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江帆馬上意識到周圍有危險人物,他機警地環顧四周,一道黑影一閃,一位身穿黑衣的女子攔住去路。

女人沒有蒙面,臉上冷落冰霜,雙眼殺氣凌人,身穿黑色的緊身衣,胸前漲鼓鼓。雙手握著一柄長劍,劍寒光閃閃,寒光反射在江帆的臉上。

江帆開始還以為是梅代乃召,看到面孔后,才知道是陌生的女人,「我們好像不認識吧,你找我有什麼事?」江帆平靜道。

「哼,有人出錢要取你的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女人聲音十分冷,慢慢舉起了手中的劍,一股氣強大的殺氣湧起,她的頭頂上出現了狗形戰氣。


看到狗形戰氣,江帆暗自吃了一驚,不能小瞧這女的,「如果我沒猜錯,你是隆興請來的殺手吧!」

女殺手冷冷道:「不錯,我是隆興地彪級殺手戈格妲,你現在可以死而瞑目了!」

人影一閃,一聲狗的嚎叫聲,戈格妲戰氣激發,手中的劍發出呼嘯的聲音,周圍的空氣急劇波動起來。

我靠!這娘們真夠狠毒的,想一劍就把我劈成兩半啊!江帆的身體橫著移出一丈多遠,砰!的一聲,劍劈在地面上,地面立即裂開,對面的牆壁轟然倒塌。

「我靠!聽你名字就像母雞下蛋啊!什麼咯咯噠!看你的屁股也不小,下蛋起來也挺快的!」江帆嘲笑道。

戈格妲聽了江帆嘲笑的話后臉色發青,胸部上下起伏,目光中殺意更濃,腳蹬地,身子騰空躍起一丈多高。身子旋轉而下,手中的劍如同漩渦一樣,四周如同颳起了龍捲風。

「龍旋劍!你去死吧!」戈格妲暴喝一聲,狗形戰氣衝天而起,身子越旋越越快,最後化成了影子。



江帆不敢大意,對著手指上的戒指喊道:「誅妖劍出來!」嗖!的一聲,戒指立即變成了一柄青色的劍,江帆雙手握劍迎向旋風。

當!當!當!三聲清脆的響聲,江帆身體一連後退了七八步才站穩,江帆感覺手臂發麻。

「我靠!咯咯噠!你這隻母雞還不錯!但是想殺掉我,那是不可能的!」江帆笑嘻嘻道,剛才接了戈格妲的龍旋劍,威力不過如此,要知道江帆現在也是戰氣高手,雖然級別比她稍低一點,但是戈格妲想殺掉他還真不容易。

戈格妲目瞪口呆地望著江帆,她沒想到江帆如此厲害,手中的劍豎在胸前,冷笑道:「哼,別得意,你剛才雖然接下了我的龍旋劍,那就再接我的連環擊殺!」

戈格妲手中的劍連揮數下,她嚎叫一聲,頭髮都豎了起來,頭頂的戰氣變成馬形,希嚦嚦!一聲馬鳴聲。戈格妲身子變得模糊起來,手中的劍由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眨眼間變成無數的劍影,這無數的劍影就像一匹烈馬直衝向江帆。

於此同時江帆也開始行動了,雙手握劍,頭頂升起雞形戰氣,他第一次施展出「天下無妖」,雖然此劍招才剛學沒幾天,但是配合雞形戰氣和誅妖劍的威力,這招「天下無妖」施展起來威力也是驚人的。

兩道劍影碰在一起,發出數聲金屬碰撞聲后,江帆被擊得身子飛起,撞在牆壁上,掉落下來。江帆立即爬了起來,揉了揉胸口,衣服都破成碎片,「我靠!母雞發飆果然厲害!」剛才要不是金剛護體咒護體,胸口就被她刺幾個窟窿。

