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沈蘭芳冷笑道:「難道我們還怕他們了不成!」

「當然不怕,我們要是不出去,他們只會越來越囂張!」

宋林聽到一陣踹門聲,拳頭捏得咯咯響:「毛還沒長全的兔崽子們,就敢上門來鬧,不給點教訓還真以為我們宋家可以隨隨便便闖了!」

「怎麼到了現在你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宋老冷眼看著宋林,說道:「如果你想讓我這張老臉丟盡,那現在就開門出去,最好把他們都引進來,砸了我們宋家,那樣你才肯相信自己都惹了幫什麼人!」

一旁的藍夢也說道:「這些人鬧起來是不要命的,現在出去只會把事情鬧得更大。」

「那就任由他們這麼踹我們家的大門?」宋林憤憤不平地指著大門口。

「你懂什麼?動手打人前就不能動動腦子嗎?」宋老是越想越來氣,拐杖重重地敲在地毯上,「顧家人什麼脾氣,你在軍區待了幾十年難道還不清楚?誰叫你欺負到顧家的頭上!」

沈蘭芳撇撇嘴角,「那也不能眼睜睜看著那些人在我們家門口這麼囂張。」

宋老看看沈蘭芳,又看看宋林,表情是恨鐵不成鋼的失望,真是蠢得要死!

「在顧司令來之前,誰也不準給我出去!」

宋老的太陽穴突突脹痛得厲害,說完就杵著拐杖上樓去了書房。

宋林一口氣灌了一大杯茶,滿腔的火氣無處宣洩:「真不知道老頭子是怎麼想的,有什麼好怕的!」

「爺爺這麼決定自然有他的道理。」藍夢幽幽地嘆了口氣,她轉而看向一直沉默地坐在邊上的宋涼生。

回想起剛才在門口,宋涼生跟蘇晚之間發生的那些。

藍夢的心裏面就咯得慌,恨恨地絞緊了手裡的紙巾。

「不行,我必須出去看看,不能讓這群兔崽子蹬鼻子上臉!」

宋林驀地起身,不管不顧地就直接沖向了門口。

「站住!」宋涼生髮現宋林的異樣,站起來想要去阻攔已經來不及,只好也跟著追了出去。

秦朗正罵得歡,就看到宋林走了出來。 「要號喪回家去號!」宋林沒好氣地吼道:「小兔崽子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啊呸!」秦朗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弔兒郎當地抖著一條腿,斜眼看著宋林,說道:「小兔崽子也比你個龜兒子強!你打了我們家北北想不認賬是吧,告訴你沒門!」

北北人小鬼大,特別機靈,看到秦朗帶這麼多人給他撐腰,更是放大了膽子,扯開嗓門喊道:「啊,我的腿斷了,我的腿好疼啊!」

蘇晚心裡焦急,放開北北,走過去對宋林說道:「剛才是你先動手的,作為長輩對一個孩子動手就已經不對了,我要你跟北北道歉。」

「道歉?」宋林冷笑道:「我根本就沒用什麼力氣,別說是讓他摔斷腿了,就是摔倒都不大可能,即便是真摔斷腿瘸了也是他倒霉!」

「你!」蘇晚沒想到宋林竟然這麼無恥,也被氣得臉色通紅。

宋涼生已經追出來,單手搭在宋林的肩上:「別說了,回去吧。」

「我說錯什麼了?」宋林不耐煩地揮開他的手,指著不遠處的蘇晚道:「這個女人,死纏著你不放,現在還慫恿別人來家裡鬧事,要我是你,早就幾巴掌扇死她了,省得禍害別人!」

「你說什麼呢!」秦朗直接沖了過去:「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宋林目光掃過秦朗,冷笑道:「喲,還找了幫手呢!」

蘇晚沉著臉:「我不想跟你吵,孩子現在受傷了,你道個歉,我馬上送他去醫院。」

「好啊!」

蘇晚一愣,顯然沒想到宋林會突然答應下來。

就連秦朗帶來的那些人全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這麼著就完了,這架還打不打了?

