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沈緋:「現在什麼情況?」

沈春和:「沈婠讓兩個助手出面,以青藍生物的殼與其他企業同台競價。」

「她拍下了?」

「沒有……」

「最後價格叫到多少?」

沈春和一默。

沈緋發現他目光微閃,不由加重語氣:「爸!」

「……十四億。」

「怎麼可能?!」沈緋微愕,十四億,足夠買下一塊更好的地皮,沒有哪家企業會這麼喊價。

除非……

她眼神驟凜:「爸,你做了什麼?」

沈春和不言。

沈緋偏要刨根問底:「到底怎麼回事?!」

追問之下,沈春和避無可避,只能如實坦白。

「……愚蠢!」沈緋聽完,勃然大怒,卻礙於肢體受限,只能瞪大雙眼。

一股無力漫上心頭,眼中失望不加掩蓋:「當初,你是怎麼答應我的?」

「阿緋,注意你的語氣!我是你父親!」

「呵呵……」她放肆冷笑,笑著笑著眼角卻有淚水滾落,「慫恿抬價?你就只看到這塊地眼前的價值,想著要賣多少錢,所以,你自作聰明,可結果呢?地你賣出去了嗎?錢你拿到手了嗎?」

沈春和眉頭狠狠一擰,不知想到什麼,表情愈漸凝重。

沈緋目露譏諷,笑容悲涼:「現在反應過來了?可惜,已經晚了!沈婠早就料到你會這麼做,所以她讓人拚命抬價,然後退出競爭,你被她親手推到高處,還以為對方是個冤大頭,殊不知你馬上就要摔下來,粉身碎骨!」

沈春和打了個寒顫。

「如果你照我說的,正常運作拍賣會,引沈婠現身,不管她出不出價來買這塊地,至少還保證這個燙手山芋可以拋出去!」

「她買,接下來一連串的計劃也就順理成章;她不買,我們就另外挖坑再引她跳。我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就是沒料想會被自己人扯後腿!爸,你的目光實在太短淺,是你親手毀了一盤好棋!」

本來,她可以贏的。

做夢都在期盼著這場和沈婠之間的對弈,三年了……

她每一天都在為此準備。

可是還沒走出第一步就已經輸了。

「哈哈哈哈哈……輸了啊……還是輸了……」

「阿緋!你冷靜點,我們還有機會!」

「不,沒有機會了,永遠都沒有機會了。」

她這一生,雖有殘疾,卻也美麗聰慧,前半生受盡寵愛,順風順水,就連親哥哥哥沈續都要給她讓路。

本以為這孱弱的身體已經是命運賦予最殘酷的考驗,但她錯了,這個世上有沈婠的存在才是她最難邁過去坎!

「哈哈哈哈……」

沈春和在沈緋癲狂的笑聲中,落荒而逃。

月色下,女人眼角晶瑩閃爍,呢喃聲聲,透著幽怨,卻也伴隨解脫——

她說,「這輩子恐怕都邁不過去了。沈婠,我認輸。」

第二天,護士例行查房,卻發現病人已經沒了呼吸。

「醫生——」

搶救象徵性地進行了一個鐘頭,彼時,沈春和已經趕到,失魂落魄、臉色蒼白地等在手術室外。

最後得到的結果是——

「抱歉,我們儘力了。」

遺體被推出來,已經蓋上白布。

沈春和撲上去,「為什麼?阿緋,你究竟為什麼?!明明三年都熬過來了啊?」

很快,他就明白了,那種看到不到一絲希望的絕望…… 拍賣會後第六天,沈緋的追悼會上,沈春因涉嫌拍賣作假,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

翌日,公司召開臨時董事會,經投票罷免了沈春和總裁一職。

三天後,沈春和被放出來,但調查仍在繼續。

而此時,距離地皮到期只剩最後兩天。

沈春和找不到沈婠,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上苗苗和李復。

「一億是嗎?我賣!」

李復看著眼前彷彿蒼白十歲的男人,一個不帶諷刺的微笑是他能給予的最大尊重:「有個詞語,叫過時不候。沈總請回吧。」

「沈婠不是要地嗎?!我給她!通通給她!價錢由她定,我都接受!一億太高,那就五千萬,五千萬不行,就三千萬……」

回應他的是李復走遠的背影。

兩天轉眼即逝,地皮按照規定程序交還給國土局。

沈春和一夜之間沒了地,又沒了公司,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窮光蛋。

他沒有時間頹廢悲傷,命運的觸手已經向他張開,將他籠罩在陰影之下,為了保命,他只能無休無止地奔跑。

好在,他冠著「沈」姓,這是他手裡最後一張牌!

