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法咒言畢,姜超吐了點口水在符紙背面,隨即便把符紙打向了門框上。

符紙閃現出一道金光,這一幕讓許葉雯見了也是大吃一驚。

“您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請稍後再撥,嘟,嘟……”

我的天。

什麼情況?!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許葉雯驚訝道。

姜超把雙腳架在歐式風格的玻璃茶几上,說道:“我不是講過了嗎?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你的。”

拒靈符,能夠斷絕一切能量的傳輸,連陰氣、陽火遇到了都要往後稍一稍,就不要說這電話信號了。

許葉雯跺了一下腳,質問道:“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姜超手段驚人,但看上去也不像十惡不赦的大壞蛋,沒準他真的可以幫到自己。

想起那莫名的陰冷,許葉雯又是哆嗦了一陣。

姜超看了她一眼,沒急着說話,而是拿出手機,找到一個id名爲“小鑽風”的聯繫人。

“你確定這個許葉雯就是與我**的奇女子?只要和她在一起,我體內的亡靈罡煞就能得到壓制?”

對方回覆速度十分了得。

“是的,董事長,在三生石上的確是這麼顯示的,你要是能和她生下一個孩子,你的亡靈罡煞就徹底解決了,不過要快,兩年內搞不定你就要下來陪我了。”

“知道了。另外,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師父沒死,我還不是董事長,請加上‘實習’二字,好嗎?”

“好的董事長。”

姜超關閉了手機屏幕,雙眼看向許僷雯,從上到下那種。

黑長直的頭髮,精製的五官,吹彈可破的皮膚,穿着一件黑色緊身t恤,下身則是露腳踝牛仔褲,身體的曲線被淋漓盡致地勾勒了出來。

嗯。

做我媳婦兒也還不錯。

“我在你家呆上一天,到晚上就能見分曉了,我現在餓了,你去幫我炒幾個菜。”姜超懶洋洋地指揮道。

這是考覈,一名合格的妻子,不會做飯可不行。

難不成以後過了門兒天天吃外賣嗎?

許葉雯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就算姜超有些本事,但讓自己給他做飯?

不可能做飯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做飯的。

許葉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說道:“我不去,你趕緊把事情做好,我不會少你錢。”

嘿。

姜超坐直了身體,抓着自己的褲腰帶扣頭扭了扭,問道:“不做飯,你想做什麼?”

看到姜超那類似牲口般的眼神,許葉雯往後挪了挪身子,問道:“你,你想幹嗎?”

“不想,就算想也得等你過了門,拜過天地。我們道家子弟沒別的,就倆字兒,講究。”

起初許葉雯還沒聽明白。

回過神後才知道姜超用言語佔了自己的便宜。

“你這個無賴,你到底是誰!”許葉雯叉着腰氣呼呼道。

打一進門這傢伙就不對勁,一直到現在,他連個自我介紹都沒做,如果他是好人也就罷了。

萬一是個壞人呢?

老孃我喊破喉嚨也沒人理我啊!

姜超靠在舒適的沙發上,閉上了眼睛。

“那你可聽好了,我姓姜,名超,字乾坤,號天下無敵,是輕塵貿易有限公司的實習董事長。” “天下無敵董事長?”許葉雯一臉驚愕道。

姜超淡淡地問:“叫我做什麼?”

許葉雯收起驚訝之心,搖了搖腦袋讓自己清醒過來。

“那你是要等到晚上十二點嗎?難道我家有鬼?”

電影裏常常放的,過了十二點就會有鬼出現啥的。

姜超嗤之以鼻道:“腦殘電影少看,子時是從十一點開始的,而且一般來說,只有辣雞到一定境界的小玩意兒纔會選擇在子時出現,稍微有點道行的,白天也是有法力的。”

許葉雯被嚇得一愣一愣的,還有些喘不過氣兒。

“那,那我們家到底有沒有鬼啊?”

突然。

姜超注意到出現在許葉雯背後的一個黑色陰影。

“你真想知道?”

許葉雯謹慎地點了點頭,聯想起那陣陣陰冷,時不時在耳邊還能感受到涼風,以及莫名的窒息感,這種感覺實在是太不好受了。

咦?

這種感覺怎麼又有了!?

“那你過來給我摸一下。”姜超面無表情道。

流氓!

許葉雯抱着自己的雙臂,潛意識中這樣就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

“你神經病,我纔不給你摸,你滾遠點。”

姜超搖了搖頭,說道:“不給我摸也行,那我問你,你有沒有打過胎?”