宋涼生扣住宋林的手臂:「別胡鬧了!」

「你幹嘛!」宋林不耐地甩開他的手,「我去道個歉你也要阻攔嗎?」

宋涼生只好收回手,但眼睛還是一直盯著宋林。

宋林沖著擋在前面的秦朗道:「不是要我道歉嗎?還不讓開!」

秦朗讓開一步:「你最好是認真的道歉。」

宋林冷哼一聲,就推開鐵門走出來,俯瞰著還坐在地上的北北。

北北哼哼兩聲地轉開頭,一臉的不屑。

蘇晚見宋林答應道歉,便對著北北柔聲道:「北北,咱們馬上就去醫院……」

只是,她還沒說完,一道勁風就刮向她的臉頰。

蘇晚只覺得眼前一花,右臉頰就火辣辣地一疼,清脆的巴掌聲在宋家門口響起。

一片安靜中,更顯得那巴掌聲異常的刺耳。

宋林看著蘇晚紅腫起來的臉頰,心裡莫名地暢快。

他手指著蘇晚的鼻子,厲聲罵道:「你這個小賤人想要我道歉,等下輩子吧!」

說完,他就得意洋洋地徑直朝宋家走回去。

「小晚晚!」秦朗沒想到自己就在這裡,也會讓蘇晚挨打。

「你敢打小晚晚,我弄死你!」秦朗沖了上去。

宋林沒料到秦朗會背後偷襲,冷不防地就被秦朗一腳踹翻在了地上。

「造反了!」宋林羞憤交加,回頭沖秦朗吼道:「你這個小兔崽子,誰給你膽子的敢打我!」

沈蘭芳聽到門口的動靜,也坐不住了,讓慧姨推著出來。

一眼就看到了宋林被踹倒在地上,頓時氣得額際青筋暴動,直拍著輪椅怒喝:「真欺負我們宋家沒人了!」

說完就朝著身後的宋家屋子裡喊道:「宋家的人全都給我死出來!」

很快,就從宋家屋子裡跑出來一群人。

看到蘇晚被打,秦朗都要氣瘋了。

一個小孩子,一個女人,兩個人都在宋家受了欺負。

他要是不給他們討回公道,還有什麼臉面見三哥?

「我去你媽的!」秦朗直接就干翻了離他最近的一個宋家的警衛員。

「快上啊!」小胖子一溜煙的跑了回來,看著遠處的人影綽綽,只覺得全身熱血沸騰。

扯著他獨有的渾厚的大嗓子喊起來:「弟兄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幫忙!」

大院里這群小崽子,從小打到大,不怕打不過就怕沒架打,哪裡會放過這個機會?

尤其是打群架,這種事情簡直太叫人興奮了!

這幫子小年輕一個個的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亢奮。

在他們看來,在軍區大院裡面跟幾十個兄弟一起打群架,那簡直就是人生必須要經歷的事情之一!

沒有打過群架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

以後講出去,都是臉上倍兒有面子的事情!

一幫子人越來越激動,一個個的扯開嗓子吼著:「還他娘的不上?更待何時?!」

宋家這邊的警衛員也不是吃素的,眼看人家都打上門了,要還退縮就真的丟臉了!

一時間,宋家大門前亂成了一團。

這還不算完,還源源不斷有新的生力軍加入。

一群閑著沒事幹,得到消息趕來增援的軍區二世祖們,遠遠地就聽到一片打得亂糟糟的鬼哭狼嚎聲。

「這就打起來了?」十來個大小夥子面面相覷,「我們來晚了,我靠!」

「等等我,我也來一個!」

這些二世祖們一見到這群魔亂舞的戰況,頓時一個個的眼睛放光,興奮得全身每個細胞都在吶喊!

正當他們要衝過去的時候,從旁邊竄出來一群警衛員,瞧見自家的小祖宗,都連忙上前阻攔拖拉:「別打了,快回家去!」

「回什麼家!」有人高聲喊起來:「沒看到老子要去打架嗎?」

「不行,那可是宋家,要是政委知道了,會有大麻煩!」

有些警衛員看到情況不對,趕緊拉著自己家的混世魔王,不讓參與到這場混戰中去。

可是他們忘了,這些個混世魔王,哪個不是膽大包天的主?

這個軍區大院里就沒有他們不敢做的事!

上房揭瓦是每天都有事,打架鬧事那也絕對是家常便飯。

尤其是這些混世魔王的家長們,原本一個個的都是當兵出身的。

從來都不會喜歡自家的孩子是乖乖娃。

寧願他們做狼,也不要他們當羊!

所以,這些家長們對自家孩子平日里的小打小鬧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打個架而已,總好過將來上戰場,沒有一點實戰經驗,被人打死強!

軍人難道還會怕打架嗎?

就怕他們不會打,不敢打!

所以軍區這些個家長們的原則一直都是:打架可以,但是你不能隨便欺負人。

不能鬧出大事,不能把人給打殘打死了。

孩子們平日里打架鬧事的事情,對於軍區的家長們來說,還真是沒怎麼放在心上,也沒怎麼當成一回事。

所以這回,這些個混世魔王們,一見到宋家門口打起群架來了,一個個的就跟打了雞血一樣興奮,沖得比誰都快。

有的警衛員見情況不對。

媽呀,這哪裡是打群架啊,這壓根就是一群二世祖去找宋家的麻煩呀!

宋老可是軍區的總參謀長呀!

回頭要算起賬來,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家裡這些二世祖們!

