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漫長等待后,拍賣終於結束。

一樓平台上的葛掌柜,笑眯眯地沖各修士抱了抱拳,大聲道:「想必各位此次來靈犀閣,除了珍寶,怕是也想想看看那仙獸的。」

「對啊,知道就別賣關子了,快點弄出來給我們瞧瞧,到底是什麼仙獸,這麼寶貝。」

有人大喊。

葛掌柜哈哈一笑,朗聲道:「知道各位等急了,別急,馬上就來。」

說著,他打了個響指,頭頂的那盞宮燈倏然熄了。

平台邊緣,忽然閃爍起了點點的熒光。

眾人都驚奇地發現,方才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平台,變得透明,也變得越來越高,足足與二樓迴廊平齊。

方才漆黑的平台上的顏色慢慢退去,變得透明。

像是一巨大的圓形魚缸。

裡面水波蕩漾,藤草葳蕤,流光四溢的貝類躺在白色的細沙之上,各種顏色的錦鯉在水中游弋穿梭。

顯然這是模擬了一個水底世界。

。 孩子在安靜的看書,被院長帶過來的老人,被燒掉的衣櫃,強迫的進入霍格沃茲……

進入斯萊特林后,老人忌憚的表情……

(他在我剛入學的時候就想幹掉我了)

「一定是有什麼誤解……」羅恩不太相信,但是說話聲音越來越低。

「看來改變旁人對斯萊特林的歧視是刻不容緩的事情,」赫敏皺著眉,「我以前還以為校長是公平看待四個學院的。」

哈利沒說話,這個湯姆里德爾,有點像小狼哥哥……

「那,這個怎麼辦?」羅恩指了指合上的筆記本,哦,日記本。

「我知道有個地方可以放它。」哈利拿起日記本,招呼兩人向八樓而去。

「來回走三次,想一個房間……」哈利默默想著,要一個封閉性很好隱藏起來找不著的房間……

然後打開出現的門。

「哇塞!哈利你怎麼找到的?」羅恩看著刻了一堆魔法陣,層層相扣守護嚴密的房間,「這或許是霍格沃茲最安全的房間了。」這個魔法陣只在家族密藏里見過殘缺不全的,果然是救世主嗎?

羅恩眼裡冒星星,和哈利做朋友果然是對的,一定能幫助家裡……

「小狼哥哥告訴我的。」把日記本放好,「好了,我們下學期再來取。」

……

暑假,在姨媽家待了兩周,實在受不了姨媽那一次次接近又突然大叫魔鬼的樣子。

折磨自己也折磨姨媽。

於是應了小龍的邀請,去了馬爾福莊園,去之前還特意去對角巷買了套合適的衣服。

「小龍~」揮手手,然後,打架!

第一回合,德拉科攻擊,「統統石化!」

哈利守住,「盔甲護身!」

第二回合,德拉科攻擊毫不遲疑,「咧嘴呼啦啦!」「粉身碎骨!」第二道咒語時,哈利反擊到了

哈利就地一滾,躲過『咧嘴呼啦啦』,然後以攻代守,「暈暈倒地!」

第三回合……

最後,

「第五次比賽,哈利勝,哈哈哈唔……」哈利叉腰洋洋得意,然後被德拉科封舌鎖喉加快快禁錮了。

「哼哼,」德拉科一臉得意驕傲得像只小孔雀,「是我贏了。」

「啊嗚嗚嗚(你耍詐!)」哈利瞪著德拉科。

「我不管,我就是贏了,」德拉科耍無賴,「你不承認我就不放你。」

不得不說,這樣也能聽懂真是默契啊!

「呵呵唔嗚(好叭,我輸了)」哈利認輸。

德拉科先給自己加一個盔甲護身,才把哈利放下來。

「你這條陰險的小蛇。」哈利沒辦法偷襲,鬱悶。

「這是謀略。」德拉科反駁。

觀戰的盧修斯看著兩個髒兮兮的孩子滿臉嫌棄,把他們趕去洗澡了,並且親愛的德拉科小朋友獲得罰抄家訓十遍的獎勵。

「盧修斯,你覺得怎麼樣?」湯姆突然出現,「哈利他。」

「差的太遠了。」盧修斯揮了揮魔杖把剛剛兩個孩子弄壞的草坪修好,然後向屋裡走去,「他現在打不過任何一個正常成年巫師。」

「那要是加上雙生魔杖,主杖呢?」湯姆把玩著找回來的魔杖,是副杖。

「你不可能拿到副杖的,lord。」盧修斯的語氣有點危險。

「教授早就在忌憚我了。」哪怕他當時甚至不了解魔法界。

「……晚上吃什麼?」

「鵝肝。」

……

。 第七百三十五章宣布她的死訊

墨老太太這句話一出,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那就是同意顧兮兮和安如初兩個人都留下來了。

也許,她並不是打從心眼裡同意,只不過現在已經氣暈了頭,顧不得這麼多了。

顧兮兮壓根兒就不想留在這裡,可是看墨錦城的態度,好像根本就沒有讓她離開的打算,於是她乾脆也就不走了。

大不了,就當是現場觀摩一場豪門內部的大戲好了。

墨老太太緩了一口氣之後,目光凌厲的看向了跪在正中央的墨儒文:

「儒文,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剛才我說的,你到底同不同意!」

墨儒文額頭上傷口的血已經開始凝固了。

他抬起頭來,看向墨老太太,臉色冷漠,表情輕蔑。

墨老太太一看到他這個表情,頓時大怒:「你這是什麼眼神?不服氣?怨恨?我告訴你,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全墨家的顏面。我是以大局為重!」

墨儒文笑了,緩緩的道,「是么?」

啪!

