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有想到今天竟然被一個剛進內門的人給陰了,這個是他絕難承受的羞辱。

還準備羞辱葉川的路白玉,現在反而是要被葉川給羞辱了,這種的反差,心理上如何能夠受得了?

舌頭用力的舔了舔嘴角的那一抹殷紅,路白玉帶著一種嗜血的衝動。

場下,陸紫萱和路紅菱兩個人都快驚呆了。

「這……這怎麼可能?」看著自己曾經一度看不起的葉川,陸紫萱彷彿不認識眼前這個看上去有些邪性的青年了。

「紫萱姐……」路紅菱根本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自己的哥哥竟然被葉川打成這樣。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以?

但是殘酷的現實明白的告訴她,自己的哥哥被葉川給打到了,而且連著打了好幾下。

其樣子竟然被葉川剛剛還要慘烈一些。

「紫萱姐,葉川怎麼可能是我哥哥的對手?他……他曾經連我都打不過……」路紅菱的眼神中充滿不信,難道這個是武神跟自己開的玩笑么?

陸紫萱的眉頭微皺,她是詫異,只是他沒有想到葉川竟然能夠如此的牛。

之前葉川挑戰路白玉的時候,陸紫萱心中其實已經有了一絲對不起葉川的感覺,她當時完全可以出面阻止的。

只不過當時她和路紅菱兄妹認識,而且根本不待見葉川這種人,所以她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後來經過了自己的父親那一番說辭之後,在加上葉川竟然不計前嫌,以德報怨的拿出了《鳳翔劍法》給她,她其實表面雖然不承認,但是內心已經知道,葉川當時被*成那樣,至少有一半的過錯在自己的身上。

如果當時自己能夠及時的站出來,或許就沒有今天葉川和路白玉這一場令人糾結的生死之戰了。

當葉川跨上擂台的那一刻,陸紫萱的心幾乎就站在了葉川的那邊。

現在路紅菱還是一副這個模樣,陸紫萱自然是有些厭惡,難不成就葉川讓你哥哥打就是對的?葉川打你哥哥就是不對的?

全天下的好事也不可能讓你路家兄妹都佔了吧?

何況人家葉川那時候是剛進內門,就向你這個所謂的內門第一人的哥哥發起了挑戰了。

「好了,人都是有進步的,不要老拿老眼光看人,要是這樣的話,你以後還能夠有什麼進步?你是宗門的天之驕女不錯,不過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難不成你不懂么?」

陸紫萱衣服語重心長的教育式口吻對著路紅菱說道。

路紅菱看了看陸紫萱,眼神中有些訝然,不過很快便消失不見,專註的看著這一場比賽。

擂台之上,葉川看著造型已經是不太美麗的路白玉,心中冷笑連連。

他壓根都不可能同情路白玉的,要知道這個人一心想要置自己於死地,如果今天有機會,他也不介意幹掉這個傢伙。

「嘿,也不過如此,什麼內門第一人,什麼真傳弟子?真有本事不要跟自己宗門的人橫,有本事去打宗門交流賽,有本事能夠去天武宗!」

葉川的話猶如一根根鋼針,插進了路白玉的心中,他的臉色頓時變成了豬肝色。

一個小小的內門弟子竟然敢劈頭蓋臉的去教育一個真傳弟子,這個在整個天河宗的歷史上還沒有發生過。


不過葉川的這一番話的確是令人熱血沸騰,讓人想想都覺得非常的過癮。

就好比如果自己是外門弟子的話,對著一個內門弟子如此慷慨激昂的說出這一番話,那種感覺到底是如何的爽呢?

葉川巍然屹立在擂台的中央,刀鋒般的眼神,飄逸的藍色長袍,一股氣勢擴散而出,彷彿他才是當年內門第一人,而路白玉不過是挑戰者而已。


路白玉站了起來,被葉川說的渾身哆哆嗦嗦,現在的他多麼的希望自己能夠一掌拍死葉川,只可惜的是他還真的需要恢復一下。

只是葉川會給他恢復的時間么?顯然是不會的!

「驚天三連擊!」

對於驚天九連擊,葉川還沒有真正的掌握熟練透頂,現在想要殺傷路白玉,顯然驚天三連擊是最為有效的辦法。


左手受傷,那葉川現在進攻的方向就更加的明朗了。

路白玉冷哼一聲,剛才只不過是被葉川投機取巧了一把,這絕對不是真實實力的體現,他原來覺得自己一隻手足以捏死葉川。

現在一個不小心,竟然被葉川打到了,這是他絕對不能夠容忍的。


「找死!」

路白玉直接從自己的芥子袋中掏出了一柄長劍,倒是讓葉川嚇了一跳。

長劍約三寸,劍尖並不尖銳,不過劍身薄如蟬翼,看上去彷彿是藝術品一般。

有很多的靈器,雖然級別不是很高,但是他們的賣相都是非常的不錯的。

葉川是被路白玉手中的靈器給硬生生的憋回去的,誰也不會傻到去和一個靈器硬碰硬吧?

