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多久,顧佑麟就帶著同事一塊去阻攔。

「不知道警官你們過來幹什麼呢?我就收拾一下東西,怎麼了嗎,難道這個不可以嗎?」

超市老闆一臉懵逼的盯著顧佑麟看,彷彿是不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

「帶回去警察局。」

顧佑麟不管他想要說什麼,直接就將人給帶回去了警察局。

回去到警察局之後,顧佑麟才發現,自己原來是中了圈套,中計了。

「隊長,剛剛你們出去抓超市老闆的時候,驚動了組織的其他成員了,他們一個個的慌張起來,差一點就暴亂了。」

畢竟他們組織原來的會員也是有差不多一百多號人的。

當聽到這裡的時候,顧佑麟跟陸雅可兩個人才反應過來,原來超市老闆早就知道他們會派人跟蹤著他的,故意表現的要逃跑的痕迹,故意驚動其他成員,可是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呢?

對啊,到底是有什麼目的呢?顧佑麟一直都想不通,一臉的無奈。

坐著在自己的辦公室,揉了揉自己的腦袋。

覺得都是因為自己的過錯,他或許不應該讓超市老闆回去的,不應該帶著人過去抓人的,才會驚動這些會員的。

不過,他忽然之間有些明白,為什麼超市老闆要驚動這些會員了。 估計就是想要告訴他們,什麼都別說吧?

可能是清楚顧佑麟現在的心情,陸雅可來到了顧佑麟的辦公室,站著在他門口。

「咚咚咚」

輕輕的敲了一下顧佑麟的門,而正在思考的他本來是不想要任何人進來的,可是一想,自己的舉動不太好,最終還是讓人進來了。

「進來。」

聽到顧佑麟的聲音之後,陸雅可便走了進來。

看到他現在這個狀態,便知道一定是心情很不好,估計就是因為在煩躁著昨天超市老闆的事情了。

「雅可,怎麼了嗎?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檔腹黑孃親帶球跑 我剛剛,狀態不是很好,不好意思。」

他剛剛的確是在煩躁著,總在擔心著這個案子。

她本來是打算安慰一下顧佑麟的,可是發現現在他心情好像好了許多。

這樣子她也可以放心許多了,不用擔心他會走不出來了。

她就知道顧佑麟會振作起來的,不像是振作不起來的。

「沒事,我剛剛在外面看到你心情好像不太好,所以就走過來問問你。」

畢竟大家都是同事的關係,肯定要過來安慰一下,也不希望顧佑麟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自責的。

