滿時的百倍壓縮,而他現在鍊氣圓滿三階的法力凝聚,已經相當於其他鍊氣大圓滿修士的三倍。

凝聚程度是三倍,但經脈空間是百餘倍,經脈數量是十幾二十倍,所以和別的鍊氣大圓滿修士相比,其間的巨大差距已經相當於一個大境界的差距,甚至比那還要大一些。

顯而易見,李計築基二層的液化法力被他煉化之後,也只讓他的元力壓縮到三百倍,現在如果不論法力的凝聚程度,只論法力的總體數量,他已經超過了築基二層的李計,也超過了其他具有中品靈根資質的築基二層修士。 趙明按照目前的元力現狀大體估算了一下,預計修鍊到鍊氣大圓滿時,元力九百倍壓縮,單論法力修為,足以抵得上三、四個中品靈根的築基二層,因為他的元力是先天罡氣和法力的融合,品質要比單一的法力強上許多。

這是拿築基二層的李計做參照得出的結果。

按照這個結果進行推測,他的鍊氣大圓滿,在沒到築基,沒元力化液時,論及元力的雄厚,就可以相當於尋常的三、四十個築基一層,抵得上十數個上品靈根的築基一層。

這還是沒築基的時候,如果築基成功,三、四十個尋的常築基修士就要換成三、四十個上品靈根,十數個上品靈根就要換成十數個極品靈根。

有了這個推測,趙明對混元太極功的前景更加篤定。雖然混元太極功現在還沒有築基功法,但他相信,只要他能感悟道境,成功凝聚道基,就能開創出築基階段的功法。

這幾天,他一邊煉化李計的液化法力,一邊琢磨生機歡樂訣中凝聚出生機火的上古陣紋脈絡,越琢磨越覺得這種陣紋脈絡對他大有用處。

如果他的陣紋知識或者陣道修為足夠高,如果混元歸一大周天可以把這些陣紋脈絡中的提純和壓縮效果融合進去,他也許可以在築基之前就把元力壓縮千倍,凝聚化液。

其他的鍊氣修士在鍊氣大圓滿時,法力只能達到百倍壓縮,築基之時,在此基礎之上藉助雷劫威壓,對身體、經脈、丹田、識海進行近乎毀滅的洗鍊,在這個過程中一舉吸納雷霆餘波散發出的純凈元氣,法力十倍壓縮,脫胎換骨,實現由百倍到千倍的凝聚。

趙明暗道,這種由鍊氣大圓滿到築基的十倍法力凝聚,如果是在他已經達到千倍化液的前提下進行,那麼他元力的十倍凝聚,將是由千倍到萬倍的壓縮。

這樣一來,同樣的築基,他元力的壓縮精鍊將是其他修士的十倍。

如果能做到這一點,他不但在經脈的寬度,數量和長度上佔據了遠超別人的優勢,就連元力的凝聚程度也將永遠佔據優勢,而這幾項優勢加在一起所產生的效果將無與倫比。

到那個時候,十幾個極品靈根算什麼。

當然,要做到這一點,就要在沒有築基雷劫毀滅壓力的情況下,實現元力化液。

這很難,過去沒有任何修士做到過。

趙明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

這要把生機火的脈絡陣法,融入到混元歸一大周天之中,試過了才知道。

可仔細想過之後,趙明覺得如果象其它功法一樣,只融入恐怕不行。因為生機火的脈絡其實是雙修功法的脈絡,這些脈絡只存在於腹股之間,只對雙修產生的陰濁和陽濁之氣進行提純、壓縮與融和,無法對丹田和經脈中的元力進行壓縮。

所以,一定要在原有的基礎上改造才能用。

怎麼改造呢? 秦先生,別來無恙 或者把生機火的脈絡改造成適合混元歸一大周天,能對大周天經脈的各支脈分別進行壓縮,或者把混元歸一大周天的全部脈絡進行整體改造,改造成象生機火的脈絡一樣,整體形成提純凈化和壓縮化液的功效。