「我靠,路白玉真他娘的丟人啊,竟然首先掏出了靈器!」

「是啊,我還以為這一場比賽分分鐘就結束了呢,本來我還等著看路白玉如何虐殺葉川,現在這劇情是不是有點過了啊?」

「這個葉川到底是什麼怪胎啊?一年多之前還停留在外門的層次,沒有想到一年之後竟然已經到了內門的層次了。」

「何止啊,人家已經能夠有戰勝內門第一人的那種實力啊!」


很多外門中人根本看不到裡面的門道,他們就看到誰佔據了一下上風,就認為誰會贏了。

之前誰也不可能認為是葉川贏了,但是現在好像很多的人已經開始覺得葉川已經要贏了。

都已經把路白玉*的出靈器了,這個還不贏么?

其實主要是因為路白玉之前被葉川戲耍了一下,他想要速戰速決,所以才拿出了靈器,而並非是路白玉真的就需要拿出靈器。

總之,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很多人都是對葉川充滿了絕對的信心,當然,他們這個信心隨著比賽的進程,會跌宕起伏,來回變換。 狂嘯紫獅見此仍然不依不撓,四條腿猛然用力,身子雖大但是也是輕巧,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就衝到張天身前。

兩條前腿只是輕輕一擡,張天立刻感到一陣窒息。顧不得身上的傷勢如何,狼狽的一個就地打滾,躲過那恐怖的兩條前腿。

張天躲過,可是大地卻不能移動,一陣驚天動地的聲響後,方圓五十米大地直接龜裂 。

一道道蜘蛛網瞬間擴大並且不斷向遠方蔓延,哄哄的聲音不斷。

在那攻擊的中心地帶更是首當其衝,直接形成了一個方圓幾丈的深坑。

張天此時躲過正面一擊,但是兩腳此時也是陷入龜裂的大地中。

星力灌注在腳上,張天大喝一聲,一陣爆破聲,泥土紛飛,張天灰頭土臉的躍了上來。

看着張天灰頭土臉的樣,狂嘯紫獅這次卻是沒有急着進攻。看着前些天還和自己鬥得旗鼓相當的張天,此時卻是在它那攻擊下不能抵抗異常狼狽,眼中流露出鄙視嘲諷和得意。

張天穩住身形後雖然疑惑狂嘯紫獅爲什麼不進攻了,但是它不進攻正好,他此時對狂嘯紫獅的強大深有體會,殺了它恐怕很難,而且還對它那實力提升的困惑。

思考了一會,卻是一無所獲。可是突然又看到狂嘯紫獅的眼神,這畜生居然如此看輕他。

不給他點顏色看看,這不知道馬王爺張着幾隻眼。

手中長劍又是輕鳴,似乎訴說着何和主人再一次和敵人來一場熱血之戰。

張天眼中發出憤怒的火焰,高舉着的長劍瞬間凝聚着狂暴的星力,一把巨大的劍芒眨眼出現,攜帶者排山倒海的威勢狠狠劈向狂嘯紫獅。

狂嘯紫獅看到張天的攻擊,雖然自身防禦很強,但是此時卻不硬接張天的劍招。身影快速閃動,張天快速的一擊直接落空。

張天見到這也是暗叫該死,這狂嘯紫獅居然比之一般的星獸聰明多了。雖然狂嘯紫獅防禦也能抵抗張天攻擊,不過它居然也是躲避張天攻擊。

兩條身影快速糾纏在一起 ,一紫一白一會碰撞一會又是分開。空氣中發出一陣陣的爆破聲,彷彿二者打破了空間似的。

兩者一會空中一會又是地上,一會樹上一會又是樹下,方圓兩裏範圍內充斥着二人的身影和星力能量。那一陣陣的能量勁氣下,空中揚起的樹葉還沒落下就被擊碎亦或是被燒成灰燼。

就這樣二十分鐘後這一白一紫兩道身影劇烈的碰撞下,二者快速分開,一左一右拉開距離隔空相望。

此時張天微微彎躬,劍拄在地上。此時的他汗流滿面,臉色微紅,輕輕喘着噓氣。

他的頭頂還是在飄着樹葉,樹葉一片片胡亂飛舞,有幾片不偏不倚正落在張天的頭上和背上。不過張天卻是沒有絲毫理會,只是眼睛死死盯着對面的狂嘯紫獅。

那狂嘯紫獅居於右面,獅嘴張着流着口水。一滴滴晶瑩的液體滴在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音。