「嗯,謝謝關心,我沒事了,我都已經理順了,你先回去忙吧,如果這個案子有什麼進展,我再聯繫你,又或者你有什麼發現,你再聯繫我。」

點了點頭,陸雅可離開了顧佑麟的辦公室,準備繼續去找一下線索。

第二天一大早的,陸雅可來到警察局這邊,正準備過去看看林夕的,可是誰知道卻看到了裡面空空如也的,一個人都沒有,不知道去了哪裡。

陸雅可有些疑惑,林夕哪裡去了,難道是逃走了嗎?不應該啊,畢竟警察局這裡有警察在這邊蹲守著的,不可能逃的掉的。

「裡面的人哪裡去了?」

陸雅可剛剛好看到有一個警察往這邊走過來,恰好她有事情想要好好的詢問一下。

立即就抓住那人的手,擔心的詢問起來林夕的下落,她的第三感告訴她,林夕一定不簡單的,他身上的氣質跟鎮定,是偽裝不出來的。

「他昨晚被人給保釋出去了,怎麼了嗎?雅可你不知道嗎?」

看到陸雅可拽住自己,還以為發生什麼比較重大的事情了,當聽到原來是這件事的時候,他這才知道,原來是問林夕的下落。

整理好衣袖之後又繼續去巡班去了,反正每天的工作都是這樣。

保釋嗎?怎麼可能,不是說了林夕不能被保釋出去的嗎?他們這些人都要先關押在警察局的嗎? 完美重生 是誰給的這個權力啊?總不可能是顧佑麟。

正準備過去好好詢問一下顧佑麟,恰好在這個時候,顧佑麟往這邊走了過來。

「怎麼了嗎?」

看到陸雅可這個神情,顧佑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麼盯著自己看。

「你知道林夕被保釋出去這件事嗎?」

「不知道啊,林夕怎麼被保釋出去了,不是說不能保釋的嗎?」

顧佑麟也都不知道為什麼可以保釋出去,為什麼林夕會不在了呢?他都不知道這件事。

一臉懵逼的撓著頭,不能保釋這個還是他主動提議出來的,怎麼可能會主動解除呢?他又不是傻的,不可能不知道的啊。

「林夕被人給保釋出去了,就在昨晚,我還以為這件事你知道得,所以過來問問你,誰知道你也不知道這件事的。」

這才覺得奇怪,既然不是顧佑麟做的決定,也不是他做出來的事情,到底是誰做的,難道是其他的警察或者他的上級嗎?

想到自己的這個猜測,顧佑麟越來越覺得很有這個可能性了。

立即就跟陸雅可道別,來到了領導的辦公室。

「老大,你知道林夕嗎?」

眼神有些嚴肅的盯著領導看,而領導看到是顧佑麟的時候,有些詫異,他沒想到顧佑麟會在這個時候找他。

眼神微閃,點了點頭,他本來是不認識的林夕,不過經過昨晚那件事之後,他就知道了林夕這個人,還印象深刻了。

「林夕是不是你讓家屬保釋出去的,老大,你可不知道他幹了什麼事,就這麼將他給放走了,我們的線索都斷了。」

林夕這個人至關重要,特別是他表現的那些行為,他更加不放心就這麼讓他給保釋了。

「老大,你不應該這麼做啊。」

語氣語重心長的,也讓領導知道了事情得嚴重性。

本來剛剛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沒有什麼大事到底,最多就是做了一些小事情,懲罰一下就差不多的了。

「不是,佑麟,你不知道,不是我想要讓他保釋出去的,他可是市長書記的外甥啊,書記親自打電話過來我這邊要保釋人出去了難道我還拒絕嗎?而且我剛剛開始的時候都不知道他發生什麼事了,還以為是什麼小事情,誰知道是這麼嚴重的啊。」

可能說出來都沒有人相信,市長的外甥居然會加入一個邪教組織。

「老大,你不知道,那個林夕可是一個邪教組織的會員,而且他知道這個組織很多事情,所以我們才不能讓他保釋的,希望可以調查到更多的事情。」

顧佑麟將事情嚴重性給說了清楚,希望領導知道這件事的來由。

不過他也是知道領導的為難,畢竟是上面那邊親自過來要人來,總不可能不讓出去的。

「我雖然不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但是說不定這件事跟林夕沒有關係呢,對吧?你就先緩緩,放鬆對林夕的看管,好嗎?」

只能先這樣了,接下來也沒有辦法去做,顧佑麟回去將這件事告訴了陸雅可,只希望她跟自己一樣,別太過於著急跟擔心,案子如果要找出來真相,就一定會找到真相的。

「那我們只能暫時先放鬆對林夕的監管了,現在先將目標放到超市老闆身上去,看他會不會做出來一些什麼事。」

超市老闆之前做的事情,真的是讓她覺得很驚訝,沒想到他會這麼做的。 帶著陸雅可到了辦公室,打算跟她談一下這個男人的事情,想要知道那個人在組織上是什麼樣的地位。

「你知道那個男人嗎?他在那個邪教組織上是什麼樣的地位,這個你知道嗎?」

如果可以清楚的知道他得地位不低,就可以知道,他大概率就是在撒謊了。

看了一眼顧佑麟思考了一下,她雖然不是很清楚那個男人的地位,但是她隱隱約約的記得那個男人被那個女會員稱呼二哥的,那他們的領導估計就是大哥的了。

畢竟這個會議本來是領導過來開的,現在卻變成了這個二哥,所以,他的地位大概也是不低的。

「隊長,我覺得他的地位應該是不低的,畢竟他是被稱為二哥的人,他應該是撒謊的了,要不然我們對他進行催眠,相信一定很快的就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了,只要進行催眠,就可以知道他們的最終基地在哪裡,負責人是什麼人,就可以了,是吧?」

