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沈天良命令一連連長姚浩彬率領二十名特務營的戰士,把小鬼子的右路突擊隊包圍起來,務必把小鬼子趕盡殺絕!

小鬼子的左路摩托車突擊隊跟右路突擊隊同樣的命運,遭到韋步平的迎頭痛擊,紛紛中彈倒下!

旁邊的沈天良長嘆道:「我白活了幾十年!真是白活了!從沒有見過這麼輕鬆的打小鬼子,之前打死一個小鬼子,我們得費很大的勁!」

沈天良旁邊的二連連長黃一飛說道:「我軍基本沒有狙擊手!我只有在講武堂讀書時聽說過狙擊手,沒想到今天親眼看到,給了我極大的衝擊!」

沈天良道:「這小子什麼時候成了狙擊手?槍法還這麼准,彈無虛發,一槍打死一名小鬼子!他是從哪裡學來的?」

黃一飛道:「我看他是從德國人那裡學來的,全世界只有德國有狙擊手專業課程,也只有德國培養出這樣的狙擊手!」

沈天良搖搖頭說:「這小子離我家不遠,要是他曾經到過德國留學,那我應該耳聞才對,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黃一飛說道:「你說得也對,如果韋步平出國留學,不可能一點消息也沒有!」

粵東一帶地區,有這樣的一個風俗習慣:但凡有考上大學堂的,就算這個家庭再窮,借錢都要遍邀親朋好友、鄰居,大辦「升學酒」!

如果韋步平曾經留學德國,必定是轟動四鄉八鄰的大事件!作為鄰村的沈天良不可能不知道!

兩人聊天這當兒,小鬼子的左路突擊隊也被韋步平打得七零八落,眾小鬼子沒死的,有的躲在田埂下;在的伏在油菜花叢里;更有的居然鑽進爛泥里,以躲過中方軍隊的搜索!

「報告營長,小鬼子的坦克開過來了!」

前來報告的戰士說話有點兒顫抖,說話坦克這個鐵罐子玩意兒,給中方士兵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

槍打不入,抱炸藥包衝上去炸,多數被坦克上的機槍擊中犧牲在衝鋒的路上!

沈天良心裡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韋步平的方法靈不靈?

「黃一飛!」

「有!」

「你馬上率領你的二連,把小鬼子的左路突擊隊全殲了!動作要快!」沈天良命令道。

「要多快?」黃一飛道。

「越快越好!」

「是!」

一會兒沈天良就聽到一陣爆炸聲,然後特務營二連連長黃一飛飛快的跑回來了。

「報告營長,小鬼子的左路突擊隊已經全殲了!」

「這麼快?」沈天良目瞪口呆。

「是的,我們一頓手榴彈扔過去,把小鬼子炸得面目全非、稀巴爛!」

……

各位同學也可以看我的另一本完結書《抗戰之烽火》,我的書的特點是熱血、超燃! 「是的,我們一頓手榴彈扔過去,把小鬼子炸得面目全非!」二連連長黃一飛笑道。

沈天良感嘆道:「後生可畏!你們都是人才,消滅這些小鬼子快得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還想著要跟小鬼子對戰半個鐘頭以上呢!這事我得上報師座嘉獎你才得!」

婚前試愛 「這個……咳咳!營座,有點問題!」

「什麼問題?」沈天良感到有點不妙。

「我們特務營的手榴彈全給我們扔光了。」

「什麼?你……你這個敗家仔!」沈天良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話說咱中方軍隊被小鬼子纏鬥,唯有猛扔手榴彈以求脫身,現在護身符沒了……

「營長,我們現在是不是集中精力對付小鬼子的坦克?」黃一飛急忙轉移話題!

沈天良點點頭,強行壓下把黃一飛訓一頓的想法,看著遠處隆隆駛過來的坦克說道:「說得對!但願那小子的方法有用,這樣我們的備用計劃就用不上了。」

沈天良的備用計劃是:組建一支敢死隊。

如果韋步平的方法炸毀不了小鬼子的五輛坦克,那麼,敢死隊就抱著炸藥包衝上去,與小鬼子的坦克同歸於盡!

沈天良親自擔任這支敢死隊的隊長。

這就意味著其他隊員如果不成功的話,沈天良就親自上陣。

這一次第87師長官團遇襲,雖然是漢奸告密,但是特務營差點擋不住小鬼子別動隊的進攻,沈天良也有以死贖罪的想法!

