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想到的是她廚房是來了就是什麼也沒幫上什麼,因為她去做什麼大家都搶著幫她,就在剛才老洪他媳婦才算說出了大家的心聲:「依依啊,你身子弱,東家又那麼疼你,還特地招呼大家照顧你一下,你說我們是那麼不懂恩情的人?呵呵,你早晚是咱竹林的第一個少***,還能讓你累著不是?你還是聽話吧,到前頭去服侍東家,也算是我們的一份心了……」

別說還不少人附和她的話,搞得依依一通臉紅,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只能低聲應到:「我那裡當什麼少***,只是個丫頭而已….再說我還不累的…」可惜大家只是笑呵呵的看了看她,似乎並不在乎她怎麼解釋,反正就是不讓她再做什麼。

依依只好站在中間,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後的掙扎了一會她還是決定去前廳吧,畢竟他早些時候確實叫自己去前面招呼一下大家的。依依一邊往前廳走,時不時的有人從身邊走過,這些人總是禮貌的對自己點頭示意,依依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心理還是充滿了喜悅的。

「哪個男人,當初自己跟著走的時候似乎並沒有把自己託付給他,顯得有些茫然,糊裡糊塗就跟著這個迷一樣的男人開始了流浪,還好這些年他就像大哥一樣照顧自己,什麼時候他也沒有委屈過自己,也不知什麼時候自己暗下決心跟了這個人,可是他要自己嗎,也許他曾經當過乞丐,但是現在他卻是一家之主,富甲一方(儘管這一方小了點)。」

每次依依都是越想又越覺得心裡有些許憂鬱:「為什麼不說我們?為什麼不告訴我想法?是自己自做多情了嗎?也許吧!也許在他嚴厲,我……我只是個丫鬟,即便我已經離開了做丫鬟的地方。即便這裡的人們不知道,即便人人對我都很尊敬!」

等啊等,依依漸漸的從起初的羞澀轉變成了現在的期盼,可是王魁對依依從開始到現在,一如的親近卻沒有更進一步,一如的喜歡卻從未說什麼做什麼,失落導致依依不停的猜想,不停的揣摩,始終沒有結果。

想著想著依依就來到了客廳,看見王魁正陪大家聊著今年的收成,也就不插話,靜靜的坐到了旁邊的空位上,她知道那是他給自己留的,他總是給自己留個位置,哪怕在別家女人根本不能上席的習慣自己也很認同的情況下,他也會給自己留個位置並告訴自己他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自己每次都坐在那裡。

對於王魁這個奇怪的堅持,依依雖然不怎麼理解,可是心裡的幸福是確切無疑的。依依到來並坐下,王魁只看了一眼,給她夾了點菜示意她多吃點后,便又繼續和村長聊起來,大家似乎也習慣了和王魁談話時依依的旁聽,所以沒有多在意什麼,他們早把她當成王魁另一個主子了。 『竹林人家』搬家的大戲沒有搞太長,畢竟王魁的能力還沒那麼大,也沒有哪個嗜好。不過王魁也並沒有因此而閑下來,因為秋收的時候到了。

「公子,村長和幾個保長來了!」王魁剛從地里回到家中休息不到一刻鐘,並文便來稟報。

「嗯,我這就去,搞什麼呀!」王魁有些累了。

走進廳堂一看,村長和竹林的四個保長都到了,而且氣氛似乎有些不對勁,顯得很沉悶。

「李叔,有事嗎?」沒有廢話,王魁開門見山地問道。

「這事兒不大不小,昨個二杆子去了趟他老丈人家,路過易城的時候聽來一個消息,劉二黑和官軍幹上了」

「劉二黑?」王魁驚奇的應了一句,這個人王魁到是知道的。

劉二黑本名劉金福,本就是易城人,貨棧扛活為生,後來因得罪了易城的一個商家,被那家人勾結官府陷害,說他偷盜巨額的商貨,要不是劉二黑為人甚好,有人通風報信最終出逃而去,也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後來的易城主簿下令易城全城搜捕,鬧得滿城風雨。

