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滾源泉只是擺擺手,神色也是有些疲倦,便是隨口說道:「年紀大了,不服老是不行的,這才多久的時間,就覺得無比乏累,比不得你們這些年輕人了。」

王陽尷尬的笑了一下,他知道這是老人家身體不舒服,畢竟說了這麼長的時間,便是再次感謝一番就起身告辭了。

老者也並沒有多說些什麼,便是任由王陽離開了屋子。

王陽踏出房間,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心中對這位老者那是更加欽佩了。 王陽出來之後,便是和兩個女人回到了村口的車上。

「王陽,情況怎麼樣了?老先生怎麼說的?」方如葉很是關切的問道。

張清薇也是一臉期待的望著王陽,不過她並沒有開口說話,似乎在方如葉的面前,還有她說話的地步。

王陽發動汽車,一邊開車一邊將老先生說的那兩個故事簡明扼要的講述了一邊。

方如葉若有所思,卻還是不明白老先生這是什麼意思,張清薇也是被弄得一頭霧水,就這樣的兩個故事,怎麼可能說服她的父親呢?

王陽微微一笑,緊接著開口說道:「一開始,我也不明白老先生這是什麼意思,不過後來也就懂了。」

「那?」方如葉很是狐疑的反問道。

「實際上,那第一個故事就是在說張清薇和她的父親了,老一輩的人當然是下意識的希望子女過得好,就將自己的經驗和閱歷全都傳授下來,為的是希望後輩少走彎路。但是他們卻忘記了一件事情,老一輩只是將經驗和技術傳授給了晚輩,卻並沒有傳授給他們教訓,這樣的後輩,沒有教訓沒有經歷過外面的風雨,反倒是難成大器。」王陽很是感慨的說出他的領悟。

方如葉和張清薇也是連連點頭,想不到,這裡面的道理竟然如此淺顯易懂,可卻是一般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其實,今天老先生也是提醒了咱們一個道理。只有學會在失敗中反思,才能夠奮起,我們才能真正的學到本領。」王陽意味深長的說道。

方如葉緊接著也跟著說道:「對,應該就是意思了。外國一個著名的小說作家也曾經說過,對於我們來說,最大的榮幸就是每個人都失敗過,而且每當我們跌倒的時都能爬起來。」

王陽苦笑了一下,忍不住繼續感嘆道:「是啊,老先生才是哲人,如此明朗的事情我們這些人卻是經常困惑半生,終不得其解。」

隨後,王陽便是將方如葉直接送回了她的單位,一來方如葉也是請假出來的,單位還有事情要做,二來王陽也覺得他應該和方如葉保持一定的距離。

當晚,王陽和張清薇親自登門拜訪張世文。

漲價住的是庭院別墅,院內還有一個小型的游泳池,不過這游泳池卻是直接被改建成了荷花池,做了一個假山的風景造型。

整個庭院內的布置也是十分有文化氣息,隨處都可以見到蘊含著華夏古文明的氣息。

「進來吧。」張清薇掏出鑰匙,直接打開門別墅的大門。

兩人進入庭院之中,正巧這時候張世文從屋裡面走出來,手上還拿著一個垃圾袋,看樣子是要出去扔東西。

不過,張世文看到兩人之後先是一愣,隨後便是十分諷刺的看著王陽,他認為王陽一定是沒辦到,畢竟連他都不知道老師的下落。

王陽也並沒有在意,直接朝前走,略過了張世文,直接進了張家的屋門。

張世文頓時就炸了,隨手放下了垃圾袋,緊跟著就沖了過去:「誰讓你進來了,事情辦砸了你就應該遠離我女兒,我已經想好了。我們家境雖然不算是很富有,也算是殷實,你們公司的工作我女兒不做了。你走吧。」

張清薇頓時就傻了眼,她沒想到張世文竟然是這個態度。

誰知,王陽毫不客氣的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冷笑道:「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沒辦到了?」

