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事,這不算什麼”我摸着左臉笑着說道,剛剛那姑娘甩我這一巴掌的力氣可不小,把我的左臉都打腫了。

“那姑娘的傷沒事了吧,她會不會也變成殭屍”劉隊長擔憂的說道。

“我看了一下,她胳膊上的四個牙洞確實是殭屍咬的,但咬洞也不深,她也只是輕微的中了點屍毒,剛剛我已經用糯米給她的屍毒清理掉了,她現在只要去醫院簡單的包紮一下就行了”我對劉隊長解釋道。

“昂,那我就放心了”劉隊長安心的點了點頭。

“劉哥你們在這等着,我進去找那具殭屍”我說完就走進了遊樂場。

晚上的遊樂場也很熱鬧,不少小陰靈都在這遊樂場裏嬉鬧着,有的玩滑梯,有的玩蹺蹺板,還有互相追逐着的。

“小朋友,你能不能告訴我,有個走路一蹦一跳的大姐姐他藏在哪裏”我叫住了一個走在我面前的小陰靈向他詢問道,這個小陰靈看起來只有八九歲的樣子,張的很胖,他的眼睛很圓,圓的就像衣服上的鈕釦似的,我暗歎太可惜了,這麼可愛的孩子這麼早就夭折了。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你在跟那位姐姐玩捉迷藏嗎?”小陰靈瞪着圓溜溜的大眼睛稚氣的向我問道。

“是啊,她藏起來了,我找不到她了,我現在很着急,你能幫幫嗎?”我蹲下身子向這個小陰靈問道。

“那你們可不可以帶我個玩啊”聽小陰靈說這番話的時候,我頭都急冒汗了。

“你看這時間也不早了,我一會還要回去睡覺,你要是能幫我找到他的話,我明天晚上送你一個玩具車好不好”我哄着這個小陰靈說道,我哪有時間跟他玩捉迷藏啊,我現在唯一想的就是趕緊將那個殭屍抓住交給劉隊長我好回家睡覺,我現在真是嚮往在趙鳴家別墅住的那幾天,雖然受了很重的傷但是很冷靜,沒有人打擾。

“你會不會騙我吧”小陰靈質疑的問道。

豪門情變:總裁你混蛋 “當然不會了,我從來不會騙人”我笑着說道。

“那咱們倆拉鉤上吊吧”小陰靈將他胖乎乎的小手伸了出來,我也把我的手伸了出來,當我觸碰到小陰靈手的時候就像碰在一塊冰上。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騙人誰小狗”小陰靈拉着我的小拇指說道。

“好,誰騙人誰小狗”我應聲答道。

“他就在前面的亭子裏,你可不要跟她說是我告訴你的”小陰靈指着前方不遠處的一個涼亭說道,我站在原地看着前面的那個涼亭隱隱約約的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

“謝謝你了小朋友”我笑着對那小陰靈說道。

“明天晚上我等你”那個小陰靈衝我喊道,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表示答應。

還沒等我走到涼亭旁,我就看見了一個黃衣女子站在涼亭的裏面仰着頭在吸收月亮的精氣,她根本就沒有留意我的到來。我看到她的裸露的手臂上佈滿了長約一寸的黑毛,而且她身上的屍氣也不是很重,估計她應該是才從白僵變爲黑僵,對付跳屍我也許把握不大,但是對付這個黑僵我還是很有把握的。

我將兜裏的鎮屍符拿在手裏然後緩步的向她走了過去,由於這具殭屍的等級比較低,所以她根本就沒有留意到我的到來,當我走到她面前的時候,她仍然閉着眼睛站在涼亭的前面仰着頭曬着月光,我從她青紫色光滑的臉上能看出這個女殭屍應該才變成殭屍不久,要是她臉上的皮膚髮皺的話,那就證明很早就變成殭屍了。

當我走近離她三米遠的時候,她睜開眼睛看到了我,她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轉過身向後蹦去,面對着我她還是感到害怕的。

“給我站住”我一個箭步飛奔上前將手裏的鎮屍符貼在了這具殭屍的後腦勺上,這具殭屍瞬間定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劉哥,我在遊樂場涼亭這,一切都搞定了”我掏出手機給劉隊長打了個電話,沒過兩分鐘,一輛麪包車就開了過來,劉隊長還有法醫老呂從車上跳了下來。

