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深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蒼炎運足靈力轉化爲聚星之力注入紫風劍中,伴隨着一道耀眼的紫光,滿屋的植物全部粉碎,趁此時機,蒼炎急忙衝出了房間,繼而紫風劍收回體內,直直的奔向那老者藏身之處。

來到建築的頂樓樓頂,正看到一個黑衣蒙面人負手而立,好像是已經等待他多時一般。

嗖——

藉着隱匿之身飛速的衝去,蒼炎想打他一個措手不及,等到了跟前,紫風劍適時祭出,一瞬間紫芒大放,斬向黑衣人,伴隨着東西被砍斷的聲音,黑衣人的身體一分爲二。

見狀,蒼炎心中一緊,將星隱術再次施展,消失原地的同時急速向後退去。

轟!


黑衣人站立之處伴隨着一聲巨響已經化爲廢墟,卻是靈力轟擊。

“臭小子,有兩下子!”

這一次的聲音是從空中傳來,蒼炎擡頭望去,見那黑衣人凌空而立。他並不感到奇怪,剛纔的一瞬間他已感應到,黑衣人以極快的速度躲開了他的劍招,而那已被他一分爲二的“黑衣人”卻是他施放的一個木製傀儡。

腦中想着應付之法,蒼炎並沒有接話,他知道,黑衣人想要弄明他在哪裏。 “還不速速現身,難道要老夫親自將你揪出來?”

黑衣人淡淡的開口道,話語中不無威脅之意,但在蒼炎聽來卻是全無意義,完全是在虛張聲勢,如果星隱術隨便哪隻阿貓阿狗就能識破,那他還混個屁呀!

蒼炎慢慢的向他靠近,想要再來一次偷襲,但黑衣人卻早有預料般,將木系靈力全面運起,身子也向更高處飛去。

直到此時,蒼炎才知道後悔,怎麼就沒將敏兒帶出來。

“星隱術也是極其耗費靈力的,如果短時間內無法奈何這傢伙,難道要就此離去嗎?”

心中想着,蒼炎很不甘心,已經等到這時了,可算是出來一個,無功而返,並不是他的作風。

“也不知道葉兄他們的進展如何了……”

想到這,蒼炎的眼神變得堅定,他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將黑衣人拿下。

紫風劍再次祭出,紫芒閃爍間,黑衣人也是發現了他,大喜之下急忙發起攻擊。

數十根藤條自地下長出,將蒼炎纏繞成了糉子,趁此,黑衣人周身靈力暴起,飛速襲來。

等到了近前,剛要將蘊於手中的靈力打出,沒想到,紫色的光芒自“大糉子”中透出,“轟”的一聲炸碎,黑衣人沒有預料到,自是沒有防備,被那氣浪掀了出去。

半空中,黑衣人只感到氣血翻騰,他是萬萬沒想到,看樣子只不過是靈力六階的蒼炎竟然爆發起來,恐怖如斯。再一細想,蒼炎擁有靈力六階的實力也是別人告訴他的,而蒼炎到底是什麼階級的靈力他卻是看不出來。

“難道不是他隱匿功法的作用,而是確確實實的靈力不低於我?”

黑衣人心裏疑惑,卻是不敢再小覷蒼炎。

周身紫光閃爍,加上紫風也是劍意激盪,此刻的蒼炎眼眸中霸氣絕然,在黑衣人的眼中就像是一尊魔神。

慌忙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將這種想法驅除腦海,黑衣人想到,如果下意識的就對他產生了恐懼,想要戰勝他就困難了。

“好一個木系頂級巫宗!”蒼炎突然暴喝一聲,直接道出了黑衣人的等級。

“什麼?”聞言,黑衣人更是駭然,靈力之間的等級,是高階能夠窺見低階的,蒼炎竟然能夠察覺他的階級,這叫他如何不驚駭。

強行壓住心中的恐懼,黑衣人運起全身的靈力,準備再次一擊,他卻是又想到了一點,面前的小子貌似不會飛行,那也就證明了,撐死他也只是靈力六階,至於能夠看出他的靈力階級很可能是與他的“隱匿巫法”一樣,邪門歪道罷了。

“萬樹茁根!”大喝一聲,黑衣人雙手交錯纏繞,然後一掌打出。

霎時間,以他爲中心,憑空的就從樓頂穿出上百條漆黑的樹根,那些樹根轉動纏繞,將他包圍住。

蒼炎這是第一次接觸木系靈力的巫術師,以前就只是知道這種屬性的靈力有恢復功效,沒想到用在攻擊上也是難纏的很。

看到那上百的樹根如同地獄的觸手般飛速襲來,蒼炎不顧身體承受力,又使出了一招聚星之技,現在的他,靈力要遜於七階頂級的黑衣人,就只能以大威力招式去對抗。

“聚星劈浪!”