張世文被問的一愣一愣的,不可置信的看著王陽,他是真的不相信王陽可以辦到。

「爸,你不能說話不算數啊。王陽真的找到了老先生,我們還是一起過去拜訪的老先生。」張清薇急忙開口說道。

「我不信。」張世文冷冷說道,瞪了張清薇一眼,他甚至以為這是張清薇和王陽聯合起來騙他的。

「確實見到了,而且老先生給我講了兩個故事,也要我講給你聽,讓你自己領悟這當中的意思。」王陽很是淡定的說道。

張世文聞聽此言也是有些茫然,難道說,王陽真的見到了他的老師?

這時候,張清薇的母親端著茶出來,她雖然也不待見王陽,可禮數還是要做到的。

王陽放下了腿,坐直了身體,十分嚴肅的將老先生的兩個故事講述了一邊。

末了,王陽苦笑道:「這故事裡面的意思,我是已經領悟出來了,整個人也是豁然開朗,但是老先生不讓我直接告訴你,需要你自己來領悟了。」

「至於見沒見到老先生的話,我只能說,老先生一直都帶著一串手串,是一串佛珠。」王陽隨口說道。

畢竟,他也沒辦法和老先生拍個照證明一下吧,那就是對老先生的不尊重了。

「沒想到,你真的見到了我的老師,老師他還好吧?」張世文頓時有些激動的說道。

實際上,張世文再聽到這兩個故事的事情,就已經知道王陽肯定見到了他的老師,因為很多年前,老師就給他講過這兩個故事了。

「哼。」張世文突然直接去了二樓的書房,他已經明白自己老師的意思了,所以現在他需要好好考量一下,關於張清薇工作的事情。

張清薇的母親態度也有很大的轉變,還特地給王陽弄了一些果盤和堅果,就連那茶水也是換了一杯,換成了家中最高檔次的。

王陽也並沒有在意,只是半靠在沙發上面閉目養神,今天他有些乏累了。

「女兒,你過來一下。」張清薇的母親在廚房喊道。

張清薇和王陽打了一個招呼便直接過去了,沒想到這一進門母親就神秘兮兮的問道:「你們是怎麼見到老先生的,要知道老先生一向都是不見陌生人的,雖然我們已經失聯多年,可老先生的脾氣秉性也不會發生什麼改變的。」

張清薇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我也不清楚,王陽只是跟門口的人說了一句話,隨後老先生就讓他進去了,而我則是被攔在了外面。」

張母若有所思,目光忍不住落在了客廳王陽的身上,她這一刻才有些回過神,恐怕這個年輕人絕對不是一個小小的保安隊長那麼簡單。

王陽和張清薇在客廳之中閑聊,兩人聊的大部分都是工作上的內容,張母一直都在一旁坐著,聽著兩人的談話,也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了解到了,張清薇的工作性質特殊性。

半個小時后,張世文從二樓走下來,面色凝重。

張清薇這心裡頓時咯噔一下,下意識的看了王陽一眼,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說:「完了,我爸肯定還是不同意。」

王陽卻並不這麼想,因為這張世文看他的眼神已經充滿敵意的了,好歹張世文也是一個教授,在老先生的指點之下,如果他還沒想到什麼東西的話,那王陽就只能強行執行賭約了。

「你真的想明白了嗎?要知道,公關這個行業並不好走,稍不留神就會被那些男人給吃的骨頭都不剩。」張世文走到兩人面前,轉過頭對著張清薇問道。

張清薇當場就愣住了,因為張世文以前從來都沒有跟她這麼說過話,兩人只要提到公關這個詞,那就是天崩地裂的節奏,而現在張世文的臉色雖然有些難看,不過這語氣還是十分緩和的。

「張清薇,這條路要走也是你自己選的。我事先跟你說好,如果有一天,你因為工作的緣故成為了那種人,到時候別怪我這個當爹的沒有攔過你,是福是禍,你自己承擔。」張世文繼續開口說道。