這太複雜了,這個想法,也許沒人能實現。

趙明現在知道,百鍊宗的李家最擅長的就是陣法。生機歡樂訣之中,生成生機火的脈絡陣法具有提純和壓縮的作用,這一點李計肯定知道,李家的金丹老祖李十心更會知道。如果能改造的話,他們早就改造了。可連最擅長陣法的李家都做不到,別人就更做不到了。

趙明想到這裡,暫時結束了這種過度超前,過度美好的想法。

他並不認為有這種想法是自不量力。

他只是覺得這件事得慢慢來,可以先把想法存在心中,而後慢慢碰機緣。

他自認為這個想法極好,現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後做不到。

別的鍊氣大圓滿修士,法力只能壓縮一百倍,他現在還沒到大圓滿呢,就已經壓縮到了三百倍,過去做不到的,現在做到了,別人做不到的,他做到了。

他敢想,也敢做。

他有元神,還有玄空界,可以探查感悟到金丹修士也探查感悟不到的一些東西。

他元神當中,還有一些殘存的,零亂的,但極為玄妙的陣法記憶。

所以,這件事,還是很有希望的。

…………

眼看著載有李計的飛舟離去,趙明也迴轉莊園。

為了收拾李計,他已經數日未歸,現在目的雖然達成,並且李計的離開和黑蟲擔任盤龍分堂堂主更是意外之喜,但心情並沒有輕鬆多少。

李計走了,可新的麻煩又要來了。在任務堂傳訊陣,他聽到了李計和宗門的通話。

三天後,宗門巡察使會來盤龍鎮檢測靈根,招收新的鍊氣弟子。這次的巡察有趙、白、李三家的築基修士。趙、李兩家各來了一位築基三層,白家來的是築基二層的白丁巳。

靈根檢測,是個麻煩。趙明不想讓這種麻煩再發生一次。

雖然他借恆有欲之口說他和月兒的靈根都是極品,但寒香以法力和神識檢測的結果,月兒和小胖都是下下品,王勁和楊玉是下品,而他呢,寒香神識探查到的是位於丹田中心的玄空界,玄空界外緣的混融界無限深遠,所以寒香最終也沒有得出確切的結論。

算了,到時候小心應對吧。趙明打算靈根檢測的事就不參與了,省得再出事端。

回到莊園之中,趙明把這幾日的情況和大家說了說。眾人商議一陣,決定先閉關修鍊一段時間,避開宗門巡察使,等這些人走了再出來做生意。

眾人分配好時間,開始了各自的修鍊。

石冬梅開始修鍊下品木元功的法術。她的藤蘿系甲元力是由鷹形拳功激發出來,本身就是木系元力,所以就以鷹形拳功為體,木系法術為用,兩者結合,反覆修鍊。

在修鍊的間隙,石冬梅時常祭出離火鼎,研究其中先天離火的用法。

離火鼎是她最為重視的法器,當初剛煉化的時候差點把意念力吸光。她現在修為進階九層圓滿,已經把最初的六層禁制煉化到了第九層,對先天離火的操控更加如意。

這段時間由先天離火煉化出來的丹藥粒粒都是極品,以致於她不得不用原先的丹爐煉製一批中上品的丹藥放在店裡售賣,而極品丹只分供大家服用。

楊玉在苦修鷹蛇雙形拳功。她有震雷巳火混合異靈根,當然這是趙明說的。因為趙明說震雷雖然屬於異火,但震為東方,五行也屬木,所以她也修鍊了下品木元功,結果不但修鍊出了木系元力,並且還借著吞噬陰鷙修士的機會,成功修鍊到了九層圓滿。

經過這些天的修鍊,楊玉漸漸把木系元力和震雷巳火元力融為一體,鷹蛇雙形使將出來,一式拳功之中,同時包含木火雷三種元力,並且可以源源不斷地暴發,極為厲害。

王勁和王再興則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原本不願意修習的下品土元功法術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