“已經搞定了,現在必須把這具屍體立即火化”我指着涼亭處的那具殭屍。

“現在恐怕不行,怎麼也要等天亮了才能把這具屍體送到火葬場”劉隊長看着那具屍體對我說道,雖然劉隊長這不是第一次接觸殭屍了,可是看着這具殭屍他還是感到頭皮都發麻。

“這具殭屍怎麼看着這麼眼熟啊”法醫老呂走到那具殭屍的面前仔細的端量着。

“老劉,你快過來看看,這像不像咱們老局長的孫女佳琪”法醫老呂招呼着劉隊長過去,劉隊長三步跨成兩步就走過去仔細的打量着那具殭屍。

“你還別說,這具殭屍還真有點像咱們老局長的孫女”劉隊長點着頭說道。

“不是像,應該就是吧”法醫老呂說這話的時候臉都變黑了,劉隊長一聽法醫老呂這麼一說他的臉也瞬間變黑。

“這下可就不好辦了”劉隊長慌亂的說道。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我看劉隊長跟法醫老呂臉色難看,就向他們倆詢問道。

“這個殭屍可能是我們老局長的孫女佳琪,她已經失蹤有些日子了,沒想到…..”劉隊長說到這的時候我也明白了。

“她也是小吳的女朋友”法醫老呂在旁邊插了一句。

“那這具殭屍十有八九應該是被那個小吳給咬了,當初我們到小吳家勘察的時候,我們就說過小吳家裏可能存在兩具殭屍”我對劉隊長說道。

“完了,完了,這個混小子這次作大了”法醫老呂說這話的時候身子都哆嗦了起來。

“看來這屍體明天還不能火化”劉隊長搖着頭無奈的說道。

“劉哥,你可要想清楚啊,這具殭屍明天不火化一旦出現亂子怎麼辦”我皺着眉頭對劉隊長說道。

“可他是我們局長的孫女,起碼也應該他的家人看一眼”劉隊長垂着頭說道。

“林兄弟說的對,萬一這具殭屍不火化出現亂子的話,我們可應付不了,特殊情況特殊對待吧,這件事還是不要讓老局長知道比較好,如果他知道的話,對你對咱們楚局長都不太好”法醫老呂皺着眉頭在旁邊說道,劉隊長也認爲法醫老呂說的有道理。

“也只能這樣做了”劉隊長點了點頭說道。

“咱們別談論這些了,先把這殭屍擡上車吧”我對劉隊長吩咐道。

“好”於是我跟劉隊長還有法醫老呂我們三個人將這具殭屍擡到了麪包車上。

此時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裏有兩個人望向我們這裏,其中一個人的頭上蒙着黑紗,另一個人則是小吳。

“你鬆開我,我要去救佳琪”小吳含着淚望着前方的遊樂場。

“你現在去無疑就是找死”蒙着黑紗的那個黑衣人緊緊的拉着小吳的胳膊不放,不管小吳怎麼用力,他都掙脫不開那黑衣人如同虎鉗一般的雙手。

“你現就在放開我,你再不放開我就別說我對你不客氣了”小吳回過頭瞪着黑色的雙眸看着蒙黑紗的黑衣人,此時小吳那長長的獠牙也從嘴裏伸了出來。

“我能救你,也能殺了你”蒙黑紗的黑衣人伸出左拳狠狠的砸在了小吳的天靈蓋上。

“噗通”一聲,小吳的身子軟軟的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如果不是我師傅留你有用,我早就殺了你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黑衣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小吳說道。

其實佳琪的出現完全不是偶然的,這都是蒙黑紗的黑衣人一手策劃的,他覺得小吳帶着這個佳琪完全是他的累贅,所以蒙黑紗的黑衣人趁小吳晚上不注意的時候他將小吳的女朋友佳琪偷偷的放了出去。當小吳留意到佳琪不見的時候,他就迫切的跑出來找尋佳琪,蒙黑紗黑衣人擔心小吳也跟着他跑了出來,之後他們就在遊樂場看見了我制服佳琪的那一幕,這一幕也是那黑衣人非常想看到的。

蒙黑紗的黑衣人站在原地看了我大約一分鐘左右,然後他蹲下身子將小吳抗了起來就向遠處走去。

“劉哥,這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我打了一個哈氣對劉隊長說道。

“今天這事真是謝謝你了,沒有你我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我安排小張送你回去”劉隊長一臉感激的對我說道。

劉隊長掏出電話給小張就打了過去,小張這個人也麻溜,他在遊樂場外接到劉隊長的電話開着警車就駛了過來。

“林老弟,等一下”我打開車門剛要上車劉隊長就給我喊住了。

“怎麼了”我轉過身向劉隊長看去。

“你那個鎮屍符能不能多給我一張”劉隊長不好意思的對我說道。

“我以爲什麼事呢,給”我從兜裏又掏出一張鎮屍符遞給了劉隊長,劉隊長接過我手裏的鎮屍符就上了麪包車給那具殭屍的胸前又貼了一張,這樣他才放心。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等小張將我送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凌晨三點多了,此時我躺在沙發上是一點睡意都沒有,我這麼幫劉隊長一分錢不賺就算了,今天晚上還捱了人家一個大耳光子,我真不知道我這到底圖的是啥。