雖然是白天,但隨着這一招的發出,天空中依然是閃起了微微的辰光,紫風劍劃出道道劍影,最後劍影彷彿凝實了一般,加上蒼炎揮舞的韻律就彷彿是紫色的海浪在空中翻滾,奔騰向那百條樹根。

轟!!!

自上空襲來的樹根羣與自下而上的劍浪撞在一起,伴隨着能量相撞的巨響,氣浪餘威甚至令常年失修的建築轟隆作響,彷彿隨時都會崩塌一般,沒辦法,一位是貨真價實的高階巫術師,另一位勝似高階,其威力自然不容小覷。

待到煙塵散盡,黑衣人並沒有發現蒼炎,心中疑惑,“難道被我轟的屍骨無存了?”

正當此時,他意識中一道血光閃過,察覺到危險逼近,但是他舊力已出新力未生,卻是沒辦法及時躲避。

只是一瞬間,他便看到紫色的劍尖自腰部透出。

哐!

兩人幾乎是同時摔到了樓頂,蒼炎大口的喘着氣,而黑衣人急速的呼吸。

蒼炎並沒想殺他,所以也沒向他要害下手,雖然也是重傷,但憑黑衣人木系的恢復靈力,也不會輕易死去。

而蒼炎能夠偷襲成功還要多虧於聚星之力的綿延性,就算是已發出舊力,新力依然會源源不斷的接上,再加上爲了達到控制效果,黑衣人並沒有一直在上空徘徊,而是最後時刻迫近地面,也是給了蒼炎重傷他的機會。

撲上前一把扯下黑衣人的面巾,正是一張蒼老的臉,蒼炎冷笑道:“身爲傾天學院的高層人士竟然去當霍家的狗腿子!”

“你……,你是如何知道的?”顫抖着聲音,黑衣人不可置信的驚呼道,此刻的他身受重傷,就連恢復傷勢都是費勁,也已經沒有了戰鬥力,再一聽蒼炎道破自己的底細,心中恐懼異常。

蒼炎卻是沒有給他做解,現在的他也已經快到力竭了,伸手費力的將黑衣人從地上拽起,雙眼紫光運轉逼視着他,“我要你作證,到紀律裁決部當着部長的面指出月逐的罪行。”

對視着蒼炎的眼睛,黑衣人雖然心裏萬分駭然,但卻是想到了背叛霍家的後果,拼命的搖着頭,聲音嘶啞的道:“不可能,就算是你殺了我,我也不會同意!”

“不同意?”蒼炎冷冷一笑,“那可是由不得你。”

“哼,老夫好歹也是靈力七階的強者,骨氣還是有的!”

“是嗎,老傢伙,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紀律裁決部的人,你說,我要是將你扒光了衣服扔到裁決部的門口,會發生什麼情況?”

“你……”

黑衣人那張老臉憋得通紅,望向蒼炎的目光就如同望着一個惡魔。

“正如你所說,像你這種靈力七階的強者,可是有骨氣的,並且也是要臉的,如果你豁出去你那張老臉,我不介意陪你玩到底。”

黑衣人慾哭無淚了,尼瑪呀!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懂得尊老愛幼嗎?

對於許多高手來說,顏面是勝過一切的,羞恥之心更是要較於一般人強,沒辦法,黑衣人只能同意,因爲就算是自殺,看面前這無良少年的意思,也會將他扒光衣服暴屍傾天學院。

……

學員會會長辦公室。

月逐坐立不安,一臉的焦急,嘴中喃喃道:“都已經是這個時候了,宋先生怎麼還沒將那小子抓來,難道是失手了?不對,就算是失手,他也會捎個信回來呀。”

一想到蒼炎很可能將煉藥室找到,月逐就是心急如焚,所以他才聯繫上霍家埋在紀律裁決部的一顆重要棋子,也就是屍檢官宋毅,以他的認知,憑宋毅木系巫宗的實力,捉拿蒼炎應該還是手到擒來,卻沒想到這麼長時間還沒信。

其實蒼炎當着他的面說出“證明”這兩個字時,他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預感,潛意識的就認爲煉藥室一定是被蒼炎發現了,他的預料也並沒有錯,只可惜,他低估了蒼炎的能力。

正在此時……

轟!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這是會長室,你們不能進入……”

“啊!”

