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江帆盯著虛菁的肖像,她的手摸在虛菁的眼睛上,「她的眼神好憂慮呢!還有她的身上三個花紋是什麼意思呢?」江帆驚訝道。

在虛菁肖像的心口有三個花紋,那三個花紋就像三片葉子,分列在不同的方位,組成一個三角形。

這點北甲大帝沒有細想過,他沒有注意這幅虛菁的肖像上,聽江帆說了,他仔細看了一下,「對哦,虛菁衣服的三個奇怪的花紋,難道有什麼暗示?」北甲大帝驚訝道。

江帆摸著下巴,他雙眼望著虛菁的肖像,沉思片刻,「既然這裡是遠古神殿,我想秘密肯定不止這麼點點,應該還有什麼秘密地方呢!」江帆猜測道。

北甲大帝點頭道:「我也一直這麼想,可是除了地宮之外,我再也沒有發現什麼秘密地方了!」

「地宮大殿裡面的石棺是你製造的還是原本就在大殿裡面的?」江帆突然想起了地宮大殿裡面的石棺。

「地宮大殿裡面石棺是一般就在裡面的,我發現的時候裡面全部都是空的,後來我就把那些錢財貯藏在石棺裡面了。」北甲大帝望著江帆道。

江帆十分驚訝,「呃,這就不明白了,為何大殿上擺放這麼多石棺呢?」江帆驚訝道。

北甲大帝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也許是用來裝那些死去將軍的屍體的吧!」戴莉娜插話道。

江帆望著戴莉娜點道:「嗯,莉娜說得有道理,可是為何石棺之中沒有屍骨呢?」

「這個,也許是石棺裡面的屍骨被人搬走了,或者沒有來得及裝屍骨。」戴莉娜急忙解釋道。

江帆拿起桌子的那塊圖案,那塊圖案是雕刻在一塊青色玉石上面的,玉石很重,大約有一千多斤。

「這是塊什麼玉石呢?」江帆望著北甲大帝道。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玉石,應該不是我們符元界的,我想是虛風大神從符神界帶來的玉石吧。」北甲大帝猜測道。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你拿著這塊玉石,等會有空的時候,我要好好研究一番。」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抱著那塊玉石,他望著虛菁的肖像,「哦,這妞身材不錯啊!」納甲土屍瞪大眼睛望著虛菁的肖像道。

江帆等人離開了密室回到了地宮大殿上,看著那些石棺,扭頭望著北甲大帝微笑道:「北甲大帝,這些寶藏你不需要了吧?」

北甲大帝望著江帆,「你小子是想打我寶藏的主意吧?」北甲大帝微笑道。

「嘿嘿,北甲大帝,你看我是那種貪財的人嘛!」江帆搖頭笑道。

「呵呵,你小子怎麼看都像是貪財的人!」北甲大帝笑道。

「好吧,我就承認是貪財的人,那這些寶藏你就全部送給吧!」江帆笑呵呵地望著北甲大帝。

這些寶藏對於北甲大帝來說簡直就是廢物了,他早就無所謂了,「好,這些寶藏我都送給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北甲大帝一臉嚴肅道。

江帆望著北甲大帝,「哦,你有什麼條件?」江帆好奇道。

「你要帶我離開這九陰地煞局,我就生活在你的符咒世界里,只要你答應我,這裡所以寶藏都是你的,而且我可以幫助你對付強敵。」北甲大帝望著江帆道,他眼裡露出渴望之色。

江帆瞪大眼睛望著北甲大帝,把他留在符咒世界,晚上的時候他可以出來對付那些強敵,畢竟北甲大帝是符皇境界的高手。

只是北甲大帝白天無法出來,因為他是屬於符魅王類的魂魄,說白了就是鬼怪,只能晚上行動。如果有了北甲大帝幫助,以後無論是對付盛家還是對付大風國、大甫國都是一個得力的幫手呢。

於是江帆點頭微笑道:「好吧,既然你願意到我的符咒世界中去,只要你肯定幫助我,我成神之後,我就幫你重塑肉身!」

北甲大帝大喜,對著江帆拱手道:「哦,太感謝你了!我以後一定竭力幫助你!」以後有了肉身,那他就不是孤魂野鬼了,他可以重新做人了,這對於他來說是很大的安慰。

隨後北甲大帝幫著江帆打開石棺,江帆把那些寶藏都收入符咒世界之中,這些寶藏他決定都交給唐元宗,讓他用這些錢財去治理大元國,惠及大元國的老百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今天就三更了。 在打開石棺過程中,江帆發現每口石棺蓋上都有符文,還有石棺底部也有古怪的圖案,江帆十分好奇,望著北甲大帝道:「北甲大帝,你應該發現石棺蓋上和底部的符文了吧?」

北甲大帝點頭道:「是的,我很多年前就發現了,可是我不認識這些符文,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那你對於石棺底部的古怪圖案怎麼看呢?」江帆圍著北甲大帝道。