想要壓制姜超體內的亡靈罡煞,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找一個與自己的**處子,可當姜超看到許葉雯背後趴着的那個小傢伙,已經基本認定小鑽風的情報有誤。

“你腦殘嗎?誰打過胎了?”許葉雯皺眉不爽道。

姜超的耐心也幾乎被消耗光了,他看向許葉雯的眉頭,發現她眉根中的細毛並非是輕柔地平貼在皮膚上面,而是離開了眉骨上的皮膚,微微豎立。

從面相上來分析,這尼瑪絕對不是處子。

如果一定要用科學的角度來分析,那就是女人的內分泌受到了男兒之精的刺激,在生理上產生了變化,對毛髮產生了助長的作用。

所謂孤陰不生,獨陽不長,經過陰陽調和,那便猶如雨露之滋潤的花草一樣。

姜超站起身走向許葉雯,也不管她願不願意,一把拽過許葉雯的手臂。

“你,你幹什麼啊,你弄疼我了!”許葉雯掙扎道。

姜超纔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主兒,他惡狠狠地說道:“我告訴你,如果你是我要找的人,我包你平安無事,百無禁忌。但如果是情報有誤,你死在我面前都和我沒有任何關係!現在,坐好了不許動!”

這好似夜叉般的猙獰面容,當真是嚇到了許葉雯,雖然沒有聽懂姜超在說什麼,但她還是老老實實了起來。

姜超從褲兜裏摸出一個小盒子,用中指在盒子內的紅色液體裏沾了一下,隨後將中指點在許葉雯的小手臂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許葉雯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那個小紅點,心裏也是犯怵。

“這,這是什麼東西啊?”許葉雯小聲地問道。

姜超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兩炷香的工夫過去了,這守宮砂還在。

那就說明她的確是處子之身……

“你眉毛怎麼搞的?”姜超不爽道。

“我剛紋的眉啊,半永久的,恢復得不錯呢……”

神特麼半永久!

姜超一把抓住許葉雯背後上的那個小傢伙,猛地將其摔在了地面上。

“說!賴在我媳婦兒家裏做什麼!”姜超指着地面喝道。

一陣空靈的慘叫襲來,像是娃娃的哭泣,聽上去感覺十分虛幻,可它確實存在。

那是一隻嬰靈,身體呈灰黑色,雙眼十分空洞,尖尖的兩排細小牙齒在哭泣時顯露了出來。

許葉雯雖然沒看到什麼,但她明顯感覺到渾身輕鬆,聽到了那聲音,她顧不上姜超輕薄自己,頓時寒毛都豎起來了。

原本姜超看到這小傢伙,加上許葉雯的眉毛有問題,還以爲許葉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因爲小鑽風的情報從來沒有出現過失誤,所以姜超還挺憤怒的。

嬰靈躺在地上哇哇直哭,根本就沒有要回答問題的樣子。

姜超脫下一隻木屐抓在手裏走向嬰靈。許是察覺到姜超來了,嬰靈立馬停止了哭泣,坐起身,口中呢喃道:“哥哥,別,別打寶寶。”

“說,爲什麼害人?”姜超沒好氣地問道。

嬰靈奶聲奶氣道:“寶寶沒有害人,寶寶是來找媽媽的。”

“我放你娘個屁!誰是你媽媽?!你若再不說實話,當心我叫你神魂俱滅!”姜超舉起了手中的木屐說道。

嬰靈不知道那木屐是什麼,但它卻是能感受到那上面有着相當恐怖的氣息。

“她呀,她就是寶寶的媽媽。”嬰靈用長着尖指甲的小爪子指向了許葉雯。

姜超也不和它多言語,當即用木屐抽向了嬰靈的嘴巴。

嬰靈腦袋一縮,從姜超褲襠底下鑽了過去,也就瞬間的工夫,已經來到了姜超背後。

“寶寶打不過你,寶寶喊爸爸來打你,哼!你等着吧!”說完,嬰靈便跳向陽臺。

可它怎麼也沒有想到,正當它身子懸在半空時,陽臺上的地面豎起一道金色的光芒將其打落在地。

空靈的慘叫再次襲來,聽得許葉雯頭皮發麻。

看向陽臺的裏面,那裏儼然留着幾處腳印。

因爲在門頭上貼了拒靈符,即便窗戶開着,姜超也不怕那嬰靈逃跑。

“不說實話是吧?!”