誰也沒有想到,一年後,劉二黑的名字再次出現在易城,而且比上一次更具爆炸性——他在容州和辰州交界落草了,而且還是頭領,和容州府府兵幹了一仗,據說打了個平手,不過這也挺嚇人的。

「….是啊,就是這個劉二黑,你說他打誰不好,偏偏打了知府的兵,趙知府能放過他?」老村長似乎並不站在官軍一邊。

「不過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嗎?」王魁不解的問道。

「唉!前個月里,官軍五千人圍了他的山頭,這劉二黑也算厲害,愣是帶著他四百弟兄殺了來。聽說流竄到我們辰州來了……」老村長說到這裡眉頭皺了起來。

到辰州來了?不是要到縣治易城吧?那可是要過竹林的這一帶!

「不是來了我們這裡吧?」王魁嗖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可不是,主簿到是派兵去堵了,只是不知道結果,也不知道會不會鬧到我們這邊來…」村長的話不多。可是說出了大夥的擔憂,一桌人都顯得有些沉默。

「劉二黑離我們有多遠?咱們主簿去了多少兵?」只能期望官軍別像小說一樣,不堪一擊。

「不知道!!!」所有人都搖頭,畢竟他們知道的都是謠傳而已。

「立馬就要到秋收了,多虧了公子,今年是個好年景!」說話的是村長,卻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

「可是誰知道明年是個什麼光景,如果劉二黑要是來了,這好日子也算到頭了。」極度的失落,話極度的喪氣。

『奇怪,不就是幾個土匪嗎!古時候不是很多嗎!』王魁好奇得想,嘴裡應道:「別這麼擔憂,不是還沒來嘛,求人不如求己,會有辦法的!」

不知道是看出了王魁的疑惑,還是老村正的感慨,只聽村長說起:「咱們這兒,多少年沒有土匪的消息了,看起來是世道要不太平了……!」

停了下來,喝上一小杯,老村長似乎現場面有些沉悶,呵呵的笑了笑說道:「不過也不打緊,張主簿我以前是見過的,雖然沒什麼本事,但好在為人誠懇,他決計不會讓土匪鬧大的,要真鬧大了省城也不會不管的,再說了我們這裡窮的叮噹響的,離城又遠,應該不會打我們的注意的,大家還是管好今年的秋收就好,東家你說呢?」

靠,那你們來找我做什麼?王魁完全迷糊了。


「呵呵,李叔,你這不是耍我嘛,說吧,說吧,到底什麼想法?」王魁苦笑著問,他有了不怎麼好的預感。

「那感情好,其實我們幾個老頭子也是商量了一下,也是這個意思,覺得東家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懂的也多,所以正想找時間讓你給大夥說道說道的」,又客氣了幾句……

「……東家,說到底,你現在就是竹林的主心骨,秋收馬上就完,我們就想問問你,要是劉二黑真的來了咱們可怎麼辦!咱們全聽你的!」

「對,都聽東家的!」

「是啊,是啊!」

「啊?這個,其實,哎!我也沒辦法!」王魁說得也是實話。不過似乎老村長並不同意這樣的回答。

「東家,我老了,是不能給你什麼了,不過竹林的小子們可都是老實人的,今年他們算是命好,遇到東家,可是如果劉二黑來,東家一走,我們的孩子們可怎麼辦啊……」

「原來是這樣……」王魁總算明白了,原來,新地主怕老土匪,這是註定的,大家怕土匪來了王魁跑了,好日子也就沒有了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

「真是群可愛的人啊!」王魁遙遙頭想到!