張清薇這才明白是什麼意思,急忙點點頭:「我知道,我知道的。」

「知道嗎?你知道一旦你因為工作的關係鬧出什麼事情來,那可是一輩子的事情,以後你要怎麼嫁人?要怎麼去生活?這些問題你都考慮過嗎?」張世文有些激動的反問道。

張清薇猶豫了一下,她很是認真的再思考這些問題,隨後又覺得沒有這個必要了,因為她是絕對不會讓自己成為那種人的。

當下,張清薇便是急忙說道:「爸,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成為你說的那種人。而且就算以後出現了什麼問題,我也絕對不會責怪任何人的,因為這是我的選擇,我選的路,即便是要我跪著走下去,我也會走完!」

張世文有些詫異的掃了一眼張清薇,一直以來張清薇都是一個乖乖女,即便是現在,要是拋開工作的問題不談,張清薇那絕對是一個十分孝順的乖乖女。

沒想到,今天會聽到張清薇說出這樣的話來,張世文這心裏面很不是滋味,他有種第一天認識自己女兒的錯覺,可一想到老師說的那兩個故事,也是有些釋然了。

「是啊,你自己選的路,又能怪得了誰呢。老師說的很對,只可惜當年我未能領悟,反而是陷在了自己的執念之中。我和你媽總歸不能陪著你一輩子,你的路還是應該走下去。哪怕會摔倒,哪怕會受傷,也好過連爬起來的勇氣都沒有了。」張世文很是感嘆的說道。

王陽這時候輕笑了一下,看來這個老頑固總算是開竅了。

「爸……』張清薇也是十分震驚。

張世文擺擺手,搖著頭說道:「你不用解釋什麼了,我都明白。以前我和你媽只是想要將自己這一輩子的經驗告訴你,讓你少走彎路,現在想一想倒是將你變成了溫室中的花朵,如果一直這麼下去的話,以後我們都不在了,你連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了。罷了罷了,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

「既然你決定了要做公關這個行業,那我和你媽也不會阻攔了,只是希望能記住,好好的去工作,千萬不要做出投機取巧的事情來。」張世文繼續叮囑道。

張母也是苦口婆心的勸說了一番:「女兒啊,咱們家又不缺錢,要是哪一天你公司有什麼事情,你不想做了,隨時辭職。到時候我和你爸就是砸鍋賣鐵,哪怕是讓你自己開公司,我們都願意。」

「爸媽,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張清薇頓時就剋制不住她的情緒了。

要知道,自從開始參加工作,張清薇一直都是十分順利的,也從來都沒有被人怎麼樣過,她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孩子,很懂得如何把握分寸如何保護好自己,用韓夢溪的話來說那就是公關這個行業之中的一個典範了。

然而,一直以來,張清薇最為頭疼和窩火的就是家裡人。

張世文給她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曾經一度讓張清薇差一點崩潰,如今家裡人突然改變了態度,這對於張清薇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喜訊,沒有什麼事情能比得過得到家裡人的理解和支持了。

「傻孩子,有什麼好謝的,以前,是我太老古板了。」張世文也是有些動情說道,他畢竟是張清薇的父親,這麼多年下來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他在老師的開導下終於明白了那些道理,一想到這些年自己帶給張清薇壓力和打擊,這心裡就更加難受了。

張清薇在外面頂著很多人的白眼,回到家中還要被自己的爸爸和媽媽訓斥,這樣的日子換位思考一下,張世文更是明白了他的錯。

「太好了,你們父女很多年都沒有這麼說過話了,我……我先去買點新鮮的蔬菜,今晚咱們就在家中慶祝一下,一家人很久都沒有好好的吃過飯了。」張母也是十分激動,急急忙忙的便是收拾東西出門去了。

「路是你自己選擇的,以後怎麼樣,那可都是你的造化了。」張世文面色一轉,突然很是嚴肅的說道。

張清薇微微一愣,隨後十分驚訝的反問道:「爸,你這算是徹底同意了嗎?」

王陽頓時就無語了,合著張世文說了這麼半天,張清薇都沒明白是什麼意思嗎?張世文不是早就同意了嗎?