當他看到戈格妲時,不禁笑了,「哈哈,咯咯噠,你還真大啊!」

戈格妲的衣服被劍氣擊碎,全部掉落下來,她急忙手捂住,臉紅得像柿子。

「你卑鄙無恥!竟然使下三濫的手段!」戈格妲怒吼道,她發現打鬥的時候,江帆震碎了她的衣服。

「哈哈,對付你這種人,我殺不了你,把你衣服震碎還是可以辦到的,你現在可以去下蛋孵小雞了!」江帆嘲笑道。

戈格妲雙眼直冒火,她恨得牙根直癢,恨不得衝上去狠狠地咬江帆幾口。

「啊!」戈格妲大喝一聲,形若瘋狂地仰天大吼,雙手高高舉起,身上的衣服全部掉落,如同一尊光潔的雕塑。

給讀者的話:

推薦朋友力作<<邪獵花都>>,一本不錯的書! 江帆頓時傻了眼,這女人要幹什麼,開始還遮遮掩掩,現在怎麼一下子就脫光了呢?正在他疑惑的時候,戈格妲渾身骨頭噼里啪啦地作響,身體突然暴漲,一下子變成一個大胖子。

滾圓的身體,腰圍一下子變得兩個人都抱不攏,最惹眼的是胸前兩團肉球,已經快垂吊到地上。一個誘人的美女眨眼間就變成了奇醜無比的醜女,而且還是胖的嚇人的醜女!

「嗷!」發出野獸般的吼叫聲,戈格妲雙手舉起劍,頭頂的戰氣變成了牛形,斗大的牛頭,兩隻牛角。

我靠!牛形戰氣!這妞是要我的命啊!那我也就不惜香憐玉了!「傻蛋!給老子插死她!」江帆立即大喝一聲,他要在戈格妲使出劍之前就把她給殺死,否則受傷的就是自己。

就在戈格妲兩腿之間的地下,冒出了一根骨刺,快如閃電地插入了戈格妲的腹部。速度太快,以至於戈格妲根本來不及反應,等到骨刺從褲襠插入腹部的時候,她才發現,「啊!」的一聲慘叫,如同泄氣的皮球,身體急劇萎縮起來。

「插死你!」納甲土屍從地下鑽了出來,他用骨刺把戈格妲挑了起來,他雙眼放光,看到了戈格妲兩個球,「這麼大的奶!」手一伸抓住就扯,兩個肉球被扯了下來,張嘴就咬。

「傻蛋,你太噁心了!那裡面沒有奶水!」江帆想阻止納甲土屍的行為,但是已經晚了,戈格妲當場就斃命。

「呃,沒奶水!」納甲土屍用力一甩,將戈格妲扔了出去。江帆立即彈出一顆離火,嗖!離火落在戈格妲身上,片刻之後戈格妲化為灰燼。

江帆掏出一顆奶糖,「傻蛋,你好不要做這麼噁心的事了!快到地下清洗你身上血跡!」納甲土屍接過奶糖,瞬間消失在地面。

剛才一幕真實太震撼了,這個戈格妲死得很慘,江帆無奈地搖頭道:「女人還是溫柔的命長!」

當天晚上,盛凌雲和盛宗強沒見戈格妲回來,就知道刺殺江帆失敗,盛宗強嚴肅道:「這小子能力提升太快了,連地彪級別的殺手都失敗了,這件事希望引起總部老頭子注意,早日解決掉這個隱患。」

第二天早上,東海市人民醫院疑難雜症科室,江帆和往日一樣,坐在辦公室里看報紙,突然門被推開了。江帆抬頭看來人是宋文傑,「老宋,你是還收集褲頭呢,還是有任務?」江帆笑道。

只要聽到褲頭兩字,宋文傑就要冒汗,一臉嚴肅,「呃,這次沒有任務,是有個重要病人點名要你去治療。」

「哦,是什麼人?」江帆微笑地望著宋文傑。

「你先別問,我帶你去就知道了!」宋文傑微笑道。

「我靠!老宋,你每次都搞得那麼神秘,真不愧是職業習慣!」江帆放下報紙,站了起來。

上了宋文傑的車,車子一直往東城區開,半個多小時后,車子到了東海市海軍軍區。江帆心中納悶,宋文傑帶自己到東海市海軍軍區來幹什麼?這裡時東海市唯一的海軍軍區,還別說,江帆從未到過這裡。