北甲大帝搖頭道:「那些圖案更看不懂了,都是點和圓組成,還有的線條,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江帆點了點頭,「北甲大帝,你就沒發現這些圖案在宮殿的牆壁上也有嗎?」

北甲大帝露出驚訝之色,「是的,這一點我也發現了,可是我查看了那些有圖案的牆壁,沒有發現任何的機關。」

江帆皺眉道:「我感覺石棺底部這些圖案和宮殿牆壁上的圖案應該有這某種聯繫,也許這裡面隱藏著什麼重大的機密呢!」

北甲大帝望著江帆,「呃,也許是吧,不過這麼多年了,我一直研究這神殿的秘密,就是沒有任何發現!」北甲大帝嘆息道。

「北甲大帝,你有沒有這座宮殿地圖呢?」江帆問道。

北甲大帝搖頭道:「沒有。」


「那你能夠畫出這座地宮和宮殿的全圖嗎?」江帆望著北甲大帝道。

「呃,你要全圖做什麼?」北甲大帝驚訝道。

「我想知道這神殿整體是什麼形狀的,也許這些圖案和神殿有關係呢!」江帆微笑道。

「沒問題!我馬上給你畫出來!」北甲大帝立即拿出一塊玉石,他憑著記憶在玉石上畫地宮和神殿的地圖。

北甲大帝在畫地形圖的時候,納甲土屍對著江帆悄聲道:「主人,令狐玉嬌和翁玉紅她們找過來了,她們已經到了地宮的通道口了。」

此時外面已經天亮了,令狐玉嬌和翁玉紅她們已經無法出九陰地煞局了,令狐玉嬌的肉身在江帆的符咒世界之中,可是翁玉紅的肉身還在牛府,她的肉身是無法保住了。

「傻蛋,你去把她們引到其他地方去,不要讓她們發現了地宮,也不要告訴她們這裡發生的事情。」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

畢竟令狐玉嬌是大甫國的人,翁玉紅是大風國的人,北甲大帝的寶藏落在自己手裡了,還有神殿的秘密都不能被大風國和大甫國知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他立即出去了。

片刻之後,北甲大帝畫好了地宮和神殿的地形圖,「江帆,地宮和神殿的地形圖已經畫了好了,你看!」北甲大帝把玉石遞給江帆。

江帆接過玉石,他細緻看著地宮和神殿地形圖,臉上露出喜色,「北甲大帝,你看這地形圖是不是和石棺圖案有某些聯繫!」江帆手指著地形圖道。

北甲大帝看到江帆手指地方,他露出驚訝之色,「對啊,我怎麼就沒有發現呢,這裡是神殿西北角,難道隱藏著什麼機密?」北甲大帝驚喜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這裡面肯定有什麼機密,我們去神殿西北角去看看!」

「呃,老大,我們來的一路上都是機關,從這裡去西北角會不會有很多機關啊?」閆帥擔憂道。

江帆望著北甲大帝,「哦,這個不用擔心,神殿的那些機關我都十分熟悉,你們只要跟著我走就不會觸發機關。」北甲大帝微笑道。

江帆、戴莉娜、閆帥等人隨著北甲大帝離開了地宮,一路上北甲大帝帶著他們繞過機關,大約二十多分鐘后,他們從神殿的西北角的一個通道鑽了出來。

「這裡就是神殿的西北角了!」北甲大帝望著江帆道。

江帆望著四周,然後對照地形圖上,再回憶石棺上的那些圖案,突然間明白了,「哦,我明白了!」江帆喜悅道。

北甲大帝驚訝地望著江帆,「呃,你明白了什麼?」北甲大帝好奇道。

「我們在石棺還有在神殿牆壁上還有虛菁肖像上看到圖案都和這裡有關係!點就代表神殿角落的連接點,圓就代表神殿的圓形頂,線條就代表那些石柱!」江帆分析道。

看到江帆的分析,北甲大帝恍然大悟,「哦,你說的很對!石棺上圖案指的就是這地方,可是虛菁蛇身的圖案暗示什麼呢?」北甲大帝望著江帆道。

「嘿嘿,你看這裡!」江帆手指著神殿西北角的遠處,那裡有三根斷裂的石柱。

北甲大帝看到三根斷裂石柱,他立馬明白了,「哦,我知道了,這三根石柱就是那三個線條!」北甲大帝喜悅道。


一旁的閆帥和戴莉娜等人一頭霧水,「你們說的是什麼呀?我們一點都不明白!」戴莉娜驚訝道。

「嘿嘿,等會你就明白了!」江帆走到那三根斷裂的石柱旁邊,他仔細查看石柱上面,片刻之後看到石柱上有微微凹下去的地方。

美女記者 ,就聽到吱的一聲,凹下去的地方打開了,露出一顆白色的圓球。江帆又在其他兩根斷裂的石柱上面找到同樣的凹槽,按下之後都出現了一顆白色圓球。

「哦,這三顆白色圓球是做什麼的?」 我干爹你惹不起

「這應該是機關吧!」閆帥猜測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他仔細回憶虛菁肖像,突然他靈機一動,扭頭道:「傻蛋回來了嗎?」