……

村長和幾個保長並沒有呆多長的時間,而王魁一直沒有離開大家商量事情的那間屋子,直到傍晚,王魁才淡然的走了出來。

「小香,叫你依依姐,斌子哥還有大洪,全叔到前院等我,我有事說……」


若大的兩層三廂的四合院子就剩了三個人,王魁,依依,斌子。

坐在院子裡頭三張短登上,依依像平常一樣低著頭不說話,也不知道想的什麼心事,大洪這幾年沒什麼變化,只是農事乾的賣力了,肌肉和飯量見長,還是好動不好說,開心就傻笑,不開心就像火山誰惹誰倒霉……

王魁看看幾人,又理理思路,兩個喜歡沉默的人似乎知道王魁的習慣,感覺到王魁的目光有些不同以往,依依稍稍抬起頭,好象停了心事,斌子也穩了穩座,看著王魁。

「今天村長來找我了,說了點土匪的事,我想了想,土匪到是沒什麼好怕的,不過通過這事我到是明白了一件事,他們已經認了我這個東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不過既然做了這個東家,我還真脫不了這個責任……」其他人滿頭的問號,更本不知道王魁說的什麼事。

「村裡的人都是實在人,其實我真的覺得自己沒能幫上太大的忙,大家卻這麼待我,村長的話讓我很無奈,讓我不得不覺得不為大家謀劃一下,實在有些心裡不安,但是真想做點什麼事可就不那麼簡單了,以前我的願望很簡單的,就是靠種這幾畝田地,在這個太平的小寨子里做個小地主,我們一家能平平安安的就可以了,而且我們似乎也做的不錯的。到現在我的想法也沒變,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做…….」王魁停下來喝了口水,看了看大家。


「可是我又有些膽小了,我以前有想過,可是現實往往不如人意,結果我栽了幾個跟頭,失去了不少東西,現在回頭又做這些我真怕了,所以我想聽聽你們的想法。」

本來就靜的大院,更靜了,依依和斌子是真的在想,而大洪似乎是沒搞明白大哥今天怎麼這麼多擔憂,過了一會還是大洪先吼到,其實他是講的,只是聽起來更像是吼罷了。

「哥哥那裡來的那麼多擔憂啊?問我不是白問啊?我怎麼知道怎麼做好,怎麼做不好。反正什麼都沒有的,也什麼都不在乎,只要哥哥想做,那就是對的,哥哥叫我做的,不用叫我便做就是了,我是不管了,是吧依依嫂子,呵呵」說完就傻笑,彷彿很為自己的言讚歎,可惜聽的王魁是直搖頭,這時依依白了大洪的『嫂子』一眼。

「魁哥,大洪的話雖直白,卻有些道理的,依依除了這個家也是個沒什麼牽挂的人,也沒什麼好奢望的,大不了就是回到以前逃難的日子罷了,只要哥哥決定,依依都跟你一起,公子指的是火坑,跳的時候依依也不會皺眉的。」聲音很甜,語氣很淡,態度卻堅定,王魁似乎覺得心理有種撕扯的感覺,不痛卻沒來由的那麼一抽搐

「沒有那麼嚴重,就是可能以後會有事做,比干農活累點罷了,你們想到那裡去了,我怎麼會讓自己人跳坑呢,你們什麼時候看我那麼干過了,真是的,呵呵~~」趕緊安慰到。

「村長到底和你說了什麼,東家!你好像根本沒說!」全叔一直鄒著眉頭,還是沒忍住。

「啊?我沒說?額!!!我這有點亂了。呵呵,是這樣的……」

接下來,王魁把村長和幾個保長一起來談的事給說了一下,沒一會,夜便有些深了,

而劉二黑那個土匪做夢可能也想不到,自己人還離這個小小的村子十萬八千里的,那股殺氣卻把這裡的人們搞的一驚一炸的 聽說王魁又有事召集大家,可沒那家願意落下自己的。從賣地到修水庫,再後來的建房子,從來沒有那次竹林的莊戶吃過虧,相反的還好處多多。要是今天因為沒去,有個什麼掙錢的活自己沒有接到,那可就虧大了,這怎麼能行。

王魁今天起了個大早,吃了依依給做的早粥以後王魁就找了凳子坐在了後院里看者天空呆。其實王魁還是在思考今後的日子,大的方面其實不用多考慮——『自己的安穩總不能全掌握在別人的手裡,而是自己要有承擔風險的能力,換個說法,最實際的當然是有錢就對了。不管跑路還是掐架,錢可都是好東西。』