東海市海軍軍區位於東海市東面臨海的地方,這裡風景怡人,四周都種了棕櫚樹,黃色的草坪,隱隱約約可以聽到海浪的聲音。

宋文傑出示證件後進入海軍軍區,車子到了一棟藍色的樓房前停下,進了樓房,通過長長的走廊,宋文傑到了最後一扇門前停下。

敲開了門,開門的是一個年輕的警衛員,江帆和宋文傑進屋后,屋裡坐著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軍人。劍眉虎目,雙眼顯得有點疲憊,寬大的額頭,飽經風霜的臉,雖然已近七十歲的人,搖竿筆直地坐在椅子上。

「這位就是江醫生吧,這麼年青就入了龍組,前途無量啊!」老人微笑道。

「江帆,我給你介紹,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東海市海軍軍區許子前司令。」宋文傑道。

江帆暗自吃了一驚,這個海軍司令許子前可是聞名的老將軍,和黃富的父親一樣,也是英雄人物。黃富的父親掌東海軍區的陸軍,這個許子前則掌管東海海軍軍區。

「您好,許將軍!」江帆行了一個軍禮,這是對老將軍的敬仰。

「請坐下,小江,不要叫我什麼將軍,就叫我老許就行!」許子和藹地笑著,抬起雙手前示意江帆和宋文傑坐下。

江帆和宋文傑坐下后,宋文傑道:「老許最近身體欠佳,晚上經常失眠,吃了不少葯都不見好,所以請你來治療。」宋文傑對著江帆道。

「是的,小江,最近半個多月無法入睡,不吃安眠藥根本就睡不著,有時吃了安眠藥也睡不著,你給我看看身體出了什麼問題?」許子前微笑道。

江帆點點頭道:「好的,我馬上給您看看。」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江帆立即發現許子前心臟部位氣太濃,太陽穴有一絲黑氣。

心臟氣太濃就說明他最近憂心很重,心思慮過多,則氣機鬱結,造成太陽穴氣虛,邪氣趁虛而入,故此失眠。這個失眠很好治,但是許將軍的憂慮不解決,時間就留,恐怕還要失眠。

想到這裡,江帆微笑道:「老許,您最近是不是憂心忡忡呢?」

許子前愣了一下,點頭道:「小江果然厲害,一眼就看出了我最近憂心!的確如此,最近有些事情很傷腦筋。」

江帆點點頭:「您失眠的根本原因就是您憂心太重,以至於心臟部位氣機鬱結,造成了失眠,您想徹底治癒失眠,就必須放下憂心之事,我立即就可以治癒您的失眠。」

許子前搖頭嘆氣道:「此事涉及國家安危,我怎麼放下,看來註定要失眠了!」

宋文傑驚訝道:「老許,您方便說出憂慮之事嗎?或許我們龍組可以幫您排憂解難呢!」

許子前望了望江帆和宋文傑,猶豫了片刻,「此事是高度軍事機密,你們且不可外傳!」


宋文傑點頭道:「老許,您放心吧,我們絕對保守秘密。」,江帆也點了點頭。

給讀者的話:

推薦朋友力作<<邪獵花都>>,一本不錯的書! 而慕卿不滿的別過頭不肯搭理封時奕,不過卻也沒有鬧脾氣,跟在封時奕的身後走進餐廳。

畢竟吃貨屬性的天性就是吃,總不可能看到餐廳還不進去。

不遠處,林晶晶看著兩人走進餐廳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隨即轉身離開海灘。

海景餐廳的VIP包間內,露天陽台上擺放的藍白色桌椅,上面擺放著藕荷色的瓷瓶,瓷瓶內是十一朵藍色妖姬。

封時奕伸手抱住慕卿不盈一握的纖腰,在慕卿的耳邊輕聲開口。

「十一朵玫瑰的意義是你是我的唯一,藍色妖姬的意思是獨一無二,所以,你就是我獨一無二的唯一。」

「不要以為甜言蜜語我就不會問你林晶晶的事情。」

慕卿雖然知道封時奕說的不會是騙人的,但是慕卿覺得林晶晶應該不會那麼簡單。

聽到慕卿的質問后,封時奕寵溺地伸手捏了捏慕卿的鼻子。

「好,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不過一邊吃一邊說,慢慢說怎麼樣?」

慕卿點了點頭,開始就著面前的美食大快朵頤。

隨著飯餐進入尾聲,服務員開始將配套的甜點端上來。

是火焰雪糕,綿軟細膩的白色雪糕上,跳動著一潑淺淺的幽藍色火焰,無論賣相還是散發的香味都十分誘人,慕卿當即欣喜地笑了出來。

只是始料不及的是,服務員在將雪糕送到慕卿面前時,忽然一個手滑,頂著火焰的雪糕連帶著裝盛的精緻水晶杯一起,朝著慕卿身上傾瀉。

封時奕擔憂慕卿,眼看手疾,搶在雪糕杯砸在慕卿身上之前,扯起桌布阻擋,險險將杯子擋住,但是黏膩的雪糕卻連帶著微弱的火焰潑在慕卿身上。

雪糕攜帶酒精,散開的火焰差點燃著慕卿的頭髮。

封時奕的心跳躍上了嗓子眼,拿起餐布幫其撲滅。一時之間,慕卿的狀況說不出的困窘。

邊上的服務員儼然被面前的狀況嚇懵,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尖叫著,要協助幫忙。

她的聲音引來餐廳眾人的目光,慕卿一時成了眾人眼中難掩尷尬的笑話,惹來竊竊私語,封時奕不快地皺起眉頭。

眼看著服務員的手要碰到慕卿身上,他一記眼刀冷厲地橫過去,對於這個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的始作俑者,他氣憤異常。

慌亂處理好慕卿的狀況,他強忍壓下的火氣爆發出來,「叫你們的經理過來!」

服務員意識到狀況不妙,連連低頭哈腰道歉,「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請您原諒我。」

封時奕冷著臉不言一語,無論對方是否有心,損害到慕卿的,他就絕不原諒。

「先生給我一次機會吧。」 嫁惡夫 。見著封時奕不為所動,遂轉向一身狼藉的慕卿求教,「這位小姐,我真的是無心的,麻煩你讓這位先生原諒我吧,我保證下次再也不會了。」

慕卿略有不忍,封時奕早預料她的心軟,用目光制止她開口說話。


餐廳的經理聽聞動靜,急步趕來,看看慕卿身上的狼狽狀況,又看看封時奕冷若冰霜的一張臉,連連哈腰道歉。邊上的服務員不了解狀況,他可不同,他知道面前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酒店最近接待的貴客之一,封氏集團總裁封時奕,絕不能被怠慢了。

半句沒有詢問服務員事發的經過,經理張口便是對其一通教訓,完了諂媚地讓封時奕消消氣。

封時奕思慮著慕卿身上的糟糕狀況,冷哼一聲,把外套搭在女子肩膀便領著人離開餐廳。

一個小時之後,林晶晶入住的客房內,剛剛為慕卿上雪糕的服務員接過林晶晶遞過來的信封,高興得直點頭道謝。

「你做得很好,我很滿意,多出來的部分,就是獎勵你的。接下來多多幫我辦事,我不會虧待你。」

服務員暗自心喜,使勁點頭。沒想到今天故意弄倒一杯雪糕,能換來如此高額的小費,看來今天走了大財運。

揮手讓她退出去,林晶晶走在落地玻璃窗邊,挑起唇角,慕卿我看你接下來一直在時奕哥哥面前出糗,他還怎麼喜歡你。

昨日經過雪糕的事件之後,慕卿在封時奕的陪同下回了房間,便一直呆著沒有再出來。

隔天清晨,慕卿看著酒店的天花板,心中做了個決定。

日後外出旅遊三個切記,防火防盜防封時奕。

「醒了?要不要吃點早餐?」

封時奕拎著早餐回到卧室的時候,看到慕卿睜開眼睛,朝著慕卿揮了揮手裡的袋子。

而慕卿則是賞了封時奕一個大大的白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