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炎天聽到東方寒雨的話,不好意思的饒了饒頭,歉意的對東方寒雨說道:“對不起啊,主要是剛開學,班裏的同學,我記住的還不多。”

“大哥啊,這麼美的東方同學,你竟然沒有注意到,巨人要瘋了,天理何在啊。”巨人憨笑的說道,巨人竟然在塑膠操場上開始抱頭打滾起來。

正要開口說話的東方寒雨,看到巨人這個模樣,冰冷的容顏浮現出了一絲笑容,立刻捂住自己的香脣開始笑了起來。

炎天直接重重的踢了一腳巨人的屁股,憤憤的說道:“大傢伙,你在滾看我不踢死你,有這麼無奈嗎?”

而司徒刃微笑的對巨人說道:“巨人,你剛剛竟然把東方寒雨給逗樂了,真是強啊。”

聽東方冰雲被自己逗樂了,巨人立刻聽下了動作,然後躺在操場上看向了東方寒雨,巨人的身體躺在操場上佔的面積真是太大, 頂五,六個人了。

東方寒雨看到巨人看向自己,立刻恢復了冰冷之色,笑容頓時消散不見。

此時的林雪兒看着正在玩笑的炎天四人,心中莫名的嫉妒,看向東方寒雨的眼神滿是敵視之意,又看了看此時的炎天,心中憤憤的說道:“炎天這個混蛋,我在也不想見到你了,你個混蛋。”

炎天又看向了東方寒雨,微笑的說道:“東方同學,我覺得你很有學問的樣子,以後多輔導輔導我吧,我學習太差了,讓這倆人叫,他們還是不會,哎。”

“呵呵,好啊,以後有什麼問題,就問我吧,雖然我沒有林雪兒成績高,但也不差了。”東方寒雨冰冷的神情又一次浮現出了笑容,微笑的對炎天說道。

炎天正要說話,一個聲音傳到四人的耳中,“你們聊的很開心,要不要加我一個呢?”

北冥輝站到炎天面前嘻笑的說道。

“還有東方寒雨,我們又見面了,真是好久不見了,還是一樣的美麗性感,不過我不喜歡你冰冷的性格。”

北冥輝無奈的說道。

“北冥輝,我讓你喜歡了嗎?真是不要臉,你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整個一臉的奸笑,不知道又要害誰。”

東方寒雨冰冷的說道,語氣沒有一絲溫度。

炎天三人,看到突然插進來的北冥輝,心裏很是不爽,也是淡淡的疑惑,可是東方寒雨說出是北冥輝的時候。

巨人和司徒刃二人立刻浮現出震撼,和防備的神色。

而炎天的臉上卻浮現出燦爛的笑容,看着北冥輝淡淡的說道:“原來你是北冥輝,你來這裏是給你哪倆個沒用手下,報仇的嗎?那我隨時奉陪,我還以爲你不來了。”

聽到炎天的話,北冥輝卻搖了搖頭,一臉讓人看的厭惡的笑容,禮貌的向炎天說道:“不,不,我不是來報仇的,我也瞭解了,這些事是他們做的不對,不怪你們,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和是哪個家族的精英子弟,來華大是幹什麼的,難道也是發展勢力的。”

炎天看着北冥輝一臉的笑容,心裏的感覺特別的厭惡,一種莫名的厭惡。

正在說話,東方寒雨卻開口了,冰冷的對北冥輝說道:“北冥輝,人家是來幹嘛的,用你管嗎?我看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東方同學,沒事,我就回答回答他的話。”炎天看着東方寒雨微笑的說道。

然後又看向北冥輝淡淡的說道:“我叫炎天,我不是什麼家族子弟,我就是個平面老百姓,沒錢,沒權,要什麼沒什麼,我來華夏大學是來學習的,不是發展你所的什麼勢力的,好了,我回答完了,是戰還是不戰,你要戰我便戰。”


頓時炎天從身體中散發驚人的氣勢,直接施壓給了站在面前的北冥輝。 感受到炎天氣勢的威壓,北冥輝也不甘示弱,不亞於炎天的氣勢立刻爆發出來,立刻與炎天的氣勢對抗起來。

感受到北冥輝的氣勢威壓,巨人和司徒刃立刻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特別是司徒刃眼神中滿是激昂之色。