「恩,同意了。」張世文面色凝重的說道,他知道自己這麼一鬆口,那就等於是徹底放開了對女兒的監護權,以後張清薇就算是一個徹徹底底獨立的人了。

「哈哈哈,太好了,終於答應我了!」張清薇回過神頓時高興的跳起來,隨即抱著王陽狠狠的親了一口。

王陽的腦袋轟的一下,差點被直接爆炸,他用一種看腦殘的眼神看著張清薇。

這小妞剛才太高興了,年輕人表達開心的辦法有很多種,而張清薇這種表現也實在是很正常的,畢竟王陽之前幫了她才將這件事情給解決掉的。

可張清薇得意忘形,一時之間忘記了這是什麼場合,竟然十分高興的抱著王陽,在他的臉上親了以後。

張清薇放開王陽,便是更加開心的問道:「王陽,真的謝謝你啊,要不是你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這個時候,王陽依舊用一種看腦殘的眼神看著張清薇。

張清薇頓時後背一涼,才想起來她剛才都做了些什麼。

要知道,張清薇一直都是乖乖女,別說是親男人的臉了,就是連男人的手她都沒有拉過呢。

果然,張清薇這種腦殘的舉動頓時惹怒了張世文,張世文陰沉著一張臉,似乎想要發作,但是他也明白張清薇這種舉動只是單純地高興而已。

「張清薇,我寧願你死在外面,也不願意你給人家做小三!」張世文意味深長的說道,那臉色卻是越發的陰沉了。

王陽本來就被張清薇的舉動弄得有些尷尬,聽到張世文這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張世文會這麼說的話,那顯然就是知道王陽的一些情況,起碼是知道王陽是有一個女朋友的,當然張世文並不知道這其中的原委,他和大多數人一樣,只是聽說王陽是有女朋友的。

而實際上王陽根本就沒有女朋友,方如葉的事情只是他應付身邊那些女人的幌子罷了。

再者說了,就算是他和張清薇有關係關係,那也談不上小三這麼一說啊,何況他和張清薇也是清白的很,當然如果不算昨晚酒店的那些事情的話。

一想到酒店裡面的事情,王陽就是更加尷尬了,咳嗽了一聲急忙解釋道:「我想你是誤會了,剛才她就是太開心了,只是年輕人表達心情的一種方式而已。而且我們就只是單純的同事關係,並沒有其餘的事情。」

「對對對,爸,我只是太開心了。剛才……剛才就是太開心了,我根本就沒去想我親的是人是妖是男是女。」張清薇也是慌忙開口解釋道,將她心中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王陽一愣,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去,這小妞也太不會說話了,合著他剛才的身份就和沙發上面的抱枕沒什麼兩樣。

張清薇小心翼翼的看著張世文,張世文依舊陰沉著一張臉也不說話。

張清薇一顆心緊跟著懸了起來,她十分擔心,萬一父親因為她剛才的舉動,再一次全盤否定她可怎麼辦。

「同事關係?你真的當我是傻子?」張世文突然開口說道,顯然這話是在問王陽的。

王陽頓時就慌了,他知道張世文這是在說昨晚的事情。

「是是是,只是單純的同時關係。您別多想,真的只是單純的同事關係,我姐姐也在我們公司,還和張清薇是姐妹,我總不可能混到吃窩邊草吧。」王陽有些哭笑不得的解釋道。

誰知,張世文掃了他一眼,便是冷笑道:「我雖然已經老了,但是我也是一個男人,也曾經年輕過,你心裡想的是什麼我會不知道?」

「我……真沒有想什麼。」王陽哭喪著一張臉,他突然有種越描越黑的感覺了。

張世文緊接著繼續說道:「王陽,我女兒工作是一方面,我只是同意她繼續工作,可沒同意你們兩個之間有什麼別的關係。就算有一天你們在一起,那我也是絕對不會同意的,我說過,我寧願她死在外面,也不願意她給別人做小三!」