那獅鼻也是扯着,發出奇怪的聲音。那紫色的尾巴也是沒了之前的挺直,軟軟的跌在後面。兩個大眼睛也是沒了之前的鄙視與得意,神色暮然的看着張天。

狂嘯紫獅的後退也不自覺地微微下蹲,紫色的毛髮也多了不少枯黃的樹葉與綠葉,狂嘯紫獅也成了狂嘯雜獅。

二者的表現如同一轍,都是沒了脾氣。半個小時的激烈近距離遠距離的戰鬥,現在兩者都是一陣乏力與疲憊。

一時之間,兩着大眼瞪小眼在五十米的兩方對峙起來,誰也沒有動手。

又是幾分鐘後,狂嘯紫獅眼神一變,立刻一個低吼,狂竄着撲向張天,顯然此時狂嘯紫獅已經不耐再一次要解決掉張天。

張天魔影步又是快速施展,頓時又是五道身影充斥着一小塊的空間。狂嘯紫獅看到張天又是如此可惡想要迷惑它。不管三七二十一,將幾道身影全部籠罩在它的氣場下。

在一陣狂嘯紫獅的掌影下,四個人虛影先後被打的粉碎。張天帶着自己的影子出現在了狂嘯紫獅的左側三米處。

感到張天出現在左側後,狂嘯紫獅的尾巴突然從柔軟的麪條變成了凌厲的鞭子,帶着呼嘯聲一尾巴看也沒看就是一尾巴橫掃而過。

張天剛穩住身子準備再舉劍劈向它,瞬間感到汗毛炸起,一股涼氣直衝大腦。

死亡的危險讓他立刻作出了撲倒在地的動作,撲通聲還沒響起,張天右側的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樹直接成了粉碎。

聽到那聲粉碎聲後,張天毫不猶豫的再度起身直接竄向一旁。果然又是三朵火焰飛向張天剛纔倒地之處,看來這十分鐘狂嘯紫獅的火焰又是可以任意揮霍了。

狂嘯紫獅的火焰威力張天是深有體會,就算隔着老遠都能感到那熾熱的氣息,大地直接又多了三個坑。

張天對此很是憤怒,狂嘯紫獅居然一直壓着他打,雖然此時的狂嘯紫獅在他心中隱隱歸爲星士級別的星獸,但就算如此,張天也是憤怒。他

以前都越幾級斬殺星獸的,此時他已經星者九重天的修爲了,就算是狂嘯紫獅是星士級的星獸,但是也應該被他斬殺。

只聽張天暴怒一聲道:“畜生,接我一劍!”

張天突然暴喝一聲,下一瞬,一股狂暴兇猛的氣勢,轟然直接從四面八方朝着狂嘯紫獅滾滾而去。

張天此時已是高高躍起星力直接凝成一道巨大的劍型能量,此時張天的頭上懸掛着一把四米長兩米寬的巨劍。

隨着張天“空斬” 的大喝聲,

那巨劍立刻帶着如山如海之無敵之勢,青光一閃快速劈向狂嘯紫獅的脖子。

劍還未至,凌厲的勁風已經將狂嘯紫獅的面門吹得生疼。

張天這招直接鎖定了狂嘯紫獅,狂嘯紫獅感到從天而降的巨劍已無法鎖定他使它躲避。無論它如何逃脫身子,無論再怎麼移動都是無法逃離張天的劍力範圍。

沒有猶豫,狂嘯紫獅直接大嘴一張。

立刻一團井蓋大小的火焰對着張天巨劍迎去。兩者接觸的瞬間沒有驚天巨響,有的只是茲茲聲和兩道在空中對抗的一團火一把巨劍。

最終還是巨劍更勝一籌,將火焰斬成碎片。那巨劍對着狂嘯紫獅的脖子剎那接觸,隨即一陣悽慘的叫聲響徹天際,只見張天的劍砍進狂嘯紫獅脖子裏幾釐米深,狂嘯紫獅的鮮血染紅了劍身。

狂嘯紫獅狂怒,大吼一聲,對着張天狠狠踹去。張天立刻回劍抵擋,連人帶劍立刻像斷線的風箏在空中畫出一個美麗的弧線,然後一朵紅色的梅花撒向空中,爲這景色添彩。

在張天撞向身後的大樹後,立刻起身,拄劍在地,只時居然咔嚓一聲,張天的劍居然斷成了兩截。

張天一個踉蹌,看着手中的斷劍,一陣五味雜成。

這把劍一直跟着他爲他立下了汗馬功勞,雖然他想換一把劍,但是這把劍他準備收好留做紀念,沒想到今天居然斷了。

同時也是暗悔,早知道就將那遺棄的劍隨意拿一把以防萬一,也不至於此時一個成了一個手中無劍的尷尬劍客。 天空依舊艷陽高照,初秋正午的陽光,延續了夏季的那種酷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