站在不遠處的西門雷看到炎天三人圍住了北冥輝,立刻着急的說道:“弟兄們,快跟我來,去幫大哥。”

西門雷說完便快速的向着對峙的地點衝去,站在西門雷身後的人羣,也是特別快速的緊跟着西門雷衝去,這五十多人,應該是北冥輝的親信,感覺實力很強,眼神有一股殺戮的氣息。

只是幾個瞬間,人羣便來到北冥輝身邊,立刻擴散開來將炎天四人團團圍住,每個人的氣勢都快速的散發開來。

看這個情形對於炎天四人很是不利,此時正在悄悄注視着炎天動向的林雪兒,看到了這個情況,立刻向着一班玩耍的同學大聲喊道:“同學們,我們班的同學好像被人圍住了,有沒有要幫忙的,快跟我來。”

同學們聽到了林雪兒的呼喊,順着林雪兒所指的方向,看到炎天四人被一羣人圍住了,好像是要打架。

此時的楊學習正好跑完了步,聽到了林雪兒的呼喊,看到炎天被人圍住了,想都沒想就向着炎天衝去,但是楊學習實在是太累,一條腿拐着,手扶着腰艱難的跑着。

一些女生看到了炎天被圍住,也竟然來到了林雪兒身邊,想要去幫炎天,一些男生也想要去,但是豬頭李勇立刻大聲的說道:“別去幫那個傢伙,讓人打了纔好呢?那好像是老生,我們惹不起,還有難到忘記了炎天怎麼打你們的嗎?”

聽到李勇的話,衆人立刻說道:“對,不去幫,他讓打了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頓時沒有一個人在要去了。

林雪兒看到自己的身邊只有一些女生,竟然一個男生都沒有來,臉上立刻浮現出滿滿的怒火,立刻朝着男生的人羣喊道:“你們還有團結的心嗎?自己班級的人將要被大,你們卻還記得自己心中的仇恨,不滿,我真是看透你們了。”

“對啊,你們這些膽小鬼,連我們女生都不如。”候琳琳也是憤憤的說道。


其他女生在也開始數落起來,站在不遠處的男生,什麼膽小鬼啊,懦夫啊,小氣鬼啊。全都罵了出來。

“好了,他們膽小不全,我們去,走跟我來。”林雪兒大聲的對衆女生說道。

但是女生也只是來了一部分,大約才十幾個人,全部無所畏懼的由着林雪兒帶領下向着炎天衝去。

此時的林雪兒已經明白了當班長的任務,就是保護同學,不管他是誰,是仇人,是好朋友。

此時的北冥輝看着被自己的人圍住的炎天,奸笑的說道:“其實我是不想太早的與你戰鬥,我都沒有了解你的身份,你剛剛說的話,我真的不能相信。”

“我已經說了,我不想說第2遍,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炎天微笑的說道,微笑中透露出激昂的神色。

“好啊,既然你要與我一戰,那就羣毆吧,看看你多能打。”北冥輝奸笑的說道。

“兄弟們給我上。”北冥輝大聲的喊道。

正在這時,一個憤怒的聲音傳了過來,另一個聲音也同時響起,“住手。”

林雪兒和東方寒雨幾乎同時說道。

剛剛跑來的林雪兒深深的看了一眼東方寒雨,東方寒雨也是一樣。

正在準備戰鬥的雙方,被林雪兒和東方寒雨這一嗓,給震住了。

炎天看到林雪兒竟然來了,立刻焦急的說道:“雪兒,你一個女孩子,來這裏幹嘛?快離開。”

“我是班裏的班長,我得替老師好好管理班級,我爲什麼不能來?還有炎天同學,你不要叫我雪兒,請叫我林班長,或者林雪兒。”