『上次那一票(謀財害命的那次)不是就讓自己過上了現在的日子了?』王魁先想到的是這個。不過那樣的事不是天天都有機會做,也不是王魁什麼時候都像那樣做。正規渠道想要弄錢,別無他法,當然是從商無疑了。別忘了,王魁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這些東西可沒少想的,只是那時候沒有本錢去做而已,現在舊話從提,但此一時彼一時了。

竹林村這裡地處丘林地帶,按理說在後世也是個很有特色的地方,南路通兩廣,東臨江南水鄉,北有大湖長江等水路交通,背靠雲貴高原,地理條件也很優越,只是這些對於現在的竹林村都太遙遠了,就算最近的又小又破易城都有百多里地,一路也都是窮的不能再窮的偏僻地方,周圍也沒有可短期開,短期利用的條件,比如鐵礦金礦什麼的(廢話,如果有哪裡輪得到王魁來,早給人家佔去了)。

而且,就算有沒有被現的,呵呵!王魁自己也是瞎子闖天下,兩眼一抹黑,還問為什麼?您忘了?醫學,機械,冶金,金融什麼的王愧這傻帽都不會啊,他是學建築造價的,這玩意現在什麼都不是,造不出能賣的東西來。

「干點什麼好呢?」王魁那個苦悶。

午飯剛過,天氣有點陰,不過齊聚在竹林人家的竹林莊戶們心情還是不錯的,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著笑著,大多談論著下午的這次『會議』。王魁自然一一的打招呼,其實大家也都很隨和的,也就是問個好或者點點頭,便自己先找地方聊兩句。

沒要多久,人好象便差不多了,不僅差不多,還顯的有點多了,王魁召集大家開號召力看來還是非常大的。事情很重要,也需要秩序商討,這樣子似乎不行。

「每家一個主事的人進東廂吧,要不這是討論起來很麻煩」難得看到王魁這麼認真,大家也沒有什麼異議。

從跟王魁修水庫時也有開會這一說,有的人已經知道自己帶是個小凳子什麼的,所以很快的能坐下的也就坐了下去,也有人站著,王魁看人都差不離了,和身旁的村長一會意后,便開始說話。

「各位,各位,今天叫大家來其實是想和大家商量個事,估計大夥也知道劉二黑的事吧!」

「東家,那土黑子還能打過來?」

「不能吧!」


「我也覺得不能……」

「好了,都別吵,我也覺得他過不來的,不過這次是劉二黑,下次呢?是啊,今年確實是個豐年了,這得謝謝老天啊,好容易給了個好的年景啊,可是大家有沒有想過,今年好,明年呢,連續後年呢,總會有運氣不好的時候吧,那到時候怎麼辦?」留給別人思考的時間,這是王魁的習慣。

「東家,就把糧食存起來,等到不好的時候也不怕」有人提議。

「可是,咱們村子的地就是那樣子,你估計你幾年才能存夠一個荒年的糧?」王魁細細的和大家剖析問題的關鍵。

「那咱們練勇,保村護寨!東家看行嗎?」

「拉倒吧你,咱們竹林戶不到百,能湊多少人?土匪來少了,能打得過官軍?來多了官軍都跑了,咱們自個還打個屁阿?」這位出了個餿主意,不過能想到這裡王魁到還是挺意外的。

……

「在我看來,我們的糧食產量雖然有提高了,可是要達到可以熬過災年的難度還是很大啊.」

……

「什麼?你說到時候再說,老天爺的事沒有辦法?不,不,不,我們不能等啊,我們等不起啊,要是真到了那時候,怎麼辦,大家一起離鄉背景去逃難,就想祖輩們來這裡時一樣嗎?其實我到是有個辦法的,什麼辦法?呵呵,說起來也簡單,那就是做生意,有錢才是硬道理,什麼災都不怕,什麼東西沒有,關鍵就是要我們有錢。」