陸雅可的這個提議很不錯,讓顧佑麟聽到之後點了點頭,沒想到她居然連這些細節都記的清清楚楚。

「好,那我現在就過去找心理醫生過來,看看能不能對他進行一個深度的催眠,讓他開口說話。」

知道下一步需要怎麼做之後,顧佑麟直接就過去聯繫了自己的好朋友,一個心理醫生,趙吏,相信他一定會儘快的就催眠那個男人的了。

「我剛剛好到你們警察局,沒想到你剛剛好有事要我幫忙啊,要不要求我啊。」

趙吏沒想到自己正準備過來這邊交一份文件都被朋友抓到幫忙,不過可以幫的上顧佑麟也是蠻高興的了。

聽到趙吏一番這麼欠揍的話,顧佑麟揉了揉眉毛,沒想到他到現在還是這個樣子。

「到底幫不幫,趕緊說,我們著急著調查清楚這個案子。」

的確是這樣,他們都已經是想要知道那個組織的負責人到底是在哪裡。

一臉認真的狀態,絲毫沒開玩笑的樣子,讓趙吏看到他這個樣子,也知道這件事得嚴重性了。

「好,我知道了,我會儘快幫你去催眠得,看看能不能深度催眠他,調查出來你們想要知道的東西。」

跟著在顧佑麟的身後,來到了審訊室裡面。

站著在門口,希望可以觀察到這個男人的弱點到底在哪裡,找到弱點就可以儘快的深度催眠他了。

「你們就在門外等我就可以,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趙吏直接就走了進去,跟那個男人面對面的,就這麼四眼相對的。

「不知道你又是哪個警官呢?找我是有什麼事,是不是那個警官調查不出來了,所以想著派你過來呢?不過,要是派你過來,也是沒有用的。」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居然敢這麼面對著警察。

「看著我,看著我,眼睛別眨,一直盯著我看,別眨眼,聚精會神的。」

不知道是不是趙吏的聲音太好聽了還是怎麼樣,帶著一股磁性,讓他情不自禁的就聽從了趙吏的指示,一直盯著趙吏看。

誰知道才盯著趙吏看大概十分鐘的時間,沒想到腦子一下子就蒙了,失去了意識,壓根就沒有了自己的想法。

看到他那個樣子,趙吏就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一定是失去意識,被他給深度催眠了,所以才會現在這個樣子的。

「可以了,你們現在就可以問他內容了,只要你問,他應該就會回答的了。」

雖然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起碼都還有百分之九十左右的。

「好,我知道了。」

知道已經被催眠之後,顧佑麟跟陸雅可走到了那個男人的身邊。

「你是組織的內部人員嗎?」

因為之前這個男子說他不是內部人員,只是邊緣人,可是她壓根就不相信,只能現在再一次詢問了,現在問的估計就是真話的了。

聽到問話,本來已經是被催眠得迷迷糊糊的男人嘴裡喃喃自語著:「是,是內部人員,我可是老二,怎麼可能不是內部人員呢?」

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還表露出來嘚瑟的樣子,彷彿自己是這個內部人員很有面子一樣。

果然是內部人員,陸雅可就知道自己一定是沒有猜測錯的,畢竟她可是聽到的。

「那你們的總部基地在哪裡,地點可以說一下嗎?畢竟我們也是很想要見識一下你們的總部。」

詢問到這個的時候,顧佑麟跟趙吏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陸雅可,沒想到她會這麼詢問,既不會刺激到他的腦神經,也讓他很快的就回復這個問題。