「爸!你胡說什麼呢?」張清薇頓時急的直跺腳。

王陽無奈的扯了扯嘴角,耐著性子繼續解釋道:「我們真的就只是同事關係,好吧,我向你保證,從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我和張清薇就只有同事關係,其餘的都不會涉及到,尤其是男女關係這方面。您別忘了,我有女朋友,而且今天我們去的時候,我女朋友也在的,還是我女朋友幫忙找到的老先生。」

王陽已經被張世文的腦洞弄得無語了,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將方如葉的事情說了出來。

「哦?」張世文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張清薇,似乎是在詢問些什麼。

在張世文看來,王陽應該是避免張清薇和他的女朋友見面的,結果沒想到王陽會這麼說。

張清薇楞了一下,隨後苦笑道:「是的,他女朋友是記者,之前一直都是我們三個人在找老先生的下落。所以,我們之間真的沒有什麼。」

張世文如釋重負,呼出一口濁氣緊接著說道:「那就好。」

這場鬧劇剛剛結束,張母正好回來了,進了廚房忙活了一會,便是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飯菜。

至於剛才的事情,張世文也並沒有說出來,四個人圍坐在一起,一邊閑聊一邊吃飯。

張世文還問王陽要了地址,說是改天要是登門拜謝老師的開導,王陽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地址給了他,畢竟張世文是老先生的弟子,去拜訪一番也在情理之中。

「來來來,嘗嘗這個,這可是我媽的拿手好菜。」張清薇用公筷給王陽夾了一些菜,送到他的面前。

而實際上,這頓飯吃的王陽很是無語,張母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不停的給他夾菜,再加上一個張清薇,他這盤子里已經被塞得滿滿當當的了。

「謝謝,恩,這味道很不錯,比我在外面吃的那些菜好吃多了。」王陽隨口說道,也算是對張母的尊重。

誰知,張母卻是突然笑著說道:「外面的哪有家裡的吃著乾淨衛生,王陽啊,以後你下班沒事的話就到這裡來,阿姨再給你做幾道特色的小菜嘗嘗。」

「咳咳,他要是沒有那麼多的女人,倒也算是一個真男人。」張世文突然開口說道,沒頭沒腦的話也是將張母給聽愣了。

不過王陽和張清薇都明白,張世文應該是還在介意之前的事情,王陽頓時就傻了眼,他今天這是招誰惹誰了。 「老張,什麼那麼多女人啊?你喝多了?」張母一臉不解的看著張世文。

「哎呀,媽,我爸開玩笑的,來來來,吃菜吃菜。」張清薇打了一個哈哈,就將這個話題給岔過去了。

王陽卻是有些尷尬,正在這個時候,王陽的手機突然響了。

王陽拿起電話一看,竟然是何子山來的。

「奇怪,這個時間來電話?」王陽有些疑惑的嘟囔道。

「公司的事情吧,這裡有些吵鬧,你去廚房接。」張清薇急忙開口說道,實際上她這是在為王陽打圓場,張清薇知道公司不可能這個點還給王陽打電話,因為王陽在公司一向是不怎麼管事的狀態,她看到王陽的臉色,就猜測到有什麼事情。

「恩,我先去接個電話,不好意思。」王陽急忙說了一句,轉身就去了廚房。

張家三口人便是吃著飯,一邊閑聊,一邊等候王陽。

王陽快步走進廚房,直接就接聽了何子山的電話:「何老哥,怎麼了?」

「出事了,黑暗傭兵團的人出現了。」何子山咬著牙說道,那語氣十分的恐怖。

王陽這心咯噔一下,失聲問道:「什麼事?」

「你先過來,等你來了我再跟你說,電話裡面說話不方便,快!」何子山的語氣很是沉重,似乎是在忍受著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