等我迷迷糊糊剛要睡的時候,裝修隊的那羣人來了,我心想這幫人也真夠不容易的,早上五點上門幹活,晚上八點下班,一天的工作量超過了十四個小時。

“王工長,你們一天干這麼長時間就不累嗎?”我將茅山堂的門打開說道。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累是累了點,只要能賺錢,苦點累點都不算個什麼,我們這些人也都習慣了”王工長笑着說道。

“那你們還真是不容易”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沒什麼,對了小老弟,你這些日子去哪了,我好幾天沒看見你了”王工長也向我問了過來。

“昂,前兩天出門了,昨天剛回來”我應道。

透視小邪醫 “噢,小老弟,我也不跟你說了,樓上還有半天活就幹完了,等中午完活我過來找你聊聊”王工長說完就往這樓上走去。王工長這個人不錯,雖然他是裝修隊的頭,但是他這個人一點架子都沒有,下面那些人怎麼幹活,他就怎麼幹。

我到對面的包子鋪吃了點早餐,然後就回到茅山堂裏繼續刻那桃木劍,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一晃眼就到了中午十二點多鐘,要不是王工長他們下來,我根本就不知道這時間過的這麼快。

“小老弟,樓上的活已經幹完了,三天之後我們再過來刮一下大白就徹底的完活交工了”王工長走到我面前笑着說道。

“你們乾的也挺快的”我站起來倒了一杯茶水遞給了王工長。

“王副董事長對我說了,讓我們多加點班錢不是問題,最主要的是讓你早點住上去”王工長又對我說道,他的這句話讓我感觸很深,聽了他這句話我這心裏已經不像之前是那麼煩王思琪了。

“小兄弟這時間不早了,我領着兄弟們去吃飯了,下次刮大白的時候我可能就不來了,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事你就給我打電話”王工長從兜裏掏出一張名片遞給了我。

“好,有事我給你打電話”我說完就把王工長的名片收了起來。

“喂,劉哥,昨天晚上那具殭屍處理了嗎?”我有些不放心把電話打給了劉隊長。

“恩,早上就火化完了”劉隊長在電話那頭應道。

“那就好,我就是有些不放心給你打個電話問問”我笑道。

“恩,這件事的消息已經被我封鎖了,林老弟也不要跟別人說這件事,如果這件事讓我們老局長知道的話,我跟楚局長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劉隊長在電話那頭叮囑着我說道。

“我知道了,我是不會亂說的,就這樣了我這邊還有事”我沒等劉隊長說完就把電話掛了,劉隊長說的這番話讓我很反感,這句話即使他不說我也不會跟別人說得,我覺得他對我還是不夠信任,隨便他吧,我該做到的已經做到了。

王工長他們走了,這茅山堂也恢復了往日的安靜,我還有點不自然,我忽然覺得我這人還有點犯賤。中午在隔壁吃了點拉麪回到茅山堂我就睡着了,畢竟昨天晚上一夜都沒閤眼。

睡到晚上六點多的時候,我的電話就響了,我睜開眼睛有種想把電話摔了的衝動。

“喂,誰呀”我接過電話沒好氣的說道。

“林大哥,是我啊,我是柳涵”電話那頭響起了柳涵溫柔的聲音。

“哦,原來是柳涵啊”

“林大哥,是不是我這個電話打擾到你了”柳涵聽出來我剛剛說話的語氣不是太好。

禁忌豪門:你只能愛我 “沒有,沒有打擾,你有事嗎柳涵”我立馬換了個態度對柳涵說道。

“林大哥還有兩天就星期六了,我有點事想要麻煩你,希望你能幫幫我”從柳涵的話語中我能看得出來她有點急。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幫到你,等你來了再說吧”我對電話那頭說道。

“好的,那謝謝你了林大哥”柳涵說完這話就高興的掛斷了電話。

我看着手裏的電話搖着頭苦笑着,我這一天正經八本的事沒一件,全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我是越想越鬧心。

我上樓洗了個臉穿上外套就向外走去,九月中旬的天氣早晚兩頭比較冷,即使穿個外套我還是感到冷,本來我是不想出去的,可是昨天晚上答應人家那小陰靈要給他買個玩具車,所以我不能食言,尤其是對陰靈。

六點多鐘的dg還算是很熱鬧,滿大街都飄着燒烤的味道,我走到街邊的一個燒烤攤擼了二十塊錢的串子又喝了一瓶啤酒這就算是我的晚餐。

我在超市花了一百多塊錢買了一個遙控車就往遊樂園走了過去,我們市裏這個遊樂園在夏天的時候,來的人比較多,都是家長帶着孩子來玩,一到秋天這個遊樂園就變的冷清起來,畢竟天都涼了,家長們不敢給孩子放出來玩怕他們感冒。