沒等嬰靈答覆,姜超不斷地結起了手印,並且口中念道:“天猷天猷,位列諸候,上佐北帝,下臨九州,紅光杳杳,紫氣悠悠,雄風颯颯,猛霧颼颼,陽火婉轉,星斗回周,千神自朝,五嶽巡遊,九劍加身,萬邪收囚,昊天正氣,萬法歸宗!吾奉太上老君敕,神兵火,急急如律令!”

法咒言畢,只見姜超身後盤旋着九把用陽火凝結而成的寶劍。

許葉雯雖然什麼都看不到,但她明顯能感覺到姜超的氣勢有了個一個質的提升,並且這個屋子內還充滿着炙熱,先前的陰冷一掃而空。

姜超掐着劍指,眼瞅就要掃向那嬰靈,怎料嬰靈忽然給姜超跪了下來。

“寶寶說,說還不行嗎?!是爸爸叫我過來的!爸爸想撩她!” 看到嬰靈所指,姜超鬆開了手決,那九把寶劍也頓時消失。

虛空之形 “好大的膽!連我媳婦兒都敢泡,反了天了!說!你爸在哪兒?我找他去!”姜超怒道。

再一次聽到姜超佔自己便宜,許葉雯這都快習慣了,眼見他一個人對着空氣又打又罵,看來自己家裏真的是有鬼了。

並且這個鬼的爸爸想撩自己。

姜超如此大手筆,嬰靈都快嚇傻了。

“哥哥,你,你是不是鬼差啊?你好厲害哦。”嬰靈癡癡道。

“鬼差算什麼東西?別扯開話題,你爸在哪!?”

嬰靈聯想起他爹的恐怖,弱弱地說道:“不,不要吧?爸爸也很厲害哦。”

放你娘個屁!

姜超不再跟他廢話,再次結起手印來。

每當姜超一個手印結成,身上的陽火便會加劇一分。

“黑狗坡,筒子樓!”

姜超停止了手印。

緩緩走到了嬰靈面前。

“噠、噠、噠……”

整個客廳內安靜地只能聽到姜超的腳步聲。

嬰靈畏懼道:“哥,哥哥,你能放了寶寶嗎?”

姜超蹲下身,摸了摸嬰靈的腦袋,問道:“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嬰靈的大腦已經不允許它思考太多的問題,脫口而出道:“謝小寶。”

姜超拿出手機,打開和小鑽風的對話框。

“蘇城,謝小寶。”

很快,小鑽風便回覆了姜超。

“一級怨嬰靈,民國二十年生成,陰氣值138點。主動害人性命16次,害人落魄72次,被動害人次數0。不可超度,不可赦免,不得再入輪迴……”

姜超收起手機,又摸了摸謝小寶的頭,說道:“你受人牽制是不是感到很苦惱?讓我來幫你,好嗎?”

三國之毒士無雙 不知怎的,姜超的聲音似乎有一種魔力,謝小寶聽聞後癡癡地點了點頭。

姜超手上的力量逐漸增大,他抓起謝小寶的腦袋,用另一隻手將謝小寶揉成了一個球狀物體。

劇痛襲來。

“哥哥,我錯了!我知道錯了!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姜超一邊揉着一邊說道:“抱歉,嬰靈被允許的害人性命次數僅有2次,並且還要看情況而定,可你卻高達16次,超出了正常範圍的700%!你在害人的時候,可曾放過他們?!”

幾句話的工夫,謝小寶已經被捏得只有網球大小,姜超仰頭張開嘴巴,將這謝小寶一股腦的塞進了口中。

“咕咚!”一聲。

這世界。

安靜了。

不對,姜超還聽到了一陣劇烈的心跳聲。他看向許葉雯,問道:“我嚇到你了?”

許葉雯想起姜超之前的猙獰面容,還有他那似乎是把鬼給吃了的動作,木訥地點了點頭。

姜超露出陽光般的笑容,道:“放心吧,我不是壞人,有個王八蛋在打你的注意,我必須要去收拾他。”

許葉雯又是傻傻地點頭,說道:“那,那你注意安全,拜拜……”

姜超搓了搓自己的手掌,邪笑道:“你就不準備給我點好處嗎?雖說我本來就有義務將這小鬼殺了,但始終是出現在你們家的啊。”

“你,你要做什麼?我不會給你的。”許葉雯抱住了自己說道。

“哦?剛纔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哦,來吧小可愛,答應我的趕快給我。”姜超舔了舔自己的嘴脣說道。

許葉雯在姜超的眼神中看出了渴望,但自己是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把身體交給他的。

“你做夢!你神經病!”

說完,許葉雯就跑向了房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