林雪兒帶着些許醋意的話語淡淡的對炎天說道。

此時的北冥輝,看着剛剛到來的林雪兒,林雪兒穿着一身粉色休閒裝,處處展現出可愛的一面,特別是那容顏,不經過任何的化妝,卻還是那樣的白,猶如冬天裏的白雪一樣,完美無缺,沒有任何瑕疵。


在這一刻,北冥輝已經忘記身邊的人,臉上的奸笑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愛慕之情,北冥輝動心了,或者誰看到林雪兒又會不動心。

林雪兒察覺到了北冥輝的眼神,立刻又看向了北冥輝,憤憤的說道:“就是你要打我們班的同學嗎?聽說你是老生,你一個老生,欺負幾個剛來的新生,你還有沒有臉了。”

“對,對,你們這麼多人,欺負幾個人,不要臉。”其他的站在林雪兒身後的女同學們也是附和的說道。

炎天聽到林雪兒的話,無奈了,自己會被欺負,那真是得出現奇蹟了,立刻對着林雪兒和其後面的女生淡淡的說道:“我們男人的事,不需要你們女人來管,敢快走。”

炎天英俊的臉龐滿是憤怒的神情,雖然炎天臉上憤怒,但是心裏卻是擔心林雪兒會出現危險。

因爲炎天看到圍住自己的人羣聽到林雪兒和女生們的話,臉上都浮現出了憤怒的神情。

其中幾個已經向林雪兒衝來,炎天說完話後,便快速的站到了林雪兒的身前,一拳揍向了衝來的男生。

帶着狂暴的力量,揍在了男生的身上,男生立刻帶着不可思議的神情暴飛了出去。

林雪兒也是被突然衝來的男生,給嚇了一跳,其他女生更是嚇的跑走了,怎麼說也是一個女生。

其他男生見自己的人,被打了,立刻全部向着炎天幾人衝來,巨人和司徒刃也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就連東方寒雨也是滿臉的戰意,沒有一絲懼怕之色。

此時的楊學習已經跑到了人羣的外圍,正準備偷襲其中一個男生的時候。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高亢的聲音響了起來,“住手。”

原來是站在人羣中的北冥輝。

衆手下聽到後,衆人聽到後,前衝的身子立刻停了下來。

楊學習聽到有人說住手,然後人羣也不在動了,就放心的慢慢的倒了下去,倒下去的瞬間滿是疲憊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

巨人立刻怒罵道:“要打就打,住手,住手喊上沒完沒了,都把老子的耐心給磨完了。”

此時炎天的手竟然不自覺的抓住了林雪兒的手,把林雪兒藏到了背後,久違的感覺立刻傳到整個身心,炎天緊緊的抓着林雪兒的手。

林雪兒在被炎天抓住的那一剎那,呆住了,回憶的片段,一段一段的浮現在了腦海中,可是又看到站在旁邊的東方寒雨的時候,又想到炎天對自己說的話,立刻快速的掙扎開了炎天的手。

正在這時北冥輝說話,看着剛剛掙扎開炎天手的林雪兒,微笑的說道:“林雪兒同學,是我的錯,你說的對,我們是老生不應該欺負新同學,應該愛護新同學,還請林雪兒班長,不要生氣。”

說完便走出人羣,向着操場的另一遍走去,西門雷見到大哥走了,滿臉的莫名其妙,立刻對着人羣說道:“走吧。”

臨走的時候,又轉過身看着炎天憤怒的衆人說道:“你們等着吧,我大哥一定會把你們解決掉的。”

說完便氣沖沖的走了,其他的人也是滿臉帶着莫名其妙的神情跟着走了。 炎天看着漸漸走遠的人羣,心裏感覺北冥輝不那麼好對付,也看到了北冥輝看向林雪兒的眼神,心中無奈的想道:看來我又多了一個敵人啊,這就是所謂的情敵吧。

此時的林雪兒看着已經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人羣,提上去的心也放了下來,其實林雪兒心裏明白根本不懼怕誰,這麼點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也不想來幫炎天的忙,可是不知道是什麼讓她沒有任何猶豫就來幫忙,就連她自己也想不明白。

司徒刃拉着巨人悄悄的走了,走到不遠處注視着一男倆女,倆個人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

