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有說任何多餘的話!

「葉子,那咱們要去么?」大聖道。

葉子晨沒有第一時間回應,而是垂眸沉思了半晌。

到底會不會是耶魯的奸計!

可若是真的,神皇真的重傷,他不能放任不管。現在的紀元和域外神族之間,還需要神皇來維繫之間的結盟關係。

hello,面癱小姐 多番思慮,看來這趟神族是有必要去的!

「得去!」

沉吟半晌,葉子晨朝著大聖和楊戩看去。

「但你們不能去,此行一切都是未知。域外誰族的神王也絕非你們能夠抵擋,此番前往域外神族,我會帶靈寶尊者和……」

話都沒有說完,亂城得虛空之上聖光耀世。

奪目的光華讓葉子晨幾人頓時察覺,朝著光芒望去,不多時那光就散去了幾分,出現在他們面前得赫然是名背後長著四翼的女性天使。

「請問是紀元星主么?」

天使的聲音很溫柔,戰爭女神才剛離開,就又來了個天使。眾人都沒來的及反應,旋即就又聽到其開口。「王上請您到域外神族一敘。」 「王上!」

坐在王位上的耶魯伸出手示意殿內的主神不要開口。殿內主神不解,旋即就看到耶魯給他打了個眼色。

殿內有其他人!

誰會敢在毀滅神宮偷聽,若是被發現,以毀滅神宮的力量,就算那人是神王都不會讓他好過。

毀滅神王耶魯的神海還在被封印中,殿內的主神只好由他將神識蔓延到殿內的每個角落,仔細的查探周圍的情況。

沒人!

這是這位主神探查的結果。

對著神王輕輕搖頭,示意殿內沒有其他人存在。耶魯這才深深鎖眉,就在不久前他明明感覺到殿內有其他人在。

只不過此時他的身邊沒有其他主神,也不敢打草驚蛇輕舉妄動。

難道說此人已經走了?

「好,你繼續說吧!」

「是!」主神面容一凜,翻手間在他的掌心便是多出一抔黑染著黑金還有些許血腥氣的土壤,「屬下按照您的安排,去了神皇宮周圍,這是屬下找到可能神皇重傷的證據。」

耶魯輕輕勾手,主神便小心翼翼的將土壤送了過去。

手指輕撮土壤,指尖放到鼻前。

血味!

在去查看土壤的顏色,在這上面也的確是有些暗黑,而且這種暗黑竟是莫名的讓他感覺到心悸。

要知道,這隻不過是一抔帶血的土。

上面留下的暗黑都已是風乾,饒是如此都會讓他有種心慌的感覺。

斯塔克沒有哄騙他!

神皇當真有暗傷在!