一個警衛員死死地抱住自家的小祖宗。

「小祖宗啊,你可別去啊!這不是鬧著玩的!這裡可是宋總參謀長的家啊!」

「你爸爸見了宋總參謀長都得乖乖的,你就別跟著瞎湊熱鬧了,還是快跟我回家去吧!」

「滾開!」那個青年狠狠地推開警衛員:「我兄弟們都上了,老子能不上嗎?將來還不會被人給指著腦門罵孬種啊!老子可丟不起那個人!」

說完,就狠狠一把推開了警衛員,一邊沖著宋家門口的大部隊跑過去,一邊罵道:「兄弟們,我來了!」

其他的小青年們也不甘落後,紛紛氣勢洶洶地跟著追過去。

他們正是在最熱血沸騰的年紀,他們沒有機會上戰場,一直都是聽長輩們討論當年的金戈鐵馬。

他們最看不慣的就是欺負女人孩子,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仗劍走天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那些警衛員們也沒有辦法,他們雖然忌憚宋家,可是自家的孩子可是家裡的心頭寶。

眼下這群魔亂舞的,這麼多人混戰,難保不會出什麼事情。

要是自家的孩子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們哪裡還有臉回去面對領導呀?

所以警衛員們也只能咬咬牙,跟著往前面沖。

宋家加上警衛員和傭人們,總共也就十來個人。

突然就看到不知道從哪兒跑來好幾十號人,而且很多都是大院里的打架不要命的二世祖。

眼看就要頂不住,都紛紛往裡退,著急地把大門關上。

被關上的大門在外面被腳踹得直響,好像下一秒鐘,這些個不要命的瘋狂的人們就會破門而入。

沈蘭芳早就沒有了之前的氣勢洶洶,被慧姨狼狽地推著輪椅躲了回來。

她嚇得臉色發白,兩眼一翻,差點就昏死過去了。

慧姨掐了一會兒人中不頂用,喝了口茶,直接噴到了沈蘭芳的臉上,沈蘭芳這才緩緩醒來。

「怎麼會這樣?」沈蘭芳嚇得全身直打抖,嘴唇都說不清話了,「涼生呢?涼生進來了沒有??」

宋涼生走過來,握住沈蘭芳的手,他的嘴角也破了,滲出血來。

「媽,我在這裡。」

「涼生,你在這裡太好了!怎麼辦啊!那群瘋子,不要命了啊!」沈蘭芳耍了一輩子嘴皮子,可真見到這種大場面了,她就不頂用了。

宋涼生目光幽深得看不清裡面的情緒。

他柔聲安撫沈蘭芳道:「沒事的。」

慧姨的後背也被汗水浸濕。

她沒忘記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黑壓壓的一幫人都朝著他們撲過來,下手時也是往死里在打。

現在屋子裡的人,一個個的全都鼻青臉腫的。

尤其是宋林,簡直是慘不忍睹。

宋林兩隻眼睛挨了好幾拳,腫得跟燈泡一樣,流著鼻血,臉頰也腫起來。

一臉的鼻青臉腫,再加上滿臉的血,頭髮亂糟糟的,衣領也被人給扯爛了,看上去狼狽不已。

宋林就是在軍區靠著宋老的關係,混了個文職,壓根就不會打架。

這一夥子人直接衝上來,他根本是毫無招架之力,被打慘了。

還好他見情況不對,趕緊叫人關門,不然的話,被打殘都有可能!

「媽的,這群小雜種,小雜碎!」宋林罵了一句,疼得倒吸涼氣,只能捂著嘴,再也罵不出來了。

藍夢原本看著蘇晚被欺負,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的。

特別是看到宋林打蘇晚的那一巴掌,她簡直覺得太解氣了!

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情況會突然變了。

蘇晚不知道從哪裡帶來了這些不要命的人,居然敢在宋家鬧事!

這裡可是軍區大院,這裡可是宋家!

他們真的不要命了嗎?

聽到外面有摔東西的聲音,藍夢急忙跑到窗邊,從拉上的窗帘挑起一角朝外面看去。

當看到那群二世祖們直接爬鐵門闖了進來,正在砸花園裡的花盆,藍夢連忙拉緊紗簾,被嚇得心驚膽戰。

她捂著自己砰砰跳動的心臟,怎麼會這樣?這幫人怎麼敢這麼鬧?

二樓,宋老正在書房,忽然聽到外面傳來巨大的動靜。

他走出書房,就看到這群魔亂舞混亂的一幕,氣得差點暈過去。

「我不是要你們好好待在屋子裡嗎?是誰叫你們擅作主張跑出去的!」

宋老恨得咬牙切齒:「你們自己看看,現在都什麼情況!你們覺得自己很英勇是不是?看你們做的好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