「什麼?你不會,學嘛!這個不急!」

「什麼?你瞧不起商人……」

「狗屁『士農工商』,吃不飽飯的才被人看不起,你老老的……」

……

什麼樣的問題都有,什麼樣的想法也都有,甚至連村長都有點奇怪的看看王魁一直搖頭。好不容易把議題拉到了做買賣的路子上,結果卻很讓王魁傷心。

王魁知道難,可是想到的是難出不是怎麼做生意,而是要不要做生意,在大多數人眼裡本分的農人就該做好自己的農事,似乎士農工商的排名問題比王魁的想象還要嚴重,今天的會議還沒有開始正式的議題就慢慢散會了。]

「散了吧,散了吧。想學做買賣的留下,其他人先回去吧。」王魁放棄了民主路線。

王魁知道自己想帶領大家走經濟建設為核心的想法暫時的失敗了。料想到了會有難度,可怎麼也沒想到啊,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當然,王魁也不是輕易就放棄了。

該走的,想走的都走得差不多了,還好,費了九牛之力,總算沒有白乾,王魁的鐵杆到是還有幾個。

「當初為種地修水庫,自己不也做成了?現在村子能吃飽飯不是最好的實證嗎,加上自己也有幾個人堅決支持的啊,那還怕什麼」想到這裡,王魁的心情又好了許多。

看看還留下的人,確實就是那些人,大部分是最先開始跟著自己做事或者租地的人家,比如林雷,也就是小四家,潘寡婦,三牙等等總共9戶。

「好,既然大家信得過我,那麼我就有什麼說什麼了,你們九家願意跟我做,那麼我也保證決不會虧你們,只是啊,力量小了幹不了大事業的!」說道這裡,王魁停了下來,看看眾人。

「本來我沒打算這樣做的,但現在看其他人的態度,我不得不給大夥下個決心。想跟我干,拿出你們所有財產給我,所有土地(大部分早就是王魁的),所有房契,你們將變成一無所有的人,要是事不成,你們就只有完蛋,有人想退出嗎?想清楚了,你們呢也清楚我為人,退出的人的我不怪他,你們原來怎麼過的還怎麼過……」也不知道王魁什麼意思。

也許這個條件是開得高了,不過王魁也是有考量的,前面所有人的猶豫讓王魁預感到了將來的困難,所以他要斷了大家的後路,堅定大家的心。

沒想到還真走了兩戶人家,更沒想到留下的最先說話的居然是潘國偉胖小的寡婦母親:「我一個女人拉扯一個孩子難啊,要不是東家幫忙,那點地怕是將來沒法養活我們母子。東家的話我信,我就想給孩子圖個將來,現在東家說有好路,那我就認為有,胖小跟你我放心得很,大不了我們家兩口就到東家這裡當個僕人有口飯吃就好,不過東家,除了種地以外我也不會做別的,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不會給東家添麻煩,我家的所有,東家想拿什麼就拿什麼吧!」

「我牙子也沒什麼好說的,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光棍,輸光了還是光棍,東家你瞧上我,我就來搭把手,好壞不論。」

「我林雷本也沒別的盼頭了,三個大兒子早沒了,剩個小四,從進東家倉庫管東家的鋪子開始,我就覺得跟著東家沒錯的。現在有更好的出路,我要賭一吧,」

……

其他人其實都和他們差不多,要麼受過王魁的恩惠,要麼想堵一堵自己的運氣,畢竟王魁曾經的能力大家都是認可的。

「好,既然各位相信我,那麼我就試試給大夥找個出路看看,其實大家也不要太擔心,如果最後沒有什麼好的前景,那麼我把大夥的東西,退給大夥就是了,那麼現在事就這麼定下了,畢竟干係大家的生計,我看你們還是再和家人商量商量,自己也思量思量,擇個時間再議吧!」

送走了所有人,王魁又開始思量起來,「哎,本來就沒有底子,那麼從什麼開始呢?」越想覺得越難啊。

就在王魁坐在東廂苦苦思索的時候,有個姑娘正依在不遠處的房門邊靜靜的注視著他,當然這個家裡除了依依,也沒人敢幹這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