來到遊樂園我隨便的找了一個椅子坐下來等那個小陰靈出現,陰靈一般只有晚上八點以後出現,而我七點就來了。

“叔叔,我的車呢”到了晚上八點,那個小陰靈準時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給你”我將嶄新的遙控車拿出來遞給了小陰靈。

“太棒了,還是遙控的”小陰靈拍着巴掌跳了起來。

“你先等着,我得燒給你”我說完這具話就掏出一張符紙甩在了遙控車上“呼”的一下遙控車燃燒了起來。

“謝謝你了叔叔,你還真是說話算話”小陰靈捧着遙控車高興的說道。

“小傢伙,把車給我們”此時從西邊來了四個十三四歲的陰靈,他們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奔着小陰靈走了過去。

“我不給,這是我的”小陰靈嗚嗚的哭道。

“小朋友們,欺負人是不對的”我站到小陰靈的身前對那幾個十三四歲的小陰靈說道。

“有你什麼事,滾開”那些小陰靈囂張的對我喊道,我頓時被這幾個陰靈給氣笑了。

“你們看看這是什麼”我從兜裏掏出一張誅邪符遞到他們面前,當他們看到我手裏的誅邪符,一個個嚇的趕緊向後退了幾步,鬼怕符是天生的,尤其這幾個陰靈的等級還很低。

“小傢伙,你等着,今天這輛遙控車我們幾個要定了”那幾個陰靈盯着小陰靈懷裏的那輛遙控車說道。

“叔叔,我害怕”小陰靈攥着我的手說道,此時我有點於心不忍,我不能看着這個小陰靈受那幾個陰靈的欺負,當然我又拿我前面的那幾個陰靈沒辦法,畢竟他們也是一羣孩子。

“走吧,我帶你去我那裏”我牽着小陰靈冰冷的小手就往茅山堂的方向走去。

“臭小子,有本事你就別回來”那幾個陰靈在我們後頭大聲喊道,小陰靈嚇的緊緊攥住了我的手。

“別怕,有我在呢”我對着那個小陰靈安慰道。

“謝謝你叔叔”小陰靈瞪着大眼睛看着我說道。

“劉梅,劉倩,你們快下來”我走進茅山堂就對樓上招呼了起來,劉梅一聽是我招呼她們,她們幾個迅速的就從樓上跑了下來。

當小陰靈看見劉梅他們的從樓上跑下來的時候,他有些害怕,小陰靈躲在我身後緊緊的摟着我的腿看着劉梅他們。

“給你們添加一個小成員”我指着我身後的小陰靈說道。

“小傢伙別害怕,他們是不會欺負你的”我指着劉梅對小陰靈說道。

“好可愛的孩子啊”劉梅看見小陰靈瞬間想起了自己的女兒,她跑到我的身邊一把抱住了小陰靈,劉倩也跟着劉梅走了過來,二彪還有峯哥對這個小傢伙有些不太感興趣。

“你告訴阿姨你叫什麼名字啊”劉梅牽着小陰靈的手說問道。

“我叫孔宇,孔子的孔,宇宙的宇”小陰靈低着頭對劉梅說道,我看出來他有些怕生。

“那我們以後叫你小宇行嗎?”劉梅一臉笑容的對小陰靈說道,小陰靈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劉梅,你還玩不玩麻將了,我這把肯定非胡不可”峯哥在劉梅的身後督促道。

“我不玩了,我要跟小宇玩會”劉梅一邊整理着小宇凌亂的衣服一邊對峯哥說道。

“劉倩,劉梅不玩我們三個上去鬥地主吧”峯哥又對劉倩說道。

“我不玩了,我要也要跟小宇玩”劉倩也不理會二彪跟峯哥。

“走,二彪,我們出去逛街去”峯哥說完這話就帶着二彪向外走去。

“劉梅,劉倩,這個孩子是我在遊樂場發現的,他挺可憐的,這個孩子以後就交給你們倆帶了”我對劉梅還有劉倩囑咐道。

“放心吧林道長,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的”劉梅一臉深情的望着小宇,我能感受到劉梅身上散發着濃濃的母愛。

“好了,你們帶這個小傢伙上樓吧”

“好”劉梅跟劉倩一前一後的帶着小宇往樓上走去。

加上這個小宇,我這裏已經收留了五個陰靈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想的,雖然我是童子之身陽氣重,但是跟這些陰靈待一起時間長了還是會影響到我。

“算了,還有一個半月他們就走了”我坐在沙發上喃喃的說道,說起劉梅他們要投胎轉世,我這心裏還有點捨不得,我永遠無法忘記我中屍毒的時候劉梅去找糯米給我治療屍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