果不其然,一聽到這個問題,本來是已經被催眠的那個男人沒有這麼緊繃了,放鬆了下來。

重生之黑蓮花的綻放 「我們基地當然是在嚴密的地方,不會有人知道的,不過看在你們這麼想要知道的份上,我就告訴你,我們基地你們一定不會猜的到,就在榕城那邊,那邊的環境比較偏僻,很少會有人過去的,所以我們才會將基地給弄在那邊,比較安全。」

說起來他們這個組織,他們也沒想到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的。

「那在榕城哪裡,可以說一下嗎?大概在什麼位置,旁邊都有什麼出名的東西呢?」

心裏面沒有想法的那個男人一下子就回答出來了這個問題。

「就在一個遺迹旁邊,那裡是一個農村了來的,但是其實也是我們的基地。」

原來他們是利用農村的濃密來掩蓋這個,這個倒是讓陸雅可沒想到的。

「你們的負責人是誰,你是負責人嗎?」

她現在倒是想要知道負責人是誰,畢竟這個組織的負責人一定是很有腦子的,要不然也不會想到這些東西的。

「你問我們的老大啊,我們老大可是有錢人啊,我們都想不通,他都已經這麼有錢了,為什麼還要做這種事情,不過,他說為了愛好,我倒是沒想到,他的愛好居然是這個,我們老大,可是之前開會的那個樓下老闆,在榕城那邊也有很多家那個超市,他有錢的很,壓根就是不缺錢的主,主要就是想要玩玩而已。」 聽到這裡的時候,顧佑麟沒有絲毫的反應,但是還是將這些主要信息給記錄下來了。

本來在那個會議上,陸雅可就知道那個超市,剛剛開始的時候,她還很好奇,為什麼會在一個超市的樓上開會,原來超市老闆就是幕後的老大,怪不得會這樣,原來是因為這個。

這個倒是萬萬沒想到的,不過也因為這個,陸雅可對於這個老闆有了一個印象。

「隊長,我知道這個老闆,之前開會的時候,你們去抓人的時候,樓下那個超市,就是那個老闆就是負責人。」

聽到之後,顧佑麟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排人過去抓超市老闆,看看我們到達超市的時候,他還在不在,不過感覺在的機會不大,畢竟那天抓人的事情鬧的這麼大,他應該會收到消息離開的。」

不過一切都是有可能得,很有可能對方不害怕,覺得都是小兒科,那他就很有可能繼續待在原地。

「小林,馬上召集警隊,我們現在馬上過去臨街的超市,將裡面的老闆給抓起來。」

匆匆忙忙的召集了警隊,帶著人出門去了,而陸雅可本來也打算跟著顧佑麟一塊過去的,可是誰知道被趙吏給攔住了。

「陸小姐是吧?怎麼以前都沒有看到過你,新來的嗎?」

他過來這邊找顧佑麟這麼多次了,第一次遇到陸雅可,沒想到她的表現挺讓他眼前一亮的。

以前怎麼就沒有看到過她呢?對於陸雅可,他覺得蠻有意思的。

「對的,我是這裡的實習法醫,不是刑警。」

說起來法醫的時候,眼神閃爍了一下,她雖然不是很想要當法醫,不過跟警察這一行有關係的,也還是可以接受跟熱愛的。

「法醫啊?你居然是一個法醫,不可思議,我還以為你是新來的女警呢,沒想到啊,原來你膽子這麼大的,敢對人解剖嗎?」

畢竟解剖對於法醫來說是最基本的,不過他一想到這麼漂亮年輕的女孩子,不太像是一個法醫來的。

「自然是會的,我要跟著隊長一塊過去了,沒什麼事就先走了。」

她覺得,跟趙吏是沒有什麼好談的,她著急著幹活呢,調查出來真相到底是什麼。

對於超市老闆,她的確是蠻好奇的,想要知道他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是什麼,既然不是為了錢,家裡有錢,那到底是為了什麼,所謂的愛好嗎?她有些不相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