一聲悶響,墨老太太直接一巴掌拍在手邊的桌面上。

她橫眉冷對,「墨儒文,你什麼態度!」

墨儒文淡淡的開口,「我都已經跪在您面前了,我親奶奶在世的時候,我都沒有跪過,態度還不夠好嗎?」

一提起他的親奶奶,墨老太太臉色變了變,有點難堪。

墨老太太是續弦。

當年她為了上位在帝都鬧的沸沸揚揚的。

若不是因為鬧的太厲害了,墨老爺子的原配也不會帶著兒子、媳婦還有孫子一起離家出走。

誰知道,半路出了交通事故。

一家四口人,就只有孫子墨儒文一個人活下來了。

墨老太太不想扯得太遠,連忙將話題給拽了回來:「我告訴你,這件事不管你同步同意,反正我已經決定了。明天,我們就對外宣布,墨雅緻病故了。」

病故?

一直就坐在旁邊,準備看熱鬧的顧兮兮在聽到這兩個字之後,瞬間傻眼。

她一臉錯愕的看向墨錦城,「怎麼回事?雅緻不是已經被你救回來了嗎?」

墨錦城看著她,沒說話,只是眼神之中,諱莫如深。

顧兮兮一對上他這個眼神,好像明白過來了。

難怪剛才墨老太太說什麼「為了顧全大局」,原來她就是這樣顧全大局的?

墨雅緻在外面本來就受到了那麼大的傷害,回到家裡非但沒有感受到關愛和包容,墨老太太甚至還要對外宣布她已經死了?

這種事情,換作是哪個父母親只怕都沒有辦法接受吧?

果不其然,顧兮兮這個念頭才剛剛冒出來,墨儒文直接就站了起來。

墨家的基因很好。

他一站起來,居高臨下,直接把墨老太太嚇了一跳。

她也跟著站了起來,「怎麼,你還要在我面前動手不成?」

墨儒文凄涼的笑了笑,「您可是長輩,我怎麼敢在您面前動手!」

墨老太太冷笑一聲,「知道就好。」

「但是,你說的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同意。如果您非要一意孤行,我會在您公布死訊的第二天,帶雅緻召開記者會!」

「你說什麼?墨儒文,你非要跟我對著干是不是?我現在好聲好氣的跟你商量,你別不識好歹!」墨老太太眼神狠戾。

墨儒文很堅持,「就算我不識好歹吧。墨家的顏面我管不著,我只想保護我的女兒。這件事我會想辦法壓下來,等雅緻恢復了一些,我也會帶她出國,永遠都不再回來。」

墨老太太一聽這話,差點沒笑出聲音來:「墨儒文,我真不知道該說你天真還是傻!墨雅緻要跳樓的事情鬧的那麼大,外面早就已經傳遍了。照片都被發的到處都是了……你以為還能瞞得住?」

墨儒文臉色一變。

墨老太太冷冷的道,「雅緻怎麼說也是我的重孫女,你以為我不心疼嗎?可是你當父親的不會教,她自己也不檢點,鬧出了這種醜聞來,都是她咎由自取。」

「老太太!」墨儒文聲音猛的提高。

他不允許別人這樣詆毀他的女兒。

墨雅緻平時雖然刁蠻任性了一點,但是本質不壞。

從來就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而且,她潔身自好,絕對不是那種輕浮的女孩子。

「你沖我吼什麼?」墨老太太立刻回道,「你以為這件事是我一個人做的決定嗎?」

墨儒文愣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墨老太太看了權叔一眼,「把東西給他看看。」

權叔立刻將手機送到了墨儒文的面前。

手機裡面,竟然是墨老太太跟自己妻子的對話內容。

墨儒文一目十行,越往後看越心驚。

「看清楚了嗎?你老婆他們家也是帝都的名門望族,出了這種醜事,你以為他們不著急嗎?這個提議,還是她家裡人提出來的,我不過是個執行者而已。」

墨老太太冷冷的說著,「墨儒文,你別把別人都當傻子。你老婆今天跟我說了,當年你們大婚之日,就有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跑去找了她。她為了顧全大局,隱忍不說。這一次,她們很快就調查到了雅緻之所以會出事,跟當年那個女人有關,這件事所有的責任都在你,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大小聲!我現在願意幫你擦屁股,你就偷著樂吧!」

墨儒文聽到這話,整個人就好像是被雷擊過一樣,僵直的愣在了原地。

那張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最後歸於陰暗。

原來,事情竟然是這樣!

墨老太太看到墨儒文臉色慘白,一語不發的樣子,知道他妥協了。

她嫌惡的掃了他一眼,「這件事就這麼定了。至於墨雅緻的死訊公布之後,你要不要帶她出國都是你的事情,誰也管不著。只是,萬一你老婆娘家發難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善後!哼!」

扔下了這句話之後,墨老太太就轉身離開了。

墨錦安雖然全程都在,但是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顧兮兮和墨錦城的身上。

最近這幾天,他整夜整夜的失眠。

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隨時驚醒。

他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