……

沈家老宅。

「您稍坐,先生馬上就到。」傭人送上熱茶,轉身離開。

名少的神祕老婆:豪門梟寵AA制 沈春和坐在沙發上,起褶的西裝不再筆挺,下巴新冒的青碴頓顯頹廢。

沒一會兒,沈春林的車駛入前庭。

很快,他便進到客廳。

「老五。」

「三哥!」沈春和當即起身,迎上前。

「不用這些虛禮,坐下說。」

沈春和止步,重新坐定。

「你找我什麼事?」沈家的嫡系掌權人,即便嘴上與之稱兄道弟,那一身上位者的氣勢又能瞬間拉開距離。

「三哥,我……實在撐不下去了,才腆著臉找上門。」

「小緋的事,我已經聽說了,但具體情況你說詳細一些。」

沈春和不敢隱瞞,他的自作聰明已經害死了沈緋,不能再斷了自己唯一的生路。

更何況,就算他有心隱瞞,也不一定瞞得過眼前這位。

「事情要從三年前說起,阿緋在沈家的基因庫里找到了能與她配型的旁系後代……」

客廳的講述還在繼續,旋轉樓梯拐角的位置靜靜站在兩個女人。

一個長發披肩,身穿白裙,乾淨純潔得像朵玉蓮花。

一個短髮張揚,黑衣黑褲,自有一股桀驁不馴,宛若脫韁野馬。

兩人五官極其相似,神情卻各有不同。

沈蒼蒼:「五叔說的那個『沈婠』,就是上次在馬場害你住院的那個女的?」

沈蒹葭轉頭,勾唇一笑:「關你屁事。」

「姐,這麼大個人了,能不能好好說話?」

「不能!」沈蒹葭語氣惡劣。

沈蒼蒼笑得毫無芥蒂,似乎對於她這樣的行為早已司空見慣,所以才能無動於衷。

陽光映照在她臉上,雪白的肌膚似乎多了一抹紅潤,褐色瞳孔折射出琉璃一樣的光。

只見她莞爾一笑:「我知道你對那個沈婠心裡有氣,但也不能對著我發吧?」

沈蒹葭不屑地勾起嘴角:「……裝模作樣。」

「看來五叔這次遇到的麻煩不小,還死了個女兒,我記得幾年前他兒子也沒了吧?」

「沈蒼蒼,你到底想說什麼?」

「哦,我就是想提醒一下姐姐,那個沈婠可不好惹呢。」

沈蒹葭皺眉。

「畢竟,小緋都死了,掙扎了三年,終究毀於一旦,可惜啊……」

那廂,沈春林聽完,陷入了漫長的沉默中。

沈春和也不敢貿然開口。

半晌,「這事小緋理虧在先,沈婠復仇也無可厚非。」

沈春和心下驟沉。

「但沈婠手段太過陰狠,我沈家的人即便也錯,也還輪不到她來決定生死。」

「三哥……」

「國內你就別待了,對方來勢洶洶,明顯準備充足,說不定已經有后招在等著。為今之計,只能出國避一避風頭,等事情平息了再回來。」

「可是……我還在接受調查,被限制出境……」

沈春林抬手,打斷他:「這個我來想辦法。」

然後朝助理微微頷首,後者呈上一張銀行卡。

沈春和:「這是?」

沈春林:「我知道你現在處境不好,名下賬戶都被凍結,這張卡里有兩百萬,足夠你去那邊安身立命。」

「謝謝三哥!」

沈春林似乎並不領情,臉上沒有笑,仍是那副嚴肅的樣子,「我幫你,不是因為你做得對,而是看在你也姓沈的份上。嫡脈能夠提供的幫助有限,你好自為之!」

沈春和離開了。

當晚接到電話確定可以出境之後,就買了第二天的機票。

可惜,他卻沒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陽…… 沈春和的死訊傳到老宅,正好是午飯時間。

沈春林和妻子邵華,以及兩個女兒正同桌用餐,管家步伐匆匆進到飯廳:「先生,出事了!」

沈春林筷子一頓。

管家:「五爺今天早上被發現猝死在家中,救護車趕到的時候,已經沒有生命體征了。」

沈春林眉心猛地一跳。

啪嗒——

邵華的筷子沒握住,直接掉在桌上:「五弟,他……怎麼會這樣?!」

沈蒹葭和沈蒼蒼同時停止咀嚼,目露震驚。

管家說完,低眉斂目站在一旁。

偌大的飯廳鴉雀無聲,恍若死寂。

半晌,沈春林:「屍體呢?」

「在醫院。」

雖然醫生現場確診沈春和已經沒有生命體征,但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還是把他帶回醫院安排了急救。

可惜,奇迹並沒有發生。

沈春林很快恢復冷靜,開始下達指令:「對外封鎖消息,派幾個信得過的去處理後事,另外,讓陳四去查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管家轉身離開。

沈春林夾了一塊瘦肉放進碗里,「都愣著做什麼?吃飯。」

邵華回過神,吩咐傭人重新取雙筷子來。

沈蒹葭和沈蒼蒼一個吃菜,一個喝湯。

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但氣氛卻跟之前明顯不一樣了。

「爸,」沈蒹葭突然開口,「五叔昨天還好好的,怎麼今天就……你說是不是沈婠在背後搞鬼?不然哪有這麼巧的事?」

前腳剛說要出去躲段時間,後腳就被發現死在家裡。

沈春林:「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婚前裂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