「依我看,韋步平的方法非常管用,這次小鬼子的坦克極有可能是有來無回。」黃一飛信心滿滿。

「但願如此吧!」

……

在1932年初,日軍的無線電台還沒有富裕到配發下級部隊的地步,所以小鬼子的左、右摩托車突擊隊與坦克突擊群之間沒有無線聯繫。

小鬼子兩支摩托車突擊隊被殲滅的地點,僅離坦克突擊群四、五百米遠,但坦克車上的瞭望哨並沒有發現摩托突擊隊已經被殲滅。

剛才聽到左右一陣陣槍聲、爆炸聲,小鬼子的坦克突擊群也認為是正常現象,是摩托車突擊隊與中方軍隊發生了交火!

他們也不擔心摩托車突擊隊戰敗!

日軍的航空兵團、坦克兵團、機炮兵團、摩托車兵團等非常規部隊,從來沒有把常規部隊放在眼裡!包括日軍自已的常規部隊!

……

看著地面上的油菜花、雜草、小雜樹被咔扎扎、咔扎扎作響的坦克履帶壓得稀巴爛,柳生中佐心裡充滿了快感,他特別喜歡征服的快感!

在柳生中佐的心裡,這次行動必然成功,升職沒問題,佩帶著獎章回到東驚是順理成章的事兒!

柳生中佐想到自己將受到藝妓們的熱烈歡迎,頓感渾身發熱!

前面就是濃煙滾滾的地方,也就是中方高級軍官團被困處,沉浸於美夢的柳生中佐被一聲報告驚醒了!

「報告突擊總隊長閣下,前面發現屍體數十具,沒有任何活人!我們中了支那軍的埋伏!」

「納尼?」柳生中佐驚訝了一下,哈哈大笑道:「我們中了支那軍的埋伏?!」

「是的,突擊總隊長閣下,我們要撤退嗎?」

柳生中佐搖了搖頭,冷笑說道:「當然不撤退!就憑我們五輛坦克,足可掃平埋伏的支那軍!」

話音未落,坦克四周響起了嗤嗤哧哧的聲音!

眾小鬼子一看四周,方圓一百多米的稻草在冒煙!

「報告突擊總隊長閣下!支那軍點燃了灑在四周的硫磺、火藥等易燃品,把干稻草點燃,看來他們想用濃煙熏死我們!」

「哈哈哈哈!煙熏又有何用?傳令:全部戴上防毒面具!」

「是!」

坦克隊長渡邊少佐道:「支那軍會不會在地下埋了炸藥?」

柳生中佐搖了搖頭說道:「這不可能,支那軍不知道我們的坦克停在哪個位置,總不能把這一帶地下全埋了炸藥吧?他們有這麼多炸藥嗎?」

說歸說,柳生中佐想了想之後,還是下令坦克退出煙火區。

柳生中佐忽然聽到幾聲驚叫,接著是轟隆一聲巨響!

「怎麼回事?」柳生中佐大吼道,只是戴著防毒面具,他的聲音沒幾個人聽到!

沒有人替柳生中佐傳話!

因為92式超輕型坦克只能乘坐二人:一名專職駕駛員,一名車長。

車長除了指揮行駛方向之外,兼職機槍手、瞭望,還要負責轉動炮塔,因為92式坦克的炮塔不能自行轉動!

柳生中佐乘坐的指揮車,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一名駕駛員悶頭駕駛,所以沒人幫他傳話!

接著柳生中佐又聽到幾聲驚叫,接著又是轟隆一聲巨響!

柳生中佐的心在往下沉:難道支那軍發明了什麼新式武器?

柳生中佐不顧濃煙,一把將防毒面具掀開,大聲吼道:「自由射擊!緊急撤離!快快快!……自由射擊!緊急撤離!快快快!!咳咳咳咳……」

柳生中佐只是喊了二遍,就被濃煙嗆得咳嗽連連!

剩下的三輛坦克車的車長、駕駛員聽到了柳生中佐的命令,馬上執行!

三輛坦克加大油門,開足馬力,咆哮著向前駛去!

每輛坦克的車長扣動了機槍的扳機,也不管前面有沒有人,二挺機槍噴著火舌,火力全開,向前射擊,以衝出重圍!

……

柳生中佐操作二挺機槍,猛烈向前射擊!打完了機槍彈鏈的全部子彈!駕駛員把油門加到最大,坦克終於衝出濃煙!

柳生中佐剛剛鬆了一口氣。

前面一片稻草被掀開,稻草下面的一個土洞里鑽出一名中方戰士,這名戰士從地上抓起一條手腕粗、四五米長的竹子,雙手緊握向坦克衝來!