炎天四處看了看發現現在只剩下了自己和林雪兒還有東方寒雨,巨人和司徒刃已經不見了蹤影。

三人正好站了一個3角,炎天發現此時的林雪兒和東方寒雨正在對視着,倆個人眼神中都浮現出讓炎天看不懂的意味。

這時東方寒雨說話了,對着林雪兒淡淡的說道:“林大班長,謝謝你啊,幫了炎天的忙,要不然,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後果,北冥輝很是不好對付。”

東方寒雨冰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但是炎天看着東方寒雨的笑容,總覺哪裏有什麼不對。

站在東方寒雨的對面的林雪兒,聽到東方寒雨的話,心中立刻升起一股怒氣,看着東方寒雨同樣微笑的說道:“東方同學,幫助同學是應該的,這是作爲班長應該做的,還有幫炎天忙,更是我應該做的,也是我必須做的,就不用你來謝謝了。”

當炎天聽到林雪兒的話,心中立刻恍然了,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了看林雪兒,又看了看東方寒雨,不經意之間發現了操場上趟着一個人,仔細一看發現是楊學習。

立刻快速的向着楊學習走去,不管林雪兒和東方寒雨倆人的戰爭了。

炎天快速走到了楊學習的身前,快速的蹲下身看着已經昏迷過去的楊學習,此時的楊學習靜靜的躺在地上,臉上竟然還浮現着淡淡笑意,一種莫名的笑意。

炎天快速的從戒指中拿出一顆藥丸,然後給楊學習吃了進去,只是不到一會兒楊學習便有了動靜。

乾枯的手指在滿是草叢的操場動了起來,眼睛也緩慢的睜開了,深黑色的眼眸靜靜的看着上方的炎天。

想要直起身來,炎天感覺到了楊學習的動作,但是並沒有去扶,只是站起身來看着林雪兒和東方寒雨向着自己走來。

林雪兒和東方寒雨走在操場上,一個可愛傾城,一個性感冷豔,同時向着炎天走來,但是倆人距離卻離的很遠,互相敵視的氣氛不自覺的操場上蔓延,其實就連他們二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裏在想着什麼,只是倆個人的臉上的浮現出燦爛的笑容,都注視着炎天。

炎天卻只看着林雪兒,好像已經忘記了痛苦的回憶,腦海全部都是那些快樂的事情,林雪兒刁蠻的身影,漸漸的拳頭握了起來,心中堅決的想道:林雪兒,不管你的心裏現在住着誰,你這片落葉,絕對逃不出大地的懷抱的。

林雪兒快速走到楊學習身邊,對已經站起來的楊學習詢問道:“楊學習,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跑步跑的有些累。”楊學習笑着說道。


此時的東方寒雨也走了過來,看了看炎天突然說道:“炎天,一會兒下課要吃飯嗎?我沒一起去吃吧。”

此時的巨人和司徒刃也已經走了過來,正好聽到了東方寒雨的話,倆人互相看了看全都浮現出了會心的笑容。

林雪兒聽到東方寒雨的話,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着炎天,等待着炎天回答,倆只精緻的小手不自覺的緊緊抓住了衣服。

炎天聽到東方寒雨竟然要和自己一起吃飯,看着東方寒雨期待着神情,看着林雪兒滿臉微笑的神情,看着巨人和司徒刃嘻嘻的笑容,巨人還偷偷的給炎天豎起了大拇指。而楊學習站在炎天身前臉上滿是疑惑看着衆人。

炎天立刻微笑的對東方寒雨說道:“中午要和兄弟們一起吃飯,你和我們一起也可以的,還有雪兒也一起吃吧,還有楊學習。”

炎天話語一落,下課的鈴聲立刻響起,炎天立刻走到林雪兒身前對林雪兒說道:“雪兒,我們一起去吃吧,我不管你有沒有事,或者和誰一起吃飯。”

說完便拉起了林雪兒的手,向着校門口走去。

林雪兒聽到炎天回答對東方寒雨的,心裏很是滿意,抓住衣服的手也鬆開了,被突然拉炎天拉住自己手,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甜蜜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