揮了揮手示意主神退下,旋即耶魯就凝眸鎖眉道。

「戰爭女神為何還沒有到!」

「王上您找我?」

耶魯話音未落,殿門前就多出名迤邐的女子。她幾步走到殿前,眼眸中滿是凝重。這是她面對耶魯的一貫作風,永遠都是凝重的面孔。

「你……」

看到戰爭女神的出現,耶魯的眉宇沉的更深。

「怎麼這麼久才到?之前你去了何處?」

「屬下去往了神皇宮。」戰爭女神將手放到胸前,深深鞠躬道,「耽誤了神王大人的傳喚,還請神王大人恕罪。」

「神皇宮?」

耶魯鎖著的眉宇更重,殿內都能夠感覺到氣氛得逐漸凝重。

「是的!」戰爭女神點頭。

「你去神皇宮做什麼?」

「您從神皇宮回來時,屬下察覺您的神色不是很好,想是不是中途出現了什麼問題,想為您排憂解難,胡而屬下去了神皇宮!」

「那你發現什麼了?」

「屬下在神皇宮外發現了這些……」

言語間,戰爭女神的掌心便多出一抔土壤。

就跟殿內那位主神的土壤不盡相同,戰爭女神也是托著土壤道。

土壤在神皇的示意下,被主神取過送到耶魯的面前。依舊是手指輕捻,放到鼻尖……

驀然間,耶魯凝重的神情便是散去。

眼中伴著些許笑意道。

「真是有心了,看來本座得多跟其他主神說說,要是誰都能像你這般心思細膩,為本座著想,那本座也能省去不少心力。」

「王上謬讚了!」戰爭女神道。

「哈哈……」耶魯大笑。

就在剛剛,他一直懷疑潛伏在殿內的人是戰爭女神。可現在她取出這土壤,便能夠充分證明,當時殿內的人不是她。

神皇宮跟北神族毀滅神宮相隔甚遠,她絕沒有辦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往返神皇宮和毀滅神宮。

「好啦,你們都下去吧!」

「王上,屬下還有事要彙報。」就在這時,戰爭女神又是開口,「剛剛屬下在神皇宮周圍探查時,發現紀元星主又來咱們這裡了!」

「嗯?」耶魯鎖眉。

「是由天使王的女兒梨落公主帶路,紀元星主那邊跟著幾名氣息不俗的人,進到了神皇宮內部。」

耶魯的臉瞬間鐵青,殿內的主神看到他的臉色,頭都不敢抬的深深埋下。

許久,耶魯的神情才得以舒展。

「你這條消息很重要,本座知道了。你們都退下吧,本座想自己安靜一會。」

「是!」

戰爭女神和殿內主神同時從殿內退去,在他們剛出殿門,耶魯的臉就猙獰得厲害,雙眸恍若要噴火似得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語。

「戰爭女神!」離去的主神將戰爭女神叫住。

「怎麼?若是想提恩情之事,你的這份恩情我記住了。」戰爭女神道。

「不……不是!」主神搖頭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剛才到底去做什麼了,為何……」「這就不是你該管的了!」戰爭女神輕輕一哼,道,「土壤的恩情我這裡記下,未來必當有報答之時。你也可以去跟耶魯說,不過到時候耶魯會不會饒你欺騙他的罪責,這我就不好說了。節奏主神,就此別過

。」

……

……

……

竟然是真的!

哪怕是親眼目睹,葉子晨都難以相信,無敵的神皇竟是真的重傷,而且傷情還如此嚴重。

躺在床上的神皇幾乎可以說成是奄奄一息,在他床榻邊的天使王也是輕嘆道。

「神皇的安危關乎神族的未來,單純以我們天使族怕是很難抵擋的住那些野心之輩,只能勞煩您們來……」

「無妨!」

此行域外神族,葉子晨身邊的都是高手。

古族族長古玄德,其妻青璃,靈寶坐尊者還有跟在蘇媚兒身邊的那位老者。

這幾位都有半步超脫的實力,雖說可能跟神王還差上一些,可也相差無幾。

示意天使王不要太介懷,葉子晨又開口道。

「您剛才說的野心之輩,可是……」

「只是懷疑!」天使王沒有一口咬定耶魯他們的叛逆之心,「不管如何,此時神皇的安全都需要得以保障。」

「那神皇……」

「他的情況已經穩定了不少,但何時蘇醒現在還是未知。」天使王道。

「神皇是如何傷的這麼重,您可知道?」

「不知!」天使王搖頭,「這一切都只能等神皇醒來之後,在由您去親自問……」

「咳咳咳……」

就在這時,床榻上的神皇突然劇烈的咳嗽。

眾人都趕緊朝著他的位置看過去,旋即就看到他的眼睛緩緩的張開一條縫隙……神皇!醒了! 伴著床榻上神皇的緩緩睜開的雙眸,房間內的眾人都不禁屏息看了過去。

蒼白的臉色已不之前的威風八面,就算他是神皇,眼下的他卻也只不過是位重傷好不容易恢復意識的病人。

天使王也在這時鬆了口氣,將手上的聖光散去。

取出手帕,輕輕擦拭自己臉上的汗水。

他的消耗也很大!