「主人小的來了!」納甲土屍從通道里冒了出來,他把令狐玉嬌和翁玉紅引回去了,讓她們在那裡等候,隨後他悄悄地來到這裡。

「你把虛菁的肖像拿來!」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拿出虛菁的肖像,江帆接過虛菁的小心,讓她的眼珠對著那白色的圓球。奇怪的事情出現了,只見三顆白色圓球突然飛了來,快速地飛入了虛菁的肖像的雙眼和眉心之中。

片刻之間虛菁的眼珠和眉心釋放出白色光芒,那白色光芒照射在前面的三根斷裂的石柱上,就聽到嘩啦一聲,前面的石柱豎立起來。

緊接著轟隆隆的一聲,三根石柱形成三角形,石柱上十分出白色光芒,空間顫抖起來,那些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空間通道。

「哦,空間通道!」江帆驚呼道。

「呃,什麼空間通道?」北甲大帝對付空間法則基本是一竅不通,他驚訝地望著江帆。

「這裡是通往另外一個空間的大門,我們進入就會到了另外一個空間!這個空間裡面肯定有什麼秘密!」江帆解釋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把虛菁的肖像遞給納甲土屍,然後朝著空間通道走了過去,他進入空間通道之中,隨後北甲大帝、閆帥、戴莉娜、納甲土屍等人跟著進入空間通道之中。

眾人眼前出現了一座白色的宮殿,這座宮殿和那座破舊的神殿建築樣式一模一樣,宮殿上方有幾個大字。

「虛風神殿!」江帆大聲念道。

「哦,這就是虛風神殿啊!那九陰地煞局的那座破舊神殿就是虛風神殿了!」北甲大帝驚喜道,他現在終於知道那幾個殘缺字了。

「虛風神殿應該就是虛風大神的神殿,他為何在這裡建一座一模一樣的神殿呢?」江帆驚訝道。

「是啊,虛風大神為何在這裡建一座神殿呢?」北甲大帝也驚訝道。

帶著這個疑問,江帆走到虛風神殿門口,神殿的大門是關閉的,江帆在大門旁邊看到了一個凹槽,手指按入凹槽,轟隆隆的一聲,大門緩緩打開了。

虛風大殿之中空蕩蕩的,裡面的格式和破舊宮殿一模一樣,江帆望著大殿四周,「呃,這裡什麼都沒有啊?」閆帥驚訝道。

江帆看到大殿四周有九根石柱,「看來這九根石柱裡面有什麼機關吧!」他可不相信這座大殿之中沒有任何秘密,要不然虛空大神費這麼大週摺做什麼呢!

江帆走到其中一根石柱前,他仔細查石柱上下,這石柱上雕刻著符龍神獸。石柱頂上是符龍尾巴,最下端是符龍頭,符龍瞪大眼珠,張開嘴巴,一副兇惡的樣子。

吾仙吾路 呃,這符龍眼珠也太大了吧!」江帆伸手摸著符龍的眼珠,輕輕地按了一下。

突然江帆感覺手指下陷,吱的一聲,符龍嘴裡吐出一顆白色的珠子,那珠子和剛才在外面三根斷裂石柱上面的珠子一模一樣。

「哦,這石柱的龍頭裡面有一顆白色珠子呢!」江帆驚訝道。

眾人立即學著江帆的方法,去按石柱上的符龍眼珠,符龍嘴裡都吐出一顆白色的珠子,當九顆珠子都出來之後,大殿中央咔吧一聲,地面裂開了。


隨著轟隆隆的聲音,從地下升起一顆藍色的珠子,藍色珠子上面有九個洞眼。眾人正好奇的時候,只見石柱上的白色珠子飛了過去,九顆白色珠子進入藍色珠子的九個洞眼之中。

藍色的光和白色的光交織著,大殿上空出了一位中年人的影像,那中年人身材青衣,濃眉大目,鼻直口方,下巴上飄著鬍鬚。

眾人都吃了一驚,江帆望著那中年人驚訝道:「你是什麼人?」

那中年人面帶微笑,「你們不要害怕,我是虛風,這是我的影像,當你們看到我的影像的時候,我早就不在符元界了。」

「哦,原來這是虛風大神留下的影像啊!他留下影像在這做什麼?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江帆驚訝道。

接著虛風大神繼續道:「當年我和好有虛無大神一起來到符元界,我們在符元界認識了一位叫虛菁的女孩,雖然我們都沒看到她的面目,但是她給我們的感覺是她很美。我和虛無大神都喜歡上了她,後來我們為了這個女人反目為仇,我們發動了一場大戰…」

眾人聽著虛風大大神講述他過去的事情,原來虛風和虛無大神都是符神界的大神,他們結伴到符原界遊玩,認識了一位叫虛菁的女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