聽到動靜,月逐心中一驚,急忙向門口跑去,可還沒等碰到門把,“哐”的一聲,整扇門應聲而碎,靈力餘波將月逐衝到了對面的牆壁上。

費力的爬起,一擡頭正看到傾天八傑的葉磊一臉冷笑的看着他。

“葉磊。你……你膽敢擅闖學員會,還傷了本會長,你、你……”

月逐心中不好的預感更加的強烈了,伸手顫抖指着葉磊,卻是越說越沒有底氣,畢竟對方已經不是普通的學員,按身份來算,院內長老可要比他學員會會長有權多了。

傾天八傑除了老大白戰楓以外皆已到齊,依然是清一色的銀色長袍,只不過老二葉磊的衣袍上多出了一個標誌,那是長老的象徵。

“二哥,馬上要開審了,我們需要抓緊時間。”杜連臣提醒道。

微微一點頭,葉磊幾步來到月逐面前,單手將他提起,望着他惶恐的眼睛,冷冷的道:“下去一個步元清,卻又冒出你這麼個東西,學員會真真是一羣烏合之衆,也都是一羣不經打之流。”


“葉長老,我月某人自認爲沒有得罪過你們八傑……”月逐掙扎着辯解道。

“呸!”

還未等葉磊開口,最後面的**蝶恥笑道:“你月大會長裝蒜的功夫可真是一流呀!”

已從蒼炎那裏得知了月逐要針對八傑,他們又怎麼可能相信他的話呢。

將月逐五花大綁,八傑押着他直接走出,凡是學員會成員無一敢來阻擋,笑話,這可是傾天八傑,他們又怎敢冒頭充好漢。

月逐是萬萬沒有想到蒼炎竟然找來了傾天八傑,但他心中卻仍抱有想法,八傑將他這一會之長抓走,本就是目無校紀,趁此機會,只等宋毅降服了蒼炎,他就可以將八傑也一舉除掉。 紀律裁決部,建築頂層的審判大堂。

看着已經到齊的雷系巫術師三年級學員,艾伊莉心裏急切,“怎麼到這時候了,蒼炎還是沒有來,難道他是不想管這件事了嗎?”

想到這,她又是急忙的否認,對於蒼炎的信任是來自於心底的,她堅信自己沒有看錯人。

“啪!”


驚堂木再次拍響,現場鴉雀無聲。

看到一排排的學員都已經入座,部長臉色也開始變得嚴肅,“審判正式開始!”

由他左右助手將命案從頭到尾的道出,詳細情形,還有關鍵的分析清清楚楚的傳入在場之人耳中。

接下來,審判的程序走起,由學員一方派出幾個代表將當時的所見道出,對比於陳冰先前的供述,案件已經沒有了什麼疑點,就在部長要宣佈學員黃志是死於意外,艾伊莉突然站起。

“部長大人,事情還沒有完全弄清,你又怎麼能夠輕易下結論呢?”

對於現場人來說,艾伊莉乃是“待罪”之身,所說的話也像是在狡辯一般。

再看坐於案後的部長,眼睛掃了下面一圈,卻是想要看看全場的反應,然後才正視艾伊莉道:“你所說的事件沒有弄清,可是還有有力的證據來證明你的無辜?”

“現在是沒有,但還請部長大人多等一會兒,我相信馬上就會有了。”艾伊莉急切的回道,已經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蒼炎身上。

“哦?”部長嘴邊的鬍子翹了翹,有些好笑的說道:“艾伊莉,我傾天學院雖然同外面所謂的‘父母官’審案不同,但也不能任由你耽誤了所有人的時間,如果你真有證據又何至於拖延這點時間,再明顯不過的了,你這番說辭分明是想保住導師的位子。”

說着,部長“啪”的一聲再拍驚堂木,卻是想要宣佈定罪,然後結案退堂。

“部長大人!”

聞聲,部長看去,這一次開口的卻是失手殺人的陳冰,他淡淡的道:“還有何事?”

陳冰從座位上站起,堅定的道:“請你答應艾老師,再等一會兒。”

部長有些意外,看着他說道:“你要知道,要是艾伊莉沒有罪的話,你卻是要被定罪爲故意殺人,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

這一點,陳冰又怎可能想不到,但是艾老師同蒼炎探望他的一幕他卻是無法忘記,只想相信他們,他也不想艾老師平白受屈,在他心裏,艾伊莉是最好的老師。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陳冰沒有做過就是沒有做過,我不怕,還請部長大人答應!”陳冰堅定的道。

可還未等部長作何表示,全場的學員也開口求情道:“部長大人,我們不忙的,就留在這裏看您審判,您就答應了吧。”

“是呀是呀,艾老師是那麼好的導師,不應該因爲一點過失就讓她離開我們……”

“……”


聽到學員們異口同聲的爲自己求情,艾伊莉雖然知道他們還不瞭解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心裏卻是很感動,這起碼證明自己這個老師在他們心中還是有着地位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