從神皇回到神宮的這幾日中,天使王便沒有任何停息的以聖力為其療傷。儘管他的功力深厚,卻也已是暮年。

療傷期間,他必須要讓自己的聖力保持在合適的使用範圍。

長期處在精神緊繃狀態,天使王也會感覺到疲憊。

「神皇大人,還請您以後別在折騰我這老骨頭了。」滿面疲態的天使王慘然一笑。

「辛苦了!」

話音一落,神皇就彷彿是想要從床上坐起。

奈何重傷剛剛蘇醒的他,身體狀態還很是虛弱。幾番想要撐著坐直,都以失敗告終。

注意到這一幕的葉子晨幾步上前,托著神皇的背部讓他倚靠著床頭坐下。

「想不到還驚動到了星主。」神皇對葉子晨點頭感謝之後,看著他氣息虛弱道,「還真是夠丟人的,竟然讓這麼多人看到了本皇的慘狀。」「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我現在好歹也是個紀元帝星星主,他們看我慘樣看的不也挺多的,有時候還要拿出來調戲我一番,我現在不也好好的么?您也不用擔心他們會向外說,我敢在

這跟您發誓,眼下的事情只會是今兒房間里的這些人知道,我的人絕對會將這個事情爛在肚子里,要是傳出去的話——」

跟葉子晨一同前來的幾位大能都未曾開口,他們心中都很清楚,現在這種情況和場合下,不管怎樣都不是他們說話的時候。

更何況,就算他們都是大能,紀元中巔峰中的巔峰。

夜先生,你的蠻妻請簽收! 但此時來到域外神族,是跟葉子晨同行。有紀元超脫在,跟神皇之間的交談和詢問情況都不應該由他們來做。

只是他們也當真在意,神皇怎麼可能會受如此重的傷。

「本王沒那麼喜歡碎言碎語!」天使王道。

「哈哈,您看您說的,我可沒那意思。」葉子晨跟著咧嘴一笑,指了指這個房間,「我想說的是,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只能說神皇的這座神皇宮內部有問題。」

買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房間里的人誰不是活了數萬年以上的人,都是人精。

根本不需要多言,他們就知道葉子晨想要說的是什麼意思。

尤其是神皇,在聞得此言之後更是眉宇輕鎖。

「神皇宮本就不像其他神宮,人員複雜。能夠進到神皇宮內的,都是本皇的親信,葉星主這種擔心可以說是沒有必要的。」

「既然如此,那為何您重傷的消息,能在幾個時辰內就被神王們得知?」

神皇不語,下意識的朝著天使王的位置看了過去。

看到天使王頷首,床榻上的神皇雙手輕拍床沿,神識一震便是瞬息間將整座神皇宮覆蓋,旋即又將神識收縮到房間的大小,將整個房間都密不透風的封鎖。

「這絕不可能!」

就如神皇說的,能進到神皇宮的都屬於他的親信。

他們的身份更是進行了諸多排查,在多番確認他們跟其他神王無染,才會讓他們真的加入到神皇宮之中。

天使王和紀元星主卻同時告知他,自己重傷的消息敗露了。「您不用太過武斷的下決定,事實就擺在您的面前。情緒神王和毀滅神王的的確確是來了您這裡,而且還明言得知您重傷的信息。當然,可能不是您的神宮內部,也有可能是您神宮周圍被安插了其他神王的

眼線。」葉子晨道。

「他們真是好大的膽子!」神皇惱怒拍床,憤怒下的他肢體動作也很大,以至於好不容易才結痂的傷口又有被撕裂的跡象。

「神皇!」

天使王幾乎是在剎那間便完成了聖力釋放,將聖光照在神皇的傷口處。

「這些人真是太放肆了,都有膽子在本皇的眼皮底下安插眼線。看樣子,他們倆都沒安什麼好心。」

凝重的氣氛將整個房間籠罩,別看神皇現在身體很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