柳生中佐弄不清什麼情況,待看到竹子的前面綁著一捆手榴彈時,柳生中佐心膽懼裂!

一瞬間柳生中佐明白了:支那軍把我方的別動隊全殲了,還設了一個圈套引我們到這裡來!

他們先是點燃了硫磺等易燃之物,引燃了這裡的稻草樹葉,製造了大量濃霧,遮擋了我們的視線!

然後支那軍從挖好的土洞里鑽出來,撿起原先放在地上的一根幾米長的竹子,竹子前頭綁了一束手榴彈或是一個炸藥包!

一條繩子連著手榴彈或炸藥包的拉線導火索,可以在四、五米遠處拉響手榴彈、炸藥包!不用近身炸坦克!

好算計!好計謀……

可惜柳生中佐明白得太遲了!

以上念頭電光火花般閃過,悔恨交加的柳生中佐把機槍對準前面的中方戰士,用力扣動扳機:「勇士們,我為你們報仇了!」

然而槍聲並沒有響起來!

柳生中佐這才想起剛才子彈打完了!

柳生中佐張大了嘴巴,眼睜睜的看著中方戰士撐著那條四五米長的竹竿,一束手榴彈就在竹竿頭晃悠啊晃悠,手榴彈在哧哧冒煙……

「八格!」

柳生中佐怒吼聲中,欲拔出身上的指揮刀,把竹竿砍倒!

那中方戰士卻把手裡的竹竿往前一丟,然後逃回地洞里去了!

隨著一聲巨響,柳生中佐和他乘坐的坦克車被炸得粉碎!

……

「五輛坦克車就這樣完了?」沈天良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營長,我們犧牲了三名戰士,我很難過,這計劃不夠周全!」韋步平對沈天良說道。

「值得了!他們犧牲得其所!犧牲得有價值!」沈天良說道:「開戰以來,我軍至少死傷上百人才能炸毀對方一輛坦克!這次以三條人命換五輛坦克,算是一個大勝利了!」

「有沒有人會說日語?」 總裁獨寵心尖嬌妻 韋步平道。

「沒有!」沈天良搖搖頭,隨即問道:「你想幹什麼?」

韋步平道:「如果有人會說日語的話,假傳令叫他們的補給車開過來,我們順便繳了他們的卡車,以及卡車上的槍支彈藥等補給!」

沈天良倒吸了一口冷氣:後生可畏啊!這計策是一環緊扣一環!看來我中華地大物博,人才輩出,復興有望!

沈天良機靈一動說道:「我們不是抓了幾名小鬼子嗎?迫他們去!」

韋步平搖頭說道:「小鬼子深受武士道精神的毒害,到時陣前反水,我們反而受到損失!」

倆人相對無言。

韋步平忽然道:「有了!我們抓到的那三名漢奸,如果有會說日語的話,倒時可以利用!」

「你沒說我倒忘了那三名漢奸!」沈天良馬上叫人押來那三名漢奸。

「我們當中誰會說日語?」

「長官!我……我會。」其中一名留山羊鬍的漢奸站了出來!

「你們兩人會嗎?」

另外兩名漢奸搖搖頭。

「押走,嚴加看管!」

……

「你叫李天福是吧? 隨身空間:戰神的異能小媳婦 這名字起得真好,上天賜福,這次還真是上天賜福,本來你當漢奸國法不容,是死罪,是要被槍決的,但是現在你有一線生機!就看你能不能抓住這最後的機會!」

沈天良這一段話如雨後枯草,把李天福已死的心給澆活過來了!

李天福「撲嗵」一聲跪了下來說道:「長官,只要不死,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你是犯了死罪的人,只有立功才能活命!現在就有一樁天大的功勞等著你去拿!」

「請長官吩咐!」

……

萬一有一天你穿越到抗日戰爭時期,你怎麼做?這本書教你一步一步走上人生的巔峰,譽滿華夏,威震全球的秘訣就在眼前! 「好!你聽這名長官的話。」沈天良一指韋步平道:「他叫你做啥就做啥,要是你再次反叛,你的惡行我將通告政府,讓政府公布你的罪行,你的家族將蒙羞!你死後也不能入祖墳!」

李天福大驚之下,急忙向沈天良拍胸膛保證:「我一定按長官的要求做!」

「我方軍官被困,都是你們告的密,現在日軍一定很相信你!所以你和我走一趟,一起到日軍後勤處,這事不難吧?!」韋步平道。

「不難不難!鄙人認識日軍軍官